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桂花落下的季節
關於部落格
  • 306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妖行無忌 by 有狐君

 
 
 
  第1章
 
  一入江湖岁月催啊。
 
  江凡在游戏里的人物正坐在城门下一动不动以自身的渺小衬托着城门的高大,他的人却坐在电脑前忍不住长叹一声。
 
  服务器里又有人在疯狂刷喇叭,几十条全是重复的内容,看得他简直想打瞌睡。
 
  |喇叭|横行无忌:死人妖有种滚出城来。
 
  江凡打了一个呵欠,横行无忌其实是个君子,骂得最难听就是一句死人妖,而且从不点名让他挂墙头。
 
  |喇叭|横行无忌:死人妖有种滚出城来。
 
  江凡又打了个呵欠,计算了下今天不能打材料,不能挖矿,不能剥皮,损失了多少。
 
  |喇叭|横行无忌:死人妖有种滚出城来。
 
  今天的副本一个没做成,又浪费了一天啊。
 
  |喇叭|横行无忌:死人妖有种滚出城来。
 
  江凡鼠标一扔,洗澡去了。
 
  回来的时候密语全被对方相同的一句话占满,他的人却还是坐在城门下毫发无伤。得意地笑笑,谁让这是游戏呢。操纵游戏人物站起来抖抖手脚活动活动身体,再顺便看看巍峨古老的城墙。
 
  江凡忍不住再次长叹:一入江湖岁月催啊。
 
  看看时间差不多十二点了,刷喇叭的人估计也刷够了,偃旗息鼓不知去了哪里。密语频道最后一句话接收时间是十分钟前,看样子和他僵持了一晚上的那人终于累了。
 
  他顿时来了精神,隐身就出了城门。
 
  离开城门不远处就是一片树林,树木石头太多限制了视野,江凡犹豫了一下,仗着刺客隐身技能还是走了进去。
 
  哪知没走几步,三个群技能从天而降,笼罩住他前后方圆好几十格的范围。江凡控制的游戏人物月夜独舞一个激灵,隐身失效。
 
  树后石头后面钻出几个人来,领头的正是横行无忌,剩下的也都是些熟面孔,连江湖寻仇之前常见的那套自报家门都可以省下。
 
  仇人见面,自是分外眼红。那几人也不说话,技能横飞,杖起刀落,江凡几乎完全没有反抗能力,就横了下去。
 
  |附近|月夜独舞:求死得明白。
 
  |附近|横行无忌:老子专门找人在城门口盯着你,一看见你出城就埋伏在这里等着了。
 
  |附近|月夜独舞:横行哥哥你居然会用疑兵之计了,太坏了。
 
  |附近|横行无忌:死人妖不要叫我哥哥,恶心死了!
 
  |附近|月夜独舞:横行哥哥。
 
  |附近|横行无忌:死人妖,滚!
 
  |附近|月夜独舞:横行哥哥。
 
  |附近|月夜独舞:横行哥哥。
 
  |附近|月夜独舞:横行哥哥。
 
  |附近|月夜独舞:横行哥哥。
 
  直到“叮”一声系统提示:请不要说话太快。江凡才悻悻点了回城复活化作白光去了地府。
 
  又一次的出师未捷身先死!
 
  江凡找地府的医生回满血,这次不敢再走夜道了,乖乖找传送人找了座大城市落脚。可是玩游戏不能出城门的日子实在太无聊了,活动活动手脚,想到今天跟那横行无忌死磕,还什么都没做成,又一次隐身出了城门。
 
  材料是不能打了,那几个点肯定已经被人盯上了,这么晚副本也组不到人,考虑了一下终于决定清主线任务去。
 
  隐身技能最大的好处在于可以隐身,但坏处在于隐身之后走路比平时慢了三分之一。月夜独舞原本是个英姿勃发的女刺客,这一隐身,直接穿越到了四十年后,只看角色背影,活生生老太婆一个。
 
  走出没几步,又到了树木林立,怪石嶙峋的暗道,江凡犹豫了一下,想到自己换了城市,换了目的地,就不信那家伙还能找到自己。
 
  从天而降的三四个群攻技能直接照亮了前行的道路,也照亮了月夜独舞通向死亡之地的道路。
 
  死,并不可怕,最可怕就是死得不明不白。
 
  看着面前越走越近,高大威猛的战士。自己却只能趴在一滩鲜血上默默仰视,江凡终于决定:做个明白鬼。
 
  |附近|月夜独舞:求死得明白。
 
  |附近|横行无忌:老子为你专门买的定位符,感动吧?
 
  |附近|月夜独舞:横行哥哥……
 
  |附近|横行无忌:滚!死人妖!
 
  |附近|月夜独舞:人世间百媚千种,你却死死追着我一个,奴家终于被你的诚心感动了啦。
 
  |附近|横行无忌:死人妖,少恶心人了!
 
