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桂花落下的季節
關於部落格
  • 306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盛世千年 by 忘川魚兒

 《盛世千年》————忘川鱼儿(网游 霸道攻 温润受 受是职业玩家)
 
 
  第1章
 
  夏远从来知道自己有个神奇的妈,却不知道他妈原来已经神奇到了这个地步,居然会把他骗来相亲。
 
  她以为她儿子是根油条吗?能任由她掰弯了再掰直的随便弄!?
 
  夏远心里暗骂着,提着瓷壶给对座的姑娘再续了杯茶水。
 
  夏远和对座上的姑娘相对着傻笑一阵,喝光了两壶茉莉花茶,俩人谁都没多说话,心里跟明镜似的,谁都没看上谁,都是让家里给逼着来的。
 
  姑娘把正听着的MP4耳塞摘下来,看了看表,对夏远说:“我家说至少得谈半小时,我这时间到了,你家有时间要求没有?”
 
  夏远停下玩手机,把游戏按了暂停:“没,我家没给我定时间,那就到这吧!”
 
  姑娘招来侍应买单,夏远把单子抢过来付了钱,俩人并肩走出茶座,相视一笑后,各走各路。
 
  夏远没回自己租的房子,他觉得该和他妈当面谈谈今天相亲这事。
 
  打车到了商业街,夏远妈开的那家内衣店没开门,打手机关机,夏远拨了家里座机的号码,电话通了。
 
  夏远妈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喂,谁啊?”
 
  “妈,是我,夏远。”
 
  “哦,要不要回来吃晚饭?”
 
  “晚上我还有事,我就想和你说说今天这事。妈,你明明是说让我请你喝茶,怎么……”
 
  “买两斤牛肉和一把芹菜回来,再买瓶醋。”夏远还想说点什么,手机里传来一阵盲音。
 
  夏远拎着食品袋回了他妈家,掏出钥匙一开门,屋子里一片烟熏雾缭,外加狗吠阵阵。客厅里三个中年女人窝在沙发里看电视,一人手上夹支烟,玻璃茶几上烟灰缸里满是烟蒂。
 
  三女人中唯一膝上没抱狗的就是夏远他妈,另外两位是他妈多年的好友,张姨和刘姨。
 
  这三人中刘姨到现在还是未婚,张姨是再婚N次,最近又在闹离婚,夏远妈结过一次婚,生下了夏远,离异后一直单身着抚养儿子,离婚那会夏远才三岁,当时的名字还叫孟远,之后就随了他妈的姓,成了夏远。
 
  夏远进了门,夏远妈看了他一眼算是打招呼,张姨笑眯眯的出声招呼了一声,刘姨把怀里的狗哄到地上,按熄了手里的烟头,走过来接过夏远手里的东西,进去厨房里做饭。
 
  这会才下午四点,这么早就做饭,夏远头疼的看着沙发上怡然自得的两个女人,蓬头散发穿着睡衣手指间夹着烟,估计她们又是才睡起来,肯定到这会还没吃饭。自从他二年前出去租房独住这三女人就开始了半同居状态,生活状态是越来越不健康了,也不想想都四十好几的岁数了能这么活法吗,说了也不听,还不耐烦。
 
  夏远在沙发上坐下来,张姨递了支烟给他,夏远称谢接了,拿着茶几上的打火机点上了火。
 
  “妈,你怎么会找了个人来给我相亲,我没房没车没工作还是个gay,你这不是害人姑娘吗?”
 
  夏远妈愁眉苦脸的应着:“是啊,可是这事不是我弄出来的,是你姥姥姥爷联系的人,我也没办法啊,总不能让他们知道你是gay,那还不得把他们给吓进医院里去。我一直都帮你拖着的呢,我说你还年轻不着急得先创业,被你姥爷逮着狠狠训了一顿,这不是实在推不掉了才骗你去的。我自己都被逼着相过几次了,那几个男人一个比一个烦人,我这还愁着呢。”
 
  张姨在一边幸灾乐祸:“终于轮到你了,以前我和刘茜被逼着相亲时你是怎么笑话我们的,报应来了。”
 
  夏远妈不屑的说:“刘茜是被逼的,你可是完全自愿的。”
 
  张姨满不在乎的说:“也不是全都是自愿啊,也有不想见的时候。”说完伸个懒腰站起来,一米七五的高挑个子比夏远还高:“我去帮刘茜做饭,她一个人做的慢,我都快饿死了。”
 
  夏远和他妈抽着烟,说了会话,饭菜好了端了上来。
 
  夏远虽说不饿也跟着吃了两碗,刘姨做的菜从小就对他的胃口。
 
  帮忙收拾了桌子,夏远从钱包里数了十张大票子出来塞给了他妈,夏远知道他妈和那两姨合伙开那内衣店也就是打发个时间,虽说生意挺不错可也没怎么上心,又都是有多少花多少从不爱存钱的主。
 
  不是舍不得多给,这钱还是自己存着点好,那两姨也没孩子,等她们年纪大了自己也打算帮着养老。
 
  回到租来的房子里,路上买的熟食塞进冰箱,洗了个澡拿了罐啤酒喝着。
 
  还是热,八月的傍晚,房里也没装空调,夏远光着膀子穿个四角裤衩,开了电脑把台扇放在地上对着机子的主板吹。
 
  夏远点开了屏幕上的小图标,这就开始工作了,职业网游玩家一名。
 
  他只是个高中毕业文凭,干别的也赚不了什么钱。
 
  夏远上学时成绩还不错,偏偏高考时没发挥好落了榜。夏远妈支持他复读,是他自己不想上大学了,倒不是交不起学费,纯粹就是不想上学了,之后做了几份工作都不怎么满意,干脆专心干起了这个。
 
  夏远现在工作的游戏叫《盛世千年》,游戏已经运营了一年,他以前工作的那个游戏倒闭了之后才开始玩,晚了别人半年,不过没什么关系,玩游戏这事不是看谁玩的早,是要看谁玩的聪明,再加上他毕竟是一职业的,在线时间一长,等级很快就窜了上去。
 
  夏远一上线,消息栏立刻闪了,点开一看是帮主烟波钓徒发给全帮派的集体消息,看了时间是中午发的。
 
  【今晚九点整,帮里人都去极乐寺门口集合,上线没来的全T。】
 
  夏远叹气,看这架势又是要和炎帝天下的整夜群P了,要不是现在待的这个帮派有钱人多生意好做,他还真想退了。
 
  天天这么P来P去的耽误了多少时间啊,只是PK倒还算了,问题是战后还有没完没了无孔不入的长期骚扰,管你任务采集练级什么都别想安心做,光这个礼拜算下来就少赚了两千块。
 
