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桂花落下的季節
關於部落格
  • 311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從結婚開始 by 琦琦990217



 《从结婚开始》第一卷+第二卷 BY 琦琦990217
 
 
从结婚开始(序章)
更新时间: 12/25 2007
 
--------------------------------------------------------------------------------
  军事法庭的审判开始了,露阿斯的林上将因为在战争期间窃取国家机密情报间接造成本国人鱼受到严重伤害。在谈判期间玩忽职守使国家重要机密外泻,并签定了严重不利于本国发展的和谈条约。鉴于以上几点,认定叛国罪成立,决定执行死刑。
  这次审判由于关系到国家机密,因此秘密开庭审理。结果等一切不对外公布,包括对罪犯家人也以失踪为借口进行了塘塞。
  但此时应该已经被执行了死刑的林却坐在人鱼基地的办公室内。乔拿着一份协议书交给林签字,等林签完后看了下。叹息道:“林上将,你猜得还真是准啊!果然他们所有人都把责任推给你了。你怎么树敌那么多?你怎么出色的繁衍者,现在来当人鱼真是太可怜了!”
  “别上将了,我现在连小兵都不是了。不是我树敌多,是我和华升得太快了,看不顺眼的人太多了。原来对外有华的强势撑着,对内有我这个政治老油条倒处周旋。现在华一倒,我也跟着完蛋。他是人鱼自然没事,我就倒霉啦。原来他们给华准备的罪名都送给我了。还真是买一送一啊!华的事我早知道瞒不住,原来计划这次谈判成功后,激流勇退的。没想到烈那小子给我搞了那么个飞机。算了,也不能全怪他。我做人还真失败!做人做得那么失败那就做做人鱼吧。老说我不够细心,不够体贴,没人鱼愿意嫁给我。妈的,老子现在自己做人鱼总行了吧。三年后看谁再那么说我。”
  “你是罪犯。没人申请和你结婚的话。你出不去的,要在这里当一辈子生产工具的。”
  “哦!这个你放心!我们家附近不有个超市嘛!那个老头店主是个繁衍者,他看着我长大的,知道我是个好孩子。我已经让靠得住的人通知他,让他三年后来申请和我结婚。”
  听了这个,乔的下巴快掉到地上了。半天说了句:“和那老头结婚?那家伙都快进棺材的人了。你去和他结婚?”
  “有什么关系?那样我马上就能出去了呀。不挺好的!”
  “你,你的神经够粗。看样子真是个当新型人鱼的好材料。”
  “哦!对了,三年里如果有其他死去的犯叛国罪的人鱼。帮我把他和我的身份换一下,那样我出去容易点。反正样子会大变的,你说什么就什么?别人不会知道的。别再像华那次那样冒傻气了,我今天搞成这个样子你也有责任的。我今后的人生是否能幸福就掌握在你的手上了。我这三年就拜托你了,记得多照顾我点,我年龄那么大才当人鱼也很不容易的。这个培养液什么的多放点,我年纪那么大了不长漂亮点。到时谁要我啊!”
  “那个你不一醒来就结婚的嘛!还考虑这个干吗?”
  “你傻啊!那老头今年都70多了。他可能让我怀孕吗?我有罪在身的,他死了我又没孩子不又回这里来了。当然得在他断气前再找一个啊!要出墙的人鱼不长好点,谁要啊?”
  这回乔看着林,满脸的黑线,他觉得林就算变成了人鱼也绝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人鱼。华已经够惊世骇俗了。不过,眼前这家伙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天晚上,林进入了培养槽开始了三年的转变期。
 
1
  结束了为期一年的战争,顿其拉的战士们在回程的路上。听着可爱孩子的哭声,怀着无比喜悦的心情回家了。得到了一个人鱼宝宝这比打赢了露阿斯帝国更让人兴奋。天天听着这代表着胜利的哭声,真让人心情无比的畅快。
但此时有四个人欲哭无泪的面对着这一切。
“大殿下,他又哭了。要不您去哄哄他。”
“今天我已经去过三次了。烨,不要我客气,你当福气。身为副官的你应该尽到为我分忧解愁的作用。这次,你去。”
“殿下,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每次去他都是越哭越凶。他好像很不喜欢我啊!二殿下,要不您去一下。”
“我?我的手都骨折了,你好意思叫我。不抱着哄,根本没用。大哥,要不麻烦您再去一下?孩子他好像是很讨厌烨的样子。”
“我受不了了,累死人了。没日没夜的哭,他精神怎么那么好?我的孩子以后也是这样子的话,我要崩溃的。对了,晴呢?你的副官晴呢?让他去吧!”
“这个,这个。他睡着了。他今天已经去过八次了。要不您去把他叫醒了,让他再去哄哄!”
“算了,我去吧!雷,那可是你的孩子。手今天晚上让军医检查下。好了就立马给我照顾孩子去。我和烨可不是你们家保姆!当初是谁定的规矩,说皇室的孩子只能由皇室和大贵族接触。真是恶心,也不想想有特殊情况的。麻烦透了,我现在只想找个人打一顿,发泄一下。”
当天晚上,军医宣布雷的手恢复得还可以,不能做剧烈运动但抱抱孩子还是可以的。于是,翼和烨这下算是解脱了。雷和晴在折腾了一晚后,两人都筋疲力尽。
“晴,这孩子好厉害。是不是在培养槽里睡太多了。现在根本不想睡啊!我要崩溃了。”
“殿下,孩子哭一定有道理的。我们再好好找找原因吧。不能让孩子一直怎么哭下去啊!孩子不会莫名其妙讨厌烨的,我得研究一下。”
“那你好好研究吧,我先休息一下。十分钟后,你叫我。我真的受不了了。”
“那您先去休息吧。您的伤还是挺重的,就算用了最好的治疗方式也是开过刀的人。其实,翼殿下照顾得挺好的。如果他肯再帮一下的话……”
“晴!这是我们家的孩子,不能让大哥这么带着。现在只能辛苦你了,麻烦了!”
“殿下!您千万不要这么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雷的休息没到五分钟就结束,翼带来了个对雷来说天大的坏消息。“雷,莫叔刚才没联系上你们,他和我说了。人鱼保障协会的好像说你有严重的不良记录,孩子不能给你带。”
“为什么?凭什么?这是我的孩子,他们没权管!他们胆子怎么那么大?管到我们皇室头上来了。”
“你别忘了,孩子是人鱼。这样他们就有权管了!我们得想办法啊!如果回到母星上,我们也没对策的话,孩子就要给其他人带了。最大的可能就是给三弟,他已经结婚了。家里有人鱼又是皇室成员。”
“不,不要!这是我的孩子,如果要给三弟的话,还不如给了那个露阿斯的人鱼呢!孩子太可怜了!”
“所以,这几天我们就守着这个孩子一定要想出办法来。”
……
时间在一天天过去,顿其拉的母星也在一天天靠近。很多人发现,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孩子不再没日没夜的哭泣了。
终于,顿其拉的母星到了。有大批的人来迎接,这之中也有雷他们非常讨厌看到的人鱼保障协会的负责人。
雷抱着大家期待已久的孩子下了军舰。人鱼保障协会的人就上前对雷宣布:“雷殿下,对于您的不良记录。协会觉得您不适合养着这个孩子。希望您配合把这个孩子给我。”
“我是孩子的父亲,你不觉得你这样的要求过分了吗?你要让这个已经没有了爸爸的孩子再失去父亲吗?”
