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桂花落下的季節
關於部落格
  • 3118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攻先生的充氣小田螺 by 桂小條狼

 

《攻先生的充气小田螺》桂小条狼
作者:桂小条狼
第 1 章
 
 
 
  今天是攻先生生日。
 
  说起来攻先生长这么大了早就过了吵着要生日礼物的年龄了,但毕竟是自己的生日,也总该高兴一下不是吗?于是攻先生就和一帮死党跑出去喝酒了。
 
  嗯,忘了说,攻先生是个G。他那帮死党也是G。于是他们就跑去G吧劈酒庆祝,顺便看看能不能勾搭个能在生日这晚暖一下床的。
 
  正当他们喝的尽兴的时候,攻先生的电话响了,是一条信息,发件人是攻先生的表姐。攻先生皱了一下眉头,心想这脑抽的女人又想干嘛?其实不能怪攻先生这样以下犯上不尊重长辈的想法,毕竟他表姐从小到大的奇思异想到现在攻先生都理解不能。尤其今天是他生日,不知道他表姐又有什么奇怪的想法了。
 
  短信上写着:“乖表弟~今天是你的生日,为了庆祝,我特地选了一份非~常实用的礼物送给你哦~应该今晚就会到你家了!你赶快回去拆你的礼物吧!哇哈哈哈哈哈哈!”
 
  攻先生努力想无视后面那“哇哈哈哈哈哈”的几个字,心想这女人该不会送个炸/弹去自己家吧?
 
  他喝完酒耍完疯后勾搭了一个暖、床的回家时,家门口的保安同志一脸诡异地对他说:“先生,今天您有东西送过来了,您不在我帮您先收了。”说着拖出一个大箱子。
 
  攻先生还没反应过来,旁边的暖床同志扑哧一声就先笑出来了。箱子上面大大地印着:“满足你的欲///望,改善性/////冷淡,对男性阳X、x泄等难言之隐……”后面还贴着一张掉色的充气//娃娃图片。
 
  暖、床同志忍着笑,努力绷住脸对攻先生说:“啊那个,你已经买了这种那么好的东西了还可以治难言之隐啊我今天就不陪你了你自己慢慢跟你的娃娃玩吧!”然后就带着诡异的笑容拦了一辆车走了。
 
  攻先生无言的在风中零落,心里鄙视诅骂他表姐N次,在众人无限好奇的目光中抱着这个猥////琐的箱子回家了。
 
  回到家,攻先生啪地丢下箱子,凝视片刻,心想充气///娃娃平时广告杂志见得多了,虽然说这是那个脑抽的表姐送的东西,但今天实物就在眼前,怎么也得看个真。于是攻先生三下两下就把包装打开了。
 
  在打开包装的那一瞬间,攻先生惊、悚了一下。因为实在是真!真的太真了!暗骂道:怎么连气也充好了!想吓死我啊!
 
  攻先生把娃娃抱出来,发现竟然和真人一样那么重,皮肤摸上去滑滑嫩嫩的,眼镜呈半眯状态,嘴巴微启,隐隐约约能看见里面粉红的小舌头。攻先生目光往下移,伸手摸了摸娃娃胸前的那两粒小东西,想:嗯,手感不错……再把目光往下,用手圈了圈那个腰:刚刚好!最后把目光定在了某个地方……那个重点部位做的好逼真,翻过背后一看,另一重点部位也……
 
  攻先生把娃娃全身上下摸了个透,摸的那叫一个通体舒畅,摸的那叫一个爱不释手,之前的被误会的怨气早就被他忘光光了。攻先生把娃娃抱进自己的房间,放在自己的床上,还非常好心的给娃娃盖上被子,拍拍娃娃自言自语:今晚就先陪我睡觉,以后我会慢慢开发你的!
 
  当晚,攻先生就一手搂着娃娃香甜地入睡了,还做了个让人脸红的梦。
 
  只是,在攻先生不知觉的情况下,娃娃微微轻轻地向他靠了靠。
 
  作者有话要说:噢噢噢噢~~~~第一次试试发文~
 
  ------
 
 
 
第 2 章
 
 
 
  第二天,攻先生从香床暖枕中醒过来,再次对娃娃进行全身十八摸,左掐右掐地不肯放手。攻先生和娃娃温存(- =)了好一会,才依依不舍地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上班了。临出门前,攻先生还特地跑回卧室,小心地帮娃娃盖好被子,仔仔细细地掩了掩被子。
 
  攻先生走后,房子恢复了寂静。过了好一会儿,卧室里突然响起了开门声。
 
  攻先生的那只娃娃从门缝钻出个脑袋,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蹑手蹑脚地从门缝里溜了出来。
 
  娃娃一口气跑到厨房,刷地就打开了冰箱,拿出里面的一大罐牛奶(草莓味!)咕咚咕咚地喝起来。娃娃君还怕被攻先生发现,思考了一小会儿,非常善良地留下了一小半牛奶然后塞回冰箱。娃娃君打着饱嗝,从厨房里溜达到客厅,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脚踏在桌上看起了报纸。
 
  “某某明星地下情曝光”、“某富商婚外恋主角是?”“某某地产大亨竟然有私生子?”娃娃津津有味地看起了这些八卦新闻……还时不时脸红一下。(看八卦你脸红个什么!)
 
  看了一阵,娃娃觉得无聊了,准备四处参观一下这个大房子。
 
  他首先跑进了书房。入眼是一个大书柜,上面摆着有几本英文原版书、《营销实战》《成功的营销经理》《我与营销不得不说的故事》《我与营销经理的一夜》……
 
  “嗯……嗯??嗯!!!”娃娃越往下看越鄙视了,“这个人看的都是些什么书啊!欲求不满还是咋的!而且都是营销经理!西装制服控吗?!!”攻先生在办公室打了一个大喷嚏。
 
  娃娃移开了目光,突然就被放在书桌上的那两盆依偎的含羞草给吸引住了。含羞草绿油油脆生生的,在娃娃面前荡漾啊荡漾摇摆啊摇摆扭动啊扭动,仿佛引诱着说:来摸我啊来摸我啊~~
 
  娃娃两眼紧紧死盯着含羞草,小脸憋得通红,忍啊忍,终于没忍住,伸出了罪恶之手。在手碰到叶子的那一瞬间,仿佛慢镜头一般,含羞草颤动了一下,害羞地闭上了它的叶子。
 
  娃娃兴奋地手都颤抖了,兴高采烈地玩弄起含羞草的其他叶子来,含羞草都一片片叶子颤动着闭上了。娃娃越玩越兴奋,戳啊戳啊终于一不小心手一抖,其中一盆含羞草就被他扫下了书桌,碎了。
 
  娃娃悚了,呆了,怕了,心里只想:怎么办怎么办打碎了要被发现了不行我不能被发现!!在这种担心又害怕的情绪影响下,娃娃非常没有骨气地逃出作案现场,回到了卧室,揽过被子盖住脑袋,现场只留下孤零零的被摔碎的含羞草……
 
  在床上抖了好一会,娃娃渐渐没那么怕了,反正那个人不会想到是自己打碎的怕个毛啊!当风吹倒的就算了~于是他又不甘寂寞地玩起卧室里面的东西了。
 
  娃娃非常没有自觉性地打开床头的柜子,里面放着一堆套套,还有一瓶润滑剂。娃娃眯着眼,笑了:“小样,你准备的还挺充分的嘛!”说着还拿起润滑剂打开来闻了闻,“啧啧,草莓味的!你到底有多喜欢草莓啊!”
 
