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桂花落下的季節
關於部落格
  • 306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神無之祭 by 雅紀

神无之祭 by 雅纪
 
 
 
 
 
 
 
序幕A 这是一种结果… 
 
 
 
首都广场附近的自由PK馆目前对外关闭中。 
 
GM01正在这里裁判一场关键的比赛。 
 
这场比赛的结果,将直接敲定悲恋湖服务器的出线名单。 
 
五对五的团队战,名额很有限。不能参加但又十分关心结果的人们都在门外等待。 
 
不久之后,GM将用公告的方式宣布另一个参加国战的工会名字。 
 
究竟……那会是风头正盛的银翼,还是重新振作的格朗? 
 
 
“各位……要赌赌看吗?”有人问。 
 
“省省吧你……这不是开玩笑。让老大知道了你就等着被骂吧。” 
 
“哎哎?原来你对老大他们的实力没信心啊……” 
 
“这和有没有信心扯得上关系吗?”同伴很不愉快地回敬道,“我们现在都紧张得要命,不想等结果的话你就下线睡觉吧,别来烦我们。” 
 
“好好……当我什么都没说好啦。”土豆轻叹了口气,“其实我还是有点担心的。不知道流星那家伙现在感觉如何……” 
 
 
 
 
土豆口中的“那家伙”,目前很紧张。 
 
握着鼠标的手一直在出汗。 
 
战术事先已经安排妥当,并且演练过许多次。KEN在比赛前也反复叮嘱“不要太紧张”……但是,流星此刻依然无法控制情绪。 
 
快点开始吧……他心里目前只有这一个愿望。 
 
可惜事与愿违,GM同志将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比赛规则又宣布了一遍。速度之慢,篇幅之长,令人抓狂。 
 
“请各位参赛者不要违反比赛规则……否则比赛会立即终止,犯规一方将被视作完败……” 
 
银翼淘汰赛首轮轮空。在第二轮比赛里,他们遇到了以微弱优势战胜幻象的格朗迪亚。 
 
轮空看似轻松,实际上却对下轮比赛不利。 
 
尤其……是当对手实力并不弱的时候。 
 
“最后再提醒各位一遍,请双方参赛者组好队伍,比赛过程中不要使用公频聊天……” 
 
他的废话到底有完没完……流星哀叹。 
 
“好了,关于规则就说到这里。”GM01终于决定停止对参赛人员神经上的折磨,“当大家看见系统公告时,就可以开始比赛了……” 
 
“各位,好好加油吧。” 
 
这是流年最后的鼓励。 
 
半分钟后…… 
 
[系统公告]比赛开始! 
 
 
 
 
PK场外…… 
 
“急死人啊啊……情况到底怎样了?”果果在原地不停地转圈。 
 
“你问我我问谁去?” 
 
“已经过三分钟了,还没打完吗?” 
 
“玛丽,加油噢。”一旁的小晴喃喃道,“虽然对手是你哥哥……” 
 
“这样吧……”同样走来走去的红茶显得有点激动过度,“如果他们胜了,我明天就请大家吃饭!” 
 
果果立刻开心地叫了起来:“红茶,这可是你说的噢!绝对不许反悔哈!” 
 
正在这时…… 
 
屏幕上终于跳出了众人期待已久的公告。 
 
显眼而简洁的一行字。 
 
这行字,代表着国战预选的最终结果…… 
 
PK场外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一时间无法反应过来。 
 
其实比赛就是这样。失落或喜悦,都是一种必然。 
 
 
 
 
 
 
序幕B 这是一个开始… 
 
 
 
神无ONLINE第一届全国工会战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 
 
即使是官方记者,也没有进入比赛专用服务器参观全程的权力。所以,赛后对选手的采访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记者得靠官方报道混饭吃……如果写出来的东西没有点击率,面子上总是过不去的。 
 
记者SERA与青鸟,某个下午在游戏里遇见了。 
 
“你是青鸟……?” 
 
“对啊。好久不见了呢,SERA。” 
 
“你应该不是这个服的吧?我记得你好像是一区的……” 
 
“当然不是,没见这是我临时申请的小号么……”青鸟走了几圈,以向其展示自己惨不忍睹的初始装备。 
 
“是为了采访而来?” 
 
“对。”青鸟点点头,“我们服那个‘昼夜落差’工会,下场比赛的对手就是你们服的光耀……我实在拗不过他们,所以就答应来这儿采访,顺便挖点情报回去。” 
 
“原来如此……”SERA意味深长地道,“小律他们,果然是很受重视的啊。” 
 
“因为你们服的两个会,都是这次的夺冠热门嘛。”青鸟笑道,“顺顺利利地杀入八强,而且前几战的比分都是12比0。这样出色的成绩,无论对那个工会来说都是巨大的威胁吧?” 
 
“呵呵……”SERA笑了笑,温和地问道,“你方便采访么?要不要我帮你先联系下?” 
 
“你肯帮忙当然再好不过了。” 
 
SERA随后帮青鸟密了律,同时在想…… 
 
青鸟这篇帖子又将成为精华热门帖了。 
 
看来,自己也得挖点有用的东西交上去才是。 
 
 
 
 
 
序幕C 这是一出悲剧… 
 
 
 
这是某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某个倍受瞩目的工会接受完采访后的事。 
 
 
“各位,一区的记者都跑来调查情况了……我们是不是也该研究下那个‘昼夜落差’?” 
 