“您如果要申述的话,请按手续来办。现在是否能麻烦你先配合。”
雷没作声的把孩子默默交了出去。在迎接队伍不远处的莫管家看着这一切,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属于他们家的孩子就要这样没有了,太让人痛心了。
奇迹突然发生了,孩子刚被人鱼保障协会的人抱在怀里就“哇!哇!”大哭起来。那人怎么哄孩子都拚命地哭,这让保障协会的人十分震惊。他家里有五个孩子,他哄起孩子很拿手。这孩子既没尿又没饿。为什么哭得那么厉害呢!
雷一把抢过孩子说:“孩子不能离开他的父亲。他知道你不是他的父亲,所以他才哭得那么惨!”果然,孩子回到雷手中不到一分钟就安静了下来,又开始睡了。
“啊呀!真的呢!看样子小人鱼和一般孩子不同。认双亲的呢!”
“是啊!怪不得原来孩子一直哭,原来知道抱他的不是父亲。雷殿下原来不是手有伤,后来才好的嘛!”
“对哦!怪不得一开始这孩子拚命哭哦!”
……
面对周围这样的舆论,那人鱼保障协会的人也觉得现在抱走孩子很不合适。只能丢下句:“您毕竟是孩子的父亲,现在先让您把孩子带回去。鉴于孩子比较特殊,这件事我们还需要点时间具体研究一下。”说着,走开了。
管家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感动得什么都说不出了。真是父子情深啊!看着雷带着孩子向他走来,又是一阵激动。那种感动很久没有过了,前一次是什么时候?好像是当年陛下把雷抱来给他的时候吧。真是令人感动啊!
开车回到家后,雷叫道:“晴,你接下手,累死我了。”晴接过孩子道:“真是好险,要不是莫叔早告诉我们。宝宝就真的没有了呢!”
管家看着这一切觉得莫名其妙。孩子,孩子现在让晴抱着为什么没有哭?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管家一脸的茫然,雷说:“莫叔,您也以为这孩子那么小就能认人啊?骗人的啦!”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晴在一边解释道:“是这样的,您有没有注意到我们抱孩子的时候下面的那只手略高而且还比较松?那是因为小人鱼的下身是鱼尾,是散开的状态。不像一般孩子的双腿可以随便夹紧了,散开的甩水部位是软骨构成的被压到会疼的。所以,像抱一般孩子那样抱,他就会哭。这是我们在军舰上研究了好久才发现的。”
“哎哟!可怜的孩子哦!刚才肯定给那死老头压痛了吧。来,快!把孩子给我,我带他去婴儿房。”说着,抱着孩子就上楼去了。
“晴,好像有什么不对劲!”雷对晴说道。
“管家阁下没有过问您的伤势呢!也没有给您准备好吃好喝的,桌上那些我刚才看过了,全是人鱼和婴儿用品。明显不适合您。”
 
2
  管家看着可爱的小人鱼宝宝喜欢得不得了。从那天开始,雷觉得家里的一切都以宝宝的喜好为中心。只要宝宝对什么东西多看一眼,立刻就送到婴儿房去。就连雷的上校勋章也不能避免。当雷没戴勋章到军部报道时,已经做好了被上司训斥的准备了。没想到少将拿出个新勋章说:“你的管家已经通知陛下了。说你儿子喜欢你的勋章,所以我们给你准备了个新的。”
  这下雷觉得自己的嘴都能塞下个拳头了,这也太夸张了。他们顿其拉不是最重视军纪的吗?现在为了个小人鱼连原则都不要了。孩子喜欢拿勋章玩,就再给他准备一个。他小时候也没这待遇吧。
  但没想到当天回去后,儿子又对他的新勋章有兴趣了。就是要,死命要。不给就哭。最后管家对他教训道:“拿下来,我让陛下叫军部再给你一个。和孩子计较什么,没见过你那么任性的父亲。”
  雷这下算是彻底吃憋了。这算什么?他坚持原则到头来变成任性了。他从小到大管家从来没说过他任性,现在说他任性。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对于老管家的话自己还是遵从了。毕竟,在对小人鱼的抚养问题上,父皇给了老管家绝对的权利。也算对人鱼保障协会的人一个交代。
  第二天,雷又没有了勋章去军部。没想到这次自己的上司拿出了一盒勋章说:“军部昨天紧急讨论得出结论。为了保障小人鱼的身心健康和快乐成长。决定分配给你一盒48个勋章,以便你儿子随时拿取。”
  看着这一盒勋章,雷忽然觉得家里那个小祖宗现在不仅是全家围着他转,根本就是全国都在围着他转。只要他高兴,连勋章都能随便要。他当年为了得到一个上校勋章向父皇磨了多久啊!最后还是在他10岁时才正式授予。现在他儿子喜欢,一下子48个,连家里那两个一共50个。这差别还真是大啊!
  当他把这48个勋章都带回家后,家里所有的管家、佣人都没表示出惊讶。全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这下雷算是彻底认清了儿子在家里的地位,那就是绝对的小皇帝。只要他有任何不舒坦,他们全家都不得太平。
  那天晚上,他们得到了另一个消息。宝宝的爸爸给孩子取名晞,给宝宝命名这是人鱼爸爸的权利。那天开始宝宝有了自己的名字了。
  就这样时间一天天过去。孩子6个月了,可以带进宫见爷爷了。皇帝陛下非常的高兴,让宫廷厨子准备了很多好吃的,有婴儿的专用食品也有雷喜欢吃的。吃饭时全家的气氛都很好。雷的其他兄弟也都很喜欢这个孩子,包括和雷一直都不怎么对盘的三皇子溥。看在孩子的份上也拚命地和自己的二哥套近乎。雷一时间觉得有这么个孩子自己还真是光荣。
  雷最喜欢吃的特利安鱼尾上桌了。雷还没开始吃,就发现儿子整个人很紧张的样子。宝宝看看鱼尾再看看自己的尾巴,看了几次后,终于大哭了起来。陛下和莫管家一下神经紧张了,莫管家连忙从雷怀里抢过孩子哄了起来。皇帝陛下大叫:“快,把这鱼撤下去!吓到小孩子了。莫,孩子怕鱼的吗?”
  “不知道啊!以前吃鱼头汤的时候,他在一边也没哭啊!”