  第2章
 
  夏远第一次玩游戏时取的网名叫做夏天不远,到现在一直没换过,登陆【盛世千年】时曾经想另外取个红顶商人或信誉第一什么的,后来想想生意人还是维持原名的好,没准能碰到以前游戏里的回头客呢,别说还真遇到过几个。
 
  他在这游戏里的等级并不算一流高手之列,装备倒还是不错,可那些都是商品,没准今天金光闪闪的一身明天就成了土里吧唧装,PK技术也只是中上水准,但他生意做的还不错,为人和气人面也广,在游戏里算是小有名气。
 
  夏远所在的帮派名字叫做[众神灭世],帮派里聚集了一堆嚣张跋扈没事找事的主,帮主加两个副帮主更是一个赛一个的狂,而且忒有钱,满身极品神器挂满,以调戏美女为调剂,以找茬PK为己任。
 
  [众神灭世]与[炎帝天下]的恩怨由来已久,众说纷纭版本众多,流传最广的版本也是最没新意的——
 
  话说,游戏公测时的第三天。
 
  两位身穿新手装的帮主,当然那时他们都还不是帮主,他俩在新手村的人山人海中同时看中了一只落单的鹿,同时抄起刀子朝鹿扑了过去,鹿毫无悬念的死了,掉下来一块归属不明的鹿肉,两位帮主都认为该是自己拿,于是开打,梁子就此结下。
 
  夏远上线后的第一件事,先拉开好友栏,在线的人不少,翻到密友栏,给月光女皇发去了消息。
 
  夏天不远;姐,你的女子太极道袍卖掉了,卖了两千八,钱当面给你还是打到卡上?
 
  消息发过去不到一秒,立刻回了,人的打字数度没这么快,只能是系统设定的自动回复。
 
  月光女皇:此人已死……有事烧纸……
 
  夏天不远:……
 
  夏远把键盘推回去,椅子转个圈,站了起来,走了一步,开另一台的电脑的显示屏。
 
  长长的电脑桌上一共五台电脑,除了主机其他都是待机状态,每台挂了六个小号,挖矿的,伐木的,采集草药,剥皮的,忙的正欢。
 
  检查了小号们一天的收获,蓝色品质的材料五十三个,紫色品质的八个,金色三个,橙色一个,夏远颇为满意,飞快的操作键盘都收集到一个小号上,往大号的所在地送了过去。
 
  夏天不远的号停在了凤翔城的野外,坐标为158.34。
 
  夏远操作着小号走到那一看,空的,回到主机再一看,大号夏天不远正被人砍翻了拖着四处逛。
 
  【盛世千年】这个游戏与其他游戏有个很大的不同之处,那就是人物挂了之后经验损失非常小,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不会掉任何装备,人物死在野外还不会自动回城,趴在地上三十秒之后站起来又是一条好汉,杀人者也不会得到任何惩罚。
 
  别以为这种游戏设置有多么人性化,其实比起其他网游还要来的血腥残忍。
 
  这样的游戏设置就是最大程度上的鼓励了玩家PK。
 
  换了其他的游戏,很多玩家被杀了回城以后也就算了,大不了换个地方练级打宝,就当被狗咬了。【盛世千年】里这可就行不通了,被人杀了之后躺在原地,只要他想继续杀你再砍上一刀,那五分钟内就没法脱离PK状态,脱离不了PK状态就没法用回城符,这样的情况下玩家只有三个选择:
 
  一:奋起反击,陪他PK 到周二上午的服务器维护,足够P到两方都不想P为止,或者战局无限扩大,双方都叫来大量或少量的帮凶,开始愉快的群P。
 
  二,装活尸或者装死尸,区别为活尸打字骂人,死尸装挂机人不在。
 
  三,下线吧。
 
  【盛世千年】里还有一种极为腻歪人的道具,名为追魂索,十个铜币一根,每个物品格可叠加九十九根,物廉价美童叟无欺,居家旅行PK必备,作用为——拖着玩家尸体四处走,功效十秒,非常之没有人性。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两成的新手被拖过几次尸体以后离开了游戏,另外八成则为牢牢记住了仇人的名字,奋起练级、充钱、买装备,以图日后报仇雪恨。
 
  目前夏天不远正处于这种被拖尸体的状态中,而且是被个不认识的玩家拖着,一边拖一边喊着话:大家来看哦,我带众神的走狗来游街喽~
 
  夏天不远看了一阵,研究了一会那人的装备,中等水准,名字旁边挂着[炎帝天下-帮众]的称谓。
 
  心平气和的打出字:兄弟,我很少PK 的,帮派恩怨与我无关啊,你找别人好不好?
 
  不倒长城:老子管你~你们昨天五个打我一个的时候怎么不说,众神的没一个好东西,%¥…… ¥%……*妈的……&……&……%%¥你全家%&……&……靠%……
 
  夏天不远依旧心平气和,【盛世千年】里的PK设置不仅导致了武力至上,还磨练了玩家的对骂功力与心理承受能力,躺在地上时那三十秒也无聊啊,打不到仇人那就给对方精神上的折磨。
 
  可惜不倒长城这种普通骂法毫无新意,对夏天不远起不到丝毫作用。
 
  夏天不远:我很无辜啊,我只是新手,刚刚开始玩的。
 
  夏天不远确实穿着一身新手装,就是为了假装弱小躲避骚扰,但也不是每次都能起到作用。
 
  不倒长城:我不也是才刚玩几天,你们帮的人还不是骚扰了我一夜~你如果退了帮我就不杀你了!
 
  夏天不远:我刚加的帮啊,还不知道这帮里的人这么坏啊。
 
  不倒长城:你那帮的人没一个好东西,坏透了!你退帮吧!
 
  夏天不远:嗯~我马上就退。
 
  不倒长城停止了拖尸体,三十秒到了,夏天不远的号站了起来,五秒过后恢复了虚弱状态。
 
  连按三个红瓶,唰的一键换装,新手服立刻换成了黄金铠甲,新手木剑换成了嗜魂枪,新手靴换成了九貂利齿靴,新手护腕换成了青龙护腕。
 
  夏天不远手起枪落,不倒长城少血三分之二,想跑,夏天不远也不追,换上北海连环弓,三箭,不倒长城趴下。
 
  夏天不远:兄弟,真当我是新手了?
 
