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桂花落下的季節
關於部落格
  • 3118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骷髏變變變 by 貓叫

 骷髅变变变--猫叫 
 
一、骷髅,你哪来的心脏! 
   
普提拉纳看着像骨头架子一样——事实上那也就是一堆骨头架子——躺倒在一片杂碎中间的骷髅,叹了口气。 
他握紧了手里乌漆抹黑的法杖,嘴唇蠕动了半晌,才说:“阿伊萨斯,那些獠牙野猪已经被我引走了。” 
然后那堆骨头架子像是被一根看不见的线一样牵引的,不紧不慢的,组合成了一具白森森的完整的骷髅。 
 
他的下巴发出喀吧喀吧的声音,普提拉纳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怎样发出来的语声,“确定它不会再回来了?” 
“万分确定。”普提拉纳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提醒阿伊萨斯什么了。 
 
虽然他是死灵法师,阿伊萨斯是他召唤出来用于保护自己的骷髅。 
可实际上他们的角色应该颠倒过来,常常是阿伊萨斯倒下装死,而普提拉纳伪装成敏捷的战士将敌人引走。 
 
每次想起因为召唤出阿伊萨斯而始终无法召唤出其他亡灵生物,普提拉纳就十分十分的欲哭无泪。 
到底谁才是主人啊喂!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尽管觉得自己的行为挺可耻的……普提拉纳明智地从一位剑士手中买下了剑士的技能书。 
从此以后,他才觉得自己的安全有了一点保障。 
 
骷髅继续问:“那你还杀不杀它们?你不是想要它们的獠牙吗?” 
普提拉纳的悲伤逆流成河:“如果你能够帮我挡一下的话,我不是早都把它们给杀死了吗?”他的獠牙……他的房租……他的…… 
骷髅理直气壮:“我可是一级的骷髅啊,被打中一次就会破碎,作为我的主人,难道希望我破碎掉吗?呜呜……如果那样的话,我的心会碎的。” 
“……” 
请你先告诉我你的心脏在哪里好吗! 
 
一、骷髅,你哪来的心脏! 
   
普提拉纳看着像骨头架子一样——事实上那也就是一堆骨头架子——躺倒在一片杂碎中间的骷髅,叹了口气。 
他握紧手里乌漆抹黑的法杖,嘴唇蠕动了半晌,才说:“阿伊萨斯,那些獠牙野猪已经被我引走了。” 
然后那堆骨头架子就像是被一根看不见的线牵引着一样,不紧不慢地,组合成了一具白森森的、完整的骷髅。 
 
骷髅的下巴发出喀吧喀吧的声音,夹杂在干枯的语声——普提拉纳研究了很久也没搞清楚骷髅说话的原理是什么——里显得有些古怪。 
“确定它不会再回来了?” 
“万分确定。” 
普提拉纳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提醒阿伊萨斯什么了。 
 
虽然他是死灵法师,而阿伊萨斯……咳,是他召唤出来用于保护自己的骷髅。 
但实际上他觉得他们的角色根本就颠倒了过来,常常是阿伊萨斯倒下装死,而自己被迫伪装成敏捷的战士将敌人引走。 
 
每每想起因为召唤出阿伊萨斯而始终无法召唤出其他的亡灵生物——哪怕再出来一个最低级的骷髅也好,普提拉纳就十分十分的欲哭无泪。 
到底谁才是主人啊喂!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尽管觉得自己的行为挺可耻的……普提拉纳明智地从一位剑士手中买下了剑士的技能书。 
从此以后,他才觉得安全有了一点保障。 
 
骷髅支棱着颅骨继续问:“那你还杀不杀它们?你不是想要它们的獠牙吗?” 
普提拉纳的悲伤逆流成河:“如果你能够帮我挡一下的话,我不是早都把它们给杀死了吗?”他的獠牙……他的房租……他的…… 
骷髅理直气壮:“我可是一级的骷髅!被打中一次就会破碎,作为我的主人,难道希望我破碎掉吗?呜呜……如果那样的话,我的心会碎的。” 
“……” 
请你先告诉我你的心脏在哪里好吗! 
 
当然,这种问题连问也不必问。阿伊萨斯虽然只有一副骨头架子,脸皮可比自己要厚得多,普提拉纳简直能想象出来骷髅翘起指节指向胸前肋骨理直气壮的模样。 
 
……于是他环顾了四周一圈,“我再去看看獠牙野猪,或许它们现在分开了。” 
“好。” 
骷髅理直气壮的回答,没有一丁点迈动脚步的意思。 
普提拉纳默默地泪流满面,獠牙野猪什么的,比骨头架子要可爱多啦!至少那些獠牙能够卖钱交房租! 
 
然而他才跑到一半就发觉不对劲。 
密林里扑腾起几只鸟,却不像是自然飞走的,更像是……“有人来了?”普提拉纳谨慎地隐藏在树丛背面,小心翼翼地望了过去。 
 
真的是有人来了! 
看上去是一支冒险者小队,各种职业——盗贼、法师、剑士等等——都很齐全,但看得出经验不足。不然也不会让普提拉纳看到那个盗贼,要知道盗贼就该总是偷偷摸摸,毫不起眼的。 
 
他飞快地溜了回去,“阿伊萨斯!阿伊萨斯!有其他人到这里来了!” 
 
普提拉纳这么紧张一点也不出奇,安瑞尔大陆上各种职业都应有尽有,但一直以来,死灵法师都不是什么受欢迎的类别。相反,在大陆的许多国家,死灵法师甚至是被通缉、被格杀勿论的对象。 
 
 
“有其他人?”骷髅转动着颈骨,发出喀吧喀吧的艰涩声响,深深的眼窝看不到任何东西——那本来就只有两个洞。 
“是啊。” 
得到回答的骷髅不假思索的倒在一片杂碎中间,小心的把骨头沿着关节分割开来,再次变身为十足的骨头架子。 
普提拉纳:“……” 
 
二、主人,你上我掩护! 
 
事实上,无论那支冒险者小队的盗贼有多不合格,与普提拉纳相比较起来,也无论如何要称职得多。 
因此目光逡巡过来就发现了不对劲:“什么人!” 
 