  “知道了,是鱼尾是鱼尾!孩子看到我们吃这个害怕。那个和他的尾巴一样啊!从今天开始进入市场的鱼全要切了尾巴卖。”
  听到父皇下了那么个莫名其妙的命令,雷半天没回过神来。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他再也吃不到鱼尾了。到他回过神来,突然发现整个餐桌都空了,全部的人都去哄他儿子了。这下他彻底没想法了,竟然没一个人对父皇下了那么个莫名其妙的命令有异议。明天新闻不知道要怎么评论父皇的行为了,父皇这下要成昏君了。
  但是,第二天看了新闻的雷。发现个更让他吐血的事实。对于父皇的这一新命令,各界给予的评价是这样的:对于鱼尾会刺激到人鱼的这一事实,由于人鱼的善良天性,竟然一直被掩盖着。如果不是这次纯真的小人鱼表现出了恐惧,便会被继续忽略下去。现在英明的陛下发现了,他给了我们改正的机会。各位应该为我们有如此英明的陛下感到骄傲。
  看着在自己身边滚来滚去的儿子,雷全身脱力。儿子只不过怕鱼尾而已,不用上升到这种高度吧。他小时候也怕鱼眼啊!也没见父皇要求全国把鱼切了头卖,如果做了肯定会被骂昏君。反正,他知道从今天开始他再也吃不到自己最喜欢的特利安鱼尾了。
  宝宝在万般宠爱下,渐渐长大了。一岁的宝宝已经会说话了,有时没事就会对管家叫爷爷。这让老管家高兴得找不着北,只要他叫一声他要什么都成。但是对于雷,宝宝竟然到现在还不太愿意叫爹地。这让雷很郁闷,晴提建议说可能是雷不太给宝宝买礼物的关系造成的。雷听后叹着气说:“你说,我们家这位还缺什么?我还需要给他买什么?家里的人鱼和婴儿用品估计用到我孙子出生都用不完。到现在还有人送,你说我还用买什么礼物给他啊!”
  “那,要不买个宠物吧!现在很流行养宠物的,把宝宝带上,让他去挑个喜欢的!”
  听了晴的建议后,一天傍晚雷回家比较早。把宝宝包好了,自己穿了便服戴了帽子准备出门去让儿子挑个宠物回来。
  到了宠物商店,儿子果然很高兴。兴奋得到处张望,雷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儿子的眼神突然停在一处不动了,估计是看中了什么小动物了。随着儿子的眼神望过去,雷吓出一身冷汗!天!那是什么?那是猫啊!儿子怎么会看中那玩意,哪个家里有人鱼的人家会养猫啊!要是宝贝儿子被咬了那还得了,管家和父皇都不会放过他的!
  于是,抱着儿子转身就走。心想:什么都成,猫绝对不行。那东西是给家里没人鱼的人养的,那玩意可是会咬人鱼的。不行,到时儿子给吃了他也不用活了。
  儿子好像感觉到父亲不打算给自己买看中的猫咪。“哇──”一声大哭起来,一手指着猫咪死命地哭。
  这下周围的人和店员全聚拢来了。“啊呀!孩子看中猫了啊!那给孩子买吧。”
  “家里是不是有人鱼啊!所以不给孩子买?”
  雷默默地点了点头,他可不想给人认出来。自己这一年里已经受够流言蜚语的苦了,他可不想再给那些家伙再看任何笑话。
  “没关系的啦,把猫养在人鱼碰不到的地方就可以了。我送你个笼子和牵引绳吧。看孩子哭得多可怜!买了吧!不贵的,现在有人鱼的家里也有养猫的啦!没关系的,繁衍者的家一般都够大的。买了吧。不然孩子多可怜……”
  周围的人也开始劝雷把猫买了。雷终于受不了众人的围攻买下了那只猫。
 
3
看着笼子里的猫,宝宝一脸兴奋,笼子里的猫看到宝宝也是两眼发光,那是看食物的眼神。雷看着这一切一脸的无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儿子喜欢呢!要是自己不买,等下管家也会来买的吧!算了,自己做回好人吧。“来,宝宝叫我爹地。爹地──,爹地──”
果然宝宝奶声奶气地叫着,“地地──、地地──”听得雷满脸黑线,为什么听上去像在叫弟弟似的。自己现在还真是掉价!
当他带着猫回到家后,被管家一顿臭骂。说他没脑子怎么能让孩子看到猫,这种动物根本就不该让孩子看到。从来没被管家那么骂过的雷回头就去把晴骂了顿。晴觉得自己挺委屈的,他是想让殿下给小殿下买只小狗,小殿下看中猫这谁能想得到呢!不过,只要小殿下不给猫咬到就没关系了。
但是,事情远没他们想的简单。第二天各大报纸全都登了二皇子家里养猫的消息。顿时,谴责声一片。第三天他们家迎来了雷最讨厌的人鱼保障协会的人员。他表示要处理掉雷家里的猫,并严重警告雷不准在家里养猫。但是,当他把猫拿走的时候。晴正好抱着晞下来,小家伙一看猫被抓走了便“哇哇”大哭了起来。这下,那老头犯难了。这猫是肯定不能留的,但是小人鱼现在死命的要猫和他说道理明显不现实。雷看着那协会的老头说:“你明白了吧。就那么回事,我就是在他这哭声中把这猫买回来的。如果你能搞定我儿子把猫带走。我就为你在皇室沙龙开个高级PART。”
“殿下,您这算什么意思?取笑老夫吗?”
“我哪敢取笑您啊!我这不是在对您表示感激嘛!像您这种那么有青春活力、到处发挥余热的老人,给您开个PART不正合适嘛!可以让您把您的光和热全发挥出来。”
老头给雷气得脸都发青了,晴觉得事态不对。下了楼把小人鱼放婴儿椅上就跑去劝雷。他知道雷那张嘴可是不饶人的主,那种顾前不顾后的性格是要害死人的。现在他说得痛快回头人家把他的抚养权剥夺了,那事情就大条了。管家呢?对了,管家出门给宝宝买东西了。天!这老头怎么那么顽固,明明说不过雷为什么还不走呢。
这时谁都没有注意到,从来没下过地的小人鱼从椅子上下来了。用自己的小尾巴一扭一扭地向被栓在一边的猫咪爬去。
“哇──”惊天动地地哭声制止住了争吵。雷、晴和人鱼保障协会的老头看到了让他们吓出一声冷汗的一幕,小猫咬住了小人鱼的尾巴。小人鱼趴在地上哭得死去活来的。晴第一个反应过来,一下冲出去把猫甩开抱着宝宝向外冲去。雷和那老头也不再吵了,三人坐上雷的专用光速直接向人鱼医院驶去。宝宝还在哭,已经哭得满脸通红连气都喘不上来了。
到了医院,看这情形。人鱼医生们如临大敌地做了各项检查和治疗。不一会儿管家也来了,老管家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嘴里不停地说:“我就走开那么一会儿就出这种事。不行,不行!再也不能把孩子单独交给你们了。你们这群嘴上没毛的死小子,办事就是那么的不牢靠。”
相关人员越聚越多最后连皇帝陛下也惊动了。当最后一项检查完成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医生出来告诉各位小人鱼没事,他和他的爸爸一样,尾巴上有鳞片,现在虽然不明显但是鱼尾的角质比较厚。小猫的牙也没完全长好,所以只是稍微给咬破了点皮,连血都没出。不过,小家伙被吓到了,所以有点发烧。还需要在医院里住几天。小家伙确实吓得不轻,事后的几天晚上常常给吓醒。宝宝晚上一醒就“爷爷!爷爷!”地叫,弄得老管家心痛得不得了最后决定住在医院守着宝宝。
接下来的几天,医院不停的收到鲜花和礼物。这次的养猫事件算是落下帷幕了,小家伙对猫咪这下是彻底死心了。雷给管家和父皇严厉地教训了一顿。这次他也很后悔,事后也反省了。儿子不懂事,他不能也跟着不懂事。其他有人鱼的家里养猫没问题,那是因为人家家里的人鱼都是成年的人鱼最少也有19岁了。他的儿子还不满1岁,哪懂要离猫远一点的道理啊!恐怕连猫是吃鱼的也不知道吧。从那次以后所有的宠物商店自发的将猫放在专门的区域不再在公共场所展示了。
宝宝出医回家后,晴发现了件很让他郁闷的事。可能是他第一个冲过去从猫嘴里救下了宝宝。宝宝对他特别有好感,开始看见他也“爷爷!爷爷!”地叫。他一叫晴就觉得超郁闷的,自己才18岁被叫成爷爷这感觉还真是不怎么妙啊!不过,这下雷他们全家算是明白了,宝宝对爷爷这个词代表什么意思根本不明白。他感觉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人都是爷爷。从那天开始晴也变成爷爷了。跟着一起郁闷的当然还有雷,自己的副官莫名其妙变成儿子的爷爷了。那自己算什么?