  不倒长城:你个王八蛋~骗老子~¥%……&……&
 
  夏天不远蹲在不倒长城尸体旁边,打出个亲吻的表情,外带一串红心:兄弟,你装备不行啊,你看我这身怎么样,有没有看上眼的?除了黄金铠甲被人订货了,其他的都还在待售中。你和我也算有缘,加个好友吧,以后买装备了找我,绝对钱到出货,游戏里买过我东西的人不少,你可以找人问问,我夏天不远从没骗过人。其实你打不过我不仅仅是装备的原因,虽然你等级是低了点,如果吃好药的话也还是有很大胜率的,看在你我如此有缘,药我也可以给你打折,瞬间满血的小丸丹需要预定,加攻加防加速度的也需要预定,其他的都长期有货……
 
  不倒长城趴在地上骂,夏天不远只管宣传着生意,为了把宣传做完,隔30秒砍翻不倒长城一次,五分钟以后说完了,尝试与不倒长城加为好友,被拒绝。
 
  夏天不远好脾气的打出个笑脸:不加也没关系,兄弟你记得我名字就行,以后想买什么尽管密语我,那我就不打扰你游戏了,下次见啊,886。
 
  夏天不远倒提着黑气环绕的噬魂枪不紧不慢的走远了,留下气得发晕的不倒长城犹自趴在地上:%¥……%¥……&¥
 
  夏天不远心想,小样果然是新来的,估计是买来的号,给了你台阶还不肯下,这点委屈都受不了还敢玩这游戏,以后有得你受的。
 
  第3章
 
  回到了凤翔城,走到中央市场,夏天不远把小号里材料交易了过来,从仓库里再拿出些材料,金色橙色材料留下,其他材料做成了几件装备,运气不算好,只爆了一件小极品。
 
  装备和材料放回仓库,小号走回去继续挂机,夏天不远准备去练级了。
 
  夏天不远的等级五十二,连等级排行榜的边都还摸不着。
 
  等级排第一的玩家已经有七十八级,是[炎帝天下]的副帮主十刷无恨,后面紧接着他们帮另外两位正副帮主,虽然排行榜的名次常有变化,他们三个始终没有掉出过前五位。
 
  [众神灭世]三位正副帮主就差了一些,不过也从没掉出过前二十名,总的来说两个帮派势均力敌,并列为游戏里的最强帮派。
 
  [炎帝天下]帮里的人等级高,PK技术较好,团结。
 
  [众神灭世]帮里的人装备好,舍得吃好药,人多。
 
  游戏里每个大城的中央市场都有车夫,通向各个大小城镇,夏天不远选择传送楼兰城,到了楼兰城再传送到了折戟沙漠。
 
  折戟沙漠的怪物等级为四十五级-五十五级,释放攻击时附带有弱毒弱晕眩属性,掉的材料比较多,但用来练级不算快,玩家们一般不太喜欢来这。
 
  夏天不远倒是挺中意这块地方,练级的玩家少也正合心意,他乱七八糟的装备多的是,随便就能配一套减毒减晕的出来。
 
  走到一块沙漠毒蝎较多的地方,把噬魂枪收好,双手换上雕火龙套,翻开武功技能栏选中天地人拳,深红色的拳套上淡淡泛出了金光,游戏人物活动着十指,朝毒蝎走了过去,开练。
 
  游戏里的怪物并不掉装备,只掉材料,装备只有BOSS才能爆出来,小BOSS在野外随机刷新,大BOSS则分布在各个地宫副本中。
 
  游戏里系统固定的众多武功技能可以在商人处买到,还有爆率极少的上层武功,上层武功书籍与一些稀有的套装材料只有大 BOSS以上的怪物才能爆出来。
 
  上层武功据说爆出过两本,据说被两位帮主分别得去了,据上层说打下层就像切菜似的,当然只是据说,连是什么类型的武功都没人清楚,也没人见他们用过,夏天不远这种档次的中级小贩就更无从得知实情了。
 
  大BOSS以上还有精英BOSS,首领BOSS,以及野外地图也有可能刷出来的稀有BOSS。
 
  游戏里等级并不是唯一,等级只加人物的各种属性。
 
  武功技能的熟练度同样重要,每种武功顶层为十层,越练到后层越难升,每升一层威力都会加大,每种武功之间互有相克,想PK多赢就每种类型的武功都得练满几个,夏天不远已经练满了八个武功,PK时基本够用了,现在练的这天地人拳也已经到了第七层。
 
  练了两个小时,整理了物品栏,还有一小半的空间。
 
  沙漠远处走来了三个玩家,两男一女,夏天不远看了名字,割风,她若有情,舞醉红尘。
 
  夏天不远暗呼了一声倒霉,割风,她若有情,[炎帝天下]正副帮主。
 
  舞醉红尘,传闻中【盛世千年】游戏里的第一美女。
 
  舞醉红尘的照片登在游戏官网上,据说点击率一直居高不下,夏天不远没去看过照片,这MM到底有多美他不知道,但他知道他第一次看见舞醉红尘时她还是个小小菜鸟,自从登上了照片后就成了割风的网上老婆,短短一个月已经到了五十级。
 
  夏天不远看他们走了过来,心想虽然自己顶着[众神灭世]的称谓,但这二位帅哥陪美女练级也未必会杀人,就算杀了人也不会那么掉份守菜鸟的尸体玩,于是当做没看见继续练。
 
  他们的确没杀夏天不远,只是对他说了一句话,就一个字:让。
 
  夏天不远二话不说,让了。
 
  他是个不爱惹麻烦的人,走了一段距离,打算另外找块蝎子多点的地方练级。
 
  这时月光女皇给他回了消息:来了,刚睡醒。
 
  夏天不远也回了消息,回复消息的快捷键是R,他按了,多按了一下,并且丝毫没留意,快速回了月光女皇消息:哦,钱怎么给你?
 
  月光女皇:当面给我吧,等你哪天有空了来我店里给我。
 
  夏天不远:好。
 
  夏天不远关闭了私聊消息栏。
 
  倒霉的事就此发生了。
 
  发完了消息之后,先前那个多出的R字,连同输入法就留在了近聊栏里,他随手回车了。
 
  于是就成了,
 
  夏天不远:日。
 
  夏天不远现在的距离与那三位霸占他练级点的高手还不算远,很明显他们都看见了这个“日”字。
 
  舞醉红尘:>_<#
 
  她若有情:靠!!
 