“没兴趣……”小寒打了个呵欠,懒洋洋的道,“无论对手是谁不都一样打?” 
 
“你还真是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呐……八强的对手自然是不同于之前的啦。”死鱼摇摇头,“况且啊,这个昼夜工会在一区是很有名的。” 
 
“噢?能有多强?” 
 
“他们曾经统一过四大主城吧……” 
 
“啊……?” 
 
听见这话,小寒顿时来了精神。会里的其他人也瞪大了眼睛。 
 
“喂喂……这是在搞笑么?真夸张。” 
 
“他们那个服……其他会都是吃素的?”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消息是听人说的。”死鱼微笑,“现在,大家觉得有没有必要去挖点对手的资料?” 
 
“当然有。”木瓜点头道,“我们总得知己知彼吧,免得到时候吃亏。” 
 
“关于这个问题……” 
 
会频里出现了会长大人的名字。 
 
“我和律倒是早有考虑。” 
 
“嗯。”不知身在何处的副会大人接着说,“所以我们借了个一区三生石服务器的号来。现在就看谁愿意去攻城战蹲点,观察下那边的情况?” 
 
“这个……” 
 
去那边蹲点就意味着要缺席这边的攻城。各种因素加上可能发生的意外,算起来不知道要消耗多少时间。 
 
大家都不太想失掉一周一次的乐子。 
 
“木瓜。” 
 
看起来总是很闲的某人果然被直接点名。 
 
“你去?” 
 
“副会……我是很想愿意去的。”某人立刻告饶,“不过我就快考试了,最近都在复习功课,万一那边有个什么,我根本没空处理啊……” 
 
“那么……” 
 
“副会,这样吧……我向你隆重推荐亲爱的小寒兄弟。反正他能力很强,也不需要再练什么操作配合的,去那边十分合适。”木瓜不怀好意地阴笑道。 
 
小寒颤抖。 
 
律考虑了片刻,点点头,问道:“小寒,你愿意代替木瓜去完成这个任务么?” 
 
“…………” 
 
脸色渐渐发青。 
 
“小寒?” 
 
心底开始哀号…… 
 
神啊,纵使有千言万语再多委屈……当着这人的面,请原谅他还是什么都说不出口。 
 
“小寒?” 
 
“我……没意见……” 
 
最后的最后,惟有选择缴械投降。 
 
“好,那这件事就拜托你了。等下把帐号和密码发给你。” 
 
“……好。” 
 
小寒心里很清楚,木瓜这家伙是在报复自己。 
 
就在前几天,木瓜试用神官号,结果那堪称惨烈的操作……被他从头到脚批判了一通。 
 
他想留在这里和大家一起攻城一起训练……凭什么要代替木瓜去那举目无亲的地方考察啊!?(怒) 
 
…… 
 
算了,既然是副会拜托的…… 
 
去就去吧,反正三生石又没有吃人的妖怪。 
 
 
然而…… 
 
让小寒无语的事还在后面。 
 
律给他的号,角色名居然叫“最爱和老婆玩亲亲”。顶着这个毫无内涵毫无品味的名字在游戏里走简直就是丢人现眼到极点的极点…… 
 
对于这个问题,律也感到抱歉。 
 
“没法子,是向我表弟借的号。请忍耐一下吧。” 
 
好吧,既然是副会拜托的…… 
 
忍就忍,不就是个名字么……表面的东西通常最肤浅,还是自身内涵比较重要。(自我安慰?) 
 
然而…… 
 
更让小寒无语的事还在后面的后面。 
 
 
 
 
 
事实证明,人一旦倒霉起来,做什么事情都是会很倒霉的。 
 
 
 
 
 
 
 
序幕-完- 
 
 
 
 
======================================== 
 
 
神无又和大家见面了……||| 
前几回是小寒同学唱主角。后面会转入正题。 
 
这次,与其说自己是在写续文,不如说是在写一个巨大的番外集。很多前文里没有提及但自己又非常想表达出来的一些东西,会在这篇里呈现出来。 
 
不敢说续文会比前文好。但是很想在这样寒冷的冬日里,写一些能让自己温暖的东西。 
如果大家看过之后,也能感受到一点点的温暖,就是我最大的荣幸。 
 
OK…… 
该被BS的某人爬走了……=。= 
今晚一定会把番外写完|||| 
 
 
第一章?人在异乡为异客 
 
 
 
周五攻城战开始之前,小寒爬上了游戏。 
 
第一次去悲恋湖以外的服务器……不同的空间,相同的景色,感觉有些微妙。 
 
踩在艾因罗斯的土地上,气势恢弘的休伯伦城就在眼前。虽然城头飘着不明工会的旗帜,但是看见自己熟悉的环境,小寒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目前比较煞风景的东西,似乎只有……自己的名字? 
 
“最爱和老婆玩亲亲”……||||| 
 
小寒翻了个白眼,怨念无比地移开放在角色身上的鼠标。心中默念一百遍“我什么都没看见”。 
 
 
要了解下个对手昼夜落差的情况,参观三生石的攻城战是最好不过的办法了。小寒打算混在人群里来场乱斗,若能刷下几个城,似乎也满有趣的。 
 
只是,如果能和自家兄弟并肩作战的话,谁又想孤身一人去异乡的战场充当炮灰呢…… 
 
哎…… 
 
既然是副会的嘱托,那还是老老实实地完成吧。 
 
小寒叹了口气,开始思考接下来该做的事。 
 
没有加入正式工会的人,在攻城战中不具备攻击地下室结晶的能力。小寒密了律的表弟天旭,想让对方介绍个工会让他加。结果连密几次,得到的提示都是“对方不在线”。 
 
此刻的时间已逼近八点。天旭这个时候还没来……是不是表示他不来了? 
 