  |附近|仲春寒:横行,别理他。杀得他不敢出城就是。
 
  |附近|月夜独舞:春寒哥哥,你好讨厌,明知奴家心中只有横行哥哥一个,还想插一脚。朋友妻,是不可戏的。
 
  |附近|横行无忌:滚!
 
  |附近|仲春寒:……
 
  江凡悻悻再次点下回城复活按钮,连死两次,什么都没做成,而且看那几人的执着劲,估计今晚都别想安生了,干脆退了游戏下线睡觉。
 
  ******
 
  第二天再上线,人还在地府蹲着,看了眼仇人列表,很好,最执着的几个都不在线。江凡抖擞精神,准备找队做副本去了。
 
  其实江凡的等级已经很高了,装备也不错,在服务器里也属于可以横着走的类型。奈何寡不敌众,总是双拳就难敌四手。偏偏他最执着最有毅力的几个仇人,不仅在追杀他上面能持之以恒,在练级刷装备上也是不遑多让。
 
  于是造成了现在一边倒的局势。
 
  趁人不在线,每日一次全服追杀活动还未进入热身阶段,江凡利落地跑到一个野外副本门口,入了一个野队。
 
  能刷这个副本的,装备等级都已是游戏中上游水平,金字塔越往上走人越少,等到了快顶端的地方来来去去也就那么些人,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一来二去就算没加好友也混了个眼熟。
 
  江凡随便扫了眼队伍列表,就发现起码有三个一起下过这个本,当即放了心,原地打坐等队长开本。
 
  一队六人已经组满,游戏画面却迟迟没有切换,眼看自己血蓝都已回满,队友又全都集合,队长却还是没有进本的意思。要知道他现在能留给副本的时间可不多,等那几个人一来,又得上演每日追杀记了。
 
  不过有人比他还着急。
 
  |队伍|洪三公:进进进。
 
  |队伍|漫步云端:队里不欢迎人妖。
 
  |队伍|踏歌行:……
 
  |队伍|月夜独舞:……
 
  |队伍|漫步云端:自己退队吧。
 
  |队伍|月夜独舞:作为一个领导者,最忌讳公私不分。
 
  |队伍|月夜独舞:而且队长好讨厌哦,居然性别歧视!
 
  |队伍|踏歌行:进吧,月夜是个不错的刺客。
 
  |队伍|月夜独舞:……
 
  |队伍|月夜独舞:<白眼>躺着也中枪的我何其无辜啊。
 
  |队伍|洪三公:周围现在一个刺客都没,叫人来太浪费时间了。
 
  |队伍|白菜帮帮主:进进进。
 
  在群众的强烈要求下,再加上周围一时也没有合适的刺客,漫步云端碍于再耽误下去就会被全队弹劾,终于不情不愿开了副本。
 
  江凡冷笑,原来刚才默不作声不开本不说话就是在周围找刺客。只可惜啊,游戏里拿大刀的战士好找,刺客却少,像他这样有口碑有经验有装备的就更少了,最后还不是得妥协。
 
  进了副本大概因为之前的氛围太过尴尬,一时没人说话,全都闷头打怪。
 
  这个副本小怪虽有,但却不难杀。难就难在每关一个boss,颇为棘手。不过好在他们这队战斗力足够,医生又有经验,所以还算顺利。
 
  不过从第三关boss开始,江凡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起来:原本该被战士牢牢拉住仇恨的那个boss,却总是追着他杀!
 
  江凡的号是个刺客,攻击高爆击高闪避高能隐身,但是相对而言血薄防低,虽然在副本中算得上主力输出,但扛怪是绝对不行的。
 
  他正要在队伍频道催促唯一的一个战士,也就是队长漫步云端上去猛击,吸引走boss的注意。却发现原本该是绝对主力输出和肉盾的队长漫步云顿头上一个技能字都没飘,整个人就拿着把长枪在平砍。
 
  江凡大怒,但他还未来得及说话,队伍里医生就开口了。
 
  |队伍|踏歌行:漫步用技能,刺客主扛,拉血拉不赢。
 
  漫步云端仍然一意孤行,长枪端起来刺出去,收回来再端起来平平刺出,就是不用技能。
 
  |队伍|踏歌行:漫步用技能,刺客主扛,拉血拉不赢。
 
  漫步云端还是不为所动。
 
  江凡这下乐了,想害死小爷,你还嫩了点!他索性将左手从键盘上拿起,撑着下颌,右手在键盘上一按,用了隐身技能。
 
  江凡本身身经百战,对游戏摸得很熟。他这下的时间算得极准,医生刚好给他加完血,boss也刚攻击了他一次,他这一隐身,几乎是满血状态从boss的视野中消失。失去目标的boss狂怒之下一个转身,一道闪光从他的宝剑上迸发,直直打中站在一旁的控制系法师白菜帮帮主,那人顿时横尸当场。
 
  |队伍|白菜帮帮主:战士干什么吃的?!
 