  然后他又打开了床底下的抽屉,“啊!”,娃娃惊叫了一声,里面竟然装的全是XX00这样那样的工具,满满的一个抽屉!“这个人到底有多闷骚才会藏那么多这些东西在床底啊!!”娃娃拿出其中的一个仿真的左右摸了摸,左右瞧了瞧:这个质量不错,和我呆的那家情趣用品店的那些东西差不多嘛~~
 
  正当娃娃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攻先生的大喊大叫。
 
  ------
 
 
 
第 3 章
 
 
 
  “小嘛小二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那是攻先生的声音--
 
  “算我求你了求你了你别唱了好不好!你都唱一路了!还唱得那么恐怖!平时看你没什么怎么一醉就喜欢唱儿歌了呢?哎哎,我总算送你到家了……”那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听到这吵吵闹闹的声音,娃娃立马转变模式,变回普通的充气娃娃,躺回床上盖好被子了。
 
  卧室的门打开了,攻先生是被人半拖半拽进来的。来人和攻先生一样,长的本来是人模人样的,只是现在一个满头悲催的黑线+汗水,一个醉眼迷离+张牙舞爪,完全破坏了形象。
 
  悲催君把攻先生拖到床边时,惊讶了一下:“咦?哎?你的床上怎么会躺了个人?啊,咦?这是个充气娃娃!哇好真啊!!”说完还想伸出手去摸。
 
  攻先生本来是醉得一塌糊涂的,听到悲催君的话酒马上醒了,不肯了,大臂一挥,抱住娃娃:“这是我的娃娃,你不许动!你赶快走!”怒视悲催君。
 
  “好好好,我不动!我那么辛苦送你回家就赶我走,那我走了啊,你自己慢慢玩你的娃娃吧!”悲催君郁闷地离开了攻先生的家。
 
  ——————————————————————————————我是羞射的分割线—————————————————————
 
  攻先生努力把悲催君瞪走后,捧住娃娃的脸,细细磨蹭,无限陶醉:“娃娃你脸蛋真滑啊~来,亲个~”说着就是一口。攻先生把舌头伸进娃娃嘴里,卷起娃娃的小舌头慢慢吮吸着,慢慢地感觉到似乎娃娃的嘴变得更加湿润。攻先生心想:这个娃娃原来还会自动分泌唾液的,设计的真贴心!攻先生借着那丝丝酒意一路亲吻下去,嘴唇经过娃娃胸前两点,还用舌头舔了舔,又吸了吸。攻先生舔啊舔,娃娃就发出嗯嗯啊啊的呻吟声。攻先生听见呻吟声,更加高兴了:“原来娃娃你叫起来是这种声音的啊~挺好听的啊~~”
 
  攻先生把娃娃翻过身,拿出床头的那瓶草莓味润滑剂打开,房间瞬间充满草莓味。他挤出了一点往娃娃后面送去。在手指进入的一瞬间,攻先生觉得怀中的娃娃温度好像高了那么一点,呻吟声又不同了,高亢了少许,诱惑了少许。攻先生觉得更加醉了,有点忍不住了,提枪上马。
 
  可是,醉眼昏花的攻先生怎么也找不到正确的入口,在他眼前晃晃悠悠地有几个,他怎么也找不准,在外面磨蹭来磨蹭去,就是进不去。
 
  攻先生着急了:怎么进不去了呢怎么进不去呢??他摩擦得更加急了……
 
  娃娃这时候虽然说是充气娃娃模式,被攻先生这样那样的弄,也开始变得着急起来:他怎么进不来了呢怎么进不来了呢?于是他趁攻先生不注意,微微撅起自己的PP,对着攻先生的小家伙往后一挺。
 
  “终于进去了!”两人心里同时感叹。
 
  攻先生雄风大展,借着醉意,扶着娃娃开始做起活塞运动。
 
  “嗯……啊啊……不要……不要……”断断续续的呻吟声飘满卧室。
 
  攻先生听着,心中感叹设计者的用心,这娃娃不仅会叫还会说话,声音还真的挺好听的。
 
  “嗯嗯啊……用……用力点……啊啊啊!”在呻吟声的伴随下,攻先生要一库了。在身寸的瞬间,攻先生已经分不清自己身下的到底是真人还是充气娃娃了。
 
  攻先生就在一室春意盎然睡去了,熟睡的他,没发现,怀中的娃娃轻轻地把手搭在了他的腰上。
 
  ------
 
 
 
第 4 章
 
 
 
  周六的早晨永远是美好的。
 
  这句话在攻先生发现自己心爱的含羞草残骸前还是适用的。
 
  当他打开书房门的时候,一眼就发现了自己书桌上只剩下小羞这盆含羞草了,它的老公(攻先生自己认为)小含失踪了。走近一看,地上躺的不是自己心爱的小含的尸体吗?
 
  攻先生非常疑惑:小含怎么掉地上了呢?不可能是别人啊!难道是风?可是这里没有窗户啊!莫非是我昨天喝醉酒给弄下来的?嗯,肯定是!!
 
  攻先生把小含的残骸小心翼翼地捧到另外一盆含羞草小羞面前,一脸后悔悲愤地对小羞说:“对不起小羞!我把你的小含给弄死了!但是我还是能让你们永远在一起的!”说完,就把小羞下面的土挖开,把小含埋进去了(= =)边埋还边自言自语:“你看你看,小含肯定会为能当你的肥料而高兴的,我就说你们能永远在一起的吧^_^”
 
  (小羞&小羞:= =)
 
  埋葬完小含之后,攻先生觉得有点渴了,于是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草莓牛奶想喝。可是,当他拿起那一大罐的牛奶却发现里面所剩无几了。攻先生又疑惑了:我不是刚买回来没多久么?怎么这么快就喝完了?他再看看冰箱,里面的所剩的东西也不怎么多了。于是攻先生决定出去一趟买点东西回来。
 
  攻先生脚踏一双人字拖,穿着一条大裤衩,一件白衬衫,慢悠悠地出门去了。
 
  娃娃其实在攻先生发现含羞草的时候就醒了。他一边听着攻先生的自言自语,一边胆战心惊地祈祷千万不要被攻先生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一边又非常鄙视攻先生的埋葬行为。娃娃听到攻先生出门去后,他知道,自己的自由时间又来了~
 
  天大地大食物最大,娃娃首先溜达的还是厨房。娃娃跑进厨房,熟练地打开冰箱,拿出里面的东西,咔嚓咔嚓地吃起来,像极老鼠吃东西的声音了。
 
  吃饱喝足,娃娃从厨房溜达出来,这次的他,对客厅的那个鱼缸感兴趣了。
 
  鱼缸里养的是一对粉红色的亲吻鱼,这时的它们正亲亲我我地亲个不停。可是,亲着亲着,它们感觉到有一股炙热的目光紧紧盯着它们不放。它们游到左边,那目光就盯到左边,游到右边,目光就盯到右边。亲吻鱼愤怒了:怎么亲个嘴也要被人这么热烈围观!我们才不要被人围观!于是两条鱼立马松开不亲了。
 
  娃娃兴致勃勃地盯了好一会儿,发现亲吻鱼不亲了,他不高兴了:“你们怎么不亲了?我要看啊!!赶快给我亲!”然后伸出手硬是把那两条分开的亲吻鱼拽回来放在一起。
 
  “你们亲啊亲啊!我要看我要看!赶快亲!”娃娃死不松手。
 
  两条亲吻鱼被拽的痛死了,挣脱又挣脱不开,那手紧紧抓着它们不放。亲吻鱼挣脱了好一会儿,终于抵抗不住,投降了,它们眼含泪水地亲了起来,边亲还边想:这人哪里来的,好讨厌哦!
 
