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桂花落下的季節
關於部落格
  • 306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狩獵與獵物 by 三觀

 狩猎与猎物 by 三观
 
 
  狩猎与猎物 
   
  A 
   
  这个男人蹲坐在地铁站的台阶上已经一整天了,他好像在等人。其实经常出入这个站的人稍微注意一下就会发现,他每天都会来,每天都在那个台阶上,维持着一个姿势,蹲坐一天。他好像都没什么生理需求,这一整天只会在那发呆,没见他离开过。 
   
  有个青年注意到他,这青年仔细打量他,这个男人看起来已经三十多了,眼角有些细细的皱纹;这个男人很苍白,大概很少晒到阳光;这个男人很瘦,个子也不高,丢到人堆里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他的头发很油腻,离近了还能问到身上的臭味,衣服虽然不破烂但是很脏,看样子他的生活过的不顺当。 
   
  青年想象不出这样一个肮脏的大叔是从事文艺工作的,可看他的手又白`皙细滑,食指和中指握笔的地方有薄薄的茧子,偶尔手上还会沾着墨迹,这样的手只能写或画,这样的手是干不动重活的。 
   
  青年靠在地铁出口吸烟,一边吸烟一边打量着那个蹲坐在那的男人。他对这个男人呢开始感到好奇了。或许是个神经有问题的家伙,而且被家人忽视了,青年恶意的想。他注意到这个男人的脸长的还不错,如果刮掉胡子,看起来很清秀,鼻梁很高,虽然是单眼皮可眼角微微上挑,一双很漂亮的丹凤眼。青年决定尾随这个男人,深夜,看着坐了一天的男人痛苦的站起来蹒跚的往外走,青年捻灭手里的烟悄悄的跟在后面。男人走的是小路,青年远远的跟着他,看着他走进一片要拆迁的平房,人都搬走了,残垣断壁中绕了半天,才看那男人进了一间破了半扇木门的矮房。没有电,青年等了许久,才从破了窟窿的窗户里看到烛光。 
   
  附近没有人,他一个人住,扁瘦营养不良,长的凑合,真是个好玩意。青年蹲在阴影里吸烟,等着那男人入睡。他决定把那男人带回去玩几天,解闷。青年是个同性恋,或许是因为小时候没受到家人的关爱,所以SEX很粗暴,谈过的朋友都掰了。青年正处在偏激的年龄,于是不在找伴,只是花钱买MB,可因为恶名在外,很少有人接他的活。青年的父母都在国外,经济和生活上都很自由,他有自己的房产,可没有一个朋友。 
   
  没人告诉他什么是对的,什么事错的,他任性妄为,要承受恶果。他曾经在劳教所呆了两年,因为伤害,可他被关了两年他的父母竟然不知道,于是他越发觉得自己就应该无法无天。 
   
  蜡烛被吹灭了,青年又等了一个多小时,才靠近那栋危房。因为一直在黑暗里,所以他隐约能看到男人住的简陋的家,蜡烛旁边好像有一个泡面碗,或许这就是男人一天的饭食。 
   
  青年走到男人的床边,很轻巧的勒住熟睡的男人的脖子。看他痛苦的憋的晕过去才松手。男人还活着,青年把他从床上拽下来,很轻,本来想抱着他,可是因为男人的味道太难闻,于是青年把他扛在肩上。深夜没人注意他,青年很轻松的把这男人运到自己家。扒`光他扔到浴室搓洗干净。 
   
  男人的身体很瘦,皮包骨的骷髅一样,看起来很倒胃口,可身上有不少被虐过的痕迹。青年仔细看着男人的乳`头,有两个洞,很显然曾经那里被穿上过东西。不会有女人这么变`态,那么不是他自己变`态就是碰到了变`态的男人。青年拿自己收藏的浣肠器给男人灌了大量的生理盐水,男人的屁`股上有烟头烫的伤痕,性`器上也有伤,显然他被虐待过。青年并没有愤怒,他只是觉得自己捡了个便宜,不用自己调教了。 
   
  昏迷中的男人扭曲着,显然水太多了,涨的男人很痛苦。大涨的肚子圆鼓鼓的,突兀的在细瘦的腰身上很显眼,青年恶作剧似的用力按了一下,男人居然一下就把小号的肛塞排了出来,连带了大量的脏水和粪便。 
   
  青年对于男人的反应没有明显的厌恶,显然他的后`穴被人调教过,这种小肛塞显然不能满足他,或者说不能让他锁紧自己的屁`眼。打开水龙头把脏东西都冲进下水道,青年又找了个大号的肛塞,再次给男人灌肠,他的肚子再度圆滚滚的胀大起来,青年特意把大号的肛塞塞进去。一个拳头大小的肛塞在男人的后面完全没有阻力的就进去了,青年略微惊讶了一下,只觉得自己弄来了一个很好玩的玩意。 
   
