追蹤
桂花落下的季節
關於部落格
  • 306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煙華 by 琦琦9902

 

《烟华》完 by 琦琦9902
 
 
楔子 
  西历5813年,某种生物攻击了地球。为了将敌人阻截在外太空,全星系大部分军队都坐上了战舰进行正面的迎击。一个错误的情报,加上总帅一个错误的决策。造成了无法挽回的结果。
  在毁灭了敌人的母星后,回到银河系的军队发现银河系却被对方的军队占据了。又是一场恶战,终于彻底歼灭了敌人。但是一个细小的疏忽却把人类推到了绝望的深渊。留守的人们已经遭到了全灭,舰队上苛刻的生存环境使得身体较弱的女兵也所剩无几。没有及时对女兵采取保护措施使得幸存下来的人类面临灭绝的危机。
  为了能让人类继续生存下去,高层的几次最高决策会议。决定了人类日后的生存繁衍方式。借鉴海洋生物中雌雄同体的鱼类生存方式对人类基因进行退化改造以便能求得生存繁衍的方式。
  对于如何选择成为人鱼的人类经过多方讨论。毕竟作为军人的男人没有人愿意成为生产的工具。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进行武斗比赛前10%的人成为繁衍者,后10%的人将成为人鱼以保证人类的不会灭绝。
 
1 纯真的少年
  西历6887年,州立高校内。
  “华——”少年嘹亮的声音在教室的走道上响起。伴随着呼喊一个有着金棕发色的少年回过头来。
  “什么事?”
  “一起出去玩吧!都闷了好几天了。”说着赶上华,并用力勾住他的脖子。
  “都快考试了还搞什么啊!”拔开死党越勒越紧的手,快步向外走去。
  “不会吧,你这样的成绩也要拼命,那我这样的直接跳海里当鱼算了。”
  华瞪大眼睛做惊讶状,“你的基因已经退化到不用人工干预就能当人鱼啦!我一直都不知道我竟然一直和条鱼走得那么近!听人说白痴是会传染的,要考试了,离我远点。”
  被好友恶损了的明怪叫着飞扑上去,“叫你笑话我,叫你笑话我!”两人在走道上扭成一团。
  对于这一几乎每天上映的情节,其他学生纷纷绕道而行。不久,两人大笑着分开。
  用手肘推推华,“真的不去玩啊?以你的成绩前10%肯定没有问题的。我向人借了辆光速呢,要不要去试试?也可以当车技的复习嘛!”
  光速对这个年龄的男孩子的吸引力可是相当的不一般啊!看着动摇了的朋友,明加紧煽动,“光速哦!光速哦!不常见的啦。你飞轮也没有碰过几次吧。虽然你家有辆龙卷风——”
  随着华突然变犀利的眼神,明立刻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认识华的人都知道,华家里的龙卷风是他们家不能碰触的伤口。华的父亲就是开着这辆车出的事故,当时华只有2岁,得知这个消息的爸爸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肚子里的弟弟也因此没有了。爸爸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几次自杀未遂。最后医生抱着华站在爸爸面前,让他先杀了孩子后再去死。才让华的爸爸重新恢复了理智。那辆龙卷风并没有处理掉,而是被锁在了家里的地下车库。
  年幼的华在六岁时第一次看见了家里的龙卷风就喜欢得不行。兴奋得跑去告诉爸爸,换来的却是爸爸伤心的眼泪,嘴里不停的说真的是他的儿子,真的是他的儿子呢。小小的华被吓傻了,后来才知道这辆车是父亲最喜欢的。虽然父亲死在了这辆车里,但是爸爸还是留下了它。留下它却一直不曾再去看过它。为此,爸爸特意在院子里再修了个车库停着他重新去买的Q蛋。并严禁儿子开飞轮级别以上的车。因此华也就偷偷开过一两次飞轮而已,光速和龙卷风则是完全没有碰过。
  在朋友的再三诱惑下,华终于没有抵抗住诱惑。掏出了GS输入一个特殊的波段号。
  “是华吗?什么时候回来啊?”GS中传来华爸爸轻柔的声音。
  “我和明出去玩会儿,晚点回来!”
  “知道了,自己注意点啊!”
  随着GS“啪”一声合上的声音,明回过神来。真是好啊!华的爸爸亲自来接的呢。自己的爸爸被父亲藏在三楼,每次打回家的GS通话信息不是生化仆人接的,就是自己的那票兄弟们。这年头像华那样的独生子基本都绝种了。哪家不是七、八个孩子的啊!虽然,华没有父亲,不过还是很羡慕他啊。自己这个做儿子的看到自己爸爸的机会也不是很多,基本上爸爸的事情都由父亲处理掉了。
  记得以前发现华家里没有电话觉得很奇怪问了为什么。原来是由于他们家没有请生化仆人,电话是由他爸爸接的。于是有很多很小的事小到他们家门口掉了张纸片都有人打电话去。这一情况在华10岁后得到了彻底的解决。华停掉了家里的电话,买了两部GS,一部给爸爸、一部给自己。对外公布自己的波段号,给爸爸GS的波段号申请了人鱼专用的特殊号码。基本上只有他本人才能联系上。
  华的家里只有爸爸,所以他很独立,能力也很强。所有科目都在校前三名之内。格斗技、战术模拟和射击是全州最好的。其实,他的车技也是相当好的。不过,为了不让爸爸担心他从来没有参加过车技的测试,当然学校的车技考试他也是故意保持在第10位左右。这不会影响他的学期总分。他高超的车技只在他最好的朋友明的面前显露过。
  两人开着借来的光速疯玩到深夜。华回到家倒头就睡了。醒来后发现爸爸不在,爸爸可能又自己开Q蛋出去买东西了。真是的要什么叫他带回来就是了为什么要自己出去买啊。单身的人鱼自己出去买东西虽然从头到尾不用离开车,也不用露脸,但总是有点让人不放心啊!
  有什么好担心的呢,Q蛋是专为人鱼设计的里三层软的,外三层硬的,防弹,防腐,防毒,防辐射, 车上装有干扰系统, 人工智能, 总之是个能跑的保险柜。就算把车开到悬崖下面去也没事, 车上的报警系统还会向警察局发出求救信号。华自嘲的笑笑,自己对爸爸的保护是不是有点过了呢。不过,爸爸的身体这几年是一年比一年差了。医生也说当年流产加上自杀形成的伤害现在正随着年龄在一步步侵蚀着爸爸的健康。爸爸也不是第一次自己出门买东西,应该不会有事,不过今天的时间好象长了点呢。
  终于,爸爸回来了。不过是由警局的警长亲自送回来的。
  “怎么回事?”,带着满腔疑问的华疑惑的问。
  “一群不长眼的小畜生,把你爸爸堵在山道上了,”警长很歉意的说,“你爸爸一报警我们就马上出动了。被堵的地方正好是我们的巡逻盲点,没有及时发现,害你爸爸被堵了两个小时是我们的错。真是非常抱歉啊!”警长愧疚得连连道歉。
  华虽然气得直发抖,但是对着满怀内疚的警长也实在说不出什么责怪的话了。
  “谁干的?是不是露阿斯广场后面的那个贵族学校里的学生干的?”