  娃娃继续兴致勃勃地围观中,沉醉在亲吻鱼的世界中不能自拔,门口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娃娃吓得立马跳起来,慌慌张张地跑回卧室躺好。
 
  攻先生打开门,看见的一对眼神哀怨波光粼粼的亲吻鱼正在鱼缸里亲吻着。
 
  ------
 
 
 
第 5 章
 
 
 
  看着那对哀怨的亲吻鱼,攻先生郁闷了。
 
  攻先生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从两条鱼的眼中看出哀怨的情绪,他就是知道这两条鱼不知怎么地伤心了,委屈了。攻先生心里愧疚极了,以为是自己平时没有照顾好这两条鱼,于是他拿出鱼粮安抚亲吻鱼。亲吻鱼们看见刚刚那讨厌的人被攻先生吓跑了,心中感激不已,欢欢喜喜地吃起鱼粮,眼睛亮闪闪的。攻先生欣慰地看了好一会儿亲吻鱼,就到厨房放下刚买的食物。
 
  攻先生踏进厨房,顿时发现厨房和刚刚有些许不同。灶台上,遗留着好一些食物渣滓,还引得一群蚂蚁在努力搬食物。攻先生疑惑:这大白天的竟然有老鼠出没?还要留下那么多吃剩的,如今的老鼠真大胆啊!我是不是该买点老鼠药,还是养只猫什么的……
 
  攻先生正想得起劲的,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是悲催君。
 
  悲催君笑嘻嘻地说:“你起来啦?昨天你的娃娃玩得怎么样啊?”
 
  攻先生:“嗯,味道不错~还有很多地方没开发呢!”
 
  悲催君:“哈哈哈!现在我们这边到处都在你性功能出现障碍要买个充气娃娃回来来治呢!看来都是谣言啊~我还真的以为你不行了我还打算介绍个好的医生给你呢!
 
  攻先生:“你才不行,你们全家才不行!医生留给你自己用!”
 
  悲催君:“不过话说回来,我昨天看见你的那个娃娃做工真的挺不错的,我还刚开始以为是真的呢!要不,什么时候你借给我玩玩?”
 
  攻先生:“玩你妹!这么喜欢你自己买个去,干嘛把我的娃娃给你!不准打我的娃娃的主意!你就算是不行了也不准动我的娃娃!我还要慢慢开发他呢!”
 
  悲催君:“好好好!只是个娃娃那么较真干嘛?那没什么事了我挂了啊!”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攻先生放下电话,心想:这个神经病!干嘛那么挂心我的娃娃!边想边走去卧室想看看娃娃顺便帮他清洗一下。
 
  娃娃其实一直在卧室里偷听攻先生打电话,听到攻先生不愿意把自己送给别人,还把那个人骂了个遍,心里高兴极了。在他的观念里,一个娃娃对一个人,自己是攻先生的,不能给别人了。他心里高兴极了,笑得眼睛都要不见了。听见攻先生要进来,娃娃立马端正表情,转变模式,重回那个诱惑的样子。可是脸上怎么做怎么别扭,诱惑的高兴?高兴的诱惑?
 
  攻先生进到卧室,顿感娃娃的脸有点不对劲。眼睛还是那样半眯着,小嘴巴还是那样半张着,但眼睛似乎透出一丝丝高兴的目光,嘴巴也似乎比平常往上咧开了一点。
 
  攻先生抱起娃娃仔细端详,左看看右看看,认为这应该不是自己的幻觉,娃娃的表情似乎真的有点不同了。他有点惊奇地自言自语:“难道是我昨天做的技术不错,这娃娃还可以根据技术的好坏改变表情什么的?他表情似乎高兴了一点,看来我技术真的不错啊!那以后我是不是要多做做,娃娃的表情还会千变万化?”
 
  攻先生抱起娃娃往浴室走去,在浴缸里放了一点水,把娃娃的小PP浸了下去,顿时有一丝丝的白色液体飘出来。泡了一会儿,他又怕娃娃里面还是不干净,把娃娃翻过来,让娃娃撅起屁股对着自己,把手伸进去。手刚进去的时候,娃娃发出一阵阵呻吟声。攻先生惊喜:“原来伸进去就会出声啊!里面是感应的吗?”说着边用手伸进去到处乱摸,娃娃不停发出呻吟声。本来这种呻吟声在攻先生听来是非常有趣的,但听着听着,攻先生觉得呻吟声似乎带了点诱惑性?攻先生有感觉了,他觉得,是应该他上的时候了!
 
  攻先生带着一脸春情的心满意足地从浴室里抱出娃娃,把娃娃身上擦干,还帮娃娃的全身擦上润肤露,把娃娃放回床上,重新盖好被子。弄完这一切,攻先生就到隔壁的书房工作了。
 
  攻先生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资料,突然听见卧室传出好大一声“咚”的声音。
 
  ------
 
 
 
第 6 章
 
 
 
  请让我们倒回攻先生出卧室门后的时间。
 
  听到攻先生到隔壁书房后,娃娃又不甘寂寞了。他突然想起之前还没玩够的情、趣小玩意,于是他就这样趴在床边伸出手打开床底的抽屉,左手一个XX球,右手一个XX棒,忘我地玩了起来。
 
  攻先生卧室的床是很大,是有充足地方让人在上面滚床单的。但是,娃娃对于他手中的情、趣小玩意情有独钟玩到忘我的境界,他从床这头滚到床那头,兴奋地在床上翻来滚去。
 
  终于,杯具出现了。
 
  在翻滚的过程中,娃娃一个不小心没控制好力度,身上还卷着被子,整个人头着地倒着摔下床去,发出好大一声“咚”的声音,两只脚还晃悠悠地搭在床沿摔下去后,娃娃那叫一个晕眩,那叫一个眼花,眼泪都差点疼出来了,好一阵子没反应过来。这时,攻先生却闻声而来。娃娃吓得立马把手里的东西扔进床底,毁灭证据。可是,身体却怎么也挣扎不起来,匆忙之间只好维持摔倒的姿势。
 