  第二次,男人忍的很痛苦,青年看到他额头上的冷汗,显然他醒了,似乎是痛醒的,可他看着青年的眼神很迷茫,好像不明白自己的处境。青年拍了他屁`股一巴掌,男人就自动的跪起来,塌下腰,只把自己的屁`股抬的高高的,让青年方便玩弄。青年略微惊讶,他没说话,拍他也只是想拍而已,没想到他竟然这么乖巧。青年用手翻弄着男人肛塞旁边的褶皱,看到出男人忍的很辛苦,但他咬着牙没发出一点声音。青年拔出那个拳头大小的肛塞,男人使劲缩着自己的后`穴,努力不让肚子里的液体喷出来,青年看着那个伤痕累累的屁`股那么努力的讨好自己,突然觉得好笑,便轻轻拍了一下,那男人就像得到什么命令一样爬到马桶上,面对着青年蹲好,然后慢慢松开自己的肛`门,有些浑浊的水喷射在马桶里,青年看着那赤红的后`穴用力怒张着,微黄的水哗哗的冲在自己家的马桶里,突然觉得自己的下半身暴涨起来。 
   
  青年靠近男人,看着那一脸舒适的男人微睁着着眼,眼里含着泪。青年拍了拍男人的脸,男人似乎是从排泄的享受中突然清醒过来一样,畏缩的抖了一下,当他的眼神瞄到青年胯下勃`起的一块时,好像突然醒悟一样,手忙脚乱的解开青年的裤带,把青年的裤头拉下去,就用嘴去亲吻青年勃`起的性`器。 
   
  青年还没洗澡,性`器和鼠蹊部都带着尿骚味。男人好像很享受一样,用力吸了一口气,然后就伸出舌头卖力的舔着青年的性`器,连包`皮里的一些皮垢都舔着吃掉。男人似乎精于此道,青年根本就没享受过这种程度的口`交,轻微的舔舐,上下裹起牙齿直接将青年的性`器吞下去,吞到深处还探出舌头舔着他的肉柱,上颚软组织抵着龟`头,一下一下颤抖着,用力吸舔。青年没有定力,直接被这种程度的舔允弄射了。男人咳嗽着吐出青年的性`器,把精`液含在嘴里,伸出舌头让青年看了看,就直接吃掉了。 
   
  青年觉得这男人好像受过深度调教,可这样的尤物竟然没人要,难道他天天蹲在地铁口就是在等人把他带回家嘛? 
   
  青年拨了着男人的头发,湿漉漉的头发细软的缠绕在青年的手上,温暖又冰冷。男人已经拉完了,后`穴还在一张一合的,似乎在故意给青年看,这让刚刚发`泄过一次的青年觉得自己的那玩意似乎又想站起来,可尿意突然打断了青年的冲动,青年让男人从马桶上下去,男人很乖巧的趴在马桶的旁边,看着青年掀起马桶圈,对着马桶要小便。男人猛的蹲起来,推了青年一下,青年还没反应过来,他就蹲到青年的胯下自动的含住青年的性`器,只是用嘴轻轻的含着,然后就蹲等着。青年有些错愕,可看着男人乖顺的表情,便放松下来,尿液冲进男人的嘴里,男人大口的吞咽着,吞不下的,就用手接着,撩到自己身上。青年真没想到他居然会喝自己的尿,惊了一下,就想推开他,可男人用力抱住青年的腿,含着青年的性`器不放开,直到青年尿完,男人还用舌头为青年清理干净才松开。 
   
  青年用水把两个人都冲干净,径自打开门走了出去。男人似乎在浴室里犹豫了一会,然后四肢着地的爬了出去,乖乖的趴在青年的脚边。青年没想到男人竟然被调教的这么好,他突然不想放开这男人了,一个省了自己费力调教的奴,真是再好不过了。这么想着,青年从自己早就准备好的一大堆道具里,找到那个铁链,拍了拍男人的头,男人看到青年手里的东西,自动的爬到青年面前,青年把锁链锁在男人的脚腕上,另一头锁在床腿上,突然觉得无比满足。明天一定会更好玩。 
   
AEND 
 
PS:谢谢大家的祈福,于是,说了老爹身体好转便炖肉,于是开炖……囧或许过于油腻了~大家若是承受不了便是END~若是承受的了~就继续展开~不过感觉肉炖的火候还没到,不够熟的说 
 
  B 
   
  青年大概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跟犯罪没什么两样,在他看来,自己不过拐回来条狗,虽然年纪大了点不过还是条好狗。 
   
  青年睡在床上,男人就趴跪在青年的床脚下,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小团。男人身材单薄,而且个子不高,那样缩在那还真不显眼。男人看青年没有使用自己的意思,半闭着眼睛,似睡非睡的枕着自己的胳膊不知道在想什么。 
   