天旭是小寒在这个服务器里唯一的靠山。一旦失去,那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小寒索性蹲在了休伯伦门口。 
 
来打这座城的工会一定不少。随便挑个发送入会请求……对方也不会不给面子的吧? 
 
小寒对自己的能力和声望相当有自信。 
 
但是,他很不幸地忘记了……这里并不是他所熟悉的悲恋湖。 
 
 
“等等……这位兄弟。” 
 
——比如,他通常这样喊。 
 
“不好意思我很忙。” 
 
——得到的……通常是这样的回答。 
 
碰了几次壁之后,好不容易有个人肯停下来听他说话了。 
 
“兄弟,能加个会么?” 
 
“我没有加人权,找其他人吧。” 
 
“其他人在哪里?” 
 
“集合地。” 
 
“集合地在哪里?” 
 
“…………” 
 
对方大概有点郁闷。一转身,头也不回地进了城。 
 
“哎……等等啊!” 
 
“…………” 
 
一向自视甚高的小寒继续翻白眼。 
 
记着……不要老子是你们的损失——! 
 
 
 
 
“小爱……这不是我们家的小爱么?” 
 
“啊呀,还真是小爱啊……啥时候又回来玩了?” 
 
“管他几时回来的呢,总之回来就好。快把他加进会,大家一起去办正事吧。” 
 
小寒发了几分钟的呆,一回过神,发觉蹲在门口的自己竟被几个人包围了。 
 
完全陌生的会标,完全陌生的人物ID。 
 
矮人铁匠“山德士上校”和精灵乐师“麦乐酷”……这两人是在搞笑么? 
 
琢磨之际,屏幕上忽然跳出了提示框: 
 
[山德士上校邀请您加入“无产阶级禽兽团”。接受邀请YES or NO?] 
 
“无产阶级禽兽团”…… 
 
呃……这还真是个“颇有气势”的会名呢…… 
 
小寒几乎不假思索地按下了“YES”。 
 
虽然这几个人的名字和对话都怪怪的,但为了能观察昼夜落差的攻城情形,小寒决定先加进去再说。反正自己已经有个够丢脸的ID了,再加个丢脸的会名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进工会,会聊频道和信息栏自动打开。 
 
这个工会虽然只有四级,但成员还真是不少。会长是个女拳师,名字叫暖儿。目前不在线。 
 
小寒看见山德士上校说:“兄弟们,都快去塞林格勒集合吧,不能再拖了。” 
 
麦乐酷也说:“我们不可以错过捡大便宜的好时机。” 
 
塞林格勒?捡大便宜?这个会是准备趁防守人员少的时候,去攻打塞尔沁城么? 
 
好吧……胆量倒是不错。 
 
小寒简单整理了下身上的装备,向塞林格勒进发。 
 
 
 
长期受到律副会的教育,现在还真是不能习惯……一群人攻城战的时候把会聊频道当成菜市场…… 
 
一行行的字不断跳出,速度快,频率高。通常小寒没看清楚上句就出现了下句。 
 
真是恐怖。 
 
这种聊法……他们到底准备如何攻城? 
 
小寒走到塞尔沁城底,那里早已站了黑压压的一群人。 
 
“啊……原来小爱回来了噢。”一个叫白雪的精灵笑道,“正好,今晚又多了个好帮手。” 
 
小寒正想解释“我不是这个号的主人”。这个时候,身为副会长的山德士上校郑重地对众人下令道: 
 
“出发吧,各位,在暖儿观世音冲锋陷阵的时候,我们也绝对不能闲着。” 
 
把自己的会长叫做“观世音”? 
 
还真是些奇怪的家伙…… 
 
小寒感慨一声,朝塞尔沁的城门走去。 
 
眼看一只脚就要迈进去了……小寒却忽然觉得不对劲…… 
 
仔细一看周围…… 
 
原来,只有他一人认为目标是塞尔沁城,其余家伙纷纷都往朝与他相反的方向移动。 
 
“喂!”小寒忍不住叫道,“你们到底想去哪里?” 
 
“去哪里?小爱你昏头了么……快点跟我们来矿山啊!” 
 
矿山? 
 
攻城战的时候跑去矿山做什么?那里是他们的秘密集合地? 
 
小寒虽是满腹狐疑,但还是顺从地跟了过去。 
 
 
三分钟后。 
 
小寒终于……明白了。 
 
原来这群人……最初的目标根本就不是攻城……而是…… 
 
钱。 
 
闪亮的……钱。 
 
众所周知,矿山是最容易赚钱的地点。但是平时来这里打怪的人太多,刷钱的效率并不高。 
 
惟有攻城战时,这里的人才会减少近一半。 
 
事实上……小寒并不是不能理解刷钱这种行为。毕竟在游戏里混,游戏币是必须的存在。 
 
但是,他绝对不能理解……如此有组织有计划一本正经倾巢全出像抢劫犯抄家组一般华丽壮观的刷钱大队!!! 
 
