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桂花落下的季節
關於部落格
  • 3118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也許註定 by 夏末之時

 
 
 
  第一章 新房客
 
  丁宇周五下班前把合租信息在网上发了出去,周六大早便来了大批看房子的人。
 
  情侣不租,女人不租,太活泼的不租。
 
  曹淅于是最终被丁宇选定了。
 
  他来的时候就冷冷淡淡但颇有礼貌的问,“热水器、宽带、洗衣机,有?”
 
  丁宇告诉他家电都是齐全的。
 
  “那行,我……定了吧!”
 
  丁宇便没什么意见了,人家定金都拿出来了,自己还啰嗦不成,再说了,曹淅这人高高帅帅的看起来很稳重,也不像啰嗦的人,就这样吧。不太吵不太干涉对方空间就行。
 
  曹淅行李不是太复杂,第二天就搬了过来,丁宇正埋头收拾前男友留下来没来得及带走的东西,顺便说一句,他刚失恋没几天。
 
  此刻他有些烦躁,一是失恋,二是新房客没他想象中的老实安分,这老兄大概是因为“乔迁之喜”,搞得一大帮兄弟朋友跑来鬼闹,丁宇不是不能理解这事,但他是真的心里烦躁,关了门自个砸上半天枕头,却也不好去跟曹淅说什么。
 
  丁宇并不是本身不爱热闹,相反,他比谁都怕冷清,很人来疯。不过之所以希望合租的人安静不闹腾,还是因为自己的私生活问题,某些取向不同,还是不要太熟悉的好,大家各自关门过自己的,也能安稳地长久住下去。
 
  打开电脑刚挂上QQ,没一会,兄弟们就来喊他玩游戏,于是转而登陆游戏,对门外的吵闹眼不见耳不听为净。
 
  刚登上游戏,帮派里便一堆人来喊奈河奈河,调戏的,喊帮忙的,纯粹废话的,打酱油围观的,丁宇无奈地笑,漂亮的眉眼笑得弯弯的,一边回话一边鼠标乱点,屏幕里那个叫奈河的MM于是顶着‘御用小医生’的称号东跑跑西跑跑,嘛事不干,看见路边打怪的陌生人就顺手加个状态加个血,然后继续漫无目的地晃荡。论玩游戏……丁宇真的很没进取心,打心眼里执行‘游戏只是打发时间’的信仰,而且是乐于助人只爱干活不爱说话不爱拿好处的,岂一个温柔了得,所以他这个人妖当的还真的特讨人喜。
 
  帮会频道又一堆人疯狂刷屏在喊奈河陪,帮主‘覆了天下’终于忍不住跳出来大吼一声,老子下副本呢,你们吵吵个啥,不晓得奈河我媳妇啊!
 
  丁宇打上一个流汗的表情。
 
  那边登上歪歪(语音聊天)打算找周天也就是‘覆了天下’开骂,结果兄弟们见他来就止不住的哈哈大笑,“小宇啊,几天不上可想死我们了,你真是咱【阎王殿】大红人,你看多少人抢着要你,天哥都快保不住你了,不过得说好了,你可别爬墙啊。”
 
  “滚,什么乱七八糟的。”丁宇笑骂,“甭恶心我。”
 
  周天沉沉地道,“愁死我了。”
 
  这几个人是大学时代的哥们以及他们玩游戏认识的朋友,丁宇玩这游戏纯粹是给他们凑人数凑职业主要是凑热闹,从大学时代起,他大概就是这些家伙的御用奶妈了,不管玩什么游戏,他总是万年不变练奶妈职业。结果已经成习惯成定律了。用周天的话来说,小宇啊,没你在后头加血咱在前头冲锋陷阵心里头怎地都不踏实。
 
  目前除了这几个哥们,游戏里也没人发现他其实是男的,倒不是丁宇不说,首先他绝少跟别人一起玩,其次么,记得当年天哥坐在宿舍最好的那张椅子上一脸猥琐的说,女的太少,影响帮内众兄弟的围观性和乐观积极性,小宇你就牺牲点吧。
 
  丁宇,是无所谓的。
 
  所以他没办法指责门外曹淅他们的吵闹,兄弟朋友嘛,总是这样的。
 
  这几天失恋,心情不好没上游戏,等级早被周天他们甩下了很多级,看着在玩家排行榜前10里的兄弟们,知道他们冲级冲得紧,也不大好意思叫他们带着自己了,反正他是无所谓等级的,就是怕自己落后太多以后帮不上他们,毕竟是御用奶妈,也不能太废……于是打算去做做帮贡,很小的副本,很容易,也就懒得在帮里喊人了,副本门口很多人,奈河找个地方蹲下,说了句:求组。
 
  紧接着便有很多人组他,奶妈这职业,从来不怕没人组……
 
  组进队里,看一下那几个人的等级,丁宇心里大骂,草,难道要我一个皮薄的奶妈去抗BOSS……清一色的低级法师小号……
 
  “太阳!这队除了我全是15级的小号!”
 
  周天大笑,“自己看着办。”
 
  (队伍)狂:美女,谢谢啦,带我们打这个副本吧~过任务咧~
 
  (队伍)酒:……你组她干嘛……帮里随便拉个来。
 
  (队伍)狂:哎呦,随便啦,懒得去叫人了,奶妈虽然皮薄了点,可她级这么高,这个破烂小副本还是没问题的
 
  丁宇再次大骂,你意思要是打不过岂不是都是我的责任了?!
 
  (队伍)奈河:= =///挂了不负责……
 
  (队伍)狂:奶妈!开路!
 
  丁宇汗了,跟着周天他们从来没干过这种冲在前头的差事,只是在后面远远地看好他们的血,如果是这个副本,连加血都不用,直接跟随就OK了,今天……也算游戏生涯的一种突破了……于是带着一堆小号,义无反顾地扑进了副本里,打得晃晃悠悠又辛苦又经验低,最后甚至一边抗BOSS一边给这些小号加血然后自己只好喝药水,在血只剩10分之一的时候,BOSS轰然倒地。
 
  (队伍)奈河:我还真是全职奶妈……
 
  (队伍)狂:美女~谢谢啦!
 
  (队伍)奈河:团灭了才搞笑,可惜没看到
 
  (队伍)酒:……
 
  出了副本,奈河正准备回去交任务,酒拦在奈河面前,奈河看他。
 
  (密语)酒:战神独醉,我大号
 
  (密语)奈河:哦。
 
  “战神独醉,啥玩意,没听过。”丁宇嘀咕着,上马,走人。酒站在那一阵错愕……
 
  第二章 独醉&司草
 
  “战神独醉,啥玩意,没听过。”丁宇嘀咕着,上马,走人。
 
  语音里听见丁宇的嘀咕,周天忽然叹了口气,“愁。”
 
  “怎么?”
 