  清晨,青年是在一阵舔舐中清醒过来了,男人正伏在床边,伸着舌头舔着他的下`体,晨勃`起来的东西怒张着,被男人红彤彤的舌头舔上一层亮晶晶的唾液。这种悸动让青年没费力思考就拽着男人的头发把他拉到床上。男人乖巧的蹲坐在青年的身上,自己用手扩张了一下后`穴,就坐了下去。青年没有被勒疼的感觉,只是觉得肉呼呼热烘烘的肠壁包裹着自己,很软,很黏腻,湿滑……青年还没有具体的感觉,就觉得男人的后`穴好像突然自己动了起来,好像在使劲的嘬着自己的性`器。那种软乎乎好像被软体动物缠绕上来的感觉,让青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可又觉得很爽。男人动着自己的腰,昂起头,脖子伸的很直,胸向前挺着,手扶在青年腰侧的被子上,缩腹提臀的扭动着。青年没尝过这种滋味,他只觉得这样的男人,看起来竟然很妖娆,不由的伸手拽住男人的乳`头使劲捻捏着。男人畏缩了一下,好像有点疼,可只躲了一下,继而又把胸挺起来,甚至把另一边乳`头也送到青年眼前。 
   
  什么都不用自己费力,青年玩弄着男人的胸,拉扯着那两粒赤红的乳`头,黄豆大小的玩意已经被他拉扯揉`捏的樱桃大小了,两个被穿透的孔看起来更加明显。青年坏心眼的想把指头从那两个洞里穿过去,试了几次发现有点费力。青年没想过要给谁穿孔,所以他没买穿孔用的道具,可看男人这样的胸`脯,不由的考虑要不要给他添点饰物。 
   
  青年是行动派,这样一想,便马上就要去商店。于是,青年翻身把男人压到身下使劲的打夯一样插入,男人很配合使劲绞着自己的后`穴,让青年觉得自己像在开拓着肉壁,这种冲击让青年很快就抓着男人射了。青年抽出自己软塌塌的性`器,心不在焉的去厕所,想着一会要买什么样式的才好看。男人看青年要去小解,急忙起身想跟过去,可脚上的锁链限制了他的自由,急的爬在地上小声呜咽。 
   
  青年没发现自始至终男人都没发出声音,也没发现自己觉得很爽的事男人竟然一点也没有享受,骑坐在他身上是男人没有勃`起,青年的粗心大意也没让他去给男人松开锁链。穿上鞋子和牛仔裤的青年只往身上套了件外套就出门了。男人看着关起来的门趴了一会,静静的坐起来,脚上被锁链磨破了一层皮,男人没觉得疼,他只是觉得冷,不是身上冷,他觉得这不是他等的那个人,可又有什么关系呢?那个人不要他了,从新找一个人而已,随便是谁都行。男人玩弄着锁在脚上的锁链,靠着自己的膝盖睡着了。 
   
  青年在外面转了一圈,他发现乳环这种东西似乎只有专门的情趣用品店才有的卖,可他又不太想去那种地方,他的道具都是从网上邮购的。从网上买快递时间太长,他现在就想要,他想把那个看起来似乎很妖娆的老男人打扮起来,一定会很漂亮,漂亮起来就会更顺眼,顺眼自然还是自己能得到更大的乐趣。 
   
  青年去了商场,到了饰品专柜看了耳环和指环,青年看上了几套银制品,都是比较粗的指环,还有几个女士手环很细,青年不在乎钱,他家里人似乎在用钱来代表对他的亲情,于是他有很多亲情。 
   
  银饰不是很贵,当然青年认为那个大叔还配不上用黄金或白金什么的,所以买银的就够了。青年掏出自己的金卡,签字的时候,售货小姐很费力的才看出那几笔鬼符图样的字是于冕,售货小姐想笑又不敢笑,使劲忍着,把银饰包装好递给眼前的帅哥,心里越发觉得这几笔字白瞎了这么个帅坯子。 
   
  这个叫于冕的青年拎着购物袋打算回家,半路上又想起来家里现在有了个玩意儿,该多买些生活用品。于是他又转到超市,买了毛毯,毛巾还有些吃的。于冕不会开车,拎着这大包小包的东西打车到家。 
   
  开了门,看到男人蜷在卧室门口靠着门框似乎睡着了。于冕没搭理男人,自顾自的进了厨房,把买回来的吃的都塞进冰箱。于冕喜欢自己鼓捣饭,于是他下了挂面汤,还用蛋糕粉做了俩蛋糕。于冕把吃的都摆到茶几上,把男人摇醒。男人醒过来看到于冕脸色有点发白,马上爬起来跪好,低着头想舔于冕的脚。于冕皱了皱眉头,拽着男人头发把他拖起来,看男人死死闭着眼好像很害怕,就拍拍他的脸,告诉他先不玩了,去吃饭。 
   
  男人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看客厅的茶几上确实摆着碗筷,又看了看于冕有些惊讶,尝试着往外走了一步,发现锁链的距离实在不够他走出卧室,便低头又想跪下。 
   
  于冕觉得自己好像没做什么会吓坏男人的事,觉得有点挠头,可看着男人这样,觉得自己就算松开他,他也不会逃跑。于是于冕拿钥匙把男人脚上的锁打开,意识他去沙发上坐下吃饭。 
   
  男人看了于冕一眼,走到沙发边,没坐下,就那样站着,看于冕收好了锁链也走过来,突然嗤笑了一声,‘就你这样的也想当主人?’ 
   