那不叫打钱……那简直叫抢钱…… 
 
可怜的怪,才刷出来没一秒,就被灭得干干净净不留痕迹。捡起掉落物品的男男女女,都是一脸奸诈诡异的笑容。 
 
“今晚的目标是十万……啊不,二十万!” 
 
“别忘了打点好东西去孝敬暖儿观世音啊……” 
 
“不会忘啦~哦呵呵呵呵……” 
 
有人还在向他招手,十分温柔地唤道:“小爱小爱,一起来啊~” 
 
其实…… 
 
ID就算了……会名就算了…… 
 
但是老子的自尊……绝对不允许老子做这种丢人现眼的事……! 
 
神啊……您为什么要让我遇到他们——!! 
 
小寒只觉一阵晕眩,然后迅速点击回城卷飞走了。完全顾不得会里人的疑问。 
 
等攻城战一完……不退会老子就不姓韩! 
 
 
 
第二章?传说中的观世音 
 
 
 
“小爱~~” 
 
“小爱~亲爱的小爱爱~~你上哪去了……” 
 
会频里出现了上校和麦乐酷的“深情”呼唤。 
 
管一个大男人叫“小爱”(虽然这和ID有一定关系),你们就不会起鸡皮疙瘩么…… 
 
小寒顺了顺气,决定自动屏蔽掉会聊的所有内容。 
 
他的目标是国战的下一个对手昼夜落差,他根本没时间在矿山陪那些流氓胡闹。 
 
既然现在工会也加了,还是快点执行任务的好。 
 
小寒独自一人来到了城战地图,开始找寻昼夜落差的踪迹。 
 
 
 
悲恋湖?休伯伦城 
 
 
守城N人组极度无聊中。 
 
“啊哈……不知道小寒在那边调查得如何了?” 
 
“那家伙别只顾着自己玩就行。”木瓜笑嘻嘻地道,“以他那冲动的脾气,难保不会直接和昼夜落差的人对上噢。” 
 
“这个任务,难道不是某人推给他做的么……”死鱼斜眼看道。 
 
“哪有……明明是深明大义的小寒同志自己愿意的嘛。” 
 
“话说……我刚刚看见个长相差不多的号,几乎以为小寒突然出现了。”懒猫说道。 
 
“他不可能会出现的啦。”木瓜继续笑,“你明显是认错了嘛。” 
 
“木瓜……”离歌很难得地开口道,“你确定不是小寒的怨灵穿越服务器来找你了?” 
 
“哈……哈……别开玩笑了。”木瓜汗颜,“他现在多半正杀得痛快呢……” 
 
对吧…… 
 
我那天地间心胸最宽阔……待人最和气的小寒兄? 
 
 
 
 
 
小寒目前的确是杀得痛快…… 
 
被杀得痛快。 
 
就在不久前,他如愿地找到了昼夜落差工会的成员,如愿地目送他们迈入休伯伦,然后自己也跟了进去。 
 
只是还没跟到大厅,就被对方发现了行踪。一个拳师走过来,迅速将他扫地出门。 
 
攻城战里,人命就是那浮云,死亡就是那人生……深刻明白这个道理的小寒丝毫不显气馁。更何况,自己刚才明显是准备不足才会被杀的。 
 
小寒第二次进入休伯伦。这一次比较顺利,他走到了地下室门口。 
 
然后……一个拳师走过来,迅速将他扫地出门。 
 
………… 
 
瞬死……就是那命运? 
 
他娘的! 
 
小寒有点怒了。 
 
这个时候,他多么希望自己是在悲恋湖,用一身好装的刺客号和那个死拳师拼个你死我活,而不是在这里……操控着一个陌生的号任人鱼肉。 
 
临时借来的刺客号,除了等级算高以外,几乎没有任何可取之处。 
 
小寒强烈的自尊心受了创伤,他不甘地砸了下桌子,继续向休伯伦冲去。 
 
 
第三次,小寒终于看清楚了那拳师的名字,同时也和对方纠缠了几回合……才壮烈牺牲。 
 
接触之初,小寒巧妙地回避掉对方的必杀攻击,回敬了一个连续技。无奈武器威力不够强,只打掉对方一半的HP。 
 
小寒咬咬牙,还想继续攻击。聪明的拳师当然不可能再给他机会,利用小寒那短暂的延迟……将其扫地出门。 
 
难道墓碑……就是那道标? 
 
三次遭受来自同一个人的打击,小寒皱紧了眉头。 
 
昼夜落差…… 
 
名叫“暖气”的拳师…… 
 
好吧……国战时给老子走着瞧……到时候一定有你好看! 
 
小寒恨恨地想。 
 
 
事实证明,一寒一暖,果然是水火不容。 
 
 
 
 
结束了史上最失败的攻城战,小寒一股怨气无处发泄。首先他想到了退会,他想彻底远离这群带坏了他运气的家伙们。 
 
而“无产阶级禽兽团”的成员还在会频里持续闹腾着。 
 
“啊……城战结束了么?”上校颇为惋惜地叹道,“矿山的人很快又会多起来的。好吧,大家现在可以回去了。” 
 
“啊哈,华丽收工咯。大家回去再找点别的乐子吧。” 
 
“不如一起去迎接暖儿观世音?” 
 
暖儿观世音? 
 
小寒忽然想起,这个会的会长是个叫暖儿的女拳师。 
 
真是诡异。 
 
到底是何种人品的女孩子……才能聚集这么多妖怪男女? 
 