  攻先生闻声而来,打开卧室门后,自己的娃娃以一种诡异的,头着地脚放床上身上还卷着被子的姿势来迎接他。
 
  攻先生见状连忙扶起娃娃,责备自己怎么就没有放好,摸来摸去看看不知道娃娃身上的零件有没有摔坏。这时他却发现,娃娃脸上的表情好像又有点变化了。眼睛里波光粼粼,似乎荡漾着不少的委屈泪水。攻先生摇了摇脑袋,再仔细一看,又好像没有了,他以为是自己看资料看得眼花了。
 
  攻先生把娃娃放回床上,想了想,觉得不如让娃娃陪着自己工作还比较有趣,自己时不时还可以看看娃娃赏心悦目一下。这么想着,于是,他把娃娃抱进了书房。
 
  攻先生拖来一张椅子,把娃娃放了上去,摆好姿势。然后攻先生坐回自己的椅子,欣赏了一会,觉得有点不对劲,想了想,嘴角YD地往上翘了翘。于是他走过去把娃娃的腿稍微打开了一点,又稍微地调整了一下角度。
 
  于是,娃娃就在这种攻先生认为的完美的姿势完美的角度下陪伴着攻先生工作了。
 
  “攻先生工作起来其实是一个非常认真的男人。”娃娃在观察了好一会后的印象。
 
  攻先生缓慢地翻阅着资料,一页一页哗哗地,娃娃就这样静静地在这哗哗的声音中观察着攻先生。
 
  在娃娃印象中,攻先生是个欠抽的闷骚的人类,今天看来他工作起来认真的表情也真不错。
 
  一会皱眉,一会愤怒,一会开心,一会大笑,娃娃觉得攻先生的时不时的表情变化太有趣了,虽然不能摸摸他的脸很遗憾,不过就这样看看还挺有趣的。攻先生的一动一静都吸引着娃娃,娃娃觉得这个人类太有趣了,比那含羞草亲吻鱼什么的都来得要有趣多了。这个人类时时刻刻都在变化着,还不重样的,娃娃觉得这个人类太新奇了。
 
  攻先生看着看着资料,一直觉得自己被一股热辣辣的目光热情地注视着,他疑惑地抬头看了看娃娃,娃娃还是以那个姿势坐在椅子上。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累了,应该需要休息一下了。于是,他抽出书柜上的一本书开始看了起来。
 
  娃娃看着攻先生沉浸在书中的世界中,时不时意味不明地笑两下,突然他看到攻先生抬起头,目光闪闪地看向他,对他露出一口大白牙。
 
  ------
 
 
 
第 7 章
 
 
 
  攻先生对着娃娃笑得那叫一个天真,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可是,眼神却那么不搭,有那么一点猥琐。
 
  攻先生对娃娃说:“不如今天我来测试下你这娃娃的柔软性?照着这本书上的姿势来摆摆看?”他扬了扬手上的书,书名是《营销经理最喜欢的XX种姿势》。
 
  攻先生一手拿着书,一手不停地调整娃娃,眼睛边看着书上的姿势,边看着娃娃的姿势。
 
  “姿势1,嗯嗯……手这样摆,腿这样摆……姿势2,原来有这种姿势的啊?摆摆看……这样再这样再那样”
 
  “这个姿势不错,角度很好,要标记一下!那我们下次用这个试一下!这个也不错,我们也要试试!”
 
  “哇,这娃娃设计得真好,这种高难度的姿势都能摆出来!真想不到啊!”攻先生嘴里念念有词,边惊喜边乐此不彼地摆弄着娃娃的手手脚脚。
 
  这时娃娃的内心活动:切,就这种姿势我还会摆不出来吗?再难的姿势我也摆得出来!当我在我那家呆的那家店白呆的啊?玩吧玩吧,让你高兴地玩!
 
  攻先生玩着玩着突然停了下来,沉思了一下,说:“嗯……好像差了点什么东西?啊!对了!”说完跑出了书房,从卧室抱回了他那一大堆情、趣小玩意。
 
  攻先生一脸痛心疾首地抚摸着他的那些小玩意,对娃娃说:“平时没人肯和我玩一下我的这些东西!真不明白!这些东西不可爱吗?不好玩吗?怎么都不喜欢呢?”接着他用一种感动的目光看着娃娃:“不过今天有你在,反正也不会反抗,我可以好好玩玩了!”
 
  娃娃觉得有点同情攻先生:这个人平时就这样憋着,没人陪他玩,怪不得那么闷骚了!这些东西的确很可爱很有趣啊!怎么没人喜欢呢?我陪你玩!娃娃大义凌然。
 
  “来~先试试这个!这个可是让我找了很久才找得到的!这样用!”攻先生拿出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往娃娃身上弄。娃娃非常配合地呻吟了一下。
 
  “这个这个!这个很稀有的!我也收集了很久!试试!”攻先生又拿出了另外一个东西。娃娃不负众望地继续呻吟着。
 
  “还有这个,我很喜欢这个的!可是别人都不喜欢!”攻先生又拿出一个奇怪的东西了。娃娃一看,立刻就被吸引了,因为这个东西连在他家的店里也没看过的。娃娃为了表达他心里的高兴兴奋之情以及表达对那东西的喜爱之情,更加卖力地呻吟起来。
 
  攻先生把他那堆小玩意展示个遍,每个都在娃娃身上尝试过了,娃娃也“嗯嗯啊啊”地呻吟了遍来表达自己的高兴之情。攻先生心满意足地抚摸着娃娃和自己的小玩意,心里感叹:今天终于过了个瘾啊!
 
  攻先生把娃娃和自己的小玩意搬回了自己的卧室,小心地放好娃娃,盖好被子,端详了半天,到厨房弄东西吃了。
 
  食物的香味从外面透过门缝飘进娃娃所在的卧室,把娃娃的馋虫给勾了出来。本来经过攻先生这么大一番折腾娃娃就肚子饿了,现在攻先生还在外面做饭,不馋死娃娃才怪!于是娃娃小心翼翼蹑手蹑脚地走下床,把耳朵贴在门上,悄悄地偷听攻先生做饭的声音,希望能够望梅止渴一下。可是,渴没止到,反倒觉得越来越想吃东西了。娃娃在卧室里听着攻先生做饭的声音,吃饭的声音,收拾桌子的声音,泪汪汪地想:能不能留点给我吃啊!
 
  这时他听到攻先生出门放垃圾的声音了,机会来了!娃娃立马冲出房间,跑到厨房,随便叼起两块食物,马上往回跑。
 
  娃娃三下两下把食物吞下去,不料却噎着了,不小心地咳了出声。
 
  攻先生到门口放完垃圾回来,却听到卧室里传出人咳嗽的声音。
 
  ------
 
 
 
第 8 章
 
 
 
  (接上次)
 
  听到有人咳嗽的声音,攻先生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卧室进贼了。于是,他拿起家里的扫把当武器,一步一步静悄悄地接近自己的卧室,生怕惊动那个贼,准备杀那个贼一个措手不及。
 
  攻先生猛地打开卧室的门,大喊一声:“别动!”但是就见娃娃半躺在窗边,窗帘还在那里晃悠悠地。
 
  娃娃在攻先生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发挥他反应的最大的潜能,瞬间变回充气娃娃模式,扑地就倒在了窗沿上。
 
  攻先生环顾房间四周,看见自己卧室半个人都没有,只有自己的娃娃趴在窗边,心想:这什么贼竟然想偷自己的娃娃,跑得倒挺快!幸好我及时发现,娃娃才没被偷走!”
 