  于冕第一次听男人说话,有点楞,可看男人嘲讽的把碗筷拔了到地上,又端起汤锅当着他的面慢慢倒了一地,又有点懵。 
   
  “真是个软蛋。”男人看了于冕一眼,大咧咧的把于冕撇在茶几上的烟抽出来点上,深吸了一口,“我还以为找了个有点胆儿的男人呢,没想到又是个太监。” 
   
  于冕没想到这男人竟然突然变脸,看着客厅被弄的乱七八糟又觉得很生气,可看着那男人的揍性,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先问问他的意思。男人抽了一根烟,于冕才开口问他是谁。男人扫了于冕一眼,就像看坨大便,也没回答,把烟头插在于冕做好的蛋糕上,懒洋洋的站起来,“你管我是谁,降不住老子的就他`妈滚蛋,浪费老子时间。”男人拽过于冕的一条裤子套上,有点大,不过凑合着能穿,又找了件上衣穿上,转头看了看于冕,“拜拜,不陪你浪费时间了。” 
   
  于冕看着男人走到门口,突然伸手抓住他,“想走可以,把客厅收拾好了在滚蛋,不然我让你横着出去。” 
   
  于冕很生气,于冕生起气来是很混的,于冕没人管没人顾的长这么大,还没被人骂过窝囊太监。 
   
  男人看着于冕气哼哼的样,弯弯嘴角,伸手把于冕的手扒拉开,“滚吧废物,你可以自己把那些玩意舔干净嘛!” 
   
  男人没看清自己是怎么摔出去的,只是眼前一晃,就觉得自己头很疼,他撞在沙发角上了,幸亏是布艺沙发,不然非开瓢不可,男人觉得头很晕,可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于冕的拳头就到了,几拳头打在于冕的脑袋上,打的男人只能小声的哼哼,很疼可又觉得很舒服,对就是这种感觉,男人眯着眼睛,于冕没看到男人眼里有几丝得意。干瘦的男人被于冕打的爬不起来了,于冕有几拳打在男人的肚子上,现在他用手环着自己的肚子,趴在一边干呕。于冕意识到自己打的有点重,可又拉不下脸来,就走到男人旁边蹲下,想看看他的情况。可一伸手,还没碰到男人,就见他翻过身来,青紫的眼眶里含着泪,小声说,“我不敢了,以后我再也不敢了,主人,饶了我吧。” 
   
  于冕伸出去的手没碰男人,使劲攥成拳头收回来,“告诉我你他`妈的究竟是谁,是干什么的?” 
   
  “我是主人的奴隶,是狗,是主人的马桶,主人想叫我什么,我就叫什么。” 
   
  “放屁,我问你的名!户口本上的名!正当职业是干啥的,多大了?操,老实告诉我!” 
   
  男人静静的呆了几分钟,小声说他叫王旭,自由写手,36岁。于冕没想到这男人竟然快四十了,大概人长的单薄就显年轻。起身踢了老男人一脚问他,“起的来嘛?” 
   
  王旭费力坐起来,把身上套的衣服扯下来,扔到旁边。于冕看到王旭腿间勃`起来的玩意,用脚撩拨了一下,“起来了?跪好撸给我看。” 
   
   
 
 
BEND 
 
  C 
   
  王旭倒是没有耻辱的表情,只是咬着嘴唇,一边用手使劲搓`揉着自己勃`起的性`器一边大声喘息,半天……没动静……而刚才还挺精神的家伙居然慢慢软榻了,王旭盯着自己的胯下,呆了会,一屁`股坐在地上,扭头吐了口带血的吐沫,“操,又软了。” 
   
  于冕越发觉得这人有毛病,心里开始打鼓,这不是一神经病吧?于冕刚才揍人的气势这下丢了一半。看着坐在那的王旭,说话都有点结巴。“你,你,你有病吧?” 
   
  王旭抬头看了于冕一眼,皱着眉头让于冕拿根烟。于冕看着王旭开始肿起来的猪头,觉得自己下手有点重,于是心怀愧疚的从裤兜里掏出包玉溪,蹲下给王旭点上。 
   
  王旭使劲嘬了口烟,慢慢吐掉,看于冕蹲在他旁边发傻,越发觉得自己找错了人。不过聊胜于无,好在这小子还有点体力,慢慢调教也许能有用,变`态哪那么好找啊,不容易逮着一个就他吧,权当打发时间用了。这么一想,王旭也释然了,他刚开始觉得脸上有点火辣辣的,不过他的感觉,有跟没有一样,王旭抬手摸了摸脸,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应该挺惨的,就抬手攥住旁边蹲着的傻瓜的手腕,“把我扶起来,我站不起来了。” 
   
  于冕听王旭这么一说,二话没说就把王旭抱起来,丢进卧室的床铺上,“你个神经病,刚才怎么不会好好说话呢?” 
   