  警长惊讶的看着他,对他如此准确的推测表示惊叹。看着警长的表情华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是那个什么所谓的五剑客吧!你们局长的儿子也在里面吧。不然,你这个警长怎么会亲自来啊!是想让我爸爸能撤消起诉吧!告诉你!不可能的!让他们在牢里呆个72小时,好好教训教训他们。他们什么东西,也不想想自己的爸爸也是人鱼,他们怎么不去骚扰自己的爸爸啊!”
  警长再一次吃惊得抬头,感觉少年的身上有着一股不属于十六岁少年的气势。这是一种战士的气势,不由觉得这个少年应该是个少见的天生的军官。他准确的判断力和高压的气势让人不可忽视。
  “不过,你爸爸已经撤消了对他们的控诉!”
  “为什么?”华扭头看向有爸爸坐着的Q蛋。但马上意识到还有外人在,便礼貌的下了逐客令。
  “谢谢警长大人亲自送我爸爸回来。对于那几位当事人的处理决定,我尊重我爸爸的意见。如果还有什么后续问题需要处理,请直接联系我,这是我的联系方式。”说着把写有自己波段号的纸片递给了警长,转身离去。
  等到警长离开后,华打开了爸爸的车门,“为什么放过他们?”边问边把爸爸抱出了Q蛋。
  看着已经能一把抱起自己的儿子,爸爸微笑着伸手摸着他的头,“长大了呢!”
  “不要扯开话题啦!为什么放过他们?”
  “为什么要紧咬着他们不放呢?”
  没有想到爸爸会如此反驳的华,明显一愣。
  看着儿子的反应,爸爸笑着说道,“十六岁的小孩子而已。爸爸那个年龄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的呢。是你太成熟了啦!”
  看着爸爸不健康的脸色和温和的笑容,华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把爸爸放在卧室里,自己走到书房内,点了根烟慢慢的吞吐着烟雾来平息自己胸中翻腾的怒火。
  一群不可饶恕的家伙,为什么放过他们。心中不停的叫嚣着。狠狠的把烟丢在地上,再不发泄一下,他要疯掉了。他想直接开着家里的龙卷风去一个个把他们撞死,那群自以为车技好的家伙。有本事和他比比,他可是能把光速开到800码在悬崖上180度转弯不减速的。爸爸可以原谅他们,但是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他爸爸。华的眼中闪现出一丝阴冷。
 
2 变故
  “是明吗?”华冷冷的声音通过GS传入明的耳中。
  “华啊!你爸爸的事我知道了。那群畜生太过分了。我们一起去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别当自己父亲是高官就不把别人的爸爸放眼里。我打听过了他们有五个人,我们把宏和龙都叫上。四对五,我们这里有你在一定能把他们撂倒的。”明激动得在GS里大叫着。
  “你想被处分吗?考试就要开始了!你是不是准备去当人鱼啊!我们主动去找他们斗殴,严重的话,考试资格被取消了,我们就可以直接去人鱼基地报到了!”
  “那怎么办?就那么便宜了他们?太窝火了!”明像泻了气的皮球,高涨的气势一下子消失无踪。
  “放过他们?哼!我要他们付出代价!我要他们付出比扣押72小时更大的代价。”
  明一听来劲了,“我就知道哥们你有主意,说要朋友怎么帮你!我这人没说的,上刀山下火海,为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惜……”
  “你有完没完,屁话怎么那么多!”
  “好,好。不多说,不多说了。那个要叫上宏和龙吗?”
  “不用,估计他们没有那个胆,再说人多坏事。”
  “好,那就我们俩干,兄弟我挺你!不过不去他们学校堵他们,那要怎么教训他们啊?”
  “哼!我让他们车技好!你明晚过来下,我和你说怎么做。我们下周正式行动。”
  “好啊!好啊!一定让他们好看。”
  第二天晚上经过商量的两人,开始了各项准备。到实施的那天晚上,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完成了。
  “你确定今天晚上他们会来?”
  “当然,兄弟我办事你放心。我可是再三确认过的,今天模拟考试全部结束了。明天休息,后天就是武考了。今天他们一定会来飚这最后一次的。而这条道他们飚车一定会走的。”
  “那好,就放在下面这个挂帘道上。”
  不一会儿,果然有辆车飚到了山顶。不久又有四辆车开了过去。
  “好了,全都过去了。快!动手。”
  华和明合力将事前藏在弯角边缘的石块放到路中央。等着看好戏的两人找了个隐蔽处躲了起来。
  “华,为什么把石块放那么当中啊。再放过来点就是车镜的死角了。那样准给他来个车毁人亡。”
  “你真想杀人啊?你小子看不出,还真是个杀人狂魔啊!”
  “你不是想杀他们?”
  “当时是很想杀了他们的,现在头脑冷静点了。不过也不能就那么放过他们,怎么也得给他们个教训。石块放这里他们来得及刹车的,不过按他们的车速,肯定会追尾的。追尾的冲力肯定能让他们五辆车全部报废。而且,我们放的石头也肯定会被撞到山下去。那样就不会留下任何证据了。”
  明吃惊的看着华,“你小子的脑袋是怎么长的啊?想那么周到。不过,你怎么肯定这块石头能掉山下去?”
  “你傻啊!你事先没有看过吗?这里的护拦有个缺口。那可不是我干的,是前阵子给车撞出来的。还没来得及补上。凭他们的车速,准能把那石头撞得从那个缺口掉下去。”
  “这样啊!你真是太有才了。绝对的文武全才啊!在下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好了,好了,别耍宝了。注意!快来了!”