  攻先生把娃娃抱了下来,发现娃娃的温度好像高了一点(吓的),心下觉得奇怪,但也没多想就放回床上了。
 
  娃娃这时惊魂未定,心想:差点被发现了!被发现肯定要被拉去做实验的!以后要小心点不能再被发现了!
 
  今天攻先生如常上班去。
 
  自从家里遭贼后,攻先生重新在家里设下重重防护,临走前还特地检查了一遍,怕那个贼一次偷不成再次光临要偷他家的娃娃了。
 
  攻先生的上班时间,就是意味着娃娃的自由放风时间。
 
  今天娃娃还是先跑进厨房偷吃,不过他这次非常小心地不留下任何痕迹证据,只喝了一点牛奶加少许面包。 今天的娃娃显得特别小心,吃完后也不敢干任何事,乖乖地坐在沙发上看杂志。他一页一页地翻着杂志,突然觉得自己和杂志上的人有点不同,他们都有衣服穿,再看看自己,光溜溜地什么也没有。娃娃觉得有点脸红了,其实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该脸红,只是觉得自己和别人看起来不一样就很不好意思。
 
  于是,娃娃开始了寻找衣服的旅途。
 
  他首先拿起客厅的报纸,想用这些报纸给自己拼出个衣服的样子来,可是报纸都被他揉皱了还没个样子(谁会用报纸当衣服啊!),于是他丢下那堆报纸走回卧室找。
 
  他走进卧室,打开攻先生的衣柜,里面挂了好几套西装。娃娃拿出一套套在自己的身上,走两步就绊了他一个大跟头,摔得他头昏眼花。于是他又把西装塞回衣柜,翻起在下面叠得整整齐齐的休闲装。他左手拿起一件,右手又拿起一件,在自己身上比划来比划去,怎么看怎么大,穿上去肯定会摔死他的。于是他放弃了这堆衣物,不过里面早已被他弄得乱糟糟的。娃娃还是非常善良的,非常努力地像帮这些衣服还原,企图把这些衣服叠好。可是他叠了半天,怎么叠怎么难看怎么也不像样,最后他烦了,恼了,把那些衣服全部卷成一个大卷,塞回衣柜,啪地就关上了衣柜门。在衣柜寻找不成,他又跑去浴室拿毛巾遮羞。可是又太小,穿没两下就掉地上了。
 
  终于,娃娃在他最心爱的厨房里找到一件他最喜欢的衣服——一条粉红色的围裙。
 
  娃娃把围裙挂在身上,两条绳子往后面一绑,方便快捷,实在太适合了!娃娃还特地跑去照镜子,怎么看怎么喜欢,觉得自己终于和杂志的人一样了。
 
  折腾了半天,娃娃又饿了,他拿起之前的面包才刚咬了两口,攻先生却回来了。娃娃连忙慌慌张张地跑回卧室躺好,身上的围裙也忘了脱。
 
  攻先生回来第一时间就是去看娃娃。当他掀开被子看见娃娃身上套了条粉红色的围裙,他疑惑了费解了。攻先生沉思:自己已经好几天没碰这娃娃了,什么时候给他穿上的?难不成是自己什么时候喝醉酒给娃娃穿上的?嗯?怎么嘴角还有面包渣?难道我还吃了个面包和娃娃玩亲嘴儿?(= =)
 
  攻先生带着一脑袋疑惑到浴室洗澡去了。娃娃在床上躺得是那个心惊胆颤,心想:他该不会是发现了吧不会吧怎么可能呢?但是他表情好诡异哦好恐怖哦好像真的发现了哦!
 
  突然,水声哗哗响的浴室传出攻先生极其惨烈的叫声,他非常不幸地滑到了。
 
  娃娃连忙跑下床,站在浴室门口犹豫许久:要不要进去进去扶他啊?好像非常惨的样子啊!他是不是发现了啊发现我就不怕先进去扶他再说啊!但是如果他没发现我自己闯进去怎么办呢?要不要进去要不要进去呢?
 
  就在娃娃犹豫不决的时候,攻先生要开门出来了,娃娃急急忙忙地跑回床上躺好。
 
  攻先生打开门,嗯,光溜溜的攻先生。
 
  ------
 
 
 
第 9 章
 
 
 
  光溜溜的攻先生面容扭曲皱着眉头,揉着屁股一拐一拐地从浴室里走出来,身上还是湿漉漉的滴着水。他边走边自言自语:“怎么那么倒霉啊!洗个澡都可以摔倒!毛巾又不知道去哪儿了!哎呦,痛死我了!”
 
  他打开衣柜想拿衣服,里面乱糟糟的一大片,他的衣服都卷成一个大卷了。攻先生看着那个大卷,沉默了许久,然后他紧紧盯着睡在床上的娃娃,许久许久。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在那个大卷抽出一件套在身上,然后坐在地上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柜。
 
  在整理的过程中,攻先生思绪开始乱飞:不对劲!怎么想也不对劲!不可能吧!怎么可能呢?难道我脑子出现问题了,我秀逗了?可能是我多想了吧?不过最近的确很不对劲啊……
 
  整理完后,攻先生坐在床边,抱起娃娃,面对面地盯着娃娃的脸半天,一脸严肃正经地说:“你,该不会是活的吧?”
 
  娃娃听到攻先生的话,吓了一跳,努力控制自己不颤抖,心里乱七八糟地想:他发现了他真的发现了他怎么发现的?还是他开玩笑他无聊耍我玩他寂寞他空虚还是怎么的他认为我是活的?要不要变成人给他看看,要不要呢?
 
  娃娃在这边吓得胡思乱想,攻先生这边却扑哧地笑了出来,自嘲道:“你怎么可能是活的呢?怎么想也不可能,不过你做得太逼真倒像活人了。”
 
  娃娃听到攻先生的笑声,心里松了一口气:没发现就好!果然他是空虚寂寞无聊才认为我是活的!幸好刚刚忍住没变成人,要不然出大事了。
 
  攻先生扯了扯娃娃身上的粉红色围裙,笑道:“这围裙还挺适合你这个娃娃的嘛!以后就让你穿这个好了!”
 
  娃娃听见攻先生赞美自己选的围裙,心里高兴极了,半眯着的眼不经意间弯了弯,嘴角翘了翘。
 
  攻先生轻轻地抚摸着娃娃,对娃娃说:“要不,我们今天来实践一下那天的姿势?”说着放下娃娃,噔噔噔地跑到书房拿回那天那本《营销经理最喜欢的XX种姿势》。
 
  ----------------------------------我又是不CJ的分割线~不代表是肉哦~------------------------------
 
  攻先生戳了戳娃娃的下面小可爱,娃娃立马发出阵阵呻吟声,攻先生笑了:“呵呵,碰这个地方也会发声的啊?真好玩!”
 
  攻先生一手捧着书,一手在娃娃身上乱摸,再次感叹娃娃皮肤的手感,真是百摸不厌啊!
 