  “是啊,一睁眼发现自己让人给偷了,你想让我跟你怎么说话?跟你说,‘大爷饶了小的吧,小的没钱,没法给你赎金啊?’” 
   
  “你,你,你就不,不会问问我是干嘛的?”于冕让王旭一堵,又开始结巴。 
   
  “哦?我好像让你爽到了吧?傻`逼,去把厨房弄干净,爷饿了!”王旭抬头看着于冕坏笑,这愣头青真他`妈的傻,除了身高体壮长的好真没半点招人稀罕的地方。 
   
  于冕是第一次看到王旭笑,他觉得这快四十的老男人脸肿成猪头还能笑出这水平来实在是挺有水准的,盯着看了会,脸就红了,“操,老子叫于冕!老子没想偷你,就想跟你玩两天,成了吧?麻痹!小气样!别叫老子傻`逼!”于冕突然觉得不好意思,张口骂了王旭两句踹开门就去客厅收拾残局。 
   
  王旭和于冕在坐到一起吃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因为于冕做完饭去喊王旭的时候看王旭睡着了,就小声的关上卧室门,自己跑书房打游戏去了。等王旭爬起来,看着饭菜都凉了,直接一脚就把于冕书房的门给踹坏了。于冕正在下副本,被这惊天动地的一声吓的差点跳起来,手一抖就把仇恨给拉过来了,转头看王旭臭着一张脸冷冰冰的盯着他,在看看歪在一边的门,张口就吼,“麻痹!你踹什么踹!”转头一看游戏里,团扑了……一队人都指着名骂他2B呢,气的于冕也不玩了,直接下线。顺手拽下耳麦就到王旭跟前,牙咬的咯咯响。 
   
  “吃饭不叫我,你怎么这么没教养?我让你先吃了吗?”王旭好像根本就没看着于冕暴跳如雷的样,把气人的台词说的理直气壮。 
   
  “我,我,我,我艹,老子也,也他`妈的没吃呢!!!!”于冕这句话是吼出来的。王旭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如景涛附体样的2B青年,咳嗽一声,“吃饭。”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焖米饭和烧茄子都凉了,不过味道不错。王旭很优雅的用1分钟一碗的速度吃了三碗,顺便把烧茄子的汤也都泡了米饭。于冕叼着筷子,看着光溜溜的盘子……可怜见的去厨房找了点肉松撒白饭上当菜。 
   
  虽然书房的门还在门框上挂着,可那个大坑……于冕收拾完厨房,转头坐沙发上看看靠在沙发犯懒的王旭,“你的脚没事吧?” 
   
  “不疼。”王旭看着房顶吐烟圈。 
   
  靠,老子那门可是实木的,你丫脚丫子没废了就是好事,还他`妈说不疼。你他`妈练过吧?于冕腹诽了几句,突然发现自己没话题了,俩爷们坐沙发上,连句话都说不起来,是挺尴尬的一件事。于冕是向来没有道歉的习惯的,虽然看着王旭那样儿不爽,可想想好像真是自己先对不起他在先,“你要是懒得搁我这呆着了,就走吧。” 
   
  于冕觉得自己能说出这话来,真是明理好青年,不过他还没自我满足完,就被王旭一巴掌打醒了,“操,上了老子就想甩手不要了是不是?你妈`的知道这叫始乱终弃吗?听过请神容易送神难吗?操!一次都没能让老子射出来,你自我满足个毛!你麻痹,你个窝囊太监!”于冕看着骑在自己身上抓着自己脖领的炸毛使劲晃自己的脑袋,气的一翻身把王旭给压在沙发上,“别给脸不要脸啊,操,你骂谁不窝囊太监呢?” 
   
  “你!你!就骂你呢!你个窝囊太监!”王旭给于冕压着也没老实,扭着小身板,把胳膊从于冕手里抽出来,大巴掌又跩上了。 
   
  “你,你,你怎么这么……”于冕抓住王旭的俩爪子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听他骂自己,于冕是很生气,可看这家伙怎么挣扎也就那点小力气,又觉得自己没必要跟个贫弱的老家伙一般见识,可看那咋咋呼呼的欠揍劲。于冕握着拳头,真想下手,可瞧着王旭青青紫紫的样,气的把王旭拎起来,压在自己腿上,把他身上套着的那条自己的大裤衩子给一撸到底,朝着屁`股就抽开了。 
   