“啊……”被发现了…… 
法师掸了掸长袍上沾上的枯枝烂叶,万分庆幸自己只有钱买件大路货的白袍子穿——那帮卖死灵法袍的家伙哪是什么法师,个个都是吸血鬼! 
他边站起来,边露出礼貌而和蔼的微笑,“我是一名迷路的法师,感谢诸神,让我遇到了你们……呜呜……我今天终于有离开这里的可能了!” 
不远处散落成东一块西一根的某骨头架子心想,为什么刚刚普提拉纳的行为……总有种诡异的熟悉感? 
 
嗯,很好,毫无漏洞……普提拉纳又琢磨了一遍自己的说辞,然后与对方开始了一番热情(?)而友好(?)的交流。 
……他觉得自己脸上的肌肉都快笑得僵硬了,却无法打消来自冒险者们神色中隐隐含着的警惕。 
普提拉纳忍不住想:什么时候世风日下到了这种地步?才会让人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鉴定遇到的任何人? 
 
多亏了平时阿伊萨斯对自己的潜移默化,普提拉纳还是勉强说服了冒险者小队,让自己暂时成为其中的一员。 
短暂的相处后,他了解到这支队伍里这些年轻的冒险者们是从王都来这里进行课程实习的,都是王都皇家魔武学院的高材生。 
而他们要通过实习,需要弄到一块亚龙种的鳞片。 
啧……亚龙种的鳞片,普提拉纳盘算了一下,能够换好几百个獠牙野猪的獠牙,能抵好几年的房租…… 
 
思维发散得太开,因此普提拉纳没能留意到盗贼朝他这边瞥了一眼,还皱了皱眉,又不动声色地和其他人交换了一个眼色。 
接着,他止住脚步,朝后方做出前面出现魔兽踪迹的手势。 
 
发现其他人快步朝前靠拢,普提拉纳顺势放慢脚步往后溜。谁知才退了一步衣领就猛地一紧,被什么人抓住了。 
普提拉纳扭过头,对上队伍里剑士犀利的双眼,“嘿,亲爱的法师,你这是要去哪?是突然不舒服吗?” 
 
“哦,不是。” 
死灵法师赶紧解释,一边露出无辜至极的表情,“作为法师,难道不是应该进行远程攻击吗?” 
然而剑士并没有松开手,“我也不清楚法师应该怎么做,不过现在你离那些魔兽已经够远了,不如现在开始攻击吧。” 
“啊啊,好的。” 
普提拉纳额角悄悄冒出一滴冷汗。 
死神在上,他是死灵法师不是别的法师啊啊啊…… 
 
“亲爱的法师你不会是怕了吧。”年轻剑士脸上闪过一丝鄙夷,手指紧了紧,大有他还不快点就要使用武力的架势。 
“马,马上……我……你知道,我只是个见习法师,所以确实……有点紧张。” 
“用不着紧张。”另一个女性的法师插话进来,“等到你杀死了魔兽,就会明白这不是什么可怕的事。” 
“好、好的。” 
普提拉纳干巴巴的附和着,同时脑袋开始飞速转动,试图想起一两个其他系的法术。但实在很难,他根本想不起来任何一个。 
 
“法师,请你快点。” 
在一遍又一遍的催促下,普提拉纳条件反射地放出了一个法术。 
这也是他如今唯一能够奏效的法术——召唤骷髅。 
 
紧接着,就在众目睽睽下,不知多少根白骨从不远处飞过来,组合成一只和他的主人一样傻眼了的骷髅。 
一人一骷髅,两只眼睛两个洞,面面相对。 
 
“呃……” 
“主人,你上,我掩护。” 
骷髅边说边转身,也不知道那副骨头架子是怎么跑出那么快的速度来,就见他一溜烟地消失在众人视野中。 
 
普提拉纳苦着脸,慢慢看向其他人,扬起手摆了摆算是打招呼,接着他就以不下于骷髅的速度同样开始狂奔。 
“……是我看错了?”剑士揉了下眼睛。 
“不,你没看错,那的确是名……” 
“……大陆上臭名昭著的死灵法师,凡是遇到死灵法师……” 
冒险者们对视一眼,追了过去。 
 
三、骷髅,你跑慢点 
 
“主人?!” 
阿伊萨斯发现普提拉纳的时候已经过了好一会,从颅骨上看不出骷髅的表情,但他生硬而怪异的嗓音霎时间高了八度,让法师听出了骷髅的诧异。 
“嗯?” 
“你怎么也跑过来了?!” 
……这个问题怎么听怎么奇怪,普提拉纳回答,“因为我在逃跑啊。” 
“那你为什么要跟我选同一个方向!” 
……原来这才是重点,普提拉纳恍然大悟。 
 
他面不改色的继续回答:“因为我没信心跑过那些冒险者。” 
“?” 
骷髅黑洞洞的眼窝里冒出两个巨大的问号。 
于是普提拉纳补充说明:“但是要跑过你……”我还是有点信心的。 
然而还没等他把这句话的后半截说完,阿伊萨斯就像已经领悟了其中的真意,嗖的一下猛然加快了速度。 
“……” 
普提拉纳有时候觉得十分费解,为什么这个无论在攻击还是防御上都脆弱到不可思议的骷髅,于逃跑一项上有如此出类拔萃的天赋。 
不过看着那个熟悉的骨架渐渐拉远同自己的距离,他也赶紧加快速度,也没忘记高声喊道,“阿伊萨斯,你跑慢点!” 
 
骷髅的脚步不仅没有丝毫减慢,反倒愈加快速,同时搀杂着喀吧喀吧的语声传回来,“那可不行啊主人,要是我跑得比你慢,你可怜的仆人不被撕成碎片才怪!” 
 
“……反正你都已经死了。” 
“哦,主人,你不能这么无情这么残忍这么冷酷!虽然我的身体死了,可是我的精神一直在。” 
“……我是你的主人,我命令你跑慢点!” 
骷髅有点委屈地稍稍放慢了一丁点儿速度,“主人,你的确是我的主人,所以你应该把我收回召唤空间里去才对。” 
这回拒绝的变成了普提拉纳,“不要。” 
法师心想要比骷髅跑得快点总还是有希望的,要是收回去,那帮冒险者岂不是注定要把自己给追上了吗…… 
 
于是在红叶堡外的红叶山脉中,无数的小型魔兽都眼睁睁看着一个白森森的骷髅和一个奇怪的人类争先恐后向前飞奔。而在他们的后方,一队冒险者不紧不慢地跟着,活象追赶着老鼠的猫。 
 