  “战神独醉是【战天堂】的帮主,目前咱区第一的神人啊,那级升得速度整个一BT都不足以形容,简直ET。”
 
  “啊哈?第一不是你们啊?没注意,我看看……”丁宇干笑着,说真的,每次打开排行榜,只要看到自家兄弟还在前10,基本就关掉不看别的了。当下仔细一看,还真有点傻眼,第一的位置赫然写着:战神独醉……覆了天下排在第二,副帮黄泉和忘川分别是第四第七,对于当初取这几个名字,周天说,覆了天下旁边跟着黄泉、忘川、奈河,很拉风……对了,奈河的宠物叫三生石……
 
  乱侃了会,忽然有人加他好友,拒绝。再加,再拒绝。
 
  那人于是密他,‘干嘛不加我~~’
 
  战神司草?谁?又叫战神……难不成又是【战天堂】的人。
 
  (密语)奈河:干嘛?
 
  (密语)战神司草:美女,是我啊,我是狂,这我大号
 
  (密语)奈河:我*,你们搞这么多号干嘛,吃啊
 
  (密语)战神司草:哈哈,小号摆摊卖东西呗,你在哪,我帮你升级吧
 
  (密语)奈河:不用
 
  (密语)战神司草:我帮你啦~~~加我好友,不然我找不到你在哪。
 
  好友申请,还是拒绝,申请,再次拒绝。
 
  丁宇对这种无聊的对话没兴趣,他不是小女生,也不喜欢跟乱七八糟的人一起玩。顺手解决一个怪物,再顺便看了眼世界频道,傻眼了,战神司草正刷喇叭满世界的喊话。
 
  (喇叭)战神司草:寻人,奈河,提供她的坐标者本爷有重赏!
 
  【阎王殿】的狼们齐上阵,大吼:奈MM是偶们滴,偶们滴!!嗷嗷!!
 
  丁宇再次傻眼了,“SB。”
 
  看战神司草没有停止刷喇叭的意思,丁宇看了眼自己的坐标,随手发进世界。
 
  (世界)奈河:与其给别人赚钱,不如自己赚。
 
  (世界)战神司草:……
 
  (世界)众围观群众:……
 
  “卧槽……小宇你太猥琐了。”耳机里传来忘川的惊叹。
 
  丁宇感慨着自己第一次在世界上发言就这么伤形象,结果那人已到眼前了,一身惹眼的顶级装备,骑着招摇的顶级坐骑,扛着气死人的顶级武器,NND,也不知道砸了多少银子进去……
 
  我仇富……丁宇下了结论,继续自顾自地打怪。走一步,战神司草跟着一步,很居高临下地很拽地问奈河你要做什么任务,我可以帮忙。高我几级了不起?拽个屁。丁宇郁闷了。
 
  (密语)奈河:我真不需要帮忙,赏金呢?拿来,你可以走了。
 
  (密语)战神司草:那你加我好友
 
  (密语)奈河:我是男的,不是妞,不用帮忙了。
 
  战神司草下马:没事,你怎么不换好点的装备?
 
  (密语)奈河:没兴趣,随便玩玩
 
  战神司草请求交易,奈河一看,居然是自己的全套装备武器,问,干嘛?
 
  (密语)战神司草:不是要赏金吗?给你
 
  奈河一愣:我真男的。
 
  (密语)战神司草:你不是。
 
  你他妈才不是!丁宇郁闷,接过装备和武器,不要的是SB。
 
  战神司草绕着奈河转了几圈,奈河换上衣服和武器,站了起来 ,其实周天他们有给自己准备,不过既然有白给的,那套就省给别人吧,反正又不是他充人妖骗来的,他已经申明几次自己是男的了。
 
  战神司草再次发来好友申请时,丁宇终于拿人手软地同意了。
 
  若不是帮派有事副帮不得不去,司草怕是要跟定他了,看着战神司草飞速消失,丁宇松了口气,真是……除了帮忙打架,他还真是不喜欢和陌生人玩的太亲近。
 
  耳机里传来周天沉沉的声音,“小宇,过来,一个奶妈不够。”
 
  “组我。”
 
  覆了天下,黄泉,忘川,还有另一个叫潘金莲的兄弟,丁宇哈哈两声大笑,“呼,还是跟你们后头混舒服点。”
 
  “孩子,你也该独立点了~”忘川的声音其实有点娘,不过本人不娘,只是斯文罢了,斯文指的是外表,内心嘛……“独立归独立,敢偷偷嫁人我强X你!”内心很YD……
 
  “你这身装备?”周天愣了下。
 
  “一个叫战神司草的家伙给的。”丁宇快速给他们加满状态加满血,“一个SB。”
 
  一阵沉默……
 
  “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跟他们搞上了?”周天想起仓库里那套一模一样的装备武器,有点不爽。
 
  丁宇冷哼了声,“之前不是带了一队垃圾小号嘛,其中有两个是战神独醉和战神战神司草!我还以为他们新人,边走边讲解路线和操作技巧……”
 
  (队伍)黄泉:我不想说话,因为言语不足以表达我对你的BS。
 
  (队伍)潘金莲:= =///
 
  忘川嘿嘿地笑,“他满世界找你,八成看上你了,唉哟,给他个热吻呗。怎么也是全区第三的高手呀,比阿黄厉害呢!”
 
  (队伍)黄泉:是么阿旺?
 
  (队伍)忘川:~o(>﹏<)o
 
  知道占不了黄泉便宜,忘川继续啰嗦,“天哥,咱要不把这孩子嫁出去吧,要嫁就嫁高手,当然嫁给独醉不太可能啦,所以这个司草不赖啊,是吧小宇?多金又会打架,还能促进【阎王殿】和【战天堂】的友谊啊~~”
 
  “专心点打。”周天依旧沉沉地,闷声在前面抗,谁叫他皮厚血厚苦力命呢。忘川立刻闭嘴,小法师专心放火烧怪。
 
  【战神独醉请求加你为好友。】
 
  忽然跳出个好友申请,丁宇愣了半天完全忘记要躲开周围的怪,血气值刷刷往下掉,“卧槽!”终于爆粗,气的直接拒绝。黄泉是刺客,身手敏捷连忙闪回来给奈河挡了那堆小怪。
 
  “唉哟,发呆被怪啃疼了也别粗话啊。”忘川完全幸灾乐祸的嘴脸。
 
  (密语)战神独醉:?
 
  无视……
 
  (密语)战神独醉:怎么不加?
 