不过…… 
 
暖气……暖儿……还真是巧合。 
 
小寒本来就讨厌拳师(木瓜同学),如今更讨厌这个“暖”字。 
 
 
就在小寒琢磨问题的空档,会长暖儿已经上线了。她用会频招呼道: 
 
“各位在线的兄弟姐妹,都到我这来领钱吧。” 
 
“哇……”麦乐酷叫道,“看来观世音今天拿了工资噢?” 
 
“嗯,战绩不错,会长又大方,所以我拿了不少。” 
 
“啊哈哈,发财了发财了~兄弟们快去~”上校欢呼,“暖儿观世音万岁~” 
 
“万岁万岁……” 
 
……真是一群见钱眼开的家伙。有钱就是娘么? 
 
小寒无语。 
 
“还有个事情……”暖儿话题一转,问道“小爱是不是回来了?” 
 
小寒一愣,随即意识到对方是在指自己。 
 
“是啊,小爱回来了……”锦天接话道,“不过好像人变闷了耶,明明那么变态一家伙的说……” 
 
“……你才变态。” 
 
小寒忍不住回敬。 
 
“啊啊,他说话了耶……” 
 
小寒迅速又甩出几个字:“我不是这号的主人。” 
 
“那你是谁?” 
 
说了你也不知道。这号是别人借我的,我根本不认识你们。 
 
小寒还没将以上的话发出去,就有人大大咧咧地道: 
 
“哎呀,管他是谁呢,总之进了我们的门就是我们家的郎君了……多一个玩具还不好吗?” 
 
“…………” 
 
谁是你们的玩具? 
 
小寒翻了个白眼。 
 
“新小爱,你对攻城很有兴趣?”暖儿问道。 
 
“我……” 
 
“一直见你往休伯伦里冲,还真是个有毅力的孩子呐……” 
 
奇怪。 
 
她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小寒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不过还是连续被我杀了三次啊哈哈哈……” 
 
“…………” 
 
小寒瞬间懂了,差点晕厥。 
 
原来……原来…… 
 
那个杀了他三次的男拳师暖气就是这个禽兽工会的女会长暖儿……! 
 
 
“暖儿观世音……你怎么连小爱都舍得杀啊?” 麦乐酷不解地问。 
 
“这你就不懂了吧,小麦?”暖儿十分悠然地回答,“这孩子,该去矿山赚钱的时候却跑到城战来瞎搅和,你说我要不要好好管教?” 
 
“噢……”麦乐酷大悟,赞同地说道,“该!真是杀得好啊!” 
 
“所以小爱,你可别怪老大我不疼你啊……” 
 
“闭嘴!你个死人妖——” 
 
小寒终于骂了出来。虽然还不能确定对方的性别,但骂人妖是准没错的。 
 
“以后遇到了,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 
 
“哈哈……‘被杀三次君’,你打算对我如何不客气?” 暖儿一点也不生气地大笑起来,“话说现在这个小爱……真的比以前那个可爱多了……啊哈哈哈哈……” 
 
“……小爱你这么激动干嘛?不就是被观世音杀了几次么?” 
 
“别叫老子小爱!老子不是以前那个丢脸的家伙!”小寒怒道,“老子有名字!老子叫小寒!” 
 
“小寒……?” 
 
“小寒和你ID联系不起来,怎么可能记得住嘛。”上校否定道,“其实还是小爱比较好听……对吧各位?” 
 
“…………” 
 
“好吧,既然你不怎么喜欢这个名字,我们就不叫你小爱了……” 
 
“叫小最?” 
 
“小和?” 
 
“小亲亲?” 
 
众人纷纷建议。 
 
“…………” 
 
小寒青筋暴起。 
 
“NO,NO,NO。” 
 
这个时候,高高在上的暖儿观世音发话了: 
 
“你全名不是‘最爱和老婆玩亲亲’么?不如我们就叫你‘老婆’吧……” 
 
“给老子滚——!!” 
 
 
第三章?暖寒自知 
 
 
 
……“给老子滚”。 
 
似乎很少有人会对他这么说话。暖儿愣了一下,继续狂笑。 
 
“喂,老婆……你为何那么可爱……” 
 
“可爱个屁!再说一句老子砍了你!” 
 
这里不是悲恋湖,这个工会更不是光耀之堂……七窍生烟的小寒已经完全顾不得所谓的礼节。 
 
“老婆粗鲁起来真是尤其可爱啊……” 
 
“别叫老子老婆!” 
 
真是一群听不懂人话的混蛋…… 
 
小寒咬牙切齿。 
 
对……老子要退会,退会……老子再也不要和这群禽兽扯上关系! 
 
小寒刚输入了一半退会命令,就看见上校在问他: 
 
“新来的啊,你是才玩神无的新人,还是转服的老玩家呢?” 
 
“关你什么事?” 
 
小寒犹豫了下,删掉命令反问道。 
 
“没。”上校说,“我只是觉得你的反应很奇怪,一点不像是三生石的人。” 
 
“…………” 
 
对方一语中的。 
 
“对啊。”麦乐酷笑嘻嘻地接话道,“因为呢,只要是在我们服混的人,几乎没人会不了解大名鼎鼎的禽兽团和暖儿观世音哩……” 
 
“我们真是芳名远播……” 
 
明显就是臭名远扬吧? 
 
小寒满脸黑线。 
 
不过……这个姓暖的人妖真的那么有名么? 
 