同一时间在露阿斯的人鱼基地,林进入培养槽已经快一年了。这天趁自己的助手去顿其拉帝国为他们的人鱼基地做定期修复检查。乔准备和烈一起去看下林的人鱼改造情况。前天他已经把林在人鱼变化期中发生意外的报告交到了军部。同时交给军部验收的尸体,则是另一个犯了叛国罪的逃兵的尸体。对林的改造真的花了他不少的心思,林体内的繁衍者药物带来的麻烦还真是不少。因为当初和军部说了要把林变成新型人鱼,在众多人的眼皮下,不得已只能把林带到新型人鱼的培养基地。鬼知道新型人鱼的培养液和繁衍者药物冲突得很厉害。直到四个月前,林的下身才刚刚开始变成鱼尾,比其他人鱼足足晚了三个月。
烈已经到了,为了掩人耳目平时他是不会和乔联系的。今天是他的新上司让他趁人鱼基地内的医生去顿其拉做定期检查、人员减少的时候,帮忙看看他儿子的发育情况他才来的。许久不见的两人,在查了烈新上司儿子的培养槽位置后便决定先去把正事给办完了再去看林。路上烈开口说道:“乔上将,我上司的儿子您认识吗?”
“认识,怎么会不认识。很可爱、很安静的一个孩子。我和他父亲早就觉得他可能会成为人鱼。实在太文静了。”
“那他变得怎么样了?”
“很漂亮,人鱼的轮廓已经很明显了。新型人鱼变化比较快,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如果没有识别牌,我都不知道他原来是谁了。”
“那我还真是幸运,今天能看到两个人鱼。”
“那我不更幸运,所有人鱼我基本上都见过。哈哈!”
很快,两人看完了那个可爱的人鱼就去看林了。乔把烈带到一间房间内,打开封闭仓门。林的培养槽出现在了烈的眼前,烈看了一眼,揉揉眼睛又看了下。确定没看错,回头问乔:“乔上将,您有没有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听烈那么一说乔用颤抖地声音说:“你,难道你也觉得没有什么大变?”
“什么没有大变,根本就一点都没变啊!除了头发长了点,下身变成鱼尾了,上将和原来完全没有区别啊!”
“真的没有?一点都没有?你再看仔细点!”
“真的没有啊!您不也在看吗?您看不出吗?”
“我以为我天天在看,所以有小变化我不容易看出来。怎么办?都一年了他还这样子。再过2个月人鱼的外表变化就停止了。接着就是内部变化了,只剩2个月了,他再不变可怎么办啊!”
“乔上将,您一定要努力啊!林上将醒过来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变。会杀了我们的,我还有个坏消息要告诉您。林上将家附近的那个老头昨天病逝了。”烈哭丧着脸说。
“什么?那老头死了,那林的婚事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啊!”
“林上将有今天你是有责任的,你也是繁衍者而且没结婚吧。要不你……”乔对着烈说道。
“哎哟!你饶了我吧!看到林上将我就双腿发抖,如果让我天天对着他,还不如杀了我给我个痛快呢!”
“你不愿意娶他?他可是人鱼啊!新型的人鱼啊!”
“您饶了我吧!我跟了他有2年多了,他有多强势,我比谁都清楚。别看他平时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狠起来我们谁受得了啊!换了你,你想要吗?而且,我也不是傻瓜,人鱼的外表和生育系统有联系的。他外表完全没变,生育系统可能有问题的。我还想要宝宝呢!”
“算了,算了。还有2个月呢,我想办法多努力一下,看看能不能变得更像一般人鱼一点。你也一起努力去,你时间比我多多了。2年内想办法给他找个伴,找不到你自己把他接回去。他的死亡报告我已经打上去了。到时他样子真的变不了,你不能马上找人把他接走,让军部监狱系统的人来把他接走的话,我们俩都吃不了兜着走。不过我保证,你下场决对比我惨。”
 
4
  时间飞逝,宝宝已经二岁半了。雷也终于荣升少将了,在军部高层有属于自己的办公室了。可以不用天天准时报道了,不来也成。当然这项优惠政策是只有雷能享受的。雷看着军部最新下达的针对他个人的优惠政策有点胸闷的感觉,宝宝现在的状况是越来越多了,在他看来全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是就是有人把他上升到国家存亡的高度。看着办公室里的通讯器,雷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现在他只要一听到通讯器响就全身冒冷汗,不知道家里那个祖宗又搞出什么花样来了。
  注视着通讯器不到1分钟,他竟然就真的响了。雷被吓了一跳,连带着把晴也吓了一跳。接通后,那头传来老管家痛心疾首地声音:“殿下啊!您快回来啊!小殿下被淹了啊!溺水了啊!已经送到医院去了。我已经在去的路上了,您快回来啊!”
  雷和晴听了急速冲了出去,坐上光速向医院飞驰而去。开到半路雷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问晴:“晴,你说我儿子是什么人啊?”
  “小人鱼啊!您不比谁都清楚嘛!”
  “那你说他为什么会溺水呢?”
  这下连晴也吃憋了。是哦!小殿下是人鱼啊!人鱼溺水不和鱼被淹死一样奇怪嘛!于是,两人怀着无比疑惑的心情来到了医院。
  此时,宝宝已经在老管家的怀里了,正拿着风车玩得高兴。医生看到雷来了把雷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雷疑惑地问:“大夫,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的孩子怎么会溺水?”
  “哦!这个准确的说他不是溺水。是在水里哭了,一哭自然就喝了几口水,被呛了下。”
  “那就是没什么问题,我家里人小题大做了是不是?”
  “可以这么说,不过我要和你说的不是这个问题。您知道您儿子为什么会在水里哭吗?”