  山道上有车冲下来了,随着“呜——、呜——”的引擎轰鸣声,车身开始越来越明显了。
  不对,第二部车和第一部贴得太近了,是相当的近了。不会吧,他不会是想在这个弯道上超车吧。那样如果追尾的话,冲力就太大了,会车毁人亡的。现在只能指望排在第一的那个家伙车技过关。来得及避让啊!华的手心已经冒出了冷汗了。明则明显没有发觉事态的变化,还一脸兴奋的期待着。
  好!第一辆避开了。但是,还没来得及庆幸,随着“轰——”的一声,华的心落到了谷低。第二个车手车技明显没有前一个的好。虽然避开了,但是车尾还是碰到了。巨大的冲力将横在护栏缺口处的前一辆车撞下了山崖。
  华一下子愣住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他杀人了,这么高掉下去。生还的机率不到二成啊。他不想的,真的不想的。说什么恨不得他们去死,都只是说说而已啊。没有真的想要去杀人啊。
  脑中一片空白,身边所有声音都像遥远的天际传来的。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开那个地方的。当意识重新回来时,自己已经在山脚下,明借来的光速里了。
  “华──,你怎麽了?有点反应啊!”明那焦急的声音开始在脑中清晰了起来,缓缓的转过头看著明。
  “明,怎麽办?我杀人了。我真的杀人了。我这是怎麽了?我怎麽会做这种事呢!我没有要他死啊!我的计划应该很完美的啊!为什麽他要在那里超车,为什麽他的车技那麽不过关,我明明看见他的车头已经避开了啊。为什麽车尾还是会撞到呢?……”
  “华,你不要这个样子!事情已经发生了,是,生还机率是很低,但也不是零啊!他不一定会死啊。你不要自己吓自己啊!我看过了石头被撞下去了,没有人会知道这是我们做的。这只是个意外,是意外,你知道嘛!石头只是意外的掉在那里而已,那个护栏有缺口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是他运气不好。今天你只是和我一起出去飙车了。我们什麽都没有干,我们什麽都没有看见。没有人知道这件事的。”
  “没有人知道,不代表事情没有发生啊!他死了,我们怎麽办?总有一天我们要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价的。”华歇斯底里的叫嚣过後,车内是死一般的沈寂。
  “我不想坐牢,我不能留下爸爸一个人。他会伤心死的,他身体已经很不好了,不能再受打击了。那麽多年了,我努力到现在了。就是为了成为繁衍者,可以不要去边球,可以不经历人鱼的三年变身期,可以留在母星照顾爸爸。现在怎麽办?不知要坐几年牢啊。出来也只可能是个普通人了,不能成为繁衍者了,爸爸也看不到他的孙子了。”
  “不要再说了,不会的。不会这样的。今天的事是我一个人做的。你什麽也没有做,你什麽也不知道!所有的事由我一个人来顶就可以了。你一定要成为繁衍者,你爸爸只有你了,你不能坐牢的。”
  “不,这都是我的主意,都是我害的。怎麽能让你一个人来承担後果。”
  “你想让你爸爸死吗?你不在了,你让你爸爸怎麽活?”彼此又是一阵沉默。
  “我不一定会有事的,他们不一定能查到的。你不用那麽担心我。我家里有父亲呢,我大哥已经是繁衍者了。少我这一个繁衍者,家里也没什麽损失,我的成绩本来也就忽上忽下的,八成也当不了繁衍者。对我,没有什麽损失的啦。说好了,到时你一定不要主动承认啊!我真进去了,将来还指望你这个天才繁衍者来提拔我呢!”说著做出了一副痞痞的样子。
  看著明故意耍宝的样子,华心酸的笑著。为什麽他们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啊!是的,自己做错了,还连累了明。明的心里也一定不好受,却还要来安慰他这个罪魁祸首。明,对不起,将来有机会我一定要报答你。华在心里暗暗发誓。
  “回家吧!今天什麽都没有发生,我们什麽都没有做!”一扫刚才的恐慌,恢复了冷静的华用坚定的语气说著。
  “好!”两人在岔道口分手,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家。
 
3 代价
  “你回来啦!”看着爸爸温和的笑脸,华的心情再次不安起来。
  “对不起,我有点累,我去休息一下!”说完,不看爸爸的脸就直接跑进自己的房间。
  当没有发生过。真的可以当没有发生过嘛。只要一闭上眼那可怕的一幕就不停的在脑中闪现。
  恐怖!好恐怖!心脏好象要跳出来似的狂跳着。胃部一阵阵的惊挛,终于憋不住到厕所拼命的干呕。全身也不可抑制的发着抖。自己真的没有想象中的坚强呢!一直以为自己天塌下来都不怕的。事实上却是有一点变故发生,自己就完全失去了冷静。自己还不如明啊!想着一拳打在厕所的镜子上。
  “华,你怎么啦?”门外响起爸爸惊恐的声音。
  不能让爸爸担心,他身体吃不消的。强装出笑脸走了出去。
  “爸!没事,不小心打破了镜子。”看着爸爸狐疑的望着自己,罪恶感节节攀升。自己一定要说点什么蒙混过去。不然,要被爸爸看穿的。
  “其实,只是因为明天要武考了。有点担心而已。”
  “不要紧的,你只要有平常的水平就能当上繁衍者的。”爸爸温柔的安慰着他。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失常的厉害,就可能会成为人鱼了。”
  爸爸沉默了,以为已经成功瞒过爸爸的华,从爸爸身边走过想回自己的房间。
  “你就真的那么害怕成为人鱼?甚至到了要用自残来缓解压力的地步了吗?”
  华猛得回头,看到爸爸望着厕所里沾满鲜血的玻璃碎片无奈得低语。
  一时,他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爸爸。成为人鱼这是他十六年的人生中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在他的下意识里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你不要再这样了,可怜的孩子。别怕!你不会成为人鱼的。只要你文科不好好考就不会成为人鱼的。”
  “什么意思?文科不好不能成为人鱼的吗?”这真是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不是考得不好的成为人鱼而是考得好的才会成为人鱼。这太不可思议了。
  看着华吃惊的样子,爸爸轻叹口气。留下句:“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就坐着人鱼专用的代步椅离开了。
  华一个人站在客厅里,慢慢的整理着自己的情绪。不能再受那件事的影响了,那会影响后天武考的发挥的。武考不能进入前10%就算不会成为人鱼,也无法成为繁衍者啊!那可会被派到边球去做防卫军的啊!也不能娶人鱼有自己的孩子了。
  渐渐得天亮了,竟是一夜无眠。不知道那人怎么样了,他死了没有。希望他不要死,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我们就还不是杀人犯。抱着这个念头华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一夜。突然,包里的GS催命似的响了。
  “明!怎么了现在打电话给我?”
  “……”
  “那家伙没死?只是震伤内脏?”
  “……”
  “你真的确定?”