“话说啊……暖儿观世音是本服第一工会的第一名人呐。当然,同时也是我们禽兽团华丽丽的形象代言人~” 
 
如此说来,那便是没有形象可言。 
 
“在自由PK场里‘百人斩’的暖儿观世音……啊啊啊真是我偶像啊……” 
 
“城战时也是横扫千军锐不可当呀……帅死了。” 
 
有人开始发起花痴来。 
 
“咳……好了各位,别太夸大事实。”面带微笑听完了所有赞美的暖儿观世音,有几分假惺惺地制止道,“大家,别把可爱的老婆吓到了。” 
 
“…………”青筋。 
 
想掀桌子。 
 
“老婆既然是初来三生石,我们不尽地主之谊怎么行呢……”暖儿体贴地建议道,“从明天开始,大家要好好照顾他噢。” 
 
“……没有明天了。”小寒冷冷地道,“老子现在就要退会。” 
 
“退会?”暖儿愣了下,说,“你先听我把话说完,然后再退也不迟。” 
 
“……你说。” 
 
这家伙到底还想玩什么花样? 
 
“亲爱的老婆啊……”这个称呼又让小寒全身一抖,“从明天起,你必须每天来工会报道,兄弟们想刷钱你得跟着去,想殴BOSS你得跟着帮忙,兄弟们如果想要个跑腿的打杂的,你就主动自荐下吧……” 
 
“…………” 
 
这……就叫“大家要好好照顾他噢”? 
 
非常……想宰人。 
 
“老子不是来给你们打下手的活雷锋!” 
 
“哎,先别激动嘛。”暖儿悠闲地道,“我刚说的那些,你都听清楚了么?” 
 
“鬼话连篇!” 
 
“老婆,”暖儿的口气变得严肃了起来:“我想,你得弄清楚一件事。” 
 
“啥?” 
 
女王居高临下地道: 
 
“不听我的话,你从此就别想在三生石混下去。” 
 
“…………” 
 
赤裸裸的威胁。 
 
“对啊……”会里有人看热闹,“被暖儿观世音列入黑名单的后果……几乎是存步难行啊。” 
 
“嘿嘿哈哈……新来的你惨了惨了……” 
 
“嘿嘿哈哈……还是老老实实听观世音的话,当禽兽团的奴隶吧。” 
 
……这群恶魔。 
 
如果是在以前面遇到他们……小寒一定拳脚伺候了。 
 
可是如今,他还有工会任务在身。 
 
忍…… 
 
忍字头上一把刀。 
 
大不了回去先把木瓜抓来榨汁。 
 
 
咳……不知道心情愉快的木瓜同学,有没有感觉到小寒同学的诅咒呢? 
 
 
 
小寒的奴役生涯正式开始。 
 
不仅是被奴役被压迫这么简单,自己还被一个女拳师公开称作“老婆”……小寒真想一头撞死。 
 
第二天,小寒总算联系上了天旭。对方听完他叙述完经历后,叹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暖气那人的确不好惹……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 
 
那一刻,小寒听到了什么东西垮塌的声音。 
 
 
 
事实上,给禽兽团打杂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但是,很丢脸。 
 
像抢劫一样一窝蜂地跑去刷钱,像抢劫一样倾巢全出地跑去打只BOSS,像抢劫一样密密麻麻地……坐在路中央堵塞交通。 
 
很想举个牌子告诉路人,“我和这群人没关系”。 
 
“小新,去帮我买点回城卷来。” 
 
“小新~我要药水……” 
 
“小新新……” 
 
不知什么时候,小寒在会里的昵称就正式变为“小新”了。只有暖儿依然管他叫“老婆”。 
 
一个人的两个号在不同的会里,这种现象并不奇怪。但是暖儿这个人却很奇怪。 
 
除了攻城战以外,暖儿很少会回昼夜落差,而是每天都泡在禽兽团里和大家嘻嘻哈哈。 
 
总之小寒从上到下,都没觉得这个性别有待考证的人有什么厉害的地方。如果不是上次攻城连续被杀了三次……他是绝对不会信的。 
 
暖气,暖儿……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做正事的自觉? 
 
 
想回去的感觉一天也没有消失过。再过一周就是光耀和昼夜的比赛日了,小寒只希望时间过快一点,好让他尽早离开这个鬼地方。 
 
唯一比较郁闷的是,他到现在还不知道昼夜落差的任何底细。 
 
真是沮丧。 
 
小寒闷闷不乐地完成了跑腿任务,这时,坐在路中间的暖儿发话了: 
 
“话说下次攻城,老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啊?” 
 
无数鞭子过后突如其来的糖。那一秒,小寒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上次见你冲城不是挺积极的么?不如下次跟我一起去。我罩你。” 
 
“…………” 
 
谁要你罩。小寒翻了个白眼。 
 
但不可否认,暖儿的提议的确让他有些高兴。 
 
“你要乖乖地跟着我,别乱跑噢……” 
 
“……少废话。” 
 
“老婆真是别扭。” 
 
暖儿已经习惯了小寒的恶劣态度,丝毫不显生气。 
 
小寒坐到一边,策划着怎样趁暖儿不注意时溜走,把昼夜守的几个城都逛个遍。 
 
“你在想什么?” 
 
暖儿发来了密聊。 
 
“没想什么。” 
 
小寒一点也不愿和此人私下接触。 
 
“小寒……是吧?” 
 