  割风:找死。
 
  夏天不远:……
 
  敢对高手打“日”的结局就是,割风帮主带着帮主夫人柔情蜜意的练级,夏天不远被她若有情副帮主守了个结结实实。
 
  夏天不远也懒得分辩,免得越说越显出自己丢人,把号扔那让他砍,游戏最小化,上联众玩麻将。
 
  玩了一小时麻将,负到了100多分,夏远郁闷的抓抓头发,关了联众。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四十五分,夏天不远孤单单的站在沙漠里,那三人走了。
 
  帮派聊天开始热闹起来了,夏天不远想了想,回城,去极乐寺PK。
 
  按往常他也许就下线了,夏远对与己无关的PK一向没有兴趣,今天去倒不是因为刚才的事想报复,只是觉得老是不参与帮派PK也不好。
 
  他想好了,一会PK时只要不骂脏话,不要老追着对方某一个人砍个没完,一般也不会结下仇恨。
 
  极乐寺属于副本,共有三层,顶层有个大 BOSS,一小时刷新一次,双方的战场也默定在顶层,PK顺带打BOSS。
 
  [众神灭世]的帮主烟波钓徒与副帮主醉爱剑南逐一给帮众们发了药和五个金币PK费,一个金币换算铜币一万,还有一位副帮主大漠狂沙没上线。
 
  副本里挂掉可就得回城了,极乐寺地图也挺大的,挂回城后再爬上顶层最快也得花十分钟。
 
  夏天不远第八次爬上了极乐寺顶层,这次他决定小心点,活久点,老这么在路上跑也烦人啊。
 
  夏天不远开始认真PK了。
 
  用的还是噬魂枪,武功选择——点枪术。
 
  枪类武功虽然防御差些,但是胜在出招的连贯性好,闪避较高。
 
  主要是因为,夏天不远手里好点的武器都卖掉了,除了噬魂枪就只剩下雕火龙套,而雕火龙套只是极普通的大众装备。
 
  他只剩这把噬魂枪能撑场面了。
 
  夏天不远发挥的不错,戳翻一个就跑,被三个以上围住就闪,跑远了回身换上弓立马偷袭,身手灵动,专心砍人,打就还手,骂不还口,让[众神灭世]两位帮主大为赞赏。
 
  古人有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夏天不远的PK技术在[众神灭世]里比起那些用钱堆出来的少爷小姐们还算得上不错的,今天又打的顺手,超水平发挥之下,很快就让[炎帝天下]三位帮主盯上了,外加帮主夫人。
 
  舞醉红尘:老公,又是下午那个~骂我们的那个!
 
  割风:嗯,看见了。
 
  十刷无恨:这菜鸟下午得罪过嫂子啊?
 
  舞醉红尘:是啊,刷子,他骂我脏话~
 
  十刷无恨:呵呵,嫂子别气,看我帮你出气。
 
  割风:我来吧。
 
  她若有情:不劳两位大哥动手,我来就行。
 
  割风:我去会会他,两位兄弟看着就行。
 
  十刷无恨:那好吧,我去找他们帮主玩玩。
 
  她若有情:我找副的吧。
 
  割风:人呢?
 
  帮众甲:我杀了。
 
  割风:……
 
  十刷无恨:等他再来。
 
  半小时后。
 
  她若有情:怎么还没来?
 
  十刷无恨:我私聊过他了,那人是叫夏天不远是吧?下线了我靠,最看不起这种遇事退缩的杂碎!
 
  割风:全帮发通缉令,玩死他。
 
  夏远沓着个脱鞋,嘴里叼着手电筒,在楼下捣鼓着电闸:“靠,谁家空调开那么大啊!不知道这栋楼电路老化了啊!”
 
  第4章
 
  夏远捣鼓了半天,电闸很给面子的啪啪冒了几个火花,伴随着一阵轻烟。
 
  夏远不敢乱弄了,等白天电工来修吧,今天晚上肯定没戏了。
 
  回到家,找出蜡烛点上,冲个凉,拿把蒲扇,端着蚊香,卷着凉席睡到了阳台上。
 
  早晨七点醒来,已经来电了,夏远卷着凉席回到屋里。
 
  开电脑,挂上小号,洗脸刷牙,下楼吃了碗米粉,感觉神清气爽精神抖擞。
 
  夏天不远上线了,又去了沙漠练级,十分钟后变成了尸体。
 
  看着身边两个[炎帝天下]的人,他此时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心想大概是路过时顺手杀的,就算守也不会太久。
 
  最小化游戏,玩了两个多小时联众麻将,赢回了两百多分,夏远心里挺得意。
 
  再去看游戏时,还是被守着,点开查看他们的状态栏,装备比他好,等级都在六十以上。
 
  PK肯定没胜算,还是跑得了。
 
  夏远一等游戏人物站起来,连喝了几个红瓶就想跑,三秒,又躺下了。
 
  他这时才有点吃惊了。
 
  按说守玩家尸体这事,被守的那个肯定不好受,可守人的也同样不轻松,时间,精力,注意力,比被守玩家付出的还要来得多。
 
  这两位坚持了两小时还如此有斗志,除非是与他有着深仇大恨,可是他不认识这两人啊,也不记得曾经与谁结过如此大的仇恨。
 
  那两人一直没说话,夏远虽然有些疑惑,但也没想问。
 
  游戏里变态的玩家不少,这样的事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对方总有守到无聊的时候,到时自然会走了。
 
  夏远挪开椅子去摆弄小号,把小号里的材料整整齐齐摆好了,时间又过去了一小时。
 
  再看夏天不远的号,依然躺着,守他的人已经换了两个。
 
  夏远心里明白了,今天这事不是偶然,是有人特意来找他麻烦。
 
  他想了一会,最近也没欺负过谁啊,最多是昨天小小欺负了那个叫不倒长城的,难道是他叫来的人?
 
  夏天不远尝试着问了几句。
 
  守着他的两人倒是挺和气,说:朋友对不起了,谁让你骂了我们帮主夫人呢,帮主让我们来守的。
 
  夏天不远心里骂了句,原来是这对奸夫淫妇干的!就打错了一个日字至于吗!气量狭窄得简直匪夷所思!
 
  夏天不远:那要守多久他们才能满意啊?我昨天也不是故意的!游戏而已,没必要这样当真吧?
 
  那两人也挺无奈的:帮主说要玩死你,六十级以上的轮流着来守。我们也不知道要守到什么时候啊,要不你去道个歉吧,我们也不想守你的,我们正急着冲级呢。
 
  夏天不远这才真正郁闷了,道歉?我做错什么了要道歉啊?!
 
  泥人也有三分脾气,夏远拧上了。
 
  我就一个卖装备的,又不是真爱玩!等级对我来说不重要,守就守吧,谁怕谁啊!
 
  反正双方都闲着,夏天不远与那两人聊起天来。
 
  夏天不远:听说你们帮主夫人很漂亮啊,怎么漂亮的MM脾气都这么大啊。
 
  浙C小人物:你说舞醉红尘啊,长得还行吧。
 
  面霸520:什么叫还行吧!真正的美女啊!可惜看不上我……
 
  夏天不远:真正的美女?真那么漂亮?!
 