  于冕的大巴掌抽在王旭的屁`股上实打实的,啪啪的声就不来断的。开始王旭还挣扎着骂两句,到后来,就是哼哼唧唧的在于冕的腿上扭来扭去的蹭着,还小声的叫跟只猫似的,蹭的于冕觉得自己要支帐篷。 
   
  于冕看着王旭的屁`股让自己打的通红,觉得口干舌燥的,低头一口就咬在王旭的屁`股上,于冕这口咬的狠,王旭也没叫也没挣扎,只是扭着伸手把于冕的裤链解了,把那站起来的玩意用手攥着揉搓。于冕王旭搓的禁不住一点逗弄,提起王旭的腰掰开他两瓣宣红的屁`股就把他压在自己的东西上。 
   
  这之前没前戏,王旭后面潮乎乎的勒的挺紧,于冕那玩意个大,使劲一插进去,王旭就死死抱住于冕的脖子抽搐着射了,射出来的东西弄的于冕小肚子上都是,俩人中间滑溜溜的,于冕看王旭射了,就使劲抱着王旭插的越发深,恨不得把自己的俩蛋蛋都塞王旭的屁`眼里去。等于冕也射了,基本上也没啥劲了,俩人都瘫瘫在沙发上,于冕让王旭躺在自己怀里,也没把自己软下来的玩意拽出来,就搁王旭的屁`股里塞着,没几分钟俩人都睡着了。 
   
 
CEND 
 
  D 
   
  于冕大清早是被憋醒的,睁开眼就看王旭正趴在他身上瞧他。于冕给吓了一跳,张嘴就来了一句,‘看啥看!’王旭眨眨眼,“干嘛?昨晚上插舒服了,今天就不要人家了?”于冕让王旭的话给堵的直噎气,可突然想到自己还憋着一泡尿,还是先解决内急问题比较要紧。就使劲抬着发麻的胳膊把扒在身上那位爷先请下去。还没等他坐起来,身边那位一抬手就给他拽住了。于冕急头败脑的让王旭放手,王旭不松手,只瞧着于冕。气的于冕转头就骂,“再不松手尿你一身。”王旭眯眯眼睛,不说话,只翻身坐起来,抬起腿搁在沙发扶手上。王旭的屁`股昨天让于冕那顿抽的有点发肿,俩屁`股蛋中间的洞洞,一张一合的往外吐着半透明的玩意……于冕顿时觉得脑袋有点充血,觉得耳朵都开始发烫,“你,你……”王旭没给于冕接着说话的机会,拉着于冕的手就插到自己的后`穴。王旭的后面很热,湿湿滑滑的跟蚌肉似的又软又韧,就那么箍在于冕的手指头上,这么一下,于冕的小弟弟就背叛了,硬邦邦的站起来,抵着自己的肚皮,“我艹,你这骚`货!”于冕骂了一句,也没废话,抽出手卡着王旭的腿弯就把他顶在沙发上插了进去。 
   
  刚插进去的时候王旭往里缩了缩,于冕以为他疼,可看王旭的低垂着眼睛脸颊红润,微微咬着下唇,春情萌动连眼角的鱼尾纹都带了妖气,越发觉得这男人好看。于冕打夯似的一下一下抽`插使劲的捅着,恨不得捅穿了怀里这个老家伙,这么着还觉得不过瘾,于冕觉得自己好像变成只疯狗,一口一口的舔着王旭,眉毛眼睛鼻子嘴,后来连牙都上了。王旭昨天挨了顿揍,脸上有青紫的地方,不过肿已经消了,于冕不觉得青紫的地方难看,只觉得这样的老玩意跟化妆了似的,咬到青紫的地方越发用力。王旭也不挣,只是小声的哼哼,好像于冕咬的越使劲,他越兴奋似的。到后来,于冕咬他,他就舔于冕,俩人就跟两条狗一样,弄得都是口水。最后舌头缠到一起的时候,于冕使劲勒着王旭的腰终于射了,王旭那根不怎么顶用的玩意也硬着在俩人中间硌着,于冕腾出只手来使劲攥住王旭的东西,用力搓。或许于冕忒用劲了,终于听王旭啊啊啊的叫着射出来。于冕筋疲力尽的趴在王旭身上喘着,俩人身上都是汗。歇了会,于冕刚才压下去的尿意又涌出来,费力的想起来去厕所,可一动,就被王旭抬脚勾住了腰。 
   
  “松开,我要上厕所。”于冕嗓子有点哑,皱着眉头开始不耐烦。王旭抬手死死抱住于冕,就是不松开,于冕的玩意还没从王旭下面抽出去,王旭就一下一下勒着于冕的东西。 
   
  “我艹,你麻痹放开我!”于冕急了,“麻痹,你这贱`货,非要是不是?非要是不是?艹!缩好了,漏出一滴老子让你全舔了!”听了于冕的话,王旭浑身颤了一下,越发乖顺的抬起臀,后门轻轻缩紧。看着王旭低眉顺目的样,于冕闭了闭眼睛咬着牙,把憋着的那泡尿撒进王旭的后`穴。 
   