  无视……
 
  那边忘川还在喋喋不休,世界频道忽然刷地一片鲜红大字,让人想忽视都不行。
 
  (喇叭)战神月:奈河我恨你!!!!!!!!!!!!!!!!!!!!!!!!!!!!
 
  (喇叭)战神月:奈河我恨你!!!!!!!!!!!!!!!!!!!!!!!!!!!!
 
  (喇叭)战神月:奈河我恨你!!!!!!!!!!!!!!!!!!!!!!!!!!!!
 
  (喇叭)战神月:奈河我恨你!!!!!!!!!!!!!!!!!!!!!!!!!!!!
 
  (喇叭)战神月:奈河我恨你!!!!!!!!!!!!!!!!!!!!!!!!!!!!
 
  耳机中忘川的呱噪终于停止,估计是傻眼了,只听黄泉一声冷哼,“怪事天天有,今天最奇怪。”
 
  第三章 战神月
 
  战神月吼完,屏幕平静了10秒,紧接着一堆人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八卦了。
 
  (世界)dghnlk:奈河是谁?
 
  (世界)腰腰灵:奈河是偶们滴偶们滴偶们【阎王殿】滴嗷嗷美人~~~!!!!
 
  (世界)我是1986:情债还是仇杀?
 
  (世界)战神司草:独醉,月5555555555555555555~~
 
  (世界)战神格式:草爷,你们搞毛?
 
  (喇叭)战神月:丫的司草把我的装备扒去送人了!我让老大给我弄回来!!!卧槽了!!!!!!!!!!!!!!~~~~~~~~~~
 
  战神月倒不是真那么舍不得那套装备,可是被好兄弟弄得裸奔还要被叮嘱以后弄装备记得多弄一套给奈河,裸奔了又没法去杀人,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只好开始满世界吼,也算辛苦这娃了。
 
  众人:……
 
  (世界)兔子的画:咋了?死人妖骗装备?*他全家!
 
  (喇叭)覆了天下:我的人还不至于一套装备搞不起,战神司草,麻烦你有多远滚多远,请来拿走你的东西,碍眼。
 
  还以为战神独醉加自己干嘛,看来是要装备的,不知道是不是先礼后兵啊,丁宇揉揉额头,想不通这是怎么搞的,他真的不喜欢复杂啊,跟着天哥他们跑跑任务就够了,没事就帮帮人,虽然帮派每时每刻都有人跟他开玩笑打打闹闹的,但也确实称不上熟悉,这司草是不是很闲啊~看了看叫奈河的角色,游戏里一抓一大把的造型……没啥特别啊,想不通啊还是想不通……
 
  只好加战神独醉为好友,免得无休止了,问,装备么?你来拿。
 
  (密语)战神独醉:没,不用还。就是想加你,你忙吧。
 
  (密语)奈河:……
 
  (密语)战神独醉:怎么?
 
  (密语)奈河:没……
 
  “搞什么……”丁宇嘀咕。
 
  周天不满地冷声道,“装备还他去,真TM麻烦。”
 
  丁宇叹了口气,“可是他们的独醉老大刚跟我说不用还。”
 
  黄泉温柔地笑:“那就收下吧,让战神月裸奔去。”
 
  众:……怎么有点冷
 
  之后倒也没什么异常了,从副本里出来,忘川他们回了帮派,奈河跑到城里卖些背包里的垃圾,一路上感觉到比以往多了不止几倍的指指点点,无外乎红颜祸水人妖骗子之类,无所谓,咱宇爷不在乎。
 
  然后,乞丐一般的战神月就出现在了奈河的面前,丁宇咋舌,乖乖,司草扒的真干净……战神月盯着奈河,几乎吐血,看着自己的装备挂在别人身上而自己裸奔的感觉,真是无法形容的呕血……
 
  他们两个玩的职业相同,造型自然相差不到哪去,不过奈河看起来很明媚,而黑发的战神月看起来则冷艳得多,奈河开始脱装备,一件一件,脱下,然后点战神月交易。
 
  战神月一愣,拒绝交易,两个裸奔的人面面相觑。
 
  (密语)奈河:你的,拿去。
 
  (密语)战神月:我不要
 
  (密语)奈河:?
 
  (密语)战神月:兵器榜排得上名的,虽然很可惜,可那是我兄弟送你的,你好好留着吧。
 
  (密语)奈河:那你呢?
 
  (密语)战神月:再去打呗
 
  (密语)奈河:……
 
  奈河只得又一件一件穿上,今天怎么尽跟【战天堂】的人纠结上,玩了几个月也没什么交集啊,果然还是该买本黄历放家里的。“天哥,留我的那套装备和武器呢?”
 
  “干嘛?”
 
  “我拿来给战神月,看着不舒服。”
 
  “哎,我忙着在,你们谁要过去城里,带给奈河吧。”
 
  “我。”黄泉一如既往的简洁。
 
  得到答案之后奈河便叫战神月等一下,等了几分钟,黄泉骑着马在他们身边停下,看了看战神月,笑。
 
  (世界)黄泉:战神月,裸奔?
 
  (世界)黄泉:爷赏你件衣服。
 
  (喇叭)战神月:滚!!!!!!!!!!!!!!!!!!!!!!!!
 
  奈河一头雾水,让黄泉把东西给战神月,又跟战神月说了声,看起来似乎没问题,便自顾自跑去做任务了。
 
  一晃好几个小时过去,丁宇一回头发现房间除了电脑屏幕已经漆黑一片了,这才想起来没吃饭,把奈河扔在城里摆摊卖垃圾,又跟周天他们讲了声,便开了灯打算搞点吃的。
 
  开了门发现曹淅房间没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厨房还有点米,冰箱里还有点鸡蛋,想了会,还是决定叫外卖来吃,自己一个人烧饭真TM没意思。
 
  丁宇是个连水烧开都不知道的人,天知道怎么学会烧饭的,大概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跟男友同居之后闲来无事就想学着烧饭,一回生二回熟的,弄出的东西也算能下咽了,不过现在又剩了自己一个人,所以对烧饭算是完全没了兴致。
 
  曹淅是跟提着饭盒的男生一起进门的,听见门响,饿得半死的丁宇拿着钱兴冲冲地打开门,一看是曹淅,心顿时哇凉哇凉的,堵在门口没有要让开的意思,提着饭盒的男生从曹淅身后探出脑袋,冷声道,“搞毛,站门口干嘛?”
 
  丁宇扯开曹淅,笑嘻嘻的拿过饭盒,塞过钱,“咯,钱!”转身看见曹淅一脸诡异的表情,“还没吃?一起吃点?”
 