“看到没,练好长跑是非常有必要的。”一只巨大的黑兀鹫站在窝边对刚从蛋里孵出来的小黑兀鹫说。 
旁边她的丈夫十分无语地拍打了一下有力的翅膀。 
 
底下狂奔中的法师和骷髅一点也不知道有魔兽正在以他们为榜样教导孩子,只知道努力的跑啊跑啊跑。 
普提拉纳觉得自己浑身都快软成一滩稀泥了。诸神,啊不,死神在上,他虽然偶尔兼职一下剑士,他的本职始终也是法师啊! 
“我真希望我母亲能多给我生一条腿啊……”只要让他跑得比骷髅快就够了。 
不料骷髅喀吧喀吧地转了转颈骨,“你不是已经比我多一条腿了吗?” 
普提拉纳先是一愣,随后就在对方看过来——与其说是看,不如说是被两个黑洞直直对上——的目光里,领会了骷髅的意思。 
 
死灵法师苍白到看不见血色的脸上突然窜起一丝浅淡的红。 
嗯……他肯定那来自尴尬和愤怒,绝对绝对不可能来自害羞! 
“阿伊萨斯!” 
“主人?” 
“你是一个骷髅!” 
“没错,我知道。” 
“为什么你会知道第三条腿!” 
“……当然是因为我现在没有啊。” 
“……”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他们看来简直像有一个百年那样漫长,四周的环境悄然改变。岩石取代了密集的植株,勾勒出千奇百怪的形状。 
普提拉纳猛地停了下来,和阿伊萨斯齐齐转身向后,然后开始大叫。 
 
“雷蒙德!快出来救命!” 
 
四、主人,你认得路吗 
 
“龙龙龙……龙骑士!!!” 
 
黑色的龙头形状狰狞,两只眼睛满是凶光朝自己一行人射来,让冒险者小队的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停住脚步。 
诸神在上,他们明明是在追赶一个死灵法师,为什么会撞上这么个庞然大物啊! 
开始还能够色厉内荏一下:“你是什么人!我们是来自皇家魔武学院的!你你你不能对我们动手……” 
骑在黑龙上的男人不置可否的微笑。 
那一看就不怀好意! 
于是冒险者们纷纷往后退,“对对对……对不起冲撞了您……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就就让我们离开吧……” 
然后他们听到龙骑士说:“要离开也不是不行。” 
 
唰—— 
数颗心一齐从嗓子眼落了下来。 
众人满脸期待地看着他。 
 
龙骑士继续说:“但是,你们知道吗,要养活一头龙可不容易。吃好的喝好的要钱,还要时刻关心龙的精神状态,提供宝物给他收集……所以现在斯莫布拉克难得出一次场,出场费当然也是必不可少的啦!” 
 
“……” 
每个人都在心里咒骂,我勒个去,难道是我们要那个斯莫布拉克出场的? 
 
无奈武力值差距实在太悬殊,在勉强保住武器装备的情况下,冒险者再不敢有讨价还价的念头,忙不迭地往远处飞奔。 
目送他们灰溜溜离开的背影,雷蒙德清点着收获,眉开眼笑,“亲爱的普提拉纳!危险解除!快出来交保护费!” 
 
普提拉纳从洞穴里慢吞吞走出来,苦着一张脸,“我说雷蒙德,你都收了这么多金币当斯莫布拉克的出场费,还有剥削我的必要吗。” 
“哦,那可不一样。” 
雷蒙德一本正经,“出场费是出场费,保护费是保护费,将两者混为一谈绝不是一位商人应该做的事。” 
“……说到底你就是个死奸商。” 
 
一针见血的话却让雷蒙德挺高兴有了知音:“承蒙夸奖,给你打个折吧,你看起来比上次还穷。” 
“……你说对了。”普提拉纳摊开双手,“我浑身上下一个子都没有。这回出来打猎就是为了房租……”他似乎想到什么打了个哆嗦,“我可不希望再睡到一半的时候被房东大婶扔到街上去。” 
 
“这样啊。” 
雷蒙德的视线在他和刚走出来的骷髅身上打了个转,笑得有些高深莫测,“你可以把他转让给我,我可以让你所有的欠债一笔勾销。” 
“……别开玩笑了。” 
谁知普提拉纳一口回绝,“先欠着吧,总有还清的那天。” 
雷蒙德眯了眯眼,“好吧好吧,谁叫我这么善良,从不忍心让顾客为难。” 
 
等到从雷蒙德那儿离开,走了没多远,普提拉纳突然听到骷髅叫自己,“主人。” 
“啊?” 
他正看看前面,看看后面,琢磨到底哪边是南。 
“你为什么没有答应?” 
“什么?” 
普提拉纳心不在焉的反问,继续尝试辨别方向。 
“你不是……”骷髅的下巴一张一合,声音不知到底从哪里发出来,腔调相对于人类来说始终显得古怪,“……很讨厌我吗?” 
“……唔……”这是北边……吗……“啊?”普提拉纳拔了两根草正在比较谁生长得比较茂盛,听到他的话猛的抬头,“我什么时候……讨厌你了?” 
“一直。” 
“……没、没有这回事。” 
普提拉纳默默擦汗,自家这只骷髅……还真是意外的敏锐……好吧,他或许真的有点郁闷但还谈不上讨厌吧。 
才刚转过眼就发现两个黑洞洞的眼窝凑到自己面前,距离不到一根指头,普提拉纳忍不住伸手拍了拍白森森的头骨。 
“可是……” 
“安静点,不然我就把你收回空间。” 
“……” 
骷髅难得听话的闭了嘴。 
 
直到过了很久,很久,看着东走走西走走不断比较草叶茂盛度的普提拉纳,骷髅还是开了口,“主人,你认得路吗?” 
 