  “……”
  “不是很确定也不要到处去打听那个家伙的伤势。”
  “……”
  “我知道,我知道!那个家伙有没有死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他死了我们就是杀人犯了。但你这样拼命打听一个不相关的人会让人起疑的。”
  只听见身后“啪——”一声,玻璃破裂的声音。华应声回头,看见的是爸爸一脸震惊的面容。爸爸手中的早餐洒了一地。
  华的脑袋顿时“嗡”一声大了。爸爸听见了,爸爸知道了。怎么办?怎么办?手中的GS滑落到了地上,发出“嘟——”的鸣叫声。
  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爸爸如呢喃的声音响起,“你杀人了吗?你不是害怕成为人鱼是因为杀人了吗?怎么会这样?这让我怎么向你死去的父亲交代。都是我不好,都是我没用。我们的孩子才会做出这种事……”
  “爸爸,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想的,出意外了。我真的不想的。”华泪流满面的向爸爸哭诉着。
  “爸爸!爸爸!你怎么了?你怎么了?”扶着爸爸瘫软下去的身体,华拼命的叫者。
  华一手搂着爸爸,一手按下了紧急求助按扭向人鱼急救中心求救。不久,救护车赶来了将爸爸送去了最近的急救中心。紧接着明也赶到了医院。
  “怎么了?你爸爸的病情怎么会突然之间恶化了?医生不是说只要不让他受刺激就问题不大的嘛。”
  “我接你电话的时候,没有注意到爸爸在身后,他全都听到了!”华的状态已经接近崩溃了。爸爸的状况很不好,医生刚才已经叫他要有心理准备了。
  “怎么会这样?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明住口了,他明白自己不能再说了。再说下去华会疯掉的。华是很强,但是爸爸是他力量的来源是他生命的支柱。现在这跟支柱已经在动摇了。华面临着崩溃的危机。他需要朋友的帮助。
  “你爸爸不会有事的。前几次他不是都挺过来了嘛。这次也一定不会有事的。”明说着违心的谎言。他刚才去看了华爸爸的情况,这次真的是不同了。心脏的衰退还没有停止,已经2小时过去了。以前都是在1小时之内控制住的,这次已经2小时还没有恢复。刚才医生偷偷告诉他,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华的爸爸活不过明天了。
  “你先回去吧,你现在的状态很不好啊。明天要武考的,你也不希望明天你爸爸一醒来就得到你要去当边球防卫军的消息吧。”
  “对!我要当繁衍者的,我不能辜负爸爸的希望。我回去,我回去。明天考完,爸爸就会醒的。”
  看着华摇摇晃晃的走出医院大门的身影,明感到说不出的心痛。那么强势的华,如此颓废的样子是他第一次看到。华的爸爸一定要挺过去啊!不然,要华怎么活得下去啊!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爸爸啊!爸爸不在了的话,这比要了他的命更残酷!
 
4 扩大
  武考开始了,华的心情还是不能平静。心中不停闪现着爸爸那逐渐变得透明的身体。昨天傍晚他又去了次医院。爸爸还在急救室中,爸爸的鱼尾已经整个透明了。这次可能真的不行了。是我害死了爸爸。这个声音不停的在脑中回响着。
  “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射击?”
  听到声音,猛得回过神来的华。只看见最后一个飞靶从前方飞过。
  “156号,华。零分”教官冷酷的声音传入耳中。
  “不,教官再让我试一次。我走神了。我平时不会这样的。我的射击成绩很好的。”
  “不用说了,你当这还是练习。你想重来就重来嘛。这是最终武考,人人都像你这样不好就要重来。那还考什么啊!心理素质那么差,你就只配得这个分数。”
  无奈的离开射击考场,明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
  “华,你怎么回事。刚才摔跤考试会被龙摔出去呢?龙那家伙到现在还觉得是在做梦呢!振作点啊!这样下去不行啊!”
  “明,我完了。知道我射击考试几分吗?零分啊!我已经铁定成不了繁衍者了。”华苦笑着说道。
  “华,你不能放弃。你还没有完,下午的考试只要全部得到95分以上。你还是有机会的。我知道你现在情况特殊。但是没有办法的,规定就是规定。不可能给任何人重来的机会。你知道吗?那个掉下山崖的家伙今天也在考试,他们也没有给他机会啊!你的情况总比他好点吧。不要放弃啊!你一定不要放弃啊!”
  “是啊。我不能放弃!我有过全满分记录的,全部95分应该可以办到的。那家伙从那么高掉下去也没死,我爸爸也不会死的。是吗?”
  “是的。是的。你这么想就对了!”
  突然,口袋里的GS疯狂的叫嚣起来。华心里明白这个时候打过来的只可能是一个地方,那就是医院。颤抖得打开GS。一个急促的声音传出:“华是吗?你上午的试考完了吧!你爸爸刚刚恢复意识,你快过来一下。快一点啊!一定要快啊!”
  “我离开一下!”说完飞似的冲出了学校。
  看着华远去的背影,明感觉到了他们两人的人生轨迹已经因为那次山道的意外事故而改变了。他们要为他们的年少轻狂付出代价了。
  狂奔到医院的华,冲入急救室后所看到的是他无法承受的一幕。爸爸虽然醒了,但是从胸部以下已经完全透明了。那是人鱼即将死去的前兆,任谁都看得出爸爸是回光返照而已。
  “爸爸!爸爸!是我。我来了!”华听到了自己异常平静的声音。握着爸爸透明而冰冷的手轻轻抵在自己脸上。希望自己的温暖能让爸爸暖和起来。
  “那人怎么样?”爸爸虚弱飘渺的声音轻轻传来。
  华一愣,没有反应过来。突然他明白了爸爸的意思,忙说:“没事,没事。他也参加了考试了。”
  “那就好!这次不行了,爸爸不能再陪你了。爸爸会和父亲在天上保佑你的……”
  “爸爸,你说清楚一点啊。我听不清楚了!”
  爸爸的声音越来越轻了,伴随着轻下去的声音越发明显的是越来越淡,越来越透明的脸色。声音已经完全没有了,爸爸已经像水晶一样了。
  “不,爸爸——”一阵撕心裂肺的呼喊。华像发疯似得紧抱住已经完全变得冰冷的爸爸的身体。
  “不,你们不准碰我爸爸。他只是睡着了而已。你们想干什么?滚!你们都给我滚开!”华已经彻底的疯狂了。他的眼里只有他的爸爸而已,医护人员在说点什么已经完全不能进入他的大脑了。
  “去,拿镇静剂来。”医生向一旁的看护士说道,“你磨蹭什么呀?快去啊!”见旁边的看护士迟迟不动,医生不禁再次催促起来。
  “但是,但是他是今年的武考考生啊!打了镇静剂的话,他下午的考试就全完蛋了。”
  “他这个样子还可能去考吗?快!再这样下去他会崩溃的。现在首先是要让他冷静下来。”
  当镇静剂射入体内时,华只是觉得头好沉。眼前的东西越来越暗,越来越模糊。他们在把爸爸从他身边移开,他必须去制止。但是,他的手脚已经开始不受他的控制了。渐渐的手脚完全不能动了,眼前也已一片黑暗。紧接着他完全失去了知觉。
 
5 决定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了。他躺在医院的家属室里,坐在他旁边的是明。
  “明——”他低声叫着。
  “我在这里。什么事?”
  “明,我爸爸他,他……”
  “我知道了,不要再说了,我都知道了。你自己要保重啊!好好休息下。要不要我留下来陪你?”
  “我的武考彻底完蛋了吧!我是后10%吧。我的文考定在什么时候?”
  “后天!”
  “那你的文考呢?”
  “明天。”
  “那你现在还呆在这里做什么?你武考入前10%了?”
  “没有,我入前20%而已。”
  “是不是武考前20%的人,再进行文考。文考前10%的人就成为繁衍者?”