  曹淅摇头,丁宇“砰”地关上门,留下曹淅跟晃悠的青蛙门帘大眼瞪大眼,曹淅张了张嘴,那个男生好不容易醒过来,望了望空空的双手……
 
  “抢……劫……”
 
  话音刚落,丁宇在房间“啊”的大喊一声,随即冲了出来,拉过这个男生的胳膊,“正好还没走,哎,我点的排骨,怎么变成全素的了??”
 
  其实这个男生比丁宇还要高一点,差不多有175,此刻帅气的眉毛拧成了一团,“我不是送外卖的。”
 
  第四章 咱家的奶妈只有咱能捏
 
  不是送外卖的?
 
  丁宇感觉像吞了个苍蝇一般说不出话,三个人正愣着,门铃很悦耳很合时机地‘叮咚~’一声,外面有个声音高喊,“外卖!红烧排骨!”
 
  丁宇很尴尬,朝那个男生递过去饭盒,“那个,你的饭,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是我叫的外卖,啊哈哈……”
 
  “算了,我不饿,拿去荤素搭配吧。”
 
  听到这话丁宇又噎了一下……
 
  “没关系,”曹淅笑了下,似乎是叫丁宇不必介意,然后推了推那男的,“岳扬你先进去吧,我下去买烟,你们要不要带点什么回来?”
 
  “可乐。”岳扬简洁地说完,瞟了眼丁宇,便走进曹淅房间,丁宇干笑,赶紧提着两份饭闪回自己屋里,丢人啊丢人~~~~~~~~~
 
  边吃边坐电脑前和周天他们聊天,刚刚的事真糗,想了想还是不要讲了,不然忘川还不知道要怎么发挥他那八婆的嘴的不烂的舌。
 
  (喇叭)战神月:爷很愤怒
 
  众人:……
 
  (喇叭)战神月:爷想杀人
 
  众人:……
 
  (喇叭)战神月:装备被抢也就算了,出去买个饭也有人抢
 
  众人:那人真不要脸……
 
  “咳咳!”丁宇一口饭喷在电脑上,呛得半死,不是吧……这么巧的事!!
 
  “你咳啥?小宇你的饭不是抢来的吧?”忘川哈哈大笑。
 
  “放屁,我还没穷到要去抢饭吃。”恩恩,跟我没关系,只是事情表面有点凑巧罢了,不过……干了同样的事好心虚啊……三口两口吃完饭,饭盒咻~的一声准确无误地扔进垃圾桶,看了眼好友,司草和独醉都不在线,恩,这样顺眼多了,本就不该在好友里出现的人嘛。
 
  就算丁宇不在电脑前,覆了天下也不会主动把奈河踢出队伍,丁宇马不停蹄朝他们那边跑去,边跑边看了眼队里,覆了天下,忘川,黄泉,潘金莲不在了,多了一个不认识的叫浑浊不清,这个游戏满级60级,他们几个基本在55、56级,再看自己,47……吐血……
 
  “小宇你到了没?”
 
  “快了快了,恩,到门口了。”
 
  (队伍)覆了天下:人齐了,走吧
 
  (队伍)浑浊不清:奶妈,我拉怪的时候别给我加血
 
  (队伍)奈河:哦
 
  (队伍)覆了天下:叽歪什么
 
  (队伍)忘川:我们家奶妈当然知道拉怪的时候不能加血
 
  周天今天总觉得莫名的郁闷,“这个人叽歪,这把完了踢了他。”
 
  “他也是怕我加血时不小心拉了怪物的仇恨嘛”丁宇没觉得浑浊不清的那句话有什么问题,不明白他们干吗有点不高兴。
 
  “就算咱家奶妈很笨,也轮不到别人教。”周天依旧沉沉的,今天似乎吃了炸药随时会爆炸一样的郁闷,“奈河待会跟在忘川旁边,我跟叽歪男上去抗,黄泉你看情况自己随便吧。”
 
  “好。”
 
  覆了天下跑了两步,浑浊不清也冲上前去了,结果覆了天下又突然转身跑了回来,边往回跑边喊,“别动,等下等下~”
 
  奈河跟忘川本就在后面还没动,只有浑浊不清冲了上去,引着一堆怪继续往前跑,奈河一看,连忙也跟上去,“老大!咋了?”
 
  “没事,你回来等下。”
 
  “不行啊,浑浊已经上了,黄泉快过来,他一个人肯定扛不住那么多,”奈河跑到浑浊旁边刷刷地给他加满血,仇恨立马拉到了自己身上,怪物转而攻击奈河,奈河边转圈边喊,“妈呀,救命,黄泉呢!”
 
  黄泉冷哼一声,从后面闪出来,“留他死,你跑来搅和。”
 
  “啊?”
 
  “唉,”覆了天下和忘川也跑了过来,忘川大口叹气,“小宇,我们看这小子不顺眼,存心挂他的,你真没眼色。”
 
  他们怎么这么小心眼这么记仇……丁宇彻底无语……
 
  (队伍)忘川:浑浊你不知道团队配合吗,大家都没动呢,你逞什么能冲什么冲,你玩过游戏没啊你?奈河都差点被你害死
 
  丁宇张口结舌,忘川还真说得出口这话……浑浊坐在地上,没说话,估计是给气的。
 
  (队伍)忘川:坐着干嘛,走啊,吓傻啦?
 
  (队伍)浑浊:草!什么垃圾队!
 
  (队伍)奈河:GO了,打怪打怪
 
  (队伍)忘川:恩恩!本来挺好的,被一老鼠屎给坏了。
 
  【浑浊不清已退出队伍】
 
  浑浊站起来,跟忘川擦肩而过,停下来,屏幕闪过一句话:‘你等着。’
 
  “可怜,喂,我觉得他没做什么恶事啊?”丁宇不解地问。
 
  “恩~~”忘川软绵绵的恩了声,丁宇手一抖,差点一头扎进怪堆里,忘川打出星星眼的表情,“老子就是看他不顺眼,好像多了不起似的。”
 
  “走吧,别浪费时间了。”周天发完话,大家也懒得说了,该干活的干活。
 
  “我估计待会要被堵。”黄泉笑,“最近忙升级都没架打,GOOD”
 
  “我不喜欢PK,别叫我啊。”丁宇的习惯他们都知道,不喜欢跟人PK,总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倒不是怕事,纯粹是他这人懒的相当彻底。
 
  他只有一次想杀人,30级的时候在野外打怪练级,总被一个刺客偷袭,第一次被杀了没在意,结果那人又冒出来,被杀了第二次,第三次,杀到第六次的时候连丁宇也暴怒了,喊来周天和忘川堵他,小刺客被周天两刀解决,然后奈河便和忘川蹲在复活点守尸体了。
 