  攻先生翻出其中一个姿势,看了一眼名字,大笑:“哈哈哈!飞龙在天!这么武侠的名字到底是怎么起出来的啊?”他再翻出另外一个姿势,再看到那个名字,笑得更加厉害:“让我们荡起双桨!双手抓住双腿作划桨状,这是童真并邪恶的典型吗?”然后攻先生又看到另外一个姿势,这次他趴在床上笑得浑身颤抖:“X射线!啊哈哈哈~~这个姿势倒挺像X的!看到这种名字谁还做得下去啊?”
 
  攻先生趴在床上笑了老半天,刚刚培养出来的一点兴致早就被笑走了,现在他一点要做的兴致都没有了。他把书丢下床,就这样慢慢地抚摸着娃娃,仔细观察着娃娃,自言自语地和娃娃说着不搭界的话。
 
  在临入睡的那时,攻先生轻轻地说了句:“要是你真的是活的就好了……”
 
  ------
 
 
 
第 10 章
 
 
 
  娃娃最近在思考一个非常严肃认真的问题,一个有关于他身家性命的问题。
 
  究竟攻先生有没有发现娃娃是活的呢?
 
  为了这个问题,娃娃茶饭不思,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东西少破坏了不少,牛奶少喝了几口,面包少吃了几块,吃什么什么都不香,看什么什么都没干劲。
 
  于是,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攻先生家里没再出现什么意外情况,东西没少几件,一切都恢复成照常进行。攻先生奇怪了,难道是最近自己太忙太累,出现幻觉还是怎么的才会觉得有什么怪事发生在自己家里了。攻先生在最近一段时间过得是顺风顺水心满意足,每天调、教娃娃一番,做做这个,动动那个,日子过得不知有多舒坦。
 
  可是相对于娃娃,对比起攻先生的顺心,娃娃过的却是郁闷恐惧的生活。每天他都在担心攻先生到底发现了自己没有,攻先生的一举一动都可以引起娃娃的恐慌。娃娃努力思考究竟怎么样才能摆脱现在这种担惊受怕的生活。终于,他在某位伟人身上得出一个伟大的结论:实践出真知!娃娃决定继续他的破坏生活,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什么也不顾忌,要加大程度的看看攻先生到底是个什么反应。
 
  他每天都在攻先生家里明显地留下自己活动过的痕迹,要么就是把一大瓶刚买的草莓牛奶喝得精光,要么就是把报纸杂志什么的弄得乱遭遭,小至把攻先生打开的窗户关上关上的窗户打开,大至在攻先生回家前跑回床前换个姿势继续躺着,这里伸出一只手那里伸出一只脚的,甚至,娃娃还把攻先生书房里剩下的那盆叫小羞的含羞草给摔了。(含羞草是无辜的!)
 
  刚开始这些小动小作攻先生还是不在意的,毕竟也是多几块面包几瓶牛奶而已,直至他那盆含羞草被摔了攻先生开始怀疑起来,但他还是以为是错觉而已。(你怎么这样自欺欺人啊!!!)但是,攻先生发现最近和娃娃做起爱来,总感觉和以前有那么一点不同。
 
  该怎么说呢?眼还是那么半眯着,但做到一半总觉得娃娃在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嘴还是那张半张着的嘴,但亲吻的时候似乎会回吻一两下;手还是那双手,但做的时候老是感觉会趁乱在自己身上摸两下;腿还是那双腿,但搭在自己腰上的时候会莫名地有点夹紧的感觉;小菊、花还是那朵小菊、花,但会感觉比以前更紧更会吸,在高、潮时候甚至会收紧。总的来说,这个娃娃似乎变得更加有感觉起来。
 
  刚开始攻先生还是觉得这种感觉挺新鲜的,但当他看了某本乱力神怪乱七八糟的小说之后,他对娃娃这种变化的新鲜感慢慢褪去,恐惧感一点点涌了上来。攻先生越做越觉得心里渗得慌,老是觉得娃娃做着做着会趁他不注意扑上来把他咬了吸他的血。渐渐地,攻先生做的次数少了许多。
 
  娃娃刚开始还觉得挺好玩的,攻先生的反应并不激烈,虽然觉得奇怪,新鲜感还是占大多数。可是后来,随着次数的慢慢减少,娃娃开始慌了。娃娃发现攻先生看自己的眼神不再笑眯眯开开心心的,还是眼睛乱飘带点恐惧,娃娃不开心了。他又开始乱想:他怕我真的会动吗?他怕我了吗?他不喜欢找我玩了吗?他不喜欢我了吗?
 
  这种“他不喜欢了我吗”的疑问一直一直积聚在娃娃心里,随着做的次数渐渐减少,慢慢达到顶峰。终于,有一天,在娃娃偷听到攻先生的一通电话里彻底崩溃。
 
  ------
 
 
 
第 11 章
 
 
 
  那天,娃娃如常地躺在床上,如常地烦恼着攻先生是否喜欢自己这个问题。客厅里隐隐约约传来攻先生讲电话的声音,娃娃立马集中注意力偷听攻先生讲话。
 
  “是啊……那个娃娃最近都好奇怪的……嗯……嗯……对……”攻先生的声音时有时无地传进卧室。
 
  娃娃听到有关自己话题,马上跑下床,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攻先生继续说:“那个娃娃好像真的是活的一样,这样实在太恐怖了!嗯……怎样,你想要?”
 
  原来,电话那头是攻先生的朋友悲催君。悲催君自从见过娃娃就一直对娃娃念念不忘,曾经向攻先生要过娃娃,可是那次被攻先生义正言辞地拒绝了,还被骂了个狗血淋头。现在他看攻先生对他家的那个娃娃心存恐惧,还不趁机向攻先生要娃娃来玩?
 
  悲催君心里打着小算盘,语气却像是从心底为攻先生着想一样不停地怂恿着攻先生:“把充气娃娃借我玩两天,我也没玩过娃娃,我来帮你看看他到底是不是活的嘛!你也不用担心,我玩两天就好。这对你并没有什么坏处嘛!怎么样?借我玩两天如何?”
 
  攻先生在这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对悲催君说:“我考虑两天,过两天我再打给你。”
 
  娃娃在卧室里听见攻先生的话,跑回床上拿被子蒙上头,心里像塌了一样,他的世界塌了。娃娃的心乱了:他果真不喜欢我了,他害怕我了,这就要把我送给别人了!不可以的啊!这明明就不可以的啊!他怎么可以把我送人了呢?他怎么可以不要我了呢?我该怎么样才能不被送给别人?怎么样才能让他重新喜欢上我呢?“娃娃边想,眼泪无声地从眼睛里流下来,滑过脸庞,淌过嘴角,渐渐地浸湿了半边枕头。
 
  挂了电话后,攻先生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其实攻先生是非常喜欢娃娃的,他喜欢跟娃娃一起研究不同的姿势,喜欢和娃娃一起玩他的收藏品,虽然娃娃不会给他任何回应。可是,如果家里真有这么一个活的来历不明的娃娃,心底还是会感到非常惊悚,总会感觉毛毛的。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娃娃,总也舍不得送给别人玩啊。攻先生在这边可是来但是去,最终还是没有做下任何决定,他逃避了。
 