  “是的。”
  “原来不是只看重武考啊!你文科的成绩不错的呢!你一定能成为繁衍者的。你没有做错事,做错事的是我。我考不上是活该,你可一定要成为繁衍者啊。你快回去休息吧!明天好好考!我实现不了的希望,你替我实现它吧。”
  看着华哀伤不已的样子。明实在说不出什么劝慰的话了。只能拼命的点头。希望自己的承诺能给自己最好的朋友带来一丝欣慰。
  明离开了,华静静的躺在床上。耳边响起爸爸生前的话,“只要你文科不好好考的话,就不会成为人鱼。”后天,只要交上白卷就不会成为人鱼。所以什么都不用担心的。但之后的人生又要怎么过呢?
  家里已经不会有爸爸等待着他回家了。哪里都不会再有人等待他了。家已经不存在了,爸爸不在了,那里就只是一间房子而已了。自己已经是个没有家的人了,去边球也无所谓了。但是,不是繁衍者的话,就不能和人鱼结婚也不可能有小孩。他和一般人不同,他一个兄弟也没有。自己真的要孤独一辈子了,再也不会有家了。
  明!对了,他还有明啊!明是他最好的朋友了。心中闪现出一丝欣慰,心中开始有了些许温度。不对,明可能会成为繁衍者的。他成了繁衍者的话,会娶人鱼吧。会有自己的孩子吧。那他还能像现在一样和他一起笑,一起闹嘛。但如果他和他一样被淘汰掉,成为普通人的话,他们是不是还可以一起继续他们之间的友情。他不要自己一个人终老一生,那太可怕了。
  被自己可怕的念头吓到的华,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他竟然在期待自己最好的朋友文考失败。自己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无耻了。他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变得不像自己了。明!这次的代价太大了,我算是彻底的完了。请你一定要幸福啊!华眼角慢慢渗出了泪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房门打开了。明又坐在了华的身边。华木然的转过头,轻声地问:“考得怎么样?”
  短短的沉默后,明的声音再度响起,“我通过了。”
  四个字葬送了华心中隐藏的希望。通过了,他通过了。华不知道如何用语言来表达他此时的心情。他知道他此时应该向明表示祝贺,但是他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明天,他的文考结束,他就会被送到边球去做防卫军。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工作,一个人在边球。直到老死都不会有人再记得他吧。明将作为繁衍者留在母星的精英学府。明的世界将来会有他温柔的人鱼妻子,可爱的孩子。他真的无法接受。命运对他太残酷了,先是父亲,再是爸爸,现在连明都要失去了。
  华陷入了沉思,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坐在一边的明什么都没有说,他知道自己的通过对华来说应该是个打击。一向不如他的自己成为了繁衍者,而全校最优秀的他却沦落到要考文考来争取成为普通人的资格,华怎么受得了。
  原来他不想今天过来的,怕刺激到华。但是,又想明天华就要文考了。自己是他最好的朋友,他应该需要自己吧。再三的考虑后,他还是来了。无论如何他都要陪着华,他明白其实华很怕寂寞的。特别是他爸爸已经不在的现在,有他在的话多少能减轻一点他对寂寞的恐惧吧。今天就让他一直在他身边吧。
  “我成为人鱼的话,你会娶我吧!”
  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华说了什么?他说了什么?人鱼、他想成为人鱼。他在说什么呀!他以后会后悔死的。那么优秀的他成为人鱼,这没有人能接受的。是,他不是个优秀的繁衍者。就算成为了繁衍者也可能没有人鱼愿意嫁给他。但是他不要,他不要华为他那么牺牲。他宁可自己的努力白费也不要华这样为他牺牲。
  “不,你不能这样。我不要你这么做!对,我是很可能成为繁衍者也找不到人鱼伴侣。但是,你那样牺牲成全我的话,我不会高兴的。你这十六年来的努力就都白费了。我明白的,我都看在眼里的,你并不比别人聪明也不比别人强,你有今天的成绩是你十六年来拼命努力的结果。你不能放弃啊!”
  看着流着眼泪拼命向他叫嚣的明,华心酸的笑着。明把他想得好伟大啊。他其实哪里有那么伟大。他是个自私的人,明现在是他最后的希望了。他要留住他,一定要留住他。为此他可以不择手段。
  明这样的误会可以利用呢。苦笑了一下,自己真的变得相当的无耻了呢。不过,这样还不够。人鱼的变身期有三年呢。一定要让明等自己三年,要让他知道他成为人鱼不是意外。
  “明天我会好好考的。我会考得很好的,所以你一定要等我啊!你一定要记住啊!我会好好考的。”
  明明显一愣,过后露出了欣慰的笑脸。
  “你这样想就对了,不要想什么有的没的。你只要好好考就是了。”
  “恩!为了你,我会好好考的。你也要努力啊!你要让我幸福啊!”
  明听得一头雾水,不过只要华能好好考就好了。其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明,你靠过来点。”华拿出了一直戴在脖子上的项链,“你打开看看。”
  明打开了那个项链上的坠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人鱼的照片。金色的头发,蓝色的大眼睛,淡粉色的嘴唇,奶白色的皮肤。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几乎停住了。这就是真正的人鱼啊!
  虽然自己的爸爸也是人鱼,但是自己爸爸年纪已经很大了,爸爸年轻时的照片都给父亲收藏着自己都没有见过呢。华的爸爸每次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最后见到的也是病床上已经完全脱了型的样子。这是自己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看见人鱼呢。
  “很漂亮吧!你喜欢吗?这是我爸爸。我以后也会长得像爸爸的。”华的声音再一次如魔音一般传入自己的大脑。
  明猛得抬头,什么意思?为什么给他看他爸爸的照片。他到底怎么了?
  “放心,我会好好考的。告诉我,喜欢我爸爸的样子吗?”
  明真的不明白了,华为什么要这样的问他喜不喜欢他爸爸的样子。但是,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只要是个人都会喜欢吧。人鱼原来就这个样子啊!真是漂亮啊!”
  他突然开始庆幸自己是个繁衍者了,他有资格娶人鱼呢。他可以和这样的人鱼说话,可以自由的追求他们。就算最后没有人鱼愿意和他在一起,能和这样的人鱼说上话那就是非常幸福的事了。
  华,华真是太可怜了。华一直都知道人鱼是这么美好的生物啊!作为普通人不允许和人鱼结婚,不能和人鱼说话,不能和人鱼随意接触。那是多么残酷啊!原来那么优秀的他,一定能找到个非常好的人鱼的。现在自己要怎么安慰他才好啊。
  “今天你能留下来吗?明天陪我一起去文考。之后要等我出来啊!”
  “好,我会在外面等到你出来的。”
  “不论多久,你都一定要等哦!”
  “好!”