五、骷髅,你来装鬼吧 
 
虽然因为迷路导致在林子里胡乱转悠,但结果倒未必那么糟糕。据来自遥远的东方的人说,有句话叫做“风水轮流转”。 
普提拉纳估计自己就是这样。 
“第三十一根。”他小心地将獠牙割断,“让我算一算……嗯,还差九根就能凑齐三个月的房租了。”然后他满脸痛惜地望着地上不小心撞坏的那根獠牙,“实在太可惜了,本来只差八根的。” 
 
骷髅觉得自己有必要安慰主人,“只多了一根。” 
“话可不能这样说。” 
普提拉纳有板有眼地算给他听,“不是只多一根那么简单!如果差八根我只需要再杀四只,现在却需要杀五只,五只!” 
骷髅算了算,伸出一根指骨,“不也还是只多了一个?” 
“……” 
就该知道跟骨头架子讲这种东西就跟对房东大婶谈论十四行诗一样。 
 
好不容易找到回红叶堡的路时已经又是一天,普提拉纳下意识地就要收回骷髅,却被骷髅严词拒绝了。 
“你想被发现吗?”对他的心思普提拉纳觉得十分难解。 
骷髅振振有辞,“主人,总是待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对心理的健康成长没有好处。你看你的朋友雷蒙德……” 
是债主兼奸商!普提拉纳在内心咆哮。 
“……对待斯莫布拉克时,是多么的注重心理健康啊!” 
“……” 
那个奸商只是说说好吗,他可不相信雷蒙德会真的将金币交给黑龙。 
 
最后采取的折中办法,是让阿伊萨斯将自己分解成骨头,再装在袋子里由普提拉纳背回去。 
“真重……” 
被迫得背着一大袋骨头回城的法师咬牙切齿。 
早知道他就应该把骷髅给雷蒙德用来还债的! 
 
将獠牙出售的过程非常顺利,一回到租住的屋子里,普提拉纳就扔下骨头,没好气地开始颐指气使,“阿伊萨斯,你去看门!” 
散落在地的白骨慢悠悠地组合起来,下巴动了动,“好的,主人。” 
“……” 
这么听话? 
有点意外的眨了眨眼睛,普提拉纳此刻却顾不得研究这种少有的现象,视线早已集中在手里的钱袋上。 
 
从上到下。 
从下到上。 
一点挨着一点地看。 
那眼神柔情似水,热情似火,简直就像放在最心爱的情人身上一般。 
 
大概是太专注,普提拉纳没有留意骷髅转动了一下颈骨。两个黑黝黝的眼窝在刹那间像是有红光闪了一下,稍纵即逝。 
他的全副心神都寄托在了钱袋上,轻柔的抚摸……抚摸……抚摸…… 
 
直到没过多久,门上猛地响起狂暴的敲门声,接着房东大婶的大嗓门穿透力极强地破门而入。 
“普什么先生!你该交房租了!” 
“……” 
屋内普提拉纳的脸色立刻就变了,脑袋就跟被雷劈了一样一片空白。好半晌,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当时在城外多耽搁了一天。 
再度将目光转移到钱袋上,普提拉纳满脸不舍,“都还没捂热呢……”然后他脑子灵光一闪,看向骷髅,“阿伊萨斯。” 
“主人?” 
“你来装鬼吧,然后把大婶吓走。” 
话音刚落,他就觉得自己被骷髅鄙夷的看了一眼,尽管那应该是错觉。 
 
“快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回来的时候我可瞧见了!……”大婶还在门的那一边不断的高声催促。 
普提拉纳连忙催促骷髅,一边推动着骨头架子往门口走,“阿伊萨斯快点!快点快点快……” 
手掌突然落空了。 
“……” 
普提拉纳知道那是骷髅回到召唤空间的情形。 
 
……果然就该把这个不识相的骷髅给卖掉! 
片刻后,他欲哭无泪地目送房东大婶眉开眼笑地离开,捏着干瘪的钱袋,悲伤又一次的逆流成河。 
 
六、主人,别难过 
 
屋子里顿时陷入一片安静。 
 
那种发自普提拉纳内心的悲伤情绪俨然能够感染到屋子里的每一处角落,就连召唤空间里的骷髅似乎都没有例外的体会到了。 
第一次,他突然产生与从前不一样的感受。 
 
理论上骷髅根本就不该存在感觉,更不该有思维。但阿伊萨斯却清楚的记得,第一天被普提拉纳从某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召唤出来时,他就自然而然地具备思想,懂得怎么讲话,有各种感觉。 
 
除了模样是骨头架子,其他跟人类没什么区别。 
阿伊萨斯不知道其他骷髅是否也这样,但大概不是。因为当时普提拉纳明显就一副受到了极大惊吓的样子。后来还跑到城中的图书馆去翻阅资料,虽然最后不了了之。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主人很嫌弃自己。这也难怪,因为除了跑得够快又会说话会思考,他真的找不到自己有什么用。 
可是现在看起来好象又不是这样。 
至少在那位雷蒙德先生提出他以为主人一定会答应的要求时,主人拒绝了。 
 
骷髅觉得有点搞不懂人类的思维,如果换了是他自己,要是站在普提拉纳的立场上,也该毫不犹豫的交出自己才对。 
或者有什么别的原因? 
莫非是……主人怕把自己抵债之后,连唯一能够召唤出来的骷髅都没了,以后再遇到敌人就找不到一块逃跑的了? 
嗯……肯定是这样。 
骷髅想,只是始终觉得有点不对。 
 
他正在进行更深奥的思考时,四周猛地一亮,骷髅才发觉自己再一次被普提拉纳召唤了出来。 
然后他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颈故。 
因为对方用一种极度想要杀死自己的眼神看着他。 
“呃……主人……” 
骷髅有点讨好的叫。 
普提拉纳丝毫不为所动——他的钱啊!还没有捂热的钱啊!“阿伊萨斯!我不是说了要你装鬼吓走房东大婶吗!” 
骷髅担心地瞥了眼房顶,不知道那里够不够结实,主人的声音实在太大了,他怀疑房顶会不会整个地被掀起来。 
嗯……还老老实实地在上面……他这才回答,“我不会,主人。” 
“你……” 
普提拉纳还来不及咆哮出来,就转念想到骷髅貌似真的不会。至于擅自回到空间,他却想起了当时被冒险者追赶,骷髅一直都坚持没有回去。 
满腔怒火瞬时沉淀下来,他摇了摇头,“算了。” 
 
看到普提拉纳满脸沮丧地坐在椅子里,一种似乎该被称为“良心(?)的谴责”的情绪在骷髅身体里油然而生。 
“呃……”他喀吧着下巴,有点诡异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来。 
成功地吓到了普提拉纳,“你干嘛?!” 
“主人,别难过。” 
普提拉纳只来得及一愣,就感到肩头微微一沉。 
由白骨组成的手搁在上头,画面透着几分古怪,却不再有丝毫恐怖的气息。然后那只手颇具安慰意味的拍了拍。 
 
好象人类都有同样的一个特质,就是独自一个的时候承受力比较强大,一旦得到安慰反而会觉得分外难受。 
于是想要倾诉的念头源源不断冒出来。 
哪怕对方不是人都无所谓。 
 
“哇”的一声,普提拉纳整个人都挂在了骷髅身上,倾情诉说的语气别提多伤心了,“我真的伤心啊,伤心啊……” 
骷髅很自责地想都怪自己害主人难过成这样。 
“……钱要是能多捂一会也好啊!你都不知道这年头的钱用起来有多快!房租和物价涨得有多迅猛!……” 
骷髅:“……” 
 
七、骷髅,你发烧了? 
 