  “不知道,我刚赶过来,还没人告诉我。”
  “是您的管家让他在游泳池里游着玩,他沉下去后,浮不上来所以就哭了。我刚才对孩子做了全面的检查,他的身体发育等完全没问题也没畸形。关于人鱼沈在水里浮不上来的问题,我特意去咨询了露阿斯的人鱼医生才知道,没怀孕的人鱼发生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太胖了。殿下,您的儿子实在是太胖了,再这样下去对孩子的身体健康很不利的。”
  雷看着医生什么话都说不出了。是啊!儿子胖胖得是很可爱,但是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吗?好像是呢,他现在的样子已经不是用奶胖可以解释得过去的了。等下得和管家好好商量下了。
  当天晚上,人鱼宝宝的减肥计划就开始实施了。宝宝坐到餐桌上发现全是自己不喜欢的素菜。就开始不高兴了,嘴巴也嘟起来了。等上到主菜还是素的时候,终于爆发了。“不要,不要!不喜欢这个,不要这个。”
  “不行,以后都要吃这个。”雷板起脸凶道。
  宝宝一听就不干了,立刻到处找管家爷爷。发现管家在楼梯口时,立刻用嘴咬着调羹,含着眼泪喃喃地叫着:“爷爷~,爷爷~”
  管家看到宝宝用含着眼泪的紫眼望着自己,顿时心痛坏了。立刻冲过去,抱起孩子对雷说:“减肥,减什么肥!那么小的孩子减什么肥?要减你自己去减。听那医生的屁话,他懂个屁。你小时候我也给你吃那么多的,你看你现在哪里肥了。孩子要吃就是需要!懂吗?来!乖,管家爷爷带你去吃好吃的。让你爹地自己减肥去!哦!走了,走了。”
  看着被管家抱走的儿子,雷什么话都说不出了。回头看看晴说:“晴,来!你和我把这桌素菜吃了。”
  晴知道雷现在心情很不好。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能陪着他一起吃。安静地吃了一会儿后,他突然想到个可能会让雷心情好点的事。便说道,“殿下,您的少将军服送来了。要不要我拿给您看看,等下你穿了肯定很合身。”
  “好吧,你拿来我试试!这菜也确实不怎么好吃,我也不想吃了。撤了吧!”
  等军服拿来雷一看说:“拿错了吗?怎么是中号的?”
  “哦!这个我问过,您上次做身体检查的时候仪器判定您现在的身材中号正合适。”
  雷一下子又郁闷了。自己从16岁开始就一直是穿大号的衣服。现在有了宝宝才2年多自己又没干什么就从大号跌到中号了。那小家伙真是太磨人了。晴意识到自己的劝慰反而起了反效果立刻没声了。雷出声道,“晴,我这个父亲是不是做得很窝囊啊?”
  “不,不会的。等宝宝再大点懂事就好了。不会一直这样的。”
  “希望如此吧!”
  这次的宝宝减肥计划算是彻底泡汤了。雷觉得宝宝太胖的问题以后可以让他多运动来解决。现在就先这样吧!管家现在有父皇当靠山,自己什么办法也没有。他自己突然想到个问题,自己小时候是不是也是那么个磨人的小鬼呢?不是人鱼的孩子那么任性,那有多讨人厌啊!难道自己从小就是个讨人厌的孩子吗?
  减肥事件过去3个月后的一天,翼突然说想请雷和溥一起吃顿饭。双方都带上自己的家人。雷明白,大哥可能想让自己和溥建立良好的兄弟关系。现在已经不再是战争时期了,两人再那么斗气下去也确实没什么意思。
  于是,带上自己的孩子去赴宴了。宴会上雷第一次看到溥的伴侣,那是个很温和、安静的人鱼。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和人鱼接触,虽然他连孩子都有了,但是却因为那段不光彩的经历人鱼们全都对他敬而远之,对华的印象他也只停留在非常漂亮这点上。宴会上那个人鱼连正眼都不敢看雷,估计他的坏名声起了相当大的作用。
  那个人鱼看见雷那样看着他觉得很不自在,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放才好。突然,他觉得有个东西在抓他的鱼尾巴。吓得他差点叫出来,仔细一下,竟然是小人鱼宝宝在抓他的尾巴。
  宝宝第一次看见和自己有一样尾巴的人,很高兴,很兴奋的样子。一直围着溥的伴侣转,才学会滑行不久的小人鱼。滑起来一扭一扭摇摇晃晃的样子很可爱,溥和他的伴侣都很喜欢他。
  宴会上溥和雷都喝多了,冰释前嫌的俩人开始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溥最后很难过地告诉雷,自己的伴侣可能无法生育,自己不会有小宝宝了。已经喝得晕头转向的雷看见溥都快哭了,就稀里糊涂地答应他,让他把宝宝带回去养一段时间。
  结果,回去就给管家骂了个臭头。由于自己没和溥定下时间。每次上门要孩子溥的伴侣就开始哭,弄得溥和雷都很头痛。几次不成后,雷也不好意思上门了,溥看见雷也很不好意思。最后,由翼出面对那人鱼宽慰了很久,溥才算把孩子成功带出还给了雷。
  但是,事情并没有结束。这件事不知道怎么又落到了人鱼保障协会的耳朵里。他们开始提议是否能让溥的家庭来代养这个孩子。毕竟雷的家里没有人鱼,他不能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消息传到皇室,雷气得脸都青了。溥觉得很对不起自己的二哥,便对人鱼保障协会的人表示了反对。这件事算暂时压下去了,但是雷知道溥的日子也不好过。知道自己可以代为抚养雷的孩子,溥的伴侣天天在问溥什么时候可以把孩子抱回来。这让溥相当头痛,怎么才可以让自己的伴侣死心成了当务之急。毕竟自己的伴侣是人鱼,如果他跑去人鱼保障协会说愿意养雷的孩子,这问题就大了。
  兄弟三人第一次那么齐心的得出一条结论:一定要让雷结婚!不然,早晚要出问题。现在放在眼前的问题是有哪个人鱼愿意嫁给那么个臭名声的繁衍者呢。
  翼看着两个弟弟说:“这种事别指望我,就算我当上皇帝也帮不上这个忙。我可没人选,我自己的问题还没解决呢。”
  “大哥,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连累你了。你当初那么帮我,把自己都搭上了。要不是你那次那样帮我辩解,你那么出色的繁衍者怎么会到现在都找不到伴侣。”
  “好了,别说了!都过去了,不全是你的问题。主要的问题还是我国人鱼锐减造成的。别老把问题往自己身上套,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看开点吧!我才28岁还有大好青春在的,早晚会有伴的,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一直在一旁默不啃声的溥突然出声说:“大哥,二哥,我国的人鱼不行,还有露阿斯的人鱼啊!再有1个多月我们就可以娶露阿斯帝国的人鱼了!”