  结果有点意料之外,因为杀人太多那个小刺客红名了,周围玩家一看,级这么低也敢红名,该打,于是一堆人扑上去砍。小刺客鬼哭狼嚎地爬起倒下爬起倒下,边死边喊:‘为什么都来打我为什么都来打我为什么’
 
  奈河压根来不及出手报仇,很是郁闷,倒是忘川,那一天都在为这事乐,一扫心烦。
 
  四个人打完副本,覆了天下和黄泉直接回帮派交任务了,奈河跟忘川便打算先到周围打些野怪,刚踏出副本的门,只见一片黑压压的人。
 
  “好多人,真卡。”
 
  一阵寒光闪过,忘川倒在了脚下。
 
  第五章 祸水忘川
 
  “我草!”忘川怒了。
 
  浑浊不清站在忘川尸体旁边,手中的匕首阴森冰冷,居高临下。奈河反应过来,连忙复活忘川,结果技能还没施展出,便被浑浊身边的几个人一起砍到在地。
 
  “怎么了?”见不对劲,周天问。
 
  “我们被浑浊带人干了。”丁宇看着那一片黑压压的人,有点想笑,不过忘川怒了,他也不敢笑。
 
  忘川一句话不说,直接复活,回城,然后奔向仓库,丁宇知道他生气了,跟着跑过去,看他装备完全身,“小宇,给我把状态加满。”
 
  “哦。”
 
  “天哥,你去给我杀了他,我去附近的复活点等他。黄泉,你多带点人过来,待会别让那一堆杂种碍我事。”说着忘川便上马跑了,丁宇犹豫了会,还是决定跟着忘川。
 
  忘川到了地点便悠哉地一屁股坐下了,不过就算是丁宇也知道,只是看似悠哉罢了,心里指不定多波涛汹涌呢,忘川还从来没死得这么憋屈过。
 
  黄泉很快也过来了,身后跟着一票人,团团围住复活点,丁宇有点担心周天那边能不能对付那么多人,便问黄泉,黄泉冷哼,“没事,能杀了浑浊就行了。”
 
  “呵呵,”周天无所谓地笑,“忘川要虐的是浑浊,我把他挂过去还是没问题的。”
 
  果然,一堆复活的人里出现了‘浑浊不清’,忘川腾地站起来冲到浑浊面前,浑浊的人估计也看到了四周黄泉带来的人,于是都静观其变的没有动。
 
  (世界)忘川:浑浊不清,单挑
 
  (世界)浑浊不清:没问题
 
  黄泉慢悠悠地晃了圈,领导视察似的说大家都别动啊,人家单挑呢,谁碍事我砍谁。
 
  浑浊不清刚复活,气血很少,便坐下恢复气血,忘川掉头朝奈河那边走,忽然回头一团火球就砸了过去,这一砸就几乎砸死了浑浊,丁宇一愣,乖乖,忘川你还真是趁人之危!
 
  浑浊追过来,忘川把武器换成冰系,一块冰砸过去,浑浊被冻在原地,忘川再换回火系,接着又一团火球砸过去。倒地。
 
  (世界)浑浊不清:说单挑,居然趁我没血就下手,忘川你个贱人,我X你妈!
 
  (世界)忘川:哎呦,不对,我现在是小人嘛
 
  (世界)吃猫的鱼:忘川不是一直自荐是贱人吗?
 
  (世界)忘川:哎呦,脸红,至从看见浑浊这个大贱人,我就自惭形秽了,实在比不过~
 
  浑浊不清的人一看这情形,怒火冲天,一群人挥刀直奔忘川,不能怪他们,要不是跟忘川一伙,丁宇也想上去踹他两脚……黄泉整个挥开他们,踩着一堆尸体,哼两声,“忘川,继续。”
 
  (世界)忘川:说好单挑嘛,你想找人帮忙啊?你要食言啊?
 
  浑浊是近身职业,忘川就远远的放火烧他,想靠近就扔冰块冰他,根本靠近不了,若是平时,浑浊大概是可以扛过去的,可现在他的血实在只够两个火球的份,忘川烧上瘾了,一遍一遍不知疲倦,奈河站一边几乎打盹……
 
  “不知廉耻。”就连黄泉都不屑了。
 
  忘川笑的特YD,“你管我,虐啊虐啊,就虐这个半死不活的!”
 
  不知道浑浊憋屈得吐血没,从头到尾愣是一句话不说了,站起,冲向忘川,倒下,再站起,再冲,再倒下……
 
  打酱油路过的玩家偷看忘川:乖乖,太狠了……
 
  (喇叭)Eden血杀:【阎王殿】的听着,差不多就行了,别太过分。
 
  (世界)腰腰灵:要死类,咱帮里谁又惹祸了?
 
  (世界)腰腰灵:啊?又是副帮啊?要死……真要命……
 
  (喇叭)Eden血杀:【阎王殿】的听着,差不多就行了,别太过分。
 
  (世界)战神月:又TM是【阎王殿】的……头疼
 
  “差不多了,撤了吧。”周天无奈地喊忘川,“他们帮主Eden血杀密我了,浑浊跟他说这是他和忘川的私事,叫别人以后都别管了,我们这边呢?”
 
  “帮战我无所谓。”黄泉丢话。
 
  “这样啊……”忘川想了想,“那你们也别管了,都回去吧~我鞭尸鞭够了~走啦走啦。”
 
  忘川心情大好地掉头回城,丁宇低笑,忘川还是一点没变,生怕没仇家似的到处惹人,不过浑浊怎么不如之前那般刻薄了,是他先来挑衅的吧,这才没几分钟,总觉得有点不一样了,说不出来的感觉。
 
  忘川坐在城门口等了老半天,也不见浑浊不清来寻仇,于是在歪歪里大喊大叫:“那小子吓傻了~~还是老子比较变态~!”
 
  众人汗,变态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吗?= =////
 
  明天是星期一,闹腾了一会大家也就都下线了,毕竟都是工作的人,一早还得起床去上班。看着帮里的人一个一个都不在线了,跟他们说完晚安,丁宇却是睡不着,分手前后至今,已经不知道失眠多少个晚上了。他不敢跟周天他们说自己失眠,怕兄弟们担心,看着别人担心自己,丁宇会更难过。
 
  歪歪里也安静了,奈河有点茫然地晃着,包里塞满药水,自个找了个偏僻没人的林子杀怪去了,心想这么晚又这么偏僻,应该没人来吧,结果不到半个小时,便有个人在身边停了下来,丁宇看了眼,有点郁闷,但也没管,装作没看见一般继续做自己的事。
 
  (密语)战神独醉:组我吧
 
  (密语)奈河:我就随便打打
 
  任谁看到都会觉得奈河是个有耐心的人吧,一只一只地打,不急不缓的样子。其实丁宇打得很急躁,不过他也知道,光急没用,一个奶妈打怪也就这水平了,那就安心了吧。
 
  战神独醉发来组队邀请,想了会,丁宇还是答应了,打手和奶妈搭档,确实会很轻松。何苦跟自己过不去。
 
  (密语)战神独醉:是做任务么?
 