人类在成长的过程中,常常会在某一阶段出现思想上的转折。大概这点还能够进行一定程度的外延,尽管不是人类,甚至连生物都不是,骷髅这天竟然发现自己心里出现了一个目标。 
 
他只是一级的骷髅,脆弱到了极点,能够被轻而易举的打烂。或许现在普提拉纳还可以容忍,可总有一天,主人会厌弃这么没用的自己。无法给予任何帮助的召唤骷髅,根本就毫无价值。 
 
他想,如果能够变得更强一些,主人就会有两个理由不丢弃自己了。 
 
不得不说,骷髅和人类的思维差距有时候真的很大。因此当普提拉纳总算恢复过来决定赚钱贴补家用又一次前往城外森林捕猎獠牙野猪的时候,默默努力的骷髅刚一出现,就听到普提拉纳发出一声尖叫。 
 
骷髅很费解,“主人?” 
“……别别别过来!”死灵法师摇晃着双手,将惊恐的脸埋在手臂下面,表示让骷髅离自己远点再远点。 
“……主人?” 
骷髅忍不住又喊了一声。 
心里——如果能够用这个词的话——忽然有点发酸。 
虽然知道,但主人对自己的排斥从来就没有表现得这么明显。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受,总之非常不是滋味。这一刻,他很想将主人直接拉到自己前面,叫普提拉纳再也不能远离自己。 
 
“……好恐怖……” 
而另一边,普提拉纳发出这样的抱怨。 
“……主人,你是死灵法师。” 
怎么能够怕骷髅…… 
“谁规定死灵法师一定不能怕骷髅啊!”不怪他,真的不怪他,他怕鬼!再说……“骷髅也就算了,为什么骷髅身上会有血和肉啊!” 
 
没错。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阿伊萨斯原本白森森的骨架一夜之间就变了样。白骨上面被一根又一根连在一起的血丝和类似肉丝的东西细细密密地覆盖着,看起来比之前骨头架子的模样要可怕一白、不,一万倍! 
 
 
“可是……我是你召唤出来的。” 
“……” 
普提拉纳悲愤扭脸,指明真相,“我召唤出来的明明不是你现在这样的骷髅。” 
“……” 
骷髅也不由自主的沉默下来。 
他心里更难过了。 
主人摆明了就是在嫌弃自己。 
虽然他也搞不清楚身体的这种变化从何而来,只依稀记得,应该是从他下定决心想要变强开始的。莫名其妙的变化,血肉不断地生长出来,随着这个过程,他比以前更有力了,速度也快了很多。 
 
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反倒被主人排斥了? 
 
普提拉纳等了一会都没再听到任何动静,也不知道骷髅怎么了。又过了好一会,他才鼓起勇气抬起头,从指缝里往那边看。 
……还是很……可怕。 
不过,一想到那是自己的召唤骷髅,是阿伊萨斯,似乎又没什么好害怕的。嗯,真的没什么好害怕的。 
在心里给自己打了半天气,他才壮着胆咳了一声,慢慢放下手。 
 
等等! 
是他眼花吗,骷髅怎么好象很失落。 
普提拉纳也不知道眼前的骷髅跟刚才有什么不一样,但就是能清晰体会到那份失落。大概因为自己是他的主人吧,他想。 
 
于是这天等回去的时候也没能弄到几个獠牙。 
路过一楼的时候,房东大婶正在将衣服晾到杆子上,一看到普提拉纳就张大嘴好象打算喊他的样子。 
普提拉纳心惊肉跳地想不会是又要涨房租吧…… 
没留意身后的骨头们突然自发地拼装起来。 
 
“……鬼呀!!!!!!!!!!!!” 
 
普提拉纳没有听到涨房租的可怕消息,而只听到了房东大婶更可怕的叫声。 
然后与骷髅面面相觑。 
回过神来,普提拉纳啪地一把抱住骷髅,“阿伊萨斯,懂了没,下次她再来收房租,这样吓走她就行了!阿伊萨斯你发烧了吗,怎么全身都变红了!哦我忘了你是骷髅不会发烧……” 
 
 
八、主人,请别激动 
 
说归说,不代表普提拉纳真的对阿伊萨斯到底怎么回事不好奇。这么离奇的骷髅别说见了,就是听都没听过。 
是骷髅啊,怎么会长出血肉?如果加上一召唤出来就能说话有思想,并让他再也召唤不出其他骷髅…… 
普提拉纳心想怎么也得是前无古骷后无来者的骷髅啊! 
 
该怎么判断呢? 
普提拉纳很苦恼。 
冥思苦想很久,他决定再次去图书馆查资料。上次没舍得进内馆,这回就进一次,说不定、不,一定能找出点什么。 
这样想着,普提拉纳将骷髅再次召唤出来,然后他发现阿伊萨斯身上的血肉似乎又有了新的进展。 
嗯……看来这种变化不是暂时性的,还可以持续。 
 
下楼刚拐弯,房东大婶就迎了上来,一脸犹豫的左右看看,才拉住普提拉纳,“我想问你件事,普提拉纳。” 
……这回总算喊对名字了!就算再郁闷大婶总能让他一夜还原为穷光蛋,普提拉纳还是尽可能表现得风度翩翩,“请说。” 
大婶满怀希望,“你……前天也看到那个鬼了吧!” 
“啊?” 
“……你都没看到吗?”房东大婶误解了他的反应,希望立刻变成失望,“找不到跟我一样的人。难道当时真是幻觉?为什么我会有见鬼的幻觉?最近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惹怒了神明吗?唔……莫非是最近交给教会的钱太少了?看来我下个月得提高房租了……” 
 
“……” 
普提拉纳瞠目结舌地看着大婶自说自话地走掉,留给他一个潇洒无比的背影。 
 
“这年头,做什么都得要钱!” 
等普提拉纳顺利进入图书馆站在内馆门口时,已经又过去了好半晌。依依不舍地将好不容易凑齐换来的金币摸了又摸,想到等一会它就会属于别人,普提拉纳觉得心脏都要绞痛起来! 
 