很奇迹地,暖儿第一次叫了小寒的名字。 
 
“你那天的表现让我有些吃惊。如果不是你那身装备太糟的话,说不定我们还能好好打上几回,对不对?” 
 
这个人……很擅于估计对手的实力。 
 
小寒默然。 
 
“有个问题,小爱的号,是不是无涯给你的?” 
 
无涯是天旭的游戏ID。 
 
小寒一惊。 
 
“你怎么知道?” 
 
“小爱以前和哪些人交好,一问就能问出来。”暖儿笑了,温和地道,“那么,请你告诉我,你想不想好好在三生石混下去?” 
 
什么意思? 
 
“如果你有意,我可以推荐你加入昼夜落差。既然你对城战那么有兴趣,不如从此就和我们一起打拼,如何?” 
 
暖儿难得的正经,一时间让小寒有点不适应。 
 
“……我不去。” 
 
“为什么?给个理由?” 
 
“因为我是光耀的人。” 
 
关于自己的身份,小寒一直觉得没必要隐瞒。 
 
他的坦率倒让暖儿发怔了。 
 
“……光耀?难道是二区的光耀之堂?” 
 
“对。” 
 
“……来摸底?” 
 
“对。” 
 
小寒很干脆地承认。 
 
“啊……原来如此。”暖儿点点头,笑了起来,“被对手重视,实在是昼夜的一大荣幸。” 
 
“既然知道了我是光耀的人,你还会带我去攻城么?” 
 
“为什么不?”暖儿反问,口吻中带着强烈的自信,“要知道,昼夜不是那种被对手观察一两次就会输掉比赛的工会。” 
 
小寒承认,他欣赏暖儿的态度。 
 
“青夜和律,你们会的会长,同时也是你们服的名人。”暖儿继续道,“听过了不少他们的传言,老实说真的很想和他们交手。我期待着那一天。” 
 
“别忘了,你的对手里还有我。”小寒不甘心地提醒,“我也是本会正选之一。” 
 
“没错。”暖儿笑,“还有你。” 
 
“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啊……原来老婆你的积怨已经这么深了啊……” 
 
“闭嘴!” 
 
“嘿嘿……” 
 
但是。 
 
当小寒意识到自己比赛时用的职业是神官,根本杀不了人的时候……已经是一小时后的事情了。 
 
 
 
第四章?从零开始 
 
 
 
“来,这些给你。” 
 
暖儿……不,现在应该叫“暖气”了。昼夜落差的暖气,将一些装备给了小寒。 
 
交易框内的武器防具,都是很值钱的上等货。 
 
“你给我这些东西做什么?” 
 
小寒犹豫着,不想接。 
 
“做什么?难不成你真想穿一身烂装备去冲门?”暖气笑,“只是借你而已,我又没说送,你干嘛那么紧张?” 
 
“噢。” 
 
小寒这才放心地按下了交易键。 
 
“安心吧。”暖气心情一好,又乱开玩笑,“像我这么厚道的人,绝对不会因为给了你点装备就强迫你以身相许。” 
 
“……滚!!” 
 
小寒不得不承认,自从和这个人认识以来,自己的语言能力正逐步退化中。 
 
 
今天的攻城战,二人结伴而行。大概是暖气事先打过招呼,所以昼夜的人没有介意小寒的存在。 
 
有了好装备的小寒,情绪比上次高昂许多,手也越来越痒。 
 
“怎么,坐不住了?” 
 
暖气看出了他的急躁情绪。 
 
“我们要在门口待到几时?” 
 
“队长没下命令之前不能随便乱跑啊……这点常识你该有的吧?”暖气安抚道,“乖,再忍忍,等人来了我们一起进。” 
 
“我又不是你们会的人,四处去看看总没问题吧?” 
 
“当然不行,外面有那么多恐怖的杀人魔……我得好好保护老婆你啊。” 
 
“滚!” 
 
虽然能顺利参观攻城战是一件好事,但是身边有这个家伙在,好事瞬间就会变成悲剧——小寒深刻体会到了这点。 
 
禽兽团的暖儿,昼夜落差的暖气……那句看似玩笑的“保护”,却实践得无比彻底。小寒在整个过程中根本没出过几次手。身边的每一个敌人,都被暖气以最快速度解决掉了。 
 
这到底是怎样的效率?小寒微微有些吃惊。 
 
“老婆,感觉如何?” 
 
暖气在短暂的空闲期也不忘关照几句。 
 
“很糟。” 
 
小寒的心情的确不好,非常非常地不好。 
 
“怎么了?” 
 
“还问我怎么了?”小寒怨气冲天,“杀杀杀,你满脑子就知道杀!就不会留几个活口给老子打发时间啊!” 
 
暖气一愣,大笑:“抱歉,我手太快了……下次我一定会注意的。” 
 
这个家伙又在变相地夸奖自己了。小寒一皱眉头,冲着对方挥刀砍去。 
 
“不必了,老子杀你足矣!” 
 
“喂喂……这叫谋杀亲夫啊……” 
 
暖气还想继续开玩笑,可小寒的攻击毕竟不是吃素的。暖气见小寒认真了起来,也放弃了调侃他的打算,全力应战。 
 
两个人完全将攻城和旁人弃之不顾。昼夜落差成员集体黑线。 
 
不久之后…… 
 
复活点出现了小寒沮丧的身影。空空如也的血条……PK的结果,自是一目了然。 
 
 
 
十点,总算完成了观察任务的小寒,在塞尔沁门口遇到了天旭。 
 
“啊,小寒。今天就可以回去了吧?” 
 