  (密语)奈河:没任务,我没事做,随便打打
 
  (密语)战神独醉:你男的女的?
 
  丁宇愣了下,看着屏幕里轻松扫怪的战神独醉,以及他身边那个叫奈河的文静MM,不屑地笑了,说到底,都是想泡MM的男人啊,没什么例外的。
 
  (密语)奈河:男的。想泡妞就免了吧。
 
  战神独醉很久没有说话,扫荡完视线内所有的怪物,趁着怪物刷新的间隙,打出一句让丁宇瞬间郁闷的话。
 
  (密语)战神独醉:你不像男的
 
  (密语)奈河:NND,我哪不像了,战神司草也这样讲
 
  (密语)战神独醉:你没有男人的斗志
 
  战神独醉说完,继续扫怪,留下丁宇在那里发呆,斗志?玩个游戏而已,要毛斗志,NND……懒得辩解了。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刷怪,这边的怪物等级不高,虽然不明白战神独醉怎么会跑到这边来,不过反正不是他丁宇贴过去占便宜的,不过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句:你这等级不该到这边刷野怪吧?得的经验也不多。
 
  (密语)战神独醉:特意来找你的,看不出来?
 
  第六章 再识独醉
 
  特意找我?哐当……丁宇有种下巴掉了的错觉……
 
  (密语)奈河:等下,我去个厕所
 
  (密语)战神独醉:……恩
 
  丁宇推开电脑,呼……真乱,找我干嘛,站起来直奔厕所,看见黑漆漆的卫生间愣住了,这才想起来里面的灯坏了没修,曹淅搬来前,丁宇上厕所都不关门,客厅的灯开着便不那么黑了,不过现在……
 
  好吧……他承认,自己真的很怕黑……
 
  正犹豫着,曹淅出来了,看见丁宇站在卫生间门口发呆,疑惑地看向丁宇,“恩?”
 
  “灯坏了。”
 
  曹淅走过来,“我看看能不能修。”
 
  “修不了,要换灯。”
 
  “哦,”曹淅抬头看了看那只颜老色衰的灯,“那明天买个换了吧。”
 
  “我怕黑……你待会再出来吧,我上个厕所,卫生间的门关了的话太黑了。”
 
  曹淅望了望手里的杯子,笑,“又不是女人,上厕所还怕被看?我就出来倒个水,你该怎么着怎么着吧,当我隐形的。”
 
  丁宇不知道怎么反驳,只好犹犹豫豫地闪进了卫生间,心里把曹淅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回到电脑前,才发现刚站错了位置,周围太多怪了,战神独醉只好贴身守在奈河身边,免得她就这么冤死了。
 
  (密语)奈河:回来了
 
  (密语)战神独醉:哦
 
  (密语)奈河:你说特意找我,有事?
 
  (密语)战神独醉:没事
 
  (密语)奈河:……
 
  (密语)战神独醉:没事就不能找你?
 
  (密语)奈河:算了,你有什么任务没?我帮你打打下手吧,反正没什么事挺无聊的。
 
  (密语)战神独醉:来
 
  说着便跨上坐骑,英雄良驹,还真耀眼……丁宇愣了下,“白痴……”
 
  (密语)奈河:你跑慢点,我的是系统白给的坐骑,跑不过你那头禽兽……
 
  (密语)战神独醉:……
 
  战神独醉停下的时候,丁宇就知道自己是来蹭经验的了……这个副本没个五十几级很难打吧……至少他还没来过,周天和忘川他们来过,当时带的奶妈是53级的潘金莲,奈河级别47着实有一点低。
 
  (密语)战神独醉:等下,还有几个人
 
  (密语)奈河:恩
 
  然后又有两个人加进来了,战神繁星,战神格式,看起来都是他们【战天堂】的,丁宇密战神独醉:我不会拖后腿?
 
  (密语)战神独醉:有我呢
 
  (密语)奈河:挂了怎么办,我不喜欢害人
 
  (密语)战神独醉:挂就挂呗
 
  奈河跟在战神独醉旁边,看着那两个人跑了过来。两个都是法师,一冰一火。
 
  (队伍)战神格式:……老大,月月怎么不来,我一死就几万经验没了……
 
  (队伍)奈河:……我还是不要害你们了吧
 
  (队伍)战神独醉:月他去睡觉了,走吧
 
  (队伍)战神繁星:奈MM……久仰了……
 
  (队伍)战神格式:奈河,你看好独醉的血就行了,我们两个你不用管,咱两死没关系,独醉要是挂了我们可就全灭了
 
  (队伍)奈河:恩
 
  独醉在前面开路,引怪的速度和数量及其庞大,怪多到甚至让奈河觉得恶心,心想他怎么横冲乱撞不稳着点打,不过这样的怀疑随即被打破了,身边那两人群起怪来及其凶猛准确,相当的BT……原来独醉是信任队友的水准……奈河赶紧回过神来趁着空隙给独醉加血,一秒钟都不敢再分神,再加上第一次来有点路痴,丁宇总觉得跟得有点吃紧,只能在不迷路的情况下盯着独醉的血条。
 
  来不及看路、来不及看怪的样子、来不及看前面的几个小BOSS的英姿,奈河跌跌撞撞跟着那三人后面跑,等到他们终于停下了,奈河赶紧给独醉回血,繁星和格式在吃药恢复状态。
 
  (队伍)战神独醉:BOSS有群攻,你们注意站位,小心点
 
  (队伍)战神繁星:奶妈能看好你血,就没问题
 
  (队伍)奈河:已经到最后大BOSS了?
 
  (队伍)战神繁星:……
 
  (队伍)战神独醉:上了
 
  他冲上去的瞬间,奈河便开始施展技能,不过看见独醉的血条瞬间少了一半,还是大吃了一惊。
 
  (队伍)战神格式:靠,被爆了,老大小心,奶妈快加
 
  我已经在努力加了啊……丁宇欲哭无泪地噼里啪啦猛按技能键,独醉也配合着猛吞两个瞬间满血的药,血条总算是稳了下来,至少进出平衡了。
 
  刚松了口气,丁宇发现奈河的动作开始一顿一顿的……不是吧……
 
  什么叫祸不单行……
 
  “我卡了?!”丁宇大喊了一声,想起来没有在语音,连忙打字,却发现怎么也发不出消息了,怎么办,他们会挂的,怎么办怎么办!战神独醉不是肉盾啊,他是暴击高伤害强的杀手型刺客啊~没有奶妈肯定抗不了这么久的~!
 