 
一直注意法师的动向,眼看着他很有点回头就走的趋势,内馆的工作人员赶紧喊:“这位先生,请付一枚金币。” 
“……” 
“这位先生,只需要一枚金币就能查阅。” 
“……” 
“已经很便宜了,先生!” 
普提拉纳忍不住唉声叹气,“租房子要钱,吃饭要钱,喝水要钱……为什么连看几本书都得要钱啊……” 
年轻的工作人员脸都黑了,“对不起,因为它们都有知识版权!” 
 
普提拉纳这才回神,飞快地把钱塞过去,不让自己有半分犹豫的机会。 
然而等他踏入内馆的门槛,他还是回头问,“那个……现在如果我希望能全额退款,是否可行?” 
工作人员猛地拔高了声音,“不能!” 
“……不能就不能呗,对付钱是神明的顾客态度都这么差,真是……” 
“!” 
 
如果说刚才还有既然不能全额退款还不如全花掉至少物有所值的心态,现在普提拉纳已经无比后悔为什么刚才不能早点下定决心离开这鬼地方了。 
这本没有,那本也没有,全部都没有。 
 
当骷髅再一次被召唤出来,视线所及又已经是一片茂密的丛林。 
他看到普提拉纳正在努力地寻找猎物,嘴里还念叨着,“白花了一金币,得多少个獠牙才抵得回啊啊啊!……” 
“主人。” 
听到他的声音,普提拉纳立刻回头,死死地瞪住他,“阿伊萨斯!我对不起你!” 
虽然这样说,骷髅一点也不觉得他的表情带有抱歉的成分,反倒比较像杀气腾腾,“主人?” 
“我没找到你是怎么回事!” 
普提拉纳咬牙切齿地说,发现骷髅又有了变化,与其说是骷髅,不如说是干尸……真的很恐怖。 
“哦。”骷髅想了想,“没关系。”这样讲主人是不是心情会好些? 
完、全、没、有。 
“怎么会没关系!” 
普提拉纳满脸悲愤地大叫,“我花了整整一金币啊你知道吗?却什么都没有查出来!既浪费了金钱不说,还浪费了我的时间!东方有句话叫一寸光阴一寸金,你算算我浪费了多少金子?!” 
 
“主人你别激动我马上算!” 
没过多久,骷髅有些迟疑地开口,“主人,一寸是多少?” 
 
九、骷髅,要乐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四周突然静了下来。连唧唧喳喳的鸟叫声都消失了,声音好象全被隔绝在了另一个世界。 
等普提拉纳注意到,已经过了好久。这种措不及防的安静让他四下张望,忍不住抱住胳膊打了个哆嗦,“怎么回事,天气突然变了吗?” 
事实是没有,至少他抬头望天,从枝桠间看过去的天空被夕阳染成橘红。 
只是心头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上的感觉始终挥之不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望向身旁的阿伊萨斯。 
骷髅正看着另一个方向,一动不动。 
普提拉纳于是顺着看过去。 
……法师的脑门上瞬时滴下老大一滴冷汗。 
 
吓的。 
 
“那那那……那是什么?” 
他觉得自己的脖子都快能跟骷髅相提并论了,转动的时候他发誓自己听到了喀吧喀吧的声音——而且,他想,不久后他说不定真的能和骷髅差不多了。 
骷髅尽职尽责地给予解答,“那是魔兽。” 
 
绿幽幽的眼睛足有人头那么大,即使在夜晚还未来临前,也透着种由衷的阴森。更何况里面充斥着的,分明是未加掩饰的凶残。只是层层叠叠的树叶和枝桠交错,将魔兽的身体恰好遮住,难以分辨它究竟是什么种类。 
 
 
“我知道是魔兽……”人类要有那么大的眼睛,那得是传说中的泰坦巨人吧!他想知道的是……“它到底是什么魔兽?” 
 
大概是知道他们发现了自己,魔兽毫不在意地向前了一段距离。 
咝咝的声音猛地变得明显。 
颜色就像干涸的血液般暗红的蛇信随着这个声音在枝叶间游走,浓重的血腥的味道扑面而来。 
硕大的眼睛中间,暗色的角像是被谁砍断了,只剩下半截,接着它庞大的长形身体逐渐展露在班驳的日光下。 
 
前一刻还打算摇头的骷髅立即道:“是角蟒。” 
“……我也看出来了,而且是条成年的角蟒。”普提拉纳没好气地瞪他一眼,“还要加上受了伤……” 
角蟒可是高级魔兽,更别提受伤的魔兽往往更加暴戾。 
回头再瞥一眼角蟒,普提拉纳觉得脚有点软,便问:“阿伊萨斯,你说我现在跑来不来得及?” 
骷髅很诚恳的答,“来不及。” 
 
角蟒的整个身体已经出现在普提拉纳的视野里,在崎岖不平的地面游动着,发出皮肉摩擦的怪异声响。尽管它的身体上还看得到深深的爪痕,可以想象在表皮凝固的血不久前喷涌而出的情形。 
 
 
普提拉纳面无表情地看着骷髅,“阿伊萨斯,这个时候你应该乐观些!要知道,人生最需要的就是乐观的态度。” 
骷髅很有点委屈,“主人,我是骷髅,我不是人,所以没有人生。而且……如果我说来得及,就真的来得及吗?”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时候,角蟒开始了攻击。 
普提拉纳理所当然的是首选目标——即使是没有智慧的魔兽也知道用嫌弃的眼神表示那个骨头架子绝对不好吃,哪怕上面貌似有肉。 
闪电般横扫而来的尾巴后面是角蟒的利齿。 
 
葬身蛇腹是什么滋味? 
普提拉纳估计这次可以体会到了。 
然而眼看着角蟒的血盆大口已经近在咫尺,一个身影突然挡在了他的身前,已经不再是纯粹的白色也不再仅仅是骨头。 
 
“……死前的幻觉吗?” 
动了动嘴唇,法师喃喃自语。 
但马上,他就知道那并非幻觉。 
“阿伊萨……斯?” 
 
刚才的惊恐一股脑的被抛在了脑后,剩下的竟然是受宠若惊。 
这可是骷髅第一次主动保护自己啊! 
第一次! 
 