  浙C小人物:长的是不错,不过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面霸520:真的很漂亮!
 
  夏天不远:有多漂亮?
 
  面霸520:很漂亮!
 
  夏天不远:很漂亮是多漂亮?
 
  面霸520:……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官网上的玩家照片里人气第一的那个。
 
  浙C小人物:嗯,他每天都看,都快把显示器看穿了。
 
  夏天不远:我也看看去,瞻仰瞻仰美女。
 
  夏远点开官网,找出照片研究了一阵。
 
  的确是美女,看上去年龄不到二十岁,身材模样气质都不比明星差。
 
  夏天不远:我回来了!刚去看了,真的挺漂亮。
 
  面霸520:呵呵~等我冲上了排行榜也去追她。
 
  浙C小人物:你想被帮主守尸了吧?
 
  面霸520:说着玩呢~我就是想想。
 
  夏天不远:唉,美女都没我的份。对了,你俩装备不错啊,就是戒指差了点,有没有打算买一个?
 
  浙C小人物:想是想买,就是没人愿意卖,怎么着你有?
 
  面霸520:我原来有个极品戒指的,加血的,而且是加百分比,可惜上个月升段时爆掉了……我都悔死了,这些天一直在喊话收戒指也没人理我。
 
  夏天不远:我现在手上没有好戒指了,不过我可以帮你们联系卖家,也可以出材料帮你们打造,但是得交定金,属性也不能保证。如果打造出来属性不好我就不另外收费了,属性好的话得看情况加钱。或者我可以把材料卖给你们自己打造,这个价格就得贵一些了,你们也知道,好点的材料有多难弄。对了,我说的收费是指人民币,我不收游戏币的,你们是想要什么属性的戒指?我可以先联系一下朋友,看有没有愿意卖的……
 
  夏天不远与他们东拉西扯了两个小时,生意虽然没做成,但也互相加为了好友。
 
  浙C小人物:我们得走了,时间到了,来人换班了。
 
  夏天不远:之前那两人守了三个小时啊,怎么你们两小时就换了?
 
  浙C小人物:他们说太辛苦了,帮主就把时间缩短了。
 
  夏天不远:那好吧,那下次见哈,拜拜~
 
  面霸520:拜拜!对了!加移动速度的鞋子先帮我留几天吧?我最近没钱了,价钱能不能再少点?
 
  夏天不远:兄弟,那鞋子真不是我的,我手上的装备都卖完了。说实话吧,500这个价我的确赚了点介绍费,但是赚得不算多,你们帮派的生意我做的少所以你没听过我名字,你可以问问其他帮派的一些朋友,我夏天不远做生意到底算不算很黑的。
 
  面霸520:我以前也听过你名字的,呵呵。我想想吧,想好了给你发消息。
 
  夏天不远:好的!
 
  浙C小人物:夏天,88。
 
  夏天不远:8~
 
  夏天不远心情又不错了,打算与[炎帝天下]新换来的人继续谈生意。
 
  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对他好言好语的。
 
  接下来这两位挺爱骂人的,夏天不远被连砍带骂之下也没了谈生意的心情,最小化游戏看电影去了。
 
  这样过了五天,来守他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人物名字没有重复过。
 
  [炎帝天下]的帮众虽然没有[众神灭世]多,但也至少有五百人以上,轮流来守他不过是小意思。
 
  夏天不远没有叫帮里的人来帮忙,帮派的PK他没参加过几次,就算参加了也从没PK到结束,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叫帮里的人。
 
  夏天不远也没叫朋友来,他认为自己的事没必要把朋友们拖进浑水里。
 
  周二的上午,游戏维护两小时,夏天不远卡着时间上线,乘机离开了沙漠。
 
  回城买药,整理了物品栏,换到迷雾沼泽继续练级。
 
  迷雾沼泽里是50-60级怪物,怪物释放的攻击除了弱毒弱晕属性还带有迟缓,材料掉的也不多,几乎没有玩家愿意选择这里练级。
 
  练了半小时,夏天不远又被守住了。
 
  他只能苦笑了,看来对方说要玩死他不止是说说而已。
 
  【盛世千年】里存心要找出一个人的坐标丝毫不难,只需要一个指令。
 
  @探查玩家XXX
 
  准确而快速,不会出半点差错。
 
  夏天不远也任由他们守了。
 
  他不想下线,在他心里为了躲避而下线比被人守尸要丢人几百倍。
 
  守吧,守吧,难不成真能守到我天荒地老,守我到游戏关闭,我还真就不信了。
 
  时间又过去了一周,夏天不远只是隔几个小时去查看次消息,随便谈谈生意,其他的时间就当给自己放假,早上晨跑,晚上回老妈家吃饭,睡前去散个步,别说身体还更健康了。
 
  月光女皇给他发过几次消息,想叫他一块练级做任务,每次都过了很久才收他的到回复,夏远只说自己有事忙不去了。
 
  时间一长,月光女皇就有些疑惑了,打了电话过来问,夏远说生病了想休息几天。
 
  月光女皇相信了,在电话中一直嘱咐着让他注意身体,游戏慢慢玩没关系。
 
  夏远嗯嗯的应着,说:“姐你放心吧,我知道的。”
 
  这天晚上,夏远回老妈家吃完晚饭,一路悠闲的散步回家。
 
  途中去夜市逛了逛,花了三个多小时,到家时刚好十一点整。
 
  夏远照例去查看消息,一打开显示器就懵了。
 
  夏天不远的尸体旁边还躺着几个人,离他最近的就是月光女皇,附近躺着的几个玩家是月光女皇熟识的朋友,全被二十几个[炎帝天下]的人守在中间。
 
  夏天不远快速发出私聊:姐!你怎么来了!这是我的事你别管了!
 
  月光女皇:放P!!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个小王八蛋到底被守了多久了?至少一礼拜了吧!一直在骗我是不是??!
 
  夏远不远:真没几天!他们人多我们打不过的!姐你先走吧!
 
  月光女皇:滚!除非我救你出去!人多怕个鸟啊!老子怕过谁?
 