  “不行的,露阿斯的爱国教育弄得像我国的军事教育一样。现在出来的人鱼都亲历过那次战争再被那么一教育,对我们顿其拉人都没好感。我们的人鱼福利再好也很难有人鱼会过来,更何况我的名声还那么臭!”雷垂头丧气地说。
  “那罪犯呢?”翼突然冒出一句。
  雷和溥顿时眼前一亮。对啊!罪犯,还有罪犯!在露阿斯帝国犯了死罪被当成人鱼实验品的罪犯成功变成人鱼后则会被一辈子关在牢里生孩子,除非有人愿意申请和他们结婚,对他们今后的行为负责,他们才能出来。那些人鱼是无权拒绝,也不可能拒绝他们的求婚的。
  “大哥,你好厉害!真亏你想得出。”溥无比崇拜地说。
  “不是我想出来的。是最近我一直看到有人在问露阿斯帝国的罪犯人数等问题就一直觉得很奇怪。你刚才那么一说我就联系起来了。原来那些家伙和我们想的都一样,要和露阿斯的人鱼结婚利用他们的法律漏洞找罪犯是最简单、快捷的方法了。雷你手脚一定要快,三年期限一到,立刻就去申请,我们皇室对犯了叛国罪的露阿斯逃兵、叛徒还能接受。其他杀人越货的罪犯是绝对无法接受的。但是,逃兵、叛徒肯定是最抢手的,而且只有今年有。你能不能申请到还是个问题呢。你申请时就不要写什么要求了,只要是犯叛国罪的就好。缺胳膊少眼睛的也没关系,到时我们皇室出钱给他治就好了。”
  “好!我这就去准备,但是我怕我申请过去。连罪犯也拒绝我就麻烦了。申请的人太多了,别到时连罪犯都有选择权就讨厌了。”
  “那简单,你别写自己是皇族,写自己是第一大贵族。第一大贵族就是皇族嘛!露阿斯没有贵族,他们那边的人不懂这套。雷这个名字重名的多了去了,他们不会注意的。再说露阿斯的人对你的臭名声虽然有耳闻,但大部分人只知道是皇族的第二皇子,知道你叫雷的也不多。到时你自己别去,低调点派个比较陌生的部下去把他接回来就好了。到时那人鱼结婚证书上字也签了又是个罪犯,人又在我们国土上,一切不就都是你说了算了。”
  “是哦!谢谢大哥!我这就去办,一个月内我一定把申请书等全都搞定了。”
 
5
  三年的的转变期已经过了。林已经有要醒来的征兆了,看着快醒来的林。乔小声地问:“小子,你都准备好了吗?”
  “好了,好了。昨天刚找到个合适的。不过,您真不打算让他知道他的样子一点没变吗?”
  “你不准备的是顿其拉人吗?那让他到顿其拉再知道好了。要爆发也让他去顿其拉爆发,在这里爆了我可受不了。”
  烈脸抽了一下说:“上将不是傻瓜,我想还是让他知道的好。”
  “这个,这个等他醒了看情况吧。反正,他不问我不说,说了听不懂也是他的事。”
  “乔上将,您什么时候也变得那么会装糊涂啦?”
  “这不是给逼出来的嘛!这种欺上瞒下的事,我什么时候做过啊!”
  “是哦!您原来就只会在人鱼面前装傻。不过,您举一反三的本事也不小。您的潜力给林上将充分地挖掘出来了。上将现在也是人鱼了,您骗起来也能得心应手一点吧。”
  “算了吧!我对着那张脸可能把他当人鱼对待嘛!老说我干什么?你找了个怎么样的人?”
  “哦,您看!资料我也带来了,等下给林上将看看。顿其拉的第一大贵族哦!而且,对人鱼完全没要求,只要是犯了叛国罪的就行。”
  “顿其拉的第一大贵族啊?他只要犯叛国罪的这点我能理解,但是怎么会一点要求也没有?毕竟是大贵族阶层的啊!那些小贵族都会有点要求呢,什么眼睛要浅蓝的还是湖蓝的不能超过22岁等等。他怎么门槛那么低?会不会有问题啊?”
  “我刚看到也怀疑过,不过你看资料。他有一个孩子了,估计是原来的伴侣死掉了想再婚。这样的话,是不能有什么要求了,现在顿其拉人鱼多紧张啊!有过人鱼还有孩子的繁衍者想再婚要给唾沫淹死的。所以才那么低调的吧!想当年顿其拉皇帝再婚,那时人鱼还没现在那么紧张呢。引起了多大的舆论啊!他们皇室也差点给唾沫淹死,更别说这个大贵族了。”
  “难怪啊!身份那么高,要求那么低。那对林来说再合适不过了啊!他外貌没变,生育系统可能有问题的,我也没时间再给他做彻底地检查了。对方已经有孩子的话,那就太好了。”
  就在他们说得起劲的时候,人鱼床上有一丝响动。林开始清醒了,乔怀着无比紧张的心情看着林,林的眼睛是他最后的希望了。如果,如果能是蓝色的话,那……
  林的眼睛在抖动着,慢慢地睁开了,一双和华一样湖蓝色的眼睛出现了。乔激动地一把抱住林叫道,“太好了,太好了。成功了,成功了。”
  林脑子还没彻底清醒就被乔一把抱住,这下算是彻底清醒了,笑着说:“呵呵!你不用和我也来那套!”
  自己出声后,林觉得不太对劲,自己的声音怎么不像一般人鱼那么清亮呢?虽然声音不算低沈,但是他自己的声音原来就偏高啊!对了,这不就是他自己原来的声音嘛!难道自己没变成人鱼?起身朝下一看,是尾巴啊!是人鱼了啊!尾巴还是挺漂亮的,和华一样银色幻彩的,看样子发育得不错。
  “乔,我的声音怎么回事?还有啊!我的头发怎么是棕色的?还那么硬!太奇怪了,我变得到底怎么样啊?”
  “人鱼啊!你变成人鱼了啊!新型人鱼嘛!什么情况都有的啦!来,你看!你的眼睛多漂亮!”说着拿出一面比巴掌还小的镜子给林看,林确实看到了一只湖蓝色的眼睛,为什么是一只呢?因为这面镜子实在太小了,只能照到那么点。林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乔又开口了,“头发我等下用理发机帮你弄短了,你还是适合短发。现在人鱼也有短发的了。不说这个了,这都是次要的,我去拿理发机。让烈来给你介绍下你的结婚对象吧。”说着连滚带爬地跑了。
  林看着乔飞跑出去的背影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不过自己才刚醒,脑子还没怎么转得过来。说到自己的丈夫,这可关系到自己未来的幸福,所以又把注意力放到烈的身上。
  “又见面了啊!我让你通知的那个老头今天来接我了吗?”林用严肃地口吻问道。
  “报告长官,此人已在二年前病逝了。”
  “死了?那个大爷死了?那我怎么办?我可不想去吃牢饭!”林激动地大叫道。
  “对不起,对不起。不过,我已经准备好新的人选了。您看看,不错的。真的不错的。”
  林一把抢过资料看了起来,看完后问:“为什么没照片?”
  “上将,人家大贵族万一连罪犯都看不上不是很没面子。所以就没附照片啦!”
  “情况全核实过吗?”
  “这个大概、可能属实!”
  “你不要给我大概、可能的。你只要告诉我核实过吗?”
  “基本情况核实过。确实有那么个大贵族。”
  “为什么叫第一大贵族,我只听说过大贵族。什么叫第一大贵族?”
  “就是,就是大贵族中的首富啦!”
  “不行,你再去给我调查清楚了给我。顿其拉那么远,我嫁过去出了什么问题的话,真的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
  “可是,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快去!”