  那三个也意识到奈河出了问题,偏偏战神独醉的仇恨值太高,这节骨眼上BOSS又暴了他一把,这一暴暴得血条几乎见底,他只好拉着BOSS绕圈跑,被追上绝对一掌拍死。繁星和格式见状赶快冲过来开足火力进攻,试图把BOSS的仇恨拉到他们那边去,可法师又怎么经得起BOSS拍,就算暂时拉过去了三个人最终也还是死,独醉赶快又拉回它,然后看了眼BOSS的血条,独醉趁着间隙迅速打字:2s
 
  (队伍)战神格式:繁星,冰它,老大要两秒时间
 
  (队伍)战神繁星:明白
 
  来不及犹豫,繁星便将冰柱便砸向了BOSS,定住它的瞬间,独醉迅速按下快捷键,换匕首,按加速,并转身刺过去……
 
  丁宇屏幕恢复正常的时候,看到的画面就是血条见底的战神独醉神速换兵器,冷静地转身行刺的那一瞬间。丁宇脑子轰了一下。
 
  (队伍)战神格式:还真暴了……我本来打算死的……
 
  (队伍)战神繁星:~(╯﹏╰)~2秒内暴不死它它就来咬死我了
 
  (队伍)奈河:刚卡了……
 
  (队伍)战神格式:果然还是草爷皮厚血厚耐打耐摔
 
  (队伍)战神独醉:司草今晚有事,不然我脑子进水了来当肉盾
 
  (队伍)战神格式:您老擅长杀人嘛
 
  似乎没人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丁宇有点不尴不尬,跟他们在一起确实是外人,呼,自己果然还是不习惯跟陌生人一起玩的。
 
  (密语)奈河:抱歉,刚卡了,差点害你们挂
 
  (密语)战神独醉:没事,还来吗?
 
  丁宇想了想,还是算了吧,除了跟天哥他们闹,自己还是习惯一个人玩。
 
  (密语)奈河:不了,你们玩吧
 
  退队。
 
  (密语)战神独醉:你下面做什么?
 
  (密语)奈河:采草挖矿
 
  就不信这么无聊的事情你还会跟来。
 
  (密语)战神独醉:哦,我陪你
 
  哐当……丁宇觉得自己下巴又掉了……
 
  第七章 我若再喜欢你,宁愿死
 
  丁宇看着步步不离奈河的那个家伙,有点郁闷。难道【战天堂】的人就喜欢当三陪?
 
  (密语)奈河:你跟着我干啥?
 
  (密语)战神独醉:不知道,在你旁边觉得挺舒服的
 
  刚要说什么,电脑旁边的手机响了,看了眼来电显示,丁宇手一抖。
 
  (密语)奈河:我去接个电话
 
  (密语)战神独醉:我等你
 
  其实丁宇没有接,只是看着手机屏幕发呆,任飞……看到这个名字丁宇有想哭的冲动,这么多天的委屈似乎找到了闸口再也隐藏不了,忍下喉头的酸涩,拿起手机,“喂。”
 
  “我在你门口。”
 
  “我睡了。”
 
  “陪陪我吧,我今天心情不好。”
 
  “我们已经分手了,放过我吧。”
 
  “开门。”
 
  门铃响了,丁宇心里一惊,脚下却一步也挪不动,不想,真的不想看到这个人……门铃持续响着,深夜里显得格外刺耳,对面的房门似乎打开了,听到脚步声朝门口走去,丁宇吓得连忙冲出去,“别开门!!!”
 
  曹淅吓了一跳,回头看到丁宇煞白的脸,愣住了。这是曹淅第一次这么仔细看这个二房东的模样,干净秀气,身上没有了讨论房租水电时的圆滑,也没有装出来的可爱笑容,曹淅竟有点恍惚了。
 
  “别开门。”丁宇拉回曹淅,对着电话道,“你走吧,我们已经分手了。”
 
  “小宇。”门开了,那个成熟时尚的男人甩开手上的钥匙,丢下电话,看了眼拉着曹淅的丁宇,冷笑,“呵呵,睡了?”
 
  气氛不太对,曹淅决定不多管闲事,就回了自己房间。
 
  “你是不是没了男人就不能过?”
 
  “任飞,我们分手了。”知道他误会了曹淅,不过丁宇也不想解释了。
 
  “你不喜欢我了?”任飞靠过来,扶住丁宇的肩膀,拥入怀中,“我心情不好,陪我一晚。”
 
  “喜欢。”
 
  闻言任飞笑了,“那分手了也可以随时再来找我玩的。”
 
  “喜欢,所以你放过我吧。”丁宇推开他,眼神认真,“别折磨我了,看在我喜欢你的份上。”
 
  “什么意思?”
 
  “你要跟我断就断的干净点!别这样藕断丝连,我受不了!!你知道的,你知道我喜欢你,知道我拒绝不了,知道我每天想你,可既然要跟我分手,既然拿我两年多的感情当玩具当垃圾,就别再招惹我了,玩了我两年,够了!差不多了!别再招惹我了,你这样很折磨人你知不知道!别玩我了!我玩不起的!我玩不起……你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为什么你要这么自私,想玩就玩,不想玩了就甩,行行好吧,放过我吧……”丁宇一口气吼完,拉着任飞往门口推,“你走,别折磨我了,绕了我吧……我玩不起,分手了就别再招惹我了,我不想玩……你走……”
 
  “你TM的就马上能犯贱跟别的男人玩?!!”任飞大力甩开他,丁宇一个踉跄撞倒在茶几上,热水瓶玻璃杯尽数摔到地上炸飞开。
 
  “啊……”
 
  曹淅听见外面一阵不对劲的声响以及丁宇的叫声,慌忙跑出来,只见丁宇坐在地上,小腿被碎瓶渣划得血流不止,任飞也有点慌了,抢在曹淅前头两步跨过去,就要把丁宇抱到沙发上,丁宇甩开他的手,“滚。”
 
  任飞不说话,黑着脸再去抱他。丁宇再次挣扎着甩开,浑身颤抖,声音冷冽却带着隐约的哭腔,“滚,我丁宇若再喜欢你,宁愿死。”
 
  任飞僵了会,伸出的手又收回,然后头也不回地甩门而去。
 
  “我送你去医院。”
 