  明觉得今天的华很奇怪。但是也没有多想,他把一切归结于华爸爸的死对华的打击太大。所以,华今天有点语无伦次。
 
6 情
  第二天的文考快开始了。明一直陪华走到考场门口,已经走进考场的华突然从里面再次跑出来。把一样东西塞进明的手里,说:“我会考得很好的。所以,请等着我。在我出来前就把这个当成是我吧。我出来后再还给我。”
  不等明回过神来,华就快步跑开了。看着手中的东西,明无比的震惊。那是华的项链啊!那条有着他爸爸照片的项链啊!他真的不明白华在想些什么了。他只知道,现在开始他只能默默的等待了。
  考试开始了,卷子发下来了。题目真的很简单。做满分根本不是问题,但是,他现在突然有点害怕了。
  真的要成为人鱼吗?成为人鱼的话,他这十六年来的努力到底算什么呢?他真的能接受和明有肌肤之亲嘛。还要为明生孩子,这一切他都准备好了嘛。他好象没有考虑到的事还有很多?昨天怎么会那么卤莽的就下决定呢。自己到底怎么了。
  于是他停下了写了一半的笔,自己到底打算怎么样啊!去做个普通人的话,那就连明也见不到了。成为人鱼的话,三年后就能有个自己的家了,他和明的家。
  考试就在他这么写写停停,停停写写中结束了。
  今天的文考是当场出分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写得怎么样。他决定把一切就交给上天吧。如果这次进了前10%那自己就去当人鱼,三年后和明建立一个家庭。放弃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来换一个家。如果是后10%则出去和明见面、回家、打包去边球,昨天的一切就当没有发生过。抱着对爸爸和明的回忆度过自己的一生。
  “叫到名字的请离开教室,泽、语……”老师开始报名字了。大家都静静得听着。
  终于,报到某一个名字后没有下文了。当那个人离开考场后,大门关上了。华闭起了双眼,轻轻仰起头。没有自己的名字,自己留下了。从现在开始他要忘记自己十六年来努力学习的所有武科包括战略科目。自己再回到外面的时候就是和爸爸一样的人鱼了。明,记得要疼我啊!我为了你已经放弃了一切了啊!带着这个想法。他静静的坐在位子上。
  身边开始有人吵闹,有人哭叫,有人拼命的向外跑。这一切好象都与他无关。他只是坐着,等待着。等待着自己已经完全偏离了轨道的命运。他不知道明知道这个消息后会怎么样!他会感动吧!虽然骗了你,但是请相信我的真心!请等到我们再见的一刻,那样我们就都会幸福的。
  于此同时,明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他看着一个接一个的人走出来,但那些人里没有华。突然军队来了,把大门封锁住了。
  不!他们怎么能把门封锁住呢,华还没有出来呢!他不顾一切的向里冲,嘴里大叫着:“等一下!等一下!我朋友还没有出来呢!”
  “干什么,想造反啊!里面只有要成为人鱼的人了。没有普通人了。你快离开,不然有你好受的。”一个军官摸样的人,对着明怒吼着。
  “不,不可能的。我朋友不会骗我的。他说他会好好考的。他的文科成绩得到过全洲统考第一的,不会成为后10%的……”
  那个军官不耐烦的说:“好了,别说了。小白痴,有哪个家伙告诉过你,人鱼的选取是选后10%啊!又不是选白痴比赛。人鱼啊!我们孩子的爸爸啊!当然是要聪明的人来当人鱼啊。选的是前10%。你朋友铁定是人鱼了,别在这嚷嚷了。回家去吧!要看你朋友三年后再来吧。”
  明顿时呆愣住了。是选前10%,不是后10%。是什么让他们一直以为是后10%的呢!是啊!从来都没有人说过啊!太可笑了,自己还一直要让华考好点,是自己害了华。
  不,华是知道的。华从头到尾都是知道的。他知道是选前10%的。昨天他的不正常终于有合理的解释了。那句反复的我会好好考的,充分的说明了这一点。
  华那句要等我啊!犹如刀般插入明的心中,华知道这一去就是三年,所以才给了他这个啊。看着华临走时给的项链,明的眼泪终于止不住了。
  华太傻了,十六年的努力都没有了。他那么好的格斗技、那么好的车技、那么好的射击技……全都没有了。华为了和他在一起,牺牲掉的东西太多了。他绝对不能辜负了华。华,我一定等你。除了你我不可能和别的人鱼在一起的,你放心吧。明看着华的项链默默的发着誓。
 
7 醒来
  斗转星移,当华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是三年后了。
  “您醒了?再躺一会儿,过会儿再起来。一下子起来,你会贫血的。我这就去帮你叫你的专属医师。”说着看护士离开了。
  华苦笑了下,变成人鱼了,竟然那么弱啊!连起个身也会出状况啊!这可是当年的他,想都想不到的呢!
  慢慢的爬起身,他首先注意到的就是自己的腿。现在已经不能算是腿了,那是自己的鱼尾了。他发现了很奇怪的事,自己的尾巴和爸爸的不一样。自己的尾巴上有鳞片,人鱼的尾巴上一般都没有鳞片的啊!难道自己变身失败了吗?怎么回事?他摸着自己的尾巴,心中充满了不安。
  病房的门打开了,来的不是一个医生。竟然是一群,看着那群人,欣喜感动的眼神,他糊涂了。到底怎么回事!
  “我的尾巴上怎么有鳞片?”这是自己的声音嘛。这么那么的轻柔,原来自己的声线也变化了。感受着完全不同的自己,华充满疑惑的问着。
  “哦!我这就和您解释。您看,您尾巴上的鳞片可都是银色幻彩的。这种鳞片可是和价值连城的幻彩鱼的鳞片是一样的。噢!您真是漂亮啊!您是我在这人鱼基地干了40年来,见过的最美的人鱼了……”那位大夫在华的身边不停的感慨着。
  终于华忍不住了,“请您说重点,我只想知道我的尾巴上为什么会有鳞片。人鱼一般不是都没有鳞片的嘛。”
  “对不起!对不起!我跑题了,我实在太感动了。您当年一被送来我们就发现了,您的体能太好了。一般您这样体能的人,是不会被送来当人鱼的。而且,您好象又比其他人能接受成为人鱼的现实。所以心绪也是最为宁静的。所以,我们在考虑过各种适应因素后,对您实行了新型的人鱼基因转变术。我们成功了,您的尾巴上有了鳞片,所以,您可以在地面上自由的滑行。当然粗糙的地面可不行,那会伤了您美丽的尾巴的。您的握力也保持在了30左右,要知道一般的人鱼可只有10都不到呢。您会比一般的人鱼健康许多呢。最最重要的是,您将是一位可以产下人鱼宝宝的爸爸呢!”