  这时,乔拿了理发器进来了,看着眼前的情况他知道烈应付不过来了。烈本来看到林就有点怕,出了那次事后对林的畏惧又上升了不少。再下去事情就麻烦了,他跑了过去对林说:“林,没办法了。这结婚证书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下午监狱系统的人就要来了,上午你不能办妥结婚手续的话就得被带走了。落到军部手里你再要出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就是说,我已经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了。我必须去顿其拉了是不是?还得和个我完全一无所知的家伙结婚。”
  “你也不能全怪烈,那些申请和罪犯结婚的人的资料直到昨天才刚刚被送到。大部分的人对年龄什么的还是有要求的。你毕竟已经29了,他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找到一个对年龄等各方面没要求,自身条件也挺好的。已经很不错了,你就别怪他了。”
  “好吧!我签,烈希望你这次不要再让我失望。”
  拿着结婚证书,烈就离开准备帮林做最后的准备。对方派来接人鱼的人员早就等在基地外了。
  乔趁着林用理发器理发的这段时间问林:“林,要不要告诉你家人你的近况。”
  “不用,我已经能出去了。有机会我会自己去告诉他们的,我不想让他们担心。就让他们当我无故失踪好了。他们现在都怎么样?还好吗?”
  “他们都很好,华那次怀孕一下子生了三个。现在已经有7个孩子了,就是还没小人鱼出生。不过最近听说又有好消息了,希望这次能有一个。”
  “华很聪明,他没有对我的失踪怀疑过吗?”
  “应该是有吧。但你也知道他是个挺沈得住气的人。我想他到现在没有退役,估计就是因为你的原因吧。”
  “你说什么?他没退役?”
  “是啊!已经是中将了。”
  “军部的人没有取消他的军籍吗?明在干什么,那白痴又在冒傻气了。”
  “军部那群人天天看到个那么漂亮的人鱼在自己眼前晃,兴奋都来不及了,会主动让他退役嘛?想想都不可能!”
  “啊!完了,我刚才给理发器输入理发要求时按以前的习惯设定了。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怪啊?”
  “不怪,一点不怪。”
  “我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对方的名字竟然和那顿其拉畜生一样。感觉真是不好。”
  “好了,好了。别想那么多了。顿其拉的民风就是这样的喜欢这种有气势的名字,像我们露阿斯人的名字相对就比较温和了……”
  不一会儿,烈带着一个人进来了。一个年轻的顿其拉军人,当他看到林的样子时,呆了足足一分多钟。接着仍保持着良好的教养将林接到了车上,在经过休息站时他偷偷拍了张林的照片就冲到厕所内用GS和雷取得了联系。
  “殿下,殿下。我把你的人鱼的照片给你发送过来了,你快去看看啊!那家伙长得像露阿斯的林上将啊!”说完,就把GS合上了。不过,由于他说得太快,加上GS的信号不强,雷只听到了什么人鱼、照片的。断断续续地完全没搞明白。
  雷在去了次茶水间后,回来发现桌子上放了张照片。他拿起一看,全身寒毛直竖,那是露阿斯帝国林上将的照片。心里骂道:哪个王八蛋找了资料,没把照片放好。边想边把照片放到了三年前露阿斯方面和谈人员资料夹内。
  一直没有接到雷指示的小战士,在最后上宇宙舰时用GS和雷做了最后的通话。
  “殿下,看到了吗?”
  “什么啊?你刚才信号那么差的时候打给我,我什么都还没说你就挂了。你到底要说什么啊?”
  “哦!那您看到我给您传送过去的人鱼照片了吗?您确定要吗?不要的话,还来得及把他送回去。”
  “要,为什么不要?”
  “可他长得像──”
  “你管他长得像什么!哪怕他长得像头猪也跟你没关系,是我要和他结婚。不是你!不要对人家人鱼的外貌做什么评价。如果让他听到了,单方面提出和我离婚,你就不用活着回来了。”
  “是,我一定准时把他送过来。”
  雷关掉通讯器,到处找着照片。人鱼照片有送过来,在哪儿呢?自己怎么没看到呢?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后,他决定放弃了。反正再过几天就能看到本人了,照片不看就不看了。
  此时,林在宇宙舰贵宾舱洗手间内的镜子前呆了有足足五分钟,镜中那张温和、干净的脸和三年前相比除了眼睛的颜色变成了湖蓝色,其他仅仅是脸略微瘦了点,皮肤稍微白了点。这哪是一般人鱼的外貌?根本就和他是繁衍者时一样嘛!既然完全一样,也没必要装矜持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后,他看着眼前的小战士说:“我们到哪儿了?”
  “已经到飞斯了。”小战士觉得,这个人鱼去了一次厕所回来给人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刚才还低着头慈眉善目的感觉,现在则全身散发着一种霸气。霸气?自己怎么会这么想?这个词和人鱼完全搭不上边。再看了一眼那个人鱼后,他却觉得其实是人鱼这个词和眼前的这个人完全搭不上边。虽然,他长着一张像邻家大哥哥般温和,帅气的脸。但是,他的眼神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这么快?三年,宇宙舰的发展就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如果当年我的舰队能有这个速度,就能救援到华了。飞斯就应该能纳入我们露阿斯的版图了。”
  听到林那么说,小战士吓得脸色发白。他听到什么了?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他怎么会听到那么军事化的语言从一个人鱼嘴里说出来。他用颤抖地声音确认道,“您,您刚才说了什么?”
  “没什么!抒发下自己的感叹而已。对了,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我叫林,你呢?”
  此时,小战士已经完全石化了。他现在能确定了,眼前这家伙根本不是长得像林上将。他根本就是林上将本人。顿其拉人哪个不知道露阿斯的林上将啊!那个把帝国第二皇子打成重伤,让皇太子跪下求情的传奇人物。可是,可是林上将怎么会变成人鱼的啊!天,这算怎么回事啊!
 
6
  “嘿!怎么啦?傻掉啦?看我长得太帅,看呆啦?哈哈!”
  听着林这种没神经的发言,小战士觉得自己心目中人鱼优雅、温柔的形象完全崩塌了。突然,一只手搭上了自己的脑袋,他被吓了一跳。原来是林用手摸着他的头说:“小子,真可爱!我的样子吓坏你了吧!几岁了?叫什么呢?”
  “翔,十六岁了!”
  “哦!那刚参加完武考吧。既然能来接我,那就是考上了吧!小子的枪法还不错吧!军事策略的成绩也应该很好吧。”
  他说完,翔整个人就呆住了。自己并不出色,连学校的大部分老师都不知道自己擅长哪门科目。自己能成为繁衍者也是刚到及格线的那种,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自己的成绩啊!为什么这个露阿斯的人鱼那么清楚?难道露阿斯的情报系统达到那么深入的阶层了!
  看着小战士被自己吓得脸都白了,林笑着说:“吓到你啦?小傻瓜!我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这两门课好了。”
  “为、为什么?”