  见丁宇没说话,曹淅只当他是答应了,回房间关了电脑,拿了钱包钥匙,就去扶丁宇。丁宇低着头,没有动。
 
  “喂,起来去医院。”曹淅皱眉,看着丁宇单薄的睡衣,转身又回房间拿了件外套,披到他身上,“先去医院。”
 
  “呵呵,让你看到笑话了。”丁宇忽然笑了,抬起胳膊使劲擦着眼睛,“恩,去医院,我何苦跟自己过不去,呵呵。”说着便撑着沙发想站起来,明明疼得冒汗,却还是笑,“没事,小伤罢了,我自己去就行了。对了,我是gay,不过你别担心……”
 
  他的笑容让曹淅觉得胸口堵,“说什么呢。我抱你去吧,你这样走到医院,血流的差不多了。”也不等丁宇再说什么,把钱包钥匙塞到丁宇手中,然后拦腰抱起,轻声道,“手没伤到吧,关门。”
 
  丁宇带上门,曹淅就这么抱着他下楼,幸好小区门口就有社区医院,看着那些取出的碎玻璃渣和翻开的血肉,曹淅觉得钻心,丁宇却只是皱眉咬着嘴唇,一声不吭,曹淅看得郁闷,干脆到了门外等着,等里面医生包扎好,丁宇喊了声,“曹淅。”
 
  “扶我走吧,”丁宇朝他笑,“我太重了。”
 
  “你还重……轻得没影了。”曹淅抱起他,又去拿了几盒消炎药,走出医院的时候,丁宇不说话了,抬头望着天空。城市的夜,没有星星。
 
  “看什么?”
 
  “我懂,道理我都懂,可是即使所有人都说我傻,我还是对爱情抱有一丝幻想。”
 
  见他看得专心,曹淅没接话,却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
 
  “总会有人喜欢我的吧?呵呵……总会有的吧……”
 
  “恩。”
 
  把丁宇抱回房间,放到床上,“我去给你倒杯水,喝完就好好睡觉吧。客厅我明天早上起来收拾。”临出门,曹淅回头看了看他,欲言又止,“我说……”
 
  “恩?”
 
  “想哭……就哭吧。”
 
  丁宇愣了下,揉了揉眼,突然想起电脑还开着,那谁,战神独醉不会还在等着吧?
 
  晃了晃鼠标,屏保退开,奈河还在那站着,旁边……没人……拉开好友名单,战神独醉,不在线……
 
  呵呵,丁宇埋头苦笑,凭什么以为别人真的在等你……游戏也是玩,都是玩玩罢了,你又当什么真呢!
 
  曹淅端着水走进来,看到丁宇正伸手拽电脑的电源,瞟了眼电脑屏幕,有点眼熟,还未细看,屏幕一闪,便黑了。
 
  第八章 盒饭的报复
 
  腿受伤的唯一好处是:丁宇跟公司大摇大摆请了大半个月的假期。打电话请假的时候,老板半笑不笑地说你好好休息,回来时记得带医院证明。
 
  丁宇郁闷地骂了半天资本家都去死。
 
  曹淅不知道是做什么职业的,也没见他去上班,不过两个人各自关门做自己的事,除了外卖来了替丁宇开门拿个外卖,一天下来他俩倒也说不上三句话。
 
  相安无事地过了好几天,丁宇想起来腿上的伤口该换药了,于是自己坐床上开始拆纱布,拆到后面突然一阵撕痛,这才发现纱布被伤口结痂的血牢牢地粘住了一大片,伤口很杂很深,而且又是在小腿肚上,不在视线范围内,折腾半天,实在不敢硬扯。
 
  曹淅今天似乎有朋友来,丁宇不好意思老麻烦他。又折腾了十几分钟,实在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喊曹淅帮忙。
 
  曹淅没什么表情地过来了,看了看丁宇光滑小腿上那乱七八糟的伤口,却也不知道从何下手,很怕弄疼了丁宇,最后终于下狠心试着去撕开纱布时,丁宇又吓得大叫,曹淅于是叹口气不敢妄动了。
 
  “你弄你弄,别管我……”
 
  曹淅呼了口气,小心翼翼撕开了一点点被血块粘着的纱布的边缘,问,“疼不?”
 
  “还好……”
 
  再往里撕开一点,丁宇倒吸口冷气,整个身子都僵了,曹淅不忍,“是不是很疼?”
 
  “恩……”
 
  曹淅停了手,“这样不行,我查查看有没有别的办法。”跑回房间上网开始查资料,过了一会便端了盆热水拿着毛巾回到了丁宇房间,“试试吧,用温毛巾捂软了也许会轻松一点。”
 
  “恩。”丁宇也觉得这方法有点希望,坐那看着曹淅浸湿毛巾,只拧了半干,然后蹲到床边,专心看着丁宇的腿,轻轻地把温热的毛巾捂到纱布上。丁宇认认真真地看着他,心想,这哥们挺帅……
 
  “烫!”丁宇疼得一把推开他,抱着腿直喘气。
 
  曹淅跌坐在地上,扬了扬手中温温的毛巾,不解地望他,“烫??”
 
  “不行不行,好烫,想疼死老子。”丁宇说什么也不愿意了,伤口碰到热气还真TM疼啊……
 
  曹淅站起来,拍拍衣服,毛巾丢到一边,双手插裤兜里站那一副“那你想怎样”的表情看着丁宇。
 
  丁宇被看得不好意思,“抱歉……”说什么也是喊来帮自己的,自己还这么挑剔怕疼,实在觉得过意不去。
 
  曹淅朝门口走了两步,“岳扬!你过来一下。”
 
  “干嘛?”岳扬一脸不耐烦地晃过来,漂亮锐利的眼睛扫过丁宇,停在腿上,心里当下了然,薄唇一撇,“怎么还没搞定。”
 
  “你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曹淅跟过来,站在岳扬身后,指了指丁宇小腿上挂着的纱布。
 
  岳扬有点不乐意,“上次我的盒饭好吃不?”瞪了瞪丁宇,但还是蹲下来看了看,又伸手去扯了扯纱布,丁宇觉得疼,碍于岳扬的气场没敢出声,只是皱了皱眉,岳扬于是仰头望他,“疼?”
 
  “还好……”
 
  岳扬站起来,跟丁宇时常的笑脸不同,他虽然也是削瘦,也帅气,但就是有点冷,有点脾气,让人看起来总觉得这是个刻薄的人,尤其是那薄薄的嘴唇,似乎随时要吐出砸死人的冷言冷语来。尖尖的下巴朝曹淅扬了扬,“你扶他一下。”
 
  曹淅坐床边扶着丁宇,“怎么弄?”
&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