  夏远有些没法了,月光女皇的脾气他知道,平时看上去挺开朗和气,一PK起来就变得火爆固执。
 
  [炎帝天下]的人又来了许多,近聊公聊栏里充斥着一片快速刷动的脏话,大多是针对月光女皇,什么人妖,裱子,骚货,贱……
 
  月光女皇在游戏里的名气比夏天不远更高,装备好,PK厉害,骂人凶,结过的仇人不少,又是个女号,骂她显然比骂夏天不远更加来的痛快。
 
  割风与舞醉红尘站在一边悠闲的看着,时不时来几句亲密的动作和话语,看戏似的舒服。
 
  夏远看着这一切。
 
  怒火冲上了脑子,眼眶里气出了细细的血丝,紧绷到发白的手指渐渐捏紧了。
 
  人都有逆鳞,都有最在乎的人和事。
 
  别人对夏远怎么样他都可以无所谓,他对自己的事一向不上心。
 
  但他也有自己的底线,他身上也有不容旁人碰触的逆鳞。
 
  夏远生活中的逆鳞是他的亲人,而游戏里的逆鳞就是月光女皇,都是他心里不容亵渎的底线。
 
  夏远轻轻笑了两声,是气急反笑了,打出字来。
 
  他玩游戏时从不骂脏话,这次极为难得的骂了一句。
 
  夏天不远:割风,舞醉红尘,你们两只裱子养的畜生!看老子怎么玩死你们!!!
 
  第5章
 
  夏远关闭了除私聊以外的所有频道,拒绝了陌生人消息。
 
  夏天不远给月光女皇发去私聊。
 
  夏天不远:姐,你信不信我?
 
  月光女皇:废话一句!你想干嘛??
 
  夏天不远:姐,让你的朋友先走,走不掉就先下线。我们俩也一块下线,我现在去你店里找你,我有事和你谈,好不好?
 
  月光女皇:来找我?行吧,唉!你别骑你那破车来,打车过来,知道吗!
 
  夏天不远:行,那现在下线吧。
 
  月光女皇:你先下,我和朋友们说一声。
 
  夏天不远:那我等着你,我和你一块下线。
 
  月光女皇:你赶快给我下线,少给我啰嗦!我店里这附近晚上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有,你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啊?!你还是明天再来算了!
 
  夏天不远:我马上下线……姐,一会见!
 
  夏远关了游戏,拿上手机钱包跑下楼,出了小区摇了辆出租车。
 
  夏远在出租车上拨通了一个电话,打给了他的长期合作伙伴之一,多种游戏的装备贩子,也是他的发小。
 
  “小白,醒着的吧,没打扰你休息吧?”
 
  一个含含糊糊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
 
  “没……刚睡醒……你是哪位?”
 
  “夏远。”
 
  手机里的声音清楚了一些。
 
  “是夏哥啊,什么事啊?”
 
  “你那还有多少【盛世千年】的装备?”
 
  “【盛世千年】啊,挺多的,你要买什么?”
 
  “没……我不是要买,你要的价太离谱了啊,比其他人的卖贵两倍了……你又不卖散件……”
 
  “散件我是绝对不卖的,我的装备只是成套卖的~让他们自己玩三年看他能集得成一套吗?我还觉得我卖便宜了呢,游戏里冤大头多得是,还怕没人买不成。你就是没上心帮我卖~你以为我不知道啊~盛世里PK得特别凶~想买装备的人多了去了~”
 
  “打住,打住,我以后多帮你问问,你先告诉我你手里还有些什么?”
 
  “黑龙神器一套,太极神器一套,还有几件王陵神器和麒麟神器,还有些乱七八糟的我也忘了。”
 
  “是这样,你把那些神器先借给我行吗?”
 
  “借?借是怎么个借法啊?”
 
  “你借给我一个礼拜,一个礼拜后我就原样还你,再打个红包给你,你看行吗?”
 
  “红包就不用了……你请我吃顿饭就行……可这些装备我的收购价就值二十几万了,你千万别弄丢了。”
 
  “没问题,如果丢了我赔钱给你。”
 
  夏远咬牙应了下来,挂断电话。
 
  他算了算自己存折里的钱,大概能够买下那笔神器,万一弄丢了大不了换个游戏从头再来!
 
  出租车停在了月沼酒吧门口,夏远下了车,走进了酒吧。
 
  月沼酒吧,也就是月光女皇的店。
 
  月光女皇的确是男人玩女号,也就是网络上所称的人妖,游戏里知道他是男人的却不多。
 
  月光女皇与夏远认识的时间不算长,半年而已。
 
  夏远记得很清楚,那是他刚玩【盛世千年】的第六天,还是个小小的菜鸟,误闯了一个正在群P中的地图,瞬间成为了一具菜鸟的尸体,被一群打得红眼的高手们踩在脚下,爬都爬都不起来。
 
  夏天不远百无聊赖的趴在地上,仰视着头上的刀光剑影,打出字请高手们放他离开,没人理他,都忙着呢。
 
  夏天不远就这么趴着趴着,趴了很久,偶然间看见了路过战场的月光女皇。
 
  那时的月光女皇太抢眼了,让夏天不远没法不去注意她。
 
  月光女皇身上穿的装备是大众化的黄龙套装,可已经集成了一套,并不像一般玩家只是一两件的散装。
 
  这个不算太特别,特别的是她手上拿的剑。
 
  那把剑太漂亮了,剑身修长华美,银光烁烁,璀璨耀目,诡丽的翼型剑柄护住了握剑的手掌。
 
  狮吼剑,在当时的游戏中不超过两把,属性极其完美,最突出的属性是攻击速度增加30%,就算在半年后的今天,它依然是剑中之皇。
 
  那一刹那,夏天不远有一种看见了战神雅典娜的感觉。
 
  夏天不远那时虽然还是个小菜鸟,但他也是个职业的装备贩子,对游戏的各种资料一清二楚。
 
  他知道这把剑有多珍贵,对真正的玩家来说,这剑已经不是能用钱来衡量了。
 
  趴在地上的菜鸟给路过的雅典娜发去了消息,不是想谈生意,也不是想攀关系,纯粹是为了发泄对她手里好剑的欣赏和羡慕。
 
  夏天不远心想,以后经手狮吼剑的时候一定留把自用,可惜到今天他的这个心愿也没能完成,有狮吼剑的人都不舍得卖。
 
  夏天不远发了消息给月亮女皇:你的剑真漂亮。
 
  月光女皇也回了:谢谢。
 
  月光女皇陪夏天不远这个小菜鸟聊了几句,没再继续往前走,她站在一边看着,问他:要不要我救你出来?
 