  自从那通电话,攻先生和娃娃之间的气氛更加怪异了。有时娃娃看攻先生明明心在自己身上,却不停找其他东西分散自己注意力;明明很想摸摸自己,可是手伸到一半又收回去;明明看攻先生很想亲亲自己,头伸过来脸却撇到另一边去。那种欲言又止欲来不来的感觉让娃娃难受极了。而在攻先生看来,在自己做其他事情的时候,总感觉娃娃不停地盯着自己;想摸摸娃娃的时候,眼神透出来的火热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有亲到娃娃的时候,娃娃的眼睛似乎盈满了泪水,波光粼粼地望着自己。
 
  攻先生对着娃娃再也没有做的心情了,甚至把娃娃从自己的床上搬到他家的客房里放着,攻先生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但是,攻先生还是时不时会想起自己有这么个娃娃,虽然看不见但心里还是想个不停。
 
  就这么拖拖拉拉地拖了几天,攻先生挣扎于送与不送之间。悲催君等不及了,再次打电话过来问攻先生娃娃的事情。
 
  悲催君再次怂恿攻先生:“赶快借给我吧!我会帮你保养的好好的,会帮你好好的鉴定一下的。你就借给我吧!”攻先生心烦于最近今天的怪异,讨厌自己老是想着那个娃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咬了咬牙答应了悲催君了。
 
  悲催君高兴极了,立马说:“那我现在就来你家拿,免得你到时反悔!我很快就会到你家了!”
 
  攻先生最后说:“……其实你也不用那么快的……”
 
  果真,悲催君不到一会就出现在攻先生的家门口了。他拼命按着攻先生家里的门铃,心想:花了那么长的心机,终于被我借到了!”
 
  攻先生一脸忧郁地开门了。悲催君进门后,不客气地跑进攻先生房间找娃娃,却看不见娃娃。他这才回头去看攻先生,却发现攻先生一脸惆怅。
 
  悲催君吓了一跳,说:“只是借个娃娃你不用这样吧?没事!我很快就会还你的了!你放心啊!”
 
  攻先生却不理他,从客房里抱出娃娃,还拖出当初装娃娃的盒子,一起给了悲催君。悲催君连忙说:“不用盒子了,我抱着回去就好了。这娃娃这么真别人还真的以为是人呢,也难怪你会认为他是活的了!”说着把娃娃抱在自己怀里。
 
  攻先生一手把悲催君推出家门,啪地关上了门,那一瞬间,他好像看见娃娃哭了。
 
  ------
 
 
 
第 12 章
 
 
 
  悲催君被攻先生推出门后,站在他家门口无语,心想,不过是一个娃娃至于吗?算了,玩两天就还给他了。于是他心满意足地抱着娃娃离开了攻先生的家。
 
  娃娃看着自己躺在别人的怀里,一步步被带离开攻先生的家门口,心中被攻先生抛弃的感觉随着悲催君的脚步一步步愈加加重,眼泪一滴一滴地滴在远去的路上。
 
  悲催君回到自己的车上,把娃娃放在副驾驶座上,还给娃娃系好安全带。突然他碰到了娃娃的脸,有点奇怪,自言自语:“怎么是湿的?怎么保养的啊?都潮成这个样子了!”不过,他也没有多想什么,开车准备回家了。
 
  一路上,悲催君频频望向坐在自己旁边的娃娃,时不时还伸出手摸两下娃娃的脸,娃娃的腿,心中不禁感叹:怪不得不肯借给别人了,这东西手感这么好,玩起来肯定不错,要是我肯定不换,管他是死是活的呢!”
 
  娃娃感觉到全身被悲催君摸了个透,那种不同于攻先生的感觉令他恶心不已,同时也伤心不已。他在那家情趣商品店呆这么久,虽然也被不少形形□的人用不同的眼光看过自己,可是真正碰过自己的人只有攻先生而已。他对攻先生已经有很大的信任感了。但是攻先生却突然将自己送给别人,他感到自己被攻先生背叛了。他觉得攻先生不人道,不了解身为一个充气娃娃的心。(谁会没事了解充气娃娃的心啊?)娃娃突然有点痛恨起自己只是个充气娃娃了。
 
  夜色茫茫,昏暗的街道只有悲催君一辆车在车道行驶。
 
  悲催君的注意力全在娃娃身上,只是偶尔分神开着车。当他再次把眼光从娃娃身上收回来看向前面的时候,车前突然出现一个人,眼看就快撞上了。幸好悲催君反应快,立马扭转方向,却来不及刹车,装上旁边的栏杆晕了过去。
 
  娃娃被一系列的意外吓傻了,直至装上那根栏杆被重重地震了一下才震回神来。娃娃呆呆地望着晕过去的悲催君,他头上的血殷殷地往外冒,糊满了半张脸。娃娃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推了推悲催君,轻轻地叫了几声:“喂,喂!你怎么了?你醒醒啊!”可是悲催君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不搭理他。娃娃慌了,怎么推悲催君也不行。他不知所措不知如何是好,突然他想起之前电视剧里的人是打电话给警察的。于是娃娃翻出悲催君的手机,按了110。接通后,娃娃声音颤抖结结巴巴地说:“救……救命啊!他……他醒不过来了!快来人啊!”电话那头说:“您先别着急,说清楚怎么回事,你们在哪儿?”“我……我也不知道啊!快……快来人啊!”“您先别挂,我们会找到你们的!放松点别急!嗯……我们知道了,很快就到了你冷静!”
 
  挂了电话后,娃娃呆呆地坐在车内等人来救,渐渐地冷静了下来。他突然想到:这不是逃跑的好机会吗?可是娃娃还是非常善良的,他放心不下悲催君,但现在是最好的逃跑时机啊!挣扎了许久,娃娃决定下车躲到一个角落暗暗观察,等人来就走悲催君自己就逃跑。
 
  于是娃娃解开安全带,跑下车找了一个角落藏好。不一会儿,警笛声由远及近,终于有人来了!娃娃终于放心了。在一阵混乱后,悲催君被抬上担架用救护车载走了。
 
  娃娃在角落里悄悄地看了全过程,看见悲催君被人救走后暗暗松了口气,开始思考起自己以后的生活了。
 
  经历这么一次意外,娃娃不想再做充气娃娃了。他决定以后要像个真正的人一样生活。要回去找攻先生吗?娃娃生气:“谁要回去找他啊!以前那个样子都这么快就送给别人了,现在这个样子还不把他吓死?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要我又送去给别人了!”娃娃气鼓鼓地边想边满大街地晃荡,昏暗的灯光下只映下一个人影。
 
  不知晃荡了多久,娃娃累了,他想睡觉了。可是周围四处空荡荡地一片,什么也没有,根本找不到可以休息的地方,就在娃娃打算放弃寻找满大街就这么一躺的时候,他看见一张上面睡满了野猫的被人丢弃的床。
 