  “你作为军人来说偏瘦了点。腹部和胸部的肌肉都在标准以下,你这样的情况。就算有速度和技巧来弥补,格斗类的科目也很难拿到好成绩。能当上繁衍者一定程度上来说也是运气,你的抗击打能力相当差,在武考的大头近身肉搏中被对手完全放倒的话,你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不过,看样子你运气不错,对手的力量可能不够强。如果是我的话,你这样的体型,我一拳就能放倒你。你手上有很多茧子,已经到了用明眼就能看到的地步,是拚命练枪法练的吧!你力量不够,无论用什么枪都不会合手,后作力低的枪,他的自重你受不了。自重轻的枪,他的后作力不是你能控制的。我看你茧子的部位,应该是选择了前者吧。就算自己那么努力成绩也只能达到80多分吧!能当上繁衍者完全是靠军事策略拉的分吧。”
  翔看着林,激动地什么话都说不出了。仅仅只接触了那么点时间,竟然能把自己看得那么透。真不亏是露阿斯的名将啊!翔对林的崇拜一下子上升到了难以抑制的地步。
  “您,您真的好厉害!您,您就是露阿斯的林上将吧?”
  “哈哈,以前的头衔就不要提了,三年前就给剥夺了。现在是林人鱼了。对了,和我说说我丈夫是个怎么样的人。”
  “那,那个……”翔顿时冷汗直冒,他被再三叮嘱绝对不能把雷的情况透露给对方。不然,就有他好看的。“不,不是很清楚。”
  “你不清楚啊?也是哦!那家伙是大贵族,我觉得你不像是大贵族阶层的。”
  翔一听不问雷的情况了,马上一个劲地点头说:“我是小贵族出生。和大贵族差得远了。”
  “那就不谈这个了,说说别的吧!我建议你不要再那么死命练枪法了,提高不了多少的。你要先去练肌肉把力量提升上去再搞别的。不然,非但成绩上不去身体也会搞坏的。”
  “可是,可是我一直去炼还是没效果啊!”
  “不能急的,而且还得配合饮食。这样吧,你看看什么时候有空,我陪你一起去。我有一套锻炼的方法挺有效的,不过,也不是那种一时半会儿能看出效果的。”
  “真,真的吗?谢谢!谢谢!”小战士开始激动了。他已经完全把林是人鱼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你真可爱!和我小弟一样,我小弟今年也有十六了。”
  “那,那我也能叫你大哥吗?”
  “可以啊!”
  “大哥,呜!大哥!我家里就一个弟弟,从来都是我当哥哥让着弟弟的。”
  “啊!你别哭啊!不用这样吧,来笑一个。我最喜欢弟弟的笑脸了。那是做哥哥的骄傲,你也不喜欢一直哭的弟弟吧。”
  小战士拚命地点着头,吸着鼻子忍住了不哭。
  看他这个样子林觉得得转移下话题,突然看到自己的鱼尾,于是拉起袍子指着自己的鱼尾笑着说:“你觉得我这尾巴怎么样?我觉得我就这尾巴长得不错,比一般人鱼漂亮多了。”
  小战士一下回过神来,天,他在搞什么啊!林大哥是人鱼啊!是他应该保护的对象啊!怎么感觉完全倒过来了呢!是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开始的。林大哥的影响力还真是惊人。不过,不过,那条鱼尾还真的是超漂亮的。想着自己顿时满脸通红。但是,自己还是提醒他一下的好,“那个,那个,大哥,人鱼一般不是不愿意让人看到自己的鱼尾的嘛!而且,叫尾巴好像粗鲁了那么点!”
  “啊?尾巴不让人看的吗?那我尾巴长那么漂亮不浪费了?”
  这话听得小战士满脸黑线,特意让人看自己鱼尾的人鱼还真是没见过。不过,不过,自己看到人鱼整个鱼尾了。好漂亮!好漂亮!好想摸一下。天,自己在想什么?怎么那么下流。不行,不行,自己脑子绝对进水了。清醒过来后,再次对林劝说道,“大哥,您别再尾巴、尾巴的了。这样的话,你丈夫会有想法的。”
  “切,大贵族就是麻烦。就知道嫁给大贵族没好事。竟然就没个平民喜欢我,麻烦死了。”
  “我,我很喜欢您啊!如果您觉得您丈夫不好的话,还有我啊!”说完,翔就为自己的冲动后悔了。自己在搞什么啊!这不是在和殿下抢人鱼嘛。自己是不是活腻了啊!
  林听了呆了下后,大笑道:“你还真是会开玩笑,不过还是谢谢你啊!那么抬举我这个长相奇特的人鱼啊!”
  翔有点小小挠裘疲?约喝松?械谝淮胃姘拙谷桓?纳先说笨?嫘α恕2还??庋?埠茫?约夯瓜牖蠲?睦玻?  时间就在两人说说笑笑中度过了。顿其拉快到了,最后翔还是想把那件事对林说清楚。
  “大哥,您千万不要把您让我看过您整条鱼尾的事告诉别人好吗?”
  “为什么?”
  “那样我肯定会给您丈夫和家人杀掉的。”
  “啊?那么严重?”
  “我不是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
  “难道,难道说人鱼的尾巴上端和繁衍者的屁股是一个概念?”
  听林说得那么直白,翔差点没昏过去。最后,用力地点了下头,难堪地看着林。轻声说:“难道您不知道?平时的作用不也一样,当然一个概念!”
  这下林的脸抽筋了,闷闷地说:“我怎么知道!知道了会让你看?尾巴外面有鳞片给我感觉像穿了裤子似的。算了,便宜你小子了。”
  翔难堪地对林说:“大哥,您以前不是繁衍者嘛!这不是繁衍者都知道的吗?”
  “胡说!我怎么就不知道不能随便看人鱼的尾巴。”
  “您,您是不是在上繁衍者精英教育课时把照顾人鱼细则的课全翘掉了?这个第一课就有。”
  林顿时吃憋了,当年他觉得那种课傻得冒泡,能翘就翘能逃就逃。因为自己其他科目成绩超好,老师也没特别难为他。就说他以后找人鱼会有困难,自己也没放在心上。现在自己变成人鱼了,才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当人鱼的常识。算遭报应了,以后再慢慢学起来吧。
  宇宙舰到港了,翔的心情异常紧张。再三考虑后,他决定把林大哥送到二皇子府就跑。大哥那么厉害一定能应付得来的。
  翔把车开到二皇子府后,下车和侍卫说了几句再跑回车边和林说:“大哥,我只能送你到这了,接下来侍卫会开车把你送进去的。我是小贵族没资格进去。您有机会出来的话,就来找我吧。这是我的宿舍地址。”说着把一张纸条塞给林后就跑了。心里不停地说:林大哥,对不起!对不起!但是,我也没办法啊!
  一个近卫军坐进了车里。当他看清林的样子时,语无论次地说:“您,您怎么……”
  “您什么您,是不是觉得在哪里见过我?参加过三年前那场战役吗?虽然是华打的,但我是主帅,最后还打了你们国家的皇子。你当然会觉得我面熟。好了,我都解释完了,你可以开车了。”
  “林、林、林上将?”
  “你怎么屁话那么多?是的。快开车啊!我冻死了,开了热气还那么冷!我要快点到屋里去,顿其拉的冬天怎么那么冷啊!”
  “是!是!”那个近卫军觉得自己全身都在冒冷汗。这是怎么回事?雷殿下要和把自己打得半死的林上将结婚吗?
  雷得到门卫的消息说他的人鱼来了。早早就和管家在门口等着了,车出现了。当车门打开时,他的人鱼正在下车,他先看到人鱼袍下露出的一截银色幻彩鱼尾,那可是新型人鱼啊!露阿斯这次真的好大方啊!但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