  “什么意思?”华一时没有明白过来。
  “也就是说,您有10%的机率能直接生下小人鱼,不用我们人鱼基地进行人工干涉的天生的人鱼。”大夫兴奋得脸都红了,好象已经看到了他的宝宝似的。
  华听了很吃惊,但是他听到了另外两个他愿意听到的消息。他比其他人鱼易于行动,而且他的握力还保留了30。也就是说他的手还能拿得起AK和沙漠之鹰。
  噢!自己又在想什么啊!什么AK,什么沙漠之鹰,那些冰冷的枪械自己要尽量远离他们!不能再让自己繁衍者的意识抬头,要记住自己已经是人鱼了。他只要努力想着明就可以了。小人鱼的事,明知道了应该会很高兴的吧。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慌忙得叫看护士,“给我面镜子,快点!快点啊!”
  对着镜子,他看到了一个有着金色头发,湖蓝色眼睛,淡红色嘴唇、雪色皮肤的人鱼。自己很漂亮呢!看上去应该比爸爸还漂亮呢!
  “他会喜欢我的吧。”华轻声的呢喃着。
  “哦!这世界上会有人不喜欢您吗?您是上天赐予我们人类的奇迹。被您选中的繁衍者将被整个帝国的男人妒忌啊!不,不止是整个帝国,应该说是整个银河系啊……”
  看着淘淘不绝的大夫,华真的没有想法了。
  “我能走了吗?”
  “哦!当然可以。这是您的金卡,国家给了您很多福利的。您只要生下孩子,我们会给予您更多的帮助。请问您想要个新身份还是原来的身份?”
  “原来的就可以,我不想放弃自己的名字,那是我爸爸留给我的名字。”
  “好的,好的。不用新身份的话,您现在就可以走了。您的生活费用我们每月都会按时汇入您的金卡内的。金卡内现有的钱,足够您再去买栋楼和车的。我们现在也提供了一辆Q蛋给您。您觉得不好的话,可以去车行看看最新型的Q蛋。钱金卡里足够了,万一您觉得不够,请告诉我们,不用客气。我们会尽一切努力达成您的愿望的。”
  “好的,知道了!谢谢您了!”说完,华穿上人鱼专用的袍子离开了人鱼基地。
  明,我回来了。我这就来找你了,你有没有等着我啊!坐着人鱼基地提供的Q蛋,华将车向明的家开去。
 
8 新的人生
  不久,明的家已经在眼前了。华开始不安起来,三年没有见了。就这样冒然的跑来不太妥当吧。想着他便把车停在不远处的树荫下,静静地等着。希望能看见明回来,那样就不用独自面对明的家人了。自己现在的样子感觉还是很别扭啊!
  等了好一阵,也没有看见有人来。不过,自己的心绪却平静了许多。想着三年来第一次去明的家,虽然他家里人他都认识,但还是去买点东西比较好吧。
  如果这三年没有什么变化的话,明的家过去点有家小超市的。那家店以前自己和明常去的,店主是个和蔼可亲的老人家。现在这个时间基本上不会有什么人的,从边门进去应该不会有人看见。
  想着就把车开到小超市的门口,看看果然没有什么人便下了车,从边门进去了。小店的格局和原来没有什么变化呢。不过,倒是多了很多自己没有见过的品牌和商品。拿了个小篮子把选好的东西都放进去。不经意中看见了放在货架顶部的咖啡。那个是明的父亲喜欢的呢。也买一瓶吧,一边想一边伸出手去。
  够不到,自己竟然够不到。这个现实如冰雪般冻结了华的全身。货架并没有变高,变了的是自己。自己的身高已经连货架的顶端都碰不到了。原来是那么轻易的事情,现在却变得那么的遥不可及。
  望着顶端的咖啡,再试一次吧!应该能够得到的,不会差那么远的。这样想着的华,再次伸出手拼命伸向货架的顶端。
  啊!碰到了!还来不及庆幸的华,眼看着好几瓶咖啡一起砸向他。他忙想让开,却突然悲哀的发现到自己的下半身已经是鱼尾了,他曾经引以为傲的速度已经没有了。虽然超人的运动反射神经还在,但他已经没有可以配合的腿了。
  “哗——”一声倒下的几瓶咖啡都砸在了他的身上。有一瓶不巧还砸在了他的头上,他一下子就摔到了。手里拿的东西也摔出去了,趴在地上就觉得全身都好痛啊。他第一次真正意识到自己真得变得很弱了。突然觉得自己好悲惨啊!自己的身体怎么会变成这样呢!眼睛开始湿润了!还没有等到他开始哀悼自己的身体,就听见周围的惊呼声。
  “天!可怜的小家伙啊!怎么摔了呢?摔疼了吧?呀!头摔破了啊!……”
  看着店主老爷爷,手忙脚乱的扶起他坐在椅子上,还拿了纱布帮他把头包了起来。他突然明白为什么在人鱼基地那个大夫为什么要问他是否要新的身份了。他现在的样子真的很不希望认识他的人看到啊!曾经那么强壮的他,变成了这个样子叫他情何以堪。
  店里的人因为他的出现变得越来越多了,好多人远远的看着他,望着他袍子下露出的与一般人鱼不同的鱼尾。华开始觉得慌了,想把自己的鱼尾藏起来。他们那样的看着他,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不可否认,他有点害怕了。他开始明白了,那些原来他不放在眼里的人,现在他们可以很轻易的伤害到他了。他现在就想躲到自己的Q蛋里去,不过店主大爷还在帮他处理着伤口,他不能现在就跑。
  发现到他在害怕,那个和蔼的老人,轻声安慰他:“别怕!孩子!他们不会伤害你的。他们都是普通人,他们不能随意靠近你,和你说话的!这里只有我是繁衍者可以靠近你,大爷我年纪那么大了,不能拿你怎么样的。好了,别怕了!”说着轻轻的拍着他。
  “要我送你回你的Q蛋上吗?”
  华轻轻的点了点头。老人双手颤抖着半扶半抱着把华送到了他的Q蛋上。
  “谢谢!”华轻声说着。
  “不!”老人双眼含泪的看着他,“真的不用谢!我虽然是繁衍者,但是这么多年我连人鱼的手都没有碰到过。在有生之年,能让我真正的摸到人鱼,我真的是死而无憾了。”
  看着老人离开的背影,华突然觉得自己并不可悲。那个老人,那个年华逝去的繁衍者,在某种程度上比他更可悲。他在这里哀叹悲嚎什么都不会改变,还是直面自己的人生最重要啊。看了眼车上的礼物,轻轻解下头上的纱布,用头发挡住被砸伤的伤口,开车去了明的家。
 
9 疑惑
  在大门口深呼吸了几次后,鼓起勇气按下了门铃。
  “谁啊?找哪位?”电子应答机发出了声音。
  那是明的弟弟天的声音,听着久违的声音,华慢了一拍轻声说:“我找明。”
  听到对方明显倒吸一口气的声音,接着一声爆喝:“你他妈开什么玩笑!找抽啊!”之后应答机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怎么回事?怎么啦?到底哪里出错了。接听的明明是明的弟弟天啊!怎么那么说他呢?明怎么啦?是明出什么事了吗?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再次按了门铃,对方一听是找明的立刻就切断了通信。之后,无论华怎么按门铃都不再有反应了。
  怎么会这样呢,回到车里的华,都快绝望了。突然,他看到了车里的GS。对了,自己还记得华家里的波段号的。把GS切换成电话模式,接通了明家里的电话。华在心中不停的祈祷希望明家里的电话没有变,不然就真的什么希望都没有了。
  “嘟——、嘟——”通了,华的心中闪起一线希望。快接啊!快接啊!华的心中不停的叫嚣着。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您好!请问找谁?”的声音响起。这是明家里的生化仆人,华马上就辨认了出来。
  “请问明在吗?”他急忙问,生怕对方没有听完就把电话挂了。
  “明少爷吗?他不在呢!”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他短期内不会回来的。”
  “那他在哪里呢?我方便去找他吗?”