普提拉纳满脸欣慰:“阿伊萨斯,你的第一次啊第一次!” 
骷髅丝毫无暇顾及,“主人快跑,危险!” 
他拦在角蟒前,惹得魔兽暴躁地咆哮。 
 
“阿伊萨斯,快闪!” 
跑了几步普提拉纳还是不放心的回头,就见角蟒张大了口水横流的嘴巴,眼看着就要咬下来。 
那利齿甚至还在闪烁着寒光,如果真的咬到,普提拉纳敢肯定自己以后就见不到这个叫阿伊萨斯的召唤骷髅了。 
 
还没等他来得及收回骷髅,千钧一发时,角蟒猛地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 
然后普提拉纳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哦,亲爱的普提拉纳,我又一次挺身而出帮助了你!请为我们的再次相逢而欢呼吧!” 
“……” 
某张极其可恶的脸孔笑眯眯地出现在眼前,让普提拉纳吞回了即将脱口而出的惊呼,觉得自己宁愿被角蟒一口吃掉也不愿被这个奸商有偿帮助! 
 
十、主人,他说我爱你 
 
“喂,普提拉纳,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就用这种态度对待我?” 
原来将角蟒抓伤的本来就是黑龙斯莫布拉克,也因此才让普提拉纳免于被吞吃入腹的命运。只是一想到对方下一步可能有的行为,普提拉纳就很难露出笑脸。 
 
“我真诚的感谢你。”他字斟句酌,“但我认为如果你只是想成为我的救命恩人,那就不要收助人费。” 
“没看出来普提拉纳你是这么的为我着想,我本来不打算收,但你这样一说,我怎么还好意思不收呢?”雷蒙德说完又招呼黑龙,“亲爱的斯莫布拉克,看到普提拉纳如此为你着想,你大概也觉得很感动吧。” 
 
法师看了黑龙一眼,他发誓斯莫布拉克现在一定很想翻白眼! 
他还想据理力争,“得了吧,我相信斯莫布拉克的花费根本不高,他只需要两件事的钱而已!”就是吃饭和睡觉! 
“没错。”雷蒙德摊开双手,“是两件事,就是这也要花钱,那也要花钱。所以亲爱的朋友,对于可爱的斯莫布拉克,你也一定不忍心克扣他的花费吧!” 
 
“……” 
不,他忍心,他很忍心!反正是你的黑龙又不是我的骷髅! 
 
“你是打算继续欠着?上次我提出的建议现在依然管用。”雷蒙德看了眼骷髅,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异色连普提拉纳都瞧出来了。 
他不假思索地摇头,“不不不,我不会拿阿伊萨斯来抵债。” 
骷髅感动地看向自家主人,眼窝深处好象有什么亮了一下。 
普提拉纳没注意,雷蒙德却看见了,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好吧好吧,你没有必要继续强调这件事了……对于别人珍视的宝物,我一向都不会太执著。” 
 
“……” 
 
那你还盯着他干什么! 
就是角蟒的眼睛也没有你这么绿! 
而且……什么叫珍视的宝物啊…… 
普提拉纳耳根忽的有些发烧,不自在地偏开视线。 
 
雷蒙德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我只是对这么神奇的事情有些好奇罢了。好啦,我的朋友,别再纠结啦。你的阿伊萨斯也只会是‘你的’阿伊萨斯,不过在此之前,请允许我单独与阿伊萨斯待一会好吗?” 
 
普提拉纳戒备地看他:“你想干嘛?” 
“只是研究一下。”雷蒙德摆动双手表示自己没恶意,然后补充道,“只要你允许,你欠我的钱你就可以少还一半。” 
“好!” 
普提拉纳再一次毫不犹豫的回答。 
 
等到离开雷蒙德的居所返回红叶堡时,夜幕已经降临。天空中点缀着繁星,一切都仿佛披上了一层柔光。 
普提拉纳注意到骷髅的情绪不断地在起伏着,波动大到让他都忍不住看过去一次,又看过去一次…… 
“阿伊萨斯。” 
“主人?” 
“你在想什么?” 
“没有。” 
“……阿伊萨斯,我不希望我的召唤骷髅还会欺骗我。” 
他的语调只稍稍重了一点,就得到了骷髅惊恐的叫声,“不,主人,请相信我绝对不会欺骗你。我只是……” 
“只是?” 
“在想雷蒙德先生说的话。” 
“啊?别把那个奸商的话放在心上!轻信了那家伙你一定会被他卖了还乐不可支地替他数金币的!” 
“可是……我觉得他的话很有道理。”骷髅低声说。 
“他说什么了?” 
“他说……”骷髅想着雷蒙德的话——全心想保护那个人的心情……始终想看到那个人的心情……“他说我爱你,主人。” 
“……” 
这才是今天受到的最大惊吓! 
 
十一、骷髅,我想你了 
 
沐浴在夜晚的星光下,因为被骷髅惊吓到,因此一路回去法师都魂不守舍。像打飘似的一路飘回红叶堡,走向住处。往常都在一楼的房东大婶大概因为太晚,所以不在楼下。也没在意,普提拉纳开始爬楼梯。 
 
离房间门口只差几步的时候,他猛地一顿。 
那丝不同寻常的感觉似乎又壮大了几分,跟当时被角蟒盯上有些相似,稍微少些凶狠的味道,多了点探究的成分。 
 
又是……魔兽? 
不,不可能。 
普提拉纳的眼神凝住,渐渐加深。 
红叶堡虽然不是繁华的大型都市,在城防上至少也做得跟所有中型城市一样完善。城中的魔法塔和箭塔设置在四角,一旦有魔兽试图闯入,必然会招致无数攻击。几百年来,谁都没听过哪个魔兽犯傻到这地步跑进人类的地盘玩。 
 
 
那么会是什么? 
是人? 
他不过是个穷困潦倒的小法师,有什么会被人觊觎?不……或者说并非觊觎?他记起自己的身份——死灵法师。 
大陆上跟过街老鼠一样的职业,只有在安眠岭的附近才称得上是死灵法师的乐土。然而作为一个只能召唤出一级骷髅,数量还恒等于一的死灵法师,前往安眠岭的后果更可能是沦为其他法师的仆从。 
 
 
他嗅出了空气中浮动的一丝杀机。 
微乎其微,如果不是自己小心翼翼到极点,而对方没将自己看在眼里,普提拉纳也不会察觉到。 
 
该怎么办? 
摆在面前的问题在于此。 
逃……他能逃到哪去?不逃,凭借他三脚猫的剑术和一级骷髅——或许现在进化了勉强能够媲美二级?想要战胜潜伏者,那就跟做梦一样。 
 