  于冕看着王旭颤抖着抬着屁`股用力缩着臀的样,突然觉得这样其实也不错,这家伙要是不气人还挺好的,这么想着,突然坏心眼的抱着王旭站起来,王旭吓的叫了一声就死死的抱住了于冕的脖子。“夹好,别漏了,骚`货!”于冕这样一说,就觉得自己的玩意又被勒紧了一圈,不怎么疼感觉还不错。 
   
  于冕把王旭抱到厕所,对着镜子把王旭在他身上翻了个面,就跟给小孩把尿似的对着马桶,然后慢慢把自己抽出来。“一滴也不许漏出来,我让你拉的时候你才许拉。” 
   
  王旭在于冕怀里抖着,似乎在使劲忍着腹痛,可后面锁的紧紧的,真是一滴答也没漏。于冕坏心眼的瞅着王旭闭眼皱眉死死忍痛的样,突然觉得很爽,就用力抬了抬王旭的屁`股,用力掰的更开,还顺手拨弄着王旭的小鸟,“你想尿不?憋一晚上了也有尿了吧?”王旭红着眼睛看了于冕一眼,颤音嗯了一声,听的于冕心底更加痒痒,“来尿吧,两边一起,尿给我看。” 
   
  听着哗哗声从小到大,于冕怀里抱着的家伙也从开始的扭捏到自己扭着腰,俩手后仰着抱住于冕的脑袋使劲的搂着。于冕就听着王旭啊啊的叫唤着,跟叫春的猫似的,俩腿磨蹭着,尿的到处都是。等他尿完,也没劲了,瘫在于冕怀里,喘着气,还在哼哼唧唧的。 
   
  真他`妈的脏,于冕其实看不惯忒恶心的事,可摊在这家伙身上好像也没那么反感。好在是在厕所里,开了水龙头什么都冲没了。 
   
  于冕抱着王旭站花洒子底下洗澡,刚把浴液打上,就见王旭挣着腰非要下去。于冕松手让王旭自己站着,把浴球塞他手里,王旭看看满手的泡沫,撇撇嘴,“一会我要出去。” 
   
  “干嘛?”于冕听王旭这么说也不知道心里是啥滋味,若是换昨天,大概他巴不得这货赶紧走了,可现在又觉得有点舍不得。 
   
  “没事,就是想出去。”王旭往头上打泡沫,看都没看于冕一眼。 
   
  “又出去钓野男人?”于冕觉着自己压根就不在乎这大叔,可压根就没察觉自己说的话透着一股子酸味。 
   
  王旭听于冕说这种话挑了他一眼,扭头就冲水,本来不想搭理他,可瞧于冕越来越黑的脸色,就来了句,“跟你没关系。” 
   
  “没关系?我艹!”于冕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听到这话就爆了,澡也不洗了,一把揪住王旭的头发就把他拖出去,湿漉漉的把他拖到卧室,翻出之前给他摘下来的链子又给他锁到床脚。“告诉你,昨天老子让你走你不走,今天想走没成!” 
   
  王旭浑身精湿,早上又来那么一通觉得很累,看于冕那突然发疯也懒得装了,他锁就让他锁着,伸手爬上`床裹着毛巾被往床上一滚,“滚吧,我睡觉。” 
   
  于冕看王旭闭上眼就睡的样气就不打一处来,可一个巴掌拍不响,架不能打火气就发不出来。于冕气的在客厅踹翻了几个凳子,气鼓鼓的突然想起来他买回来的那些东西。“操,跟我没关系,今天就让你跟我有关系了!” 
   
  于冕没发现自己的行径开始不正常,可翻出那些指环耳饰越看越觉得这些都没用,气的跑自己的写字台一通乱翻,结果翻到以前买的一盒小铜锁。于冕看着那盒铜锁有点出神,那是他上小学的时候跟风买的。馁时候流行写日记,不少孩子都买这东西留着锁日记本,于冕看不少人都买了锁到日记本的别扣上,然后在班里显摆,就买了一盒子小铜锁,想给那个显摆的小孩一个难堪。可锁头买回来了,于冕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必要买……家里没人会注意到他在写日记,也不会有人好奇的去翻看他的日记。那个只写了句开头的日记本被丢在写字台上,后来上面压过游戏磁卡;压过哑铃;压过小黄书……就是不曾有机会用上过这些小铜锁。 
   
  于冕惦着手里的小玩意,锁头都不大,下面还都带着钥匙,这么多年居然没有半点锈迹,当初买的还真是好东西。‘真不错,黄灿灿的虽然没锁过我的日记,那就用来锁住你吧。’于冕如是想。 
   
   
 