“是啊。总算……” 
 
“呵呵……真是辛苦了。”天旭同情地道,“跟那些人在一起,一定很累吧?” 
 
“还好……”除了那个姓暖的人妖以外,其他的都还能忍。 
 
“以后的比赛要好好加油啊。”天旭笑了笑,“虽然昼夜落差是我们服的代表,但我还是希望你们赢。” 
 
“一定的。”小寒自信地道,“我们绝对不会输。” 
 
两人又随便聊了几句国战新闻,天旭想起了一些事,问小寒道: 
 
“对了……” 
 
“嗯?” 
 
“我表哥他,在游戏里是个怎样的人?” 
 
没料到天旭会突然问起律副会的事,小寒显得有点迟疑。 
 
“什么样的人……?” 
 
“我只是有些好奇罢。” 天旭说,“律表哥这人太安静了,我从来都不了解他……当听说他就是悲恋湖那个有名的月隐?律时,我惊得只差没从椅子上掉下去……哈哈哈。” 
 
小寒也笑了一阵,最后说:“副会是个好人。” 
 
“噢?” 
 
“我对他也算不上了解,但是我知道他是个可以信赖的人。虽然表面看来并不怎么讨人喜欢……” 
 
“有时候的确不知道表哥在想什么……上次我妈给他介绍个对象,是个挺漂亮的女孩子,结果你知道怎么了吗?” 
 
介绍对象?副会也会交女朋友么…… 
 
想象着律和其女友手牵手在大街上走,以及某个人尾随在后一直用杀人眼光偷窥加诅咒其女友的恐怖画面……小寒忽然一阵恶寒。 
 
“结果……怎么了?” 
 
“那女孩被他吓到,说再也不想和他接触了。真奇怪啊,表哥明明那么温和一人……” 
 
温和……么。小寒一抖。 
 
由于当时和律之间还有罅隙,下雪天的那场聚会小寒并没有去。只是后来看了死鱼上传的照片,才对律的相貌有了概念。 
 
人人都说游戏和现实的差距大。小寒万万没想到,他眼中的魔鬼副会长竟会有那样温和的美貌。 
 
只是那性格……是怎样也不能往温和二字上扯的。 
 
“好啦……就说到这里吧。我该回去集合了。” 天旭站起身,对小寒挥挥手,“后会有期哈,随时欢迎你再回三生石找我玩,这个号我就给你留着吧。” 
 
“好。”小寒点点头。 
 
 
 
告别天旭,小寒被上校叫住。 
 
“小新小新,我们在杀BOSS,你也来帮个忙吧。” 
 
都一群人了还缺什么帮手? 
 
小寒纠结了一阵,还是决定去见他们最后一面。 
 
以后大概就没有机会了吧,小寒想。 
 
古堡里。 
 
一群人围着艾梅拉夫人猛打……阵势十分惊人。有想来打BOSS的其他玩家,一见这黑压压的一片人,吓得马上就走了。谁还敢来抢怪呢? 
 
小寒无力地坐在一旁,看着这见惯不怪的壮观场面。不知怎么的,心里有点闷。 
 
难道是空虚太久,所以开始不自觉地寻找自己的归属么? 
 
明天,自己就不会再来这里了。 
 
小寒叹了口气。 
 
“回来了?” 
 
暖儿从人堆里退出来,在附近坐下。 
 
小寒什么话也没说,他先走过去交易暖儿,将借来的装备悉数归还。 
 
交易结束,暖儿微微地笑了。 
 
“小寒,其实我还满喜欢你这个人的。不如……你就留在三生石怎样?” 
 
“……神经病。” 
 
“你放心好了,我是绝对不会介意你那丢脸的ID的。” 
 
“你不介意老子介意……”小寒瞪道。 
 
暖儿沉默了一阵,又问: 
 
“那么……还是决定回去?” 
 
“废话。” 
 
“你不喜欢这里么?” 
 
“我干嘛要喜欢这里?”小寒嗤笑,“喜欢和一群‘禽兽’共处一室?喜欢被人使唤来使唤去?喜欢被一个女号叫老婆?……” 
 
“小寒。”暖儿淡淡地打断道,“我在认真跟你说话。” 
 
“…………” 
 
小寒推了下键盘,默然。 
 
“小寒?” 
 
“……如果没有光耀的存在,可能,我会留在这里。” 
 
“啊……” 
 
说完这句,小寒立刻就后悔了。因为,他看见暖儿在一个劲地阴笑。 
 
“原来你还是舍不得我们啊,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暖儿摇头,“啧,果然是个别扭的孩子呐……” 
 
小寒脸一红,大吼道: 
 
“我只是说可能,又不是一定,少臭美了你!” 
 
“啊哈哈哈哈……” 
 
“笑个屁!” 
 
暖儿好不容易笑够了,温和地问道:“那么,留个联系方式再走?” 
 
联系方式?即是表示……以后还要无数次地接触这个人? 
 
小寒考虑了许久,最后抛下句“没有必要”。 
 
“那好吧……你自己多保重。”暖儿点点头,也没有再强求,“国战时我们再见。” 
 
末了,又笑着补充一句: 
 
“等你来杀。” 
 
等你来杀。 
 
小寒凝视着屏幕上这四个字,胸口愈发地闷了起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