  夏天不远很感激:好~我只是路过被卷进来的,正为这发愁呢!他们打的太投入了,呵呵~
 
  月亮女皇对他打出个笑脸,提着狮吼剑冲进了战场里。
 
  一片银光闪烁剑气纵横,夏天不远身边躺下了一堆尸体。
 
  狮吼剑开出了一条路,月光女皇把夏天不远的尸体一路拖出了战场,追魂索这个道具也有不腻歪人的时候。
 
  他俩加为了好友,之后的日子一起练级,任务,闲聊,发呆,挂机挖矿,夏天不远总跟在她的身后,夏天不远开始叫她姐。
 
  夏远从十六岁开始接触网游,六年的游龄中从没认过什么哥姐弟妹,他觉得游戏没必要弄得这么黏糊。
 
  这次他是心甘情愿叫了一声姐。
 
  月光女皇在游戏里仇人多,朋友也多,弟弟妹妹不计其数,夏天不远有一天被她的妹妹给欺负了。
 
  也不知月光女皇怎么会知道了这事,她在公聊里说了一句话:以后,谁打夏天不远我就打谁,谁来都不给面子。
 
  要是现实生活里谁对夏远说出这话,不管是男是女,估计都能让夏远笑完了再吐,以为自己遇到了神经病。
 
  可当时的夏远看见了这句话,那颗沉寂了二十二年的少男春心莫名其妙就动了。
 
  网络就是这么奇妙。
 
  夏远在【盛世千年】做开了生意之后,有次弄到了一把特漂亮的刀,刀身很短,呈尖锐的菱形,属性也很好,只比狮吼剑差一点,名称叫做三叉戟。
 
  游戏人物把三叉戟拿在手里,会反握着刀柄,刀身呈反转,刀尖上流动着白色的寒光,看上去特别利落潇洒。
 
  这件神器也很稀有,夏天不远花了三千块才弄到手,他觉得这把刀就应该配月光女皇,以生日礼物的名义送了出去。
 
  月光女皇收到了礼物挺开心的,提着三叉戟在游戏地图里四处转着显摆,夏天不远在她身后屁颠屁颠的跟着看,比自己拿着还美。
 
  那段时间夏远几乎推翻了自己是个 gay的结论,他想,原来我只是没遇对人,原来我还是能喜欢女孩的。
 
  至于月光女皇是老是少,是美是丑,夏天完全没考虑过,他并没打算过让这段暗恋开花结果,在他心里能永远这样下去就好。
 
  夏远苦笑的想,自己连个gay都还当不好,老妈的前车之鉴摆在那,还是单身过一辈子吧。
 
  夏远和月光女皇在一次聊天里说到了自己所在的城市,惊异的发现俩人竟然都在同一个地方,于是顺理成章的见面了。
 
  夏远见到了月光女皇,很欣慰的发现,自己果然还是个地道的gay。
 
  月光女皇现实里的名字叫做萧南。
 
  萧南长的很帅,像是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身材修长匀称,容貌斯文俊雅,经营着一家酒吧,男朋友是市里刑警支队的副队长,两人已经恋爱了十多年。
 
  萧南玩女号不过是因为人物漂亮,比起男号来装备也更便宜。
 
  夏远与萧南见面之后心情挺愉快,聊的也很投契。
 
  夏远清楚的意识到,他喜欢上的只是游戏中的人物,这种事无所谓谁骗了谁,是自己多想了,月光女皇从没说过任何一句带有暗示意味的话。
 
  萧南是纯玩游戏的人,根本没有起过网恋的心思。
 
  夏远看着萧南,也没有再起别的念头,虽然萧南的确很帅,在圈里绝对是极品。
 
  爱情这回事就像网络一样奇妙,看不见摸不着,一瞬间就来了,一瞬间又走了。
 
  可就算是失败的网上暗恋,毕竟也是夏远的初恋。
 
  在他心里,这段短暂的感情所代表的意义仍然非常珍贵,虽然他早八百年前就不是处男了。
 
  他俩在生活中也成为了好友,独处时夏远依旧叫他姐,月沼酒吧的一个客人偶然听见了,大笑了半天,萧南也不在意,笑眯眯的应着。
 
  萧南是个同志,可月沼并不是家gay吧,男女都能来,一视同仁。
 
  月沼有时热闹疯狂,有时安静闲适,今晚属于前者。
 
  激烈的音乐,迷幻的灯光,台上的舞者们妖娆缠舞着。
 
  领舞的少年尤其出色,猫儿似的妩媚,紧身的皮裤褪到了腰下,臀部完美饱满的轮廓吸引了台下无数双眼睛,都带着绿光。
 
  夏远在人群中挤到吧台附近,大声问调酒师:“萧南在哪?”
 
  调酒师指了指拐角的楼梯:“南哥说,你来了直接上去找他。”
 
  楼上是萧南与他男朋友的居室。
 
  夏远上了楼,门没锁,他走了进去。
 
  萧南挽着袖子,目露凶光,龇牙咧嘴,PK的正欢。
 
  夏远拍拍额头,据说此人从前是被无数少女倒追过的校草,现在这模样估计大妈见了都不乐意要他。
 
  萧南看见夏远来了,很干脆的下线关机,瞬间恢复了温文尔雅翩翩公子的形象。
 
  “喝酒还是饮料?”萧南从墙边的酒柜里拿出了杯子。
 
  “饮料吧。”夏远在沙发上坐下来。
 
  “你小子把我当外人呢,被人守都不告诉我,我可记下了。”
 
  夏远心想,我敢告诉你吗,有你在的PK绝对是从小变大,从短变长,从简单变混乱。
 
  接过柠檬汁,夏远说:“姐,这些人气量小得很,肯定不会罢休,估计以后连你也会算上了。”
 
  萧南满不在乎的抿了口酒:“PK?谁怕谁啊,除了那几个帮主其他都是小菜。”
 
  “他们人多,烦都能烦死我们。你虽然朋友多,但是与他们帮里有交情的也不少,真打起来了也只能两方都不帮,我们弄不过他们的。”
 
  萧南翻个白眼: “无所谓,练级不就是为了打架。”
 
  夏远嚼了一块冰块,嘴里鼓鼓囊囊的:“敌人太多不能硬来啊。我有个计划,也许能对付他们,不过需要你帮忙。”
 
  萧南很有兴致的问:“你说,我一定帮。”
 
  夏远把冰块咬碎,咽了下去:“首先,我需要几场极大的PK,能把盛世千年的服务器弄当机的那种程度的群P。”
 
  萧南更有兴致了,凑近过来问:“为什么?”
 