  “他在菲拉斯殖民星”还没有等生化仆人把话说完,有人把电话抢去了。
  “你这人怎么回事,真想找抽啊!我哥和你有仇啊!他已经给发配到菲拉斯殖民星去了,你们还有完没完啊?老打电话来刺激我们一家,再这样我报警啦。无耻!”
  华的脑子根本来不及反应,直觉得对方要挂了。忙叫道:“天,是我。是我啊!”
  对方也明显一愣,满怀疑问的说:“你是谁?”
  “我是华,明最好的朋友啊!”
  对方一阵沉默,接着就听GS里隐隐传来天的声音,“爹!爹!华哥回来了,怎么办?我说漏嘴了,华哥已经知道明哥给发配到菲拉斯殖民星了!”
  “华是吗?”电话里传来的是明的父亲的声音。
  “是的。您好吗?我想知道明怎么了?”
  “我挺好的。你在哪里呢?一切等你来了再说好吗?电话里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
  “我就在您家门口了,我能进来吗?”
  “好,我让生化仆人去接你进来。请稍等一下。”
  放下电话,明的父亲一脸严肃地对着天说:“去,把你林哥叫下来。其他人全给我回自己房间。你华哥已经是人鱼了,你还没有取得繁衍者资格,你其他哥哥都是普通人也没有资格随便接触人鱼。现在能接触华的在这个家里只有我,你爸爸和你林哥三个人。没有特殊情况不许和华说话。”
  不一会儿,林从楼上跑了下来。
  “爹!华真的来了?看样子,明那小子说的都是真的。现在怎么办?那件事要让他知道吗?”
  “不行!明那小子说得都是真的的话,你认为华能受得了那么大的打击吗?那件事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那我们要怎么解释明不在这里。”
  “他已经知道明在菲拉斯殖民星上了。我等下会自圆其说地把他稳住的。你记得绝对不要插嘴,只要听着就可以。以后和他说话千万注意不要说漏了。”
  “直接告诉他不就好了,为什么要那么照顾他的心情嘛!明那样他不也有责任嘛!”
  “住口,你就是这样不懂体谅人,才会到现在都找不到人鱼做伴侣。你爸爸和我有多着急你知道吗?成了繁衍者却找不到人鱼的有多少你知道吗?你怎么到现在还这个样子?……”
  “好!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一定好好照顾他的心情,好了吧!”
  “唉!你么这个样子,你弟弟明他实在太可惜了!我们家真是……”一阵感叹过后,门外生化仆人的脚步声开始清晰了起来。明的父亲一下子又精神了起来。
  他看着林,对林说:“这是你的机会,你弟弟明给你制造的机会。你一定要把握住啊!”
  “他喜欢的是明啊!我怎么可以抢明的……”看着父亲变得异常凌厉的眼神,林的声音低了下去。
  “你觉得明还有机会吗?明会原谅你的。明的事,你一定不能告诉华,绝对不能,除非你想要他的命。”
 
10 追求者
  房间的门打开了,华手里拿着礼物跟在生化仆人的身后进了门。
  那一瞬间,林的呼吸停止了。那是华吗?那就是那个什么都胜过自己弟弟的,优秀的华吗?他变得那么娇小了啊!看上去就好弱小的样子,手里拿了那么多东西,让人觉得好心痛啊!
  他几步跑过去,夺过他手上的袋子,恶狠狠得说:“个子那么小就不要拿那么多东西嘛!摔死你可没人心痛!”
  华呆呆地看着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了。明的父亲则看着大儿子如此的表现自己,真是差点背过气去。现在他终于彻底明白为什么没有人鱼看上自己儿子了,自己如果是人鱼的话,也不会要那么个家伙做自己的伴侣的。真是傻到家了。
  不过,自己的儿子总要帮的。他连忙跑上去,拉着华的手说。“累了吧!让那傻小子帮你背东西去。你先坐一会儿吧!”
  华偷偷看了林一眼,马上回头看着明的父亲点了点头。
  真是个变态!气得脸微微发红的华在心中偷偷骂了句。不过碍于他是明的哥哥则没有当场发作。
  他害羞了呢!林心中暗爽着。
  “明他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被发配到菲拉司殖民星去呢?”华一坐下,就急忙问到。
  “哦!是这样的。明两年前在军队服役时,因为疏忽给军队带来了巨大的损失被罚发配到菲拉斯殖民星去服役三年。你别急,再过一年他就能回来了。”
  “还要一年啊。那我能去菲拉斯殖民星看他吗?”
  “噢!我痴情的孩子啊!是想去和明结婚吧?婚礼可不能在那种荒地上办啊!”
  听到那么直白的说法,华也不知道怎么作答了。
  “那去看他一下,应该没有问题吧。”华轻声说道。
  “孩子,你现在是人鱼了,不能像以前那样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了。菲拉斯对你来说环境太苛刻了。那里可是连一条人鱼都找不到的地方啊!那个地方的人如果看到人鱼不把你吃了才怪呢。所以,政府是不会让你搭上去菲拉斯的宇宙船的。”
  “那我能用GS联系他吗?”
  “不能呢!菲拉斯太偏僻了。离这里距离也太远了,所以信号很差。根本联系不上的。你也别急,再过一年他会回来的。”
  “要一年啊!他三年都能等我了,我等他一年也没有什么的。那不早了,我就不打搅了,先走了。”
  “等一下,孩子!你想回哪里去?”
  “我自己的家啊!”
  “那里三年没人住了吧。你现在怎么住进去呢?而且,不是伯父说你。你现在这个样子很难照顾好自己的。一个人住,要出问题的。住我们家吧。我把明的房间收拾了,让你住。”
  “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听伯父的,住下来。林,带华去明的房间住下。”
  华不再出声反对,表示了默许。
  明的父亲明显变得相当的高兴。看着伯父高兴的笑脸,华的心情也变好了点。可能自己住下来的决定是对的吧。
  “年纪大了,我也有点累了。我先回房休息了。”说着,离开了客厅。不过,他可没走多远就躲在走道的角落里偷看着。心想;‘蠢儿子啊!爹这次给你制造的那么好的机会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