DEND 
 
 
  E 
   
  对于王旭来说,昨晚和今儿早上于冕的表现实在不错,自己有几个月没能清存货了,虽然脑袋有点二,一生气就耍横,没半点上位者的自觉,不过好在力气不小,东西也够大,脾气火爆一点就着想让他狂化也省事,激他两句就得。而且二缺的人也好相处,不会跟你叽歪神马感情问题,也不会指着他说丫就把人当成全自动按摩棒。 
   
  跟这样的人处很省心,这种人坏起来也是坏在面上,能让你一眼看透,王旭自认为对付这种小屁孩完全能把他控制在手心里。所以王旭对于冕一点没防备,加之昨晚让于冕插着一宿没睡好,早上又玩的过火了,所以没几分钟就着了睡的死沉死沉的。 
   
  再睁眼,屋里很暗,王旭以为自己睡了一天,可看看床头的表才下午两点。摸了摸自己的脚腕,链子还锁着。王旭翻了个身,懒得起来,肚子好像也饿了,听见客厅有电视声,就喊于冕。 
   
  王旭听见于冕开门进来,就眯着眼睛瞧他,这小屁孩冷着个脸站在床头似乎还在生气,王旭抬手拉着于冕的袖子,“我错了,以后主人允许我出去,我才会出去。”王旭摆出个委屈献媚的笑脸,然后看那小子弯下腰一下一下顺着他的头发,心想‘果然心软了,没用的东西。’ 
   
  “没关系,以后你想去哪都成。”于冕低头亲着王旭的脑门,“只要记得到时间回家就成。” 
   
  王旭实在受不了这种看起来温情脉脉的戏码,上过两次床而已,就算有关系也不过是炮友,王旭忍攥在手里的大巴掌,想耐心看完于冕究竟都准备了啥节目,是不是一会要说对自己一奸生情神马的。要是于冕真敢这么说,自己的大巴掌非轮圆了给他呼脸上。可等了半天,于冕没在说话,只是一下下摸着自己的胸`脯,昨天也没看这小子恋乳啊,王旭低头扫了一眼差点咬了自己舌头。 
   
  王旭见过各式各样的乳环,可这种……也忒奇特了吧!俩黄铜的小锁锁在他胸`脯上,于冕的手在玩弄的是那两个小锁头。这是怎么个情况?王旭看于冕拿出根绳子上面挂着几把钥匙,“老东西,你身上打了洞的地方我都给你锁上了,钥匙我会随身带着,想弄开,要么找我,要么找锁匠……不过你这种骚`货,或许巴不得在锁匠铺遛鸟吧?没事,你身上的毛我也都帮你处理了,你睡的真死,给你刮毛的时候,我把拳头都塞你屁`股里你连哼都没哼啊,骚`货,你那里面可真软,真暖和,搞的我都不想出来,我说,以后我把你锁在厕所怎么样,只给你喝尿,而且每天都从后面把你肚子灌满了怎么样?”于冕的手一下一下拨弄着王旭腿间的玩意,抻拽着那里的三把小锁头,笑的特温柔,“然后找个跟我拳头一样粗的东西给你塞上,不许你拉出来,让你身上除了我的尿味,永远不会有别的味,好不好?” 
   
  王旭看着于冕有点发抖的说,“好。”只是听着于冕这么说,王旭就开始觉得兴奋了。 
   
  “我有十六把锁,你身上只五个洞,以后我会把这些锁都用上,你说这些洞开在什么地方好?这里?”于冕扣着王旭的肚脐;“还是这?”于冕摸着王旭的腿根…… 
   
  “王旭,我会再给你打上几个洞,耳朵上,舌头上,让你没有我就吃不了饭,说不出话,怎么样?” 
   
  “好。” 
   
  “王旭,我在你屁`股上划上精`液收集池怎么样?晚上把你绑到公园的公共厕所里,让所有上厕所的GAY轮`奸你怎么样?” 
   
  “好。” 
   
  “然后把你丢到公园里,戴着狗圈跟狗干,让狗把你操熟了,在给你肚子里塞进生鸡蛋,你就在那把下蛋给我看怎么样?” 
   
  “好。” 
   
  “王旭,乖一点,我会对你很好的。”于冕突然站起来拽开窗帘,外面阳光明媚,强烈的光线让王旭一时晃了眼,只觉得于冕沐浴在白光中,影子却显得那么黑那么暗。 
   
  王旭闭着眼笑了,这种话听的太多,自己早就分不清真假了。随便吧,无聊,想怎么样都成,反正这具身体早就废了,从发觉自己患了末梢神经炎以后,感觉就越来越迟钝……越来越倾向于受虐也无非是疼痛才能让自己感觉更真实一点,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也不过是个将会相处几个月的陌生人,就算他这样说……也只是这样说而已。 
   
  END 
   
   
 
PS:完结……完结了……肉炖完……虽然说是纯肉,可2货LZ还是缺乏大块排骨的信心啊……而且炖的也不够肥烂~Tv T 凑合着吃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