  夏远与他嘀嘀咕咕了一阵。
 
  萧南嘿嘿坏笑了两声:“有点意思啊,没事,万一失败了钱我出一半。”
 
  夏远摇头不肯,萧南站起来一拍他的肩膀:“先别说这个,到时再说。”
 
  萧南的手机响了,夏远静声等他通完电话。
 
  “喂……嗯……好,那下次来玩。等等,你上来一下,我给你介绍个朋友,好。”
 
  萧南挂断电话,对夏远笑着说:“给你介绍个朋友,圈里的,也在玩盛世千年。”
 
  夏远点头。
 
  过了一会,门外走进一个人,漂亮的五官不显得女气,松松的黑色皮裤吊在了腰下,露出一大截诱人的腰线,正是刚才台上领舞的男孩。
 
  萧南说:“他是我朋友的弟弟,在N大上学,表演系,刚玩盛世千年不久,买了个号凑巧是炎帝天下的,刚好能帮我们当个卧底,嘿嘿……”
 
  夏远与那男孩互相打了个招呼。
 
  萧南为他们做介绍:“夏远,我铁子,在游戏里叫夏天不远。”
 
  “秦泊,我看着长大的小兄弟,游戏里叫不倒长城。”
 
  “夏天不远?是他?!”
 
  夏远干笑了两声:“呵呵……呵呵……”
 
  秦泊长笑一声,站起身来,四处找能伤人又不致死的家伙。
 
  眼中精光一闪,抄着身边的塑料垃圾桶就朝夏远扑了过来。
 
  “夏天不远!我灭了你!!”
 
  夏远抱着头鼠窜,迅速躲到萧南身后:“误会!误会!那天完全是个误会!”
 
  萧南脸色发青,顶着一头纸屑和果皮:“想干嘛呢!啊!造反啊!”
 
  第6章
 
  萧南警告秦泊不许再行凶,走去浴室洗了个头,一边洗一边让他俩交代事情起末。
 
  秦泊瞪着夏远噼里啪啦说了一通,夏远很老实的并膝坐好了,离他远远的,做认罪伏法状。
 
  其实也没多大的事,萧南三分钟洗完了头,这时秦泊已经说完了。
 
  “就这点小事啊……”萧南挺不以为然的,心想这种程度哪算得上欺负,顶多算个小玩笑嘛,还是你自找的。
 
  秦泊依然气鼓鼓的坐在那,看出萧南并没有帮他声张正义的意思,连他一块瞪上了。
 
  萧南擦着头发,坐到夏远身边,拉着头上的毛巾做掩护,偷偷对他说:“这孩子从小被家里人捧在手心里养大的,没受过什么委屈,就是一不懂事的小屁孩,要不你随便给他道个歉?就当哄小朋友了,行不?”
 
  夏远想了两秒,点头。
 
  夏远拉出个笑脸,假装非常诚恳状,看着秦泊说:“那天是我不好,我不该装新人骗你,我道歉,呵呵……”
 
  秦泊大声哼了一声,瞪他一眼撇开头,算是接受道歉了。
 
  萧南对秦泊把计划说了一遍,问他要不要一块玩,秦泊用手肘撑着头,点头说:“好啊,反正我也不认识帮里那些人,我被守的时候他们也人没来帮我。”
 
  夏远心想,没人帮你很正常啊,你一个新手谁都不认识,别人和你又没交情,袖手旁观一点也不奇怪。
 
  秦泊看夏远的眼光有点仰慕了:“你干了什么事让他们这么恨你?厉害啊,被守了这么久。”
 
  夏远把事情说了一遍。
 
  秦泊挺气愤的说,那些人比你还卑鄙啊!
 
  夏远很正经的点头,说对。
 
  萧南问:“什么时候开始呢。”
 
  夏远说:“三天后吧,我们先分头联系人,准备好了来个电话。这事不一定能成,我其实也没有太大把握,如果不成的话,我只好用更下流的手段了,他们做的事有些过份,既然躲不掉又打不过,我只能破坏游戏平衡了。”
 
  夏远心想,为了我姐,我就豁出去做一次贱人。
 
  夏远回家之后,上线新建了一个小号,再次联系了小白。
 
  小白上了线,夏远的新建小号领着他到了地图角落里,仔细检查了四周没其他玩家之后,让他把装备扔出来。
 
  直接交易服务器会有记录,这样能把风险减到最小。
 
  夏远迅速捡起了地上的物品,清点了一番,神器四十三件,还有些药物和打造材料。
 
  夏远问小白:“手里有没有号?”
 
  小白说:“没号,我只卖装备,卖号牵扯的麻烦多,卖装备就够我忙的了。”
 
  夏远谢过了小白,又拨通了一个号码,借了五个空号来。
 
  【盛世千年】里只有两个游戏区,一个网通区,对应北方的玩家。一个电信区,对应南方的玩家。
 
  如果窜地域玩网游,遇到大型PK或者网络不好的时候,就会很卡,玩家一般情况下都会按照自己的网络情况来选区。
 
  夏远是玩的电信区,他有五个老朋友是在网通区,五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夏远与这五人的相识经历有点意思,那还是在两年前。
 
  当时夏远做生意的游戏PK惩罚很重,杀人者会红名,红名绝对会掉装备,而被杀的玩家也会掉很多经验,并且有一定的几率掉落装备。
 
  网游中从来不缺少狂人和疯子,夏远当时被一个疯子缠上了。
 
  疯子在夏远那买了一件装备,穿了没一会就被人PK掉落了,他缠着夏远退钱,不退就杀,红名也无所谓。
 
  夏远被他弄得很有些烦了,于是在城里长期摆摊,闲时去官网翻看论坛,收集些游戏里的资讯。
 
  有一天官网的论坛里,出现了一张被几百人鄙视顶上来的帖子。
 
  五个以恶意PK取乐的玩家所发的炫耀贴。
 
  那五人被楼下鄙视的回帖狂轰乱炸得灰头土脸,却照样兴高采烈得意洋洋。
 
  按说这样的人算得上是人渣了,可夏远偏偏觉得他们挺有意思的。
 
  第一,他们的等级不算高,装备不算好,但所杀的全是高手,没杀任何一个菜鸟。
 
  第二,任由楼下的回帖乱骂着,他们却也不生气,不回骂,照样笑呵呵的开心自己的。
 
  第三,他们杀人不是为了爆装备,只是无聊为了好玩,只要不是死仇的玩家,爆出了装备也不捡。
 
  第四,被人全服围追堵截着通缉却毫不气馁,只选中其中最厉害的那人咬死了不放,五人日夜轮流着骚扰,除非对方服软为止。
 
  能的怕楞的,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尤其这不要命的还乐此不疲。
 
  游戏里最让人头疼的就是这类玩家,打不怕,甩不掉,骂不动,吃软不吃硬,粘上了就能缠死人,让人恨得牙痒痒的,恨不得能穿过显示器去咬死他。
 
  夏远觉得他们挺好玩的,兴起之下在游戏里联系了他们其中一人,聊了一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