  娃娃嗒嗒嗒地跑过去,想驱赶上面的野猫扑倒床上大睡。等他跑过去的那瞬间,睡在上面的野猫忽地全部睁开了眼睛,黑暗中幽幽地闪着一双双绿色的眼睛。
 
  娃娃扑闪着大眼睛,和那一双双绿眼来个大眼瞪小眼。大眼和小眼对峙了许久,大眼在想:赶快给老子让开,老子要睡!小眼们想:凭什么要我们让开,往一边去!突然,娃娃杀了野猫们一个措手不及,来了个加速,就往床上扑。野猫们见一个黑影往自己身上砸下来,吓了一跳,一只只纷纷跳下床。
 
  于是,娃娃占领了整张床,在上面欢乐地打了滚,欢呼:“这床是老子的了!”野猫们无语:这人好霸道!这人好奸诈!以大欺小!我们睡哪里啊……好讨厌哦……然后每只猫都用幽怨的眼光看着娃娃。
 
  娃娃在床上滚了一会儿,发现自己被幽怨的眼光围观了。他看着那一双双似乎要渗出泪水的绿眼,心下有些不忍,于是他往床边移了移,拍了拍,说:“要不然这里让给你们睡好不好?”猫们似乎听懂了他的话,纷纷往床上扑,更大胆的还往娃娃身上凑,为他盖了一层猫被子。
 
  娃娃躺在床上,盖着毛茸茸的猫被子,心中想着老子真好人,度过他流浪生活的第一晚。
 
  ------
 
 
 
第 13 章
 
 
 
  悲催君头上缠着厚厚的绷带,一只腿被架得高高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自我哀怜自己悲催的车祸。好好的一辆车被毁了,人也被撞得快散架了,车上的娃娃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撞散了连残骸也不见了,还要面对警察一个接一个的车祸现场盘问调查。
 
  悲催君哀叹得正起劲的时候,攻先生闻风而来,一脸不怀好意地探望悲催君来了。
 
  攻先生进门的第一句话:“怎么,你没死啊?”悲催君更加伤心了,大声反驳:“我没死你很失望是不是!”一大声叫,感觉到头更晕了,悲催君窝在床上更加郁闷。
 
  攻先生捧出一大把东西,放在悲催君床边:“喏,这个给你。”悲催君一看,差点没昏过去,攻先生递过来一大把白色的菊花,凑在脸边连香味都吻得一清二楚。
 
  悲催君愤怒:“你不知道白色菊花是送给死人的吗?你就这么想我死是不是啊!”
 
  攻先生一脸不怀好意:“没,只是觉得挺适合你的就买了,长得和你挺像的。”
 
  悲催君被气到无力:“你那什么眼,谁会和菊花长得像!算了,我告诉你啊,你那个娃娃不知道是不是撞没了,不见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攻先生一把抓住悲催君,边摇晃边大声质问:“什么!你弄不见了?你有没有搞错!”
 
  悲催君被摇得浑身散架,有气没力地说:“你冷静点!我快被你弄死了!你先听我说!”
 
  攻先生丢下悲催君,瞪着他说:“说!怎么回事?”
 
  悲催君接受着攻先生吞人的视线,慢慢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时一转过头就看见个人,然后就撞上旁边的栏杆了。然后在医院醒来后我还特地问警察有没有在车里看见一个充气娃娃,搞的那警察用奇怪的眼光看了我好几回才回答说没有。不过他有告诉我在车祸发生的那段时间有人用我的手机报警了,你想,该不会是你的那个娃娃变成人帮我报警的吧?”
 
  攻先生沉思了一会,眼中露出丝丝疑惑,心中暗忖:那只娃娃难道真的是活的?怎么会呢?如果真是活的现在又去了哪里呢?怎么不回来找我呢?攻先生越想越开始担心起娃娃的下落,越来越自责当初为什么要把娃娃送出去,也不知道娃娃到底是被撞没了还是真的是变成人逃走了。如果可以的话,攻先生希望是后一种,对活的娃娃的那种恐惧感早就被他忘光光了。
 
  在旁边观察了好一会儿,悲催君看着攻先生的脸上表情变化莫测,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于是他继续说:“你那个娃娃也忒诡异了一点,谁知道是个什么东西啊?我才刚拿到手还没捂热就出车祸了,到时候你可能还会出什么事情呢!你就当他从来就不存在吧!”
 
  攻先生也没什么表示,只是对悲催君说了句有事先走,就离开了病房。悲催君看着攻先生的背影,轻轻地叹了句:“也只不过是个娃娃啊……”
 
  回到家,攻先生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两只亲吻鱼出神。悲催君的话一直在他耳边回响:“当他从来不存在吧……不存在吧……”攻先生苦笑了一下,是啊,也不过是个娃娃何必那么在意呢?就当他从来就没有过吧。他看着看着亲吻鱼,想起之前它们那幽怨的眼神,突然有些明白了起来:原来是自己的那只娃娃招惹了它们啊!我就说怎么回事呢!这个娃娃啊……攻先生轻轻地笑了出来。接着他跑到书房,温柔地看着原来摆着两盆含羞草的地方,现在只剩下两个浅浅的印了。他轻轻地笑了:原来不是风吹也不是我喝醉我打烂的,是你这只娃娃啊……攻先生眼中透出无限温柔。
 
  攻先生想起自己衣柜里被卷成一个大卷的衣服,想起被揉皱的报纸,想起经常被喝光的草莓牛奶被吃光的面包,想起粉红色的围裙,想起那些名字千奇百怪的姿势,想起自己心爱的收藏品,从书房走到卧室,从卧室走到厨房,一寸寸地方寻找着娃娃曾经留下的痕迹。每想起一样,攻先生都不自觉地笑出声来。最后他站在客厅的中央,环顾着自家的房子,觉得没有这些搞破坏的痕迹突然变得空荡荡的不似自己的家了。攻先生带着苦涩的笑容,一把倒在自家的沙发上,闭上了眼睛,幽幽地说了句:“不是说要忘了的吗……”
 
  ------
 
 
 
第 14 章
 
 
 
  今天是悲催君出院的日子。照攻先生的原话形容悲催君是小强是打不死的,他还没在医院呆多久就可以出院了。
 
  悲催君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出医院的大门,不禁感叹:“我又自由了!我复活了!”并大笑三声以示其高兴之情。
 
  攻先生在旁边鄙视他,面无表情地说:“别那么得意,小心你的腿又断了!”
 
  悲催君一巴掌拍在攻先生的肩膀上,搂过攻先生神神秘秘地说:“我刚出院,要不就今晚去酒吧玩一下庆祝一下?在医院里听人说来了不少好货色,听得我心痒痒的,而且你也不是很久没有去了,要不今晚你就去找一个回家?”
 
  攻先生一脚踹在悲催君的伤腿上,冷冷地说:“腿还没好你就想着去玩?我没空陪你去!要去你自己去!”
 
  悲催君疼得嘶嘶地吸着冷气,龇牙咧嘴地说:“不去就不去干嘛踢我?我这条光荣的伤腿要去酒吧里炫耀一下,他们想要都没有!”
 
  攻先生瞥了一眼悲催君,继续说:“说你不要脸你还真的不要脸,腿伤成这样还想出去炫耀!你别想要我陪你去,我没空,要去你自己去!”
 
  悲催君看了看攻先生,试探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