还没等普提拉纳想出应对方法,潜伏者已经动了。 
淡淡的白光在夜色中冒出来,连普提拉纳都不得不承认,出现的神官和神殿骑士都具备作为一个光辉灿烂角色的资质。 
英俊的外表,高大的身形,不用遮掩和躲藏的职业。 
 
“你果然是死灵法师。”下午听一个大婶诉说看到鬼的事让神官起了疑心,而房间四周微弱的死灵气息让他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你们是来抓我的?” 
“不。”神殿骑士扬眉朗笑,“我们是来杀你的。” 
普提拉纳往后退了一步,摆出警戒的姿势。 
 
然而初级的小法师和明显都是高阶的佼佼者相比较,差距太悬殊。 
只是一个眨眼,普提拉纳便被骑士用泛着白光的长枪指住了胸口。 
 
“我就说根本没必要两个人来嘛。”他对神官撇嘴,边说边将长枪往前递,“我一个人就能够杀掉十个这样的垃圾。” 
“为了保险起……小心!” 
 
四周在一瞬间突然涌起浓重的黑色雾气,浓稠得几乎要变成水滴下来的黑雾沉甸甸地朝两位神职者逼近。 
就在骑士漫不经心的刺向普提拉纳的刹那,普提拉纳听到耳边不知从哪里爆发的一声大喝,“主人!” 
接着,长枪被折断。 
在普提拉纳失去意识前,只依稀捕捉到一道裹在黑袍里的身影。 
那是……阿伊萨斯吗? 
他不确定。 
 
醒过来的时候一睁眼就又看到了雷蒙德的脸,普提拉纳没好气地坐起来,“怎么又是你……” 
雷蒙德一反常态地很严肃,“你还好吧,精神怎么样?” 
“嗯……精神不错。” 
“那你……”雷蒙德望着他的神色实在有些古怪,“试一下召唤骷髅。” 
“好。” 
 
很成功。 
前所未有的成功。 
就像任何一个初级的死灵法师那样,普提拉纳顺利召唤出了五个骷髅。白森森的骨头架子一字排开在面前,乖巧却呆滞。 
他愣住了。 
 
阿伊萨斯呢? 
前一夜的记忆才如潮水一样蜂拥而至,几乎将他整个淹没。 
 
 
这些年来,普提拉纳不再止步于初级。 
事实上,他的天赋相当出色。在法术变得正常后,只用了寥寥几年的时间就成长为高阶法师,在安眠岭都有了一席之地。 
他可以随意的召唤出成百上千的骷髅,然后看着它们摧枯拉朽的变成炮灰。 
 
它们都是骷髅,但它们都不是骷髅。 
 
又是一个傍晚,安眠岭提前进入了阴森的黑暗时分。 
一位同行马上要来找他切磋。 
站在露台,普提拉纳收回停留在天际的视线,转身,下楼。 
 
“阿伊萨斯……” 
快要走到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一声叹息悄然在黑暗中散去。 
“……我想你了。” 
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十二、主人,你舍不得我 
 
这场切磋毫无悬念。 
似乎自从阿伊萨斯消失,之前受到压制的一切反弹似的猛涨。 
 
普提拉纳拍了拍袍子,刚准备上楼。 
黑暗中传出另一个人的大嗓门。 
 
“啊哈哈哈哈……亲爱的普提拉纳,你的法术越来越厉害了!感谢你今天免费让我看了一场这么精彩的比斗!” 
“……” 
这狡猾到极点的奸商! 
根据知识都有产权的理论,就是看到我的表演你也得付费! 
但提前堵住了缺口无疑让普提拉纳没办法再说出要求。 
 
“别生气。”雷蒙德好脾气地笑笑,“我今天来可是有好消息带给你。” 
“什么好消息?” 
“你一直想念的那个……” 
“阿伊萨斯?” 
“啊哈哈哈,我可没指名道姓。” 
“说吧。” 
普提拉纳耸了耸肩,他承认当初被骷髅的表白惊吓到,但他也同样承认,或许早在不知不觉中,那个与其他骷髅不同的骷髅,在他心中就已经很重要了。 
“要钱的哦~” 
“多少你说。” 
“……你真的难得这么爽快。” 
“没错。”普提拉纳现在脸皮比以前可厚多了,“反正都欠你那么钱了,再多一点也没关系。” 
雷蒙德忽然怀疑自己是不是和他接触太多以至于当初淳朴的小法师变成现在这样奸猾似鬼明明有钱却只会欠帐的家伙了? 
 
“你明天跟我走。” 
“好。” 
 
 
“你是……阿伊萨斯?”普提拉纳怀疑地瞪着前方怎么看都跟人类没多大区别充其量苍白了点瘦削了点的生物。 
“是我,主人。” 
“别这么喊我,你可是传奇巫妖。” 
“主人,不要生气。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就是千万别生我的气。” 
“……” 
喂你好歹也是传奇巫妖,至于这样低声下气吗! 
 
“就是说,大概是某次意外后你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成了我的骷髅然后到危急关头突然爆发了虽然找回了身份却力量衰弱只好把我送到奸商……” 
“喂!” 
普提拉纳无视了雷蒙德的抗议,“……那里然后自己找了个地方回复。现在终于成功的还原成了传奇巫妖所以就想起来找我却怕我生气所以先找了奸商?” 
 
骷髅……哦不,现在应该喊他阿伊萨斯——作为传奇巫妖,他的模样并不像一般的巫妖那样干瘪——老老实实点头,“对,就是这样。” 
普提拉纳挑眉,“你觉得这样我才不会生气?” 
“呃……” 
该怎么回答呢……普提拉纳这个样子好可怕,阿伊萨斯宁愿自己是骷髅形态,至少想回召唤空间就能回。 
“你竟然会有这么离谱的想法!” 
果然生气了…… 
“你竟然先找奸商都不找我!我我我……我……”普提拉纳转头看雷蒙德,“我记得我还欠你钱,不如这样吧,把他给你抵债。” 
“不要啊主人……”阿伊萨斯急了,想了想也对雷蒙德说,“雷蒙德先生,请让我和主人单独待一会。” 
……戏没得看了,雷蒙德郁闷的退场。 
 
“主人。” 
“……” 
“别生气了,主人。” 
“……哼。” 
“我知道你不会把我卖掉。” 
“谁说的。” 
“主人……” 
这一瞬间,阿伊萨斯的声音忽然沉了下来,而且距离也猛地变近了,让普提拉纳有些不自在地扭脸。&nb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