  |队伍|踏歌行:……
 
  |队伍|洪三公:战士用技能,不好好打就滚。
 
  江凡连忙乐滋滋地补上一句。
 
  |队伍|月夜独舞:对不起白菜兄,我实在扛不住才隐身的,没想到害死了你。<可怜>
 
  他是刺客隐着身倒还没啥,这个boss不会范围群攻技能,他的隐身就一直不会被打断失效。但是别的几人可不好受。这么一乱,单法输出法师洪三公也倒下了。
 
  |队伍|踏歌行:……
 
  |队伍|漫步云端:速度复活过来。
 
  |队伍|洪三公:你要不好好打,复活几次也是死!
 
  |队伍|漫步云端:……抱歉
 
  |队伍|月夜独舞:<可怜>
 
  江凡一看隐身迟钝时间差不多到了,便振作精神猫到boss后面,一个大招对准放出,boss狂叫着转过身来。可还没来得及打到他,江凡又是一个隐身,月夜独舞再次消失在boss面前。
 
  第2章
 
  狂躁的boss再次把气撒在了别人头上,踏歌行作为医生在复活人,离这里有点远。另外一个单法输出法师见状不妙,早躲在了角落里去。剩下首当其冲就是漫步云端。
 
  他虽皮厚肉粗,但毕竟已经打了这么久,血并不是满的。被boss狂躁之下放出的大招打中,也是他运气不好,还被爆击了,顿时横在了地上。
 
  |队伍|踏歌行:00
 
  |队伍|洪三公:……
 
  |队伍|白菜帮帮主:……
 
  |队伍|月夜独舞:<衰>
 
  |队伍|白菜帮帮主:所以我最烦事多话多不做事的人。
 
  江凡忍不住嘿嘿一笑,双手不沾血,自然也不会涨PK值,虽然他并不太在乎,但是为了这样的人变红名,实在不值得啊。况且每天蹲点等着追杀他的一行人,可不会因为他是红名死了会爆装备就会手下留情的。
 
  说曹操,曹操就到。
 
  江凡脑海里念头还没转完,每日准点上演的追杀记果然开始报幕了。
 
  |喇叭|横行无忌:死人妖晚上好,你爷爷我来了,还不速速出来受死!
 
  江凡沉住气就当没看见。
 
  虽然喇叭里发的消息会在游戏屏幕中央滚动播放,还会出现在聊天频道上方单独的小框里,就算你屏蔽掉所有频道也没用。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见惯了这码戏,队伍里的其余五个人,不,应该是其余四个人都表现得异常平静,就好像压根不知道横行无忌叫的这个死人妖,就是他们队伍里的刺客一样。该救人的救人,该加状态的加状态,各行其是,平静无比。
 
  除了他们拥有一颗性别歧视心的队长。
 
  |队伍|漫步云端:……你打算怎样?
 
  他这话到不是有意针对江凡,因为凡是观看过这段时间无间断的追杀戏码的人都知道,横行无忌和他那几个朋友的执着,败家,在服务器绝对数一数二。不出意外的话,等他们刷完这轮副本出去,就该被那几个人查到月夜独舞的所在,然后将她堵在副本门口了。虽然副本传送NPC就在身后,漫步云端动作快的话,确实可以直接将他们小队再次送入副本,避开那几人的第一轮追杀。但那也就意味着,他们这个小分队,正式对横行无忌等人宣战。
 
  没有人愿意因为一个名声不佳的陌生人而惹上横行无忌这样的高手,更何况是本来就有些看江凡不顺眼的漫步云端。
 
  |队伍|月夜独舞:<微笑>做完这一轮你们就T了我吧。
 
  副本持续时间是一个小时,虽然在副本里没办法用回城,传送符,但是在一个小时结束之前,即使副本任务已经完成,但只要玩家不主动和传送NPC对话传送离开,就可以一直呆在里面。所以江凡打算在里面先筹划筹划,今晚的攻防战该怎么打。
 
  |队伍|白菜帮帮主:……我说兄弟,虽然咱们接触不多,但是总还是有一些的。你看起来不像爱惹事的人啊,怎么就惹了他们几个了?这都要半个月了,总被人追杀也不是办法啊。
 
  |队伍|月夜独舞:--|||
 
  看见白菜帮帮主叫自己兄弟,坐在电脑前面的江凡只是勾了勾唇角。
 
  他的人妖身份,其实也没有那么公开,只是因为在这个队伍里的人,好几个都是经常一起下副本的,特别是这半个多月来,更是人人都知道横行无忌口中那个死人妖便是他江凡。只是他既没有惹他们不快,副本也是非常卖力。何况凭借他那样的操作和对游戏的熟悉程度,即使没有横行无忌,只怕也不少人怀疑他的身份。
 
  但是月夜独舞除了是个人妖外,还是个有名的独行客。既不参加公会,朋友也少,下副本从来都是加野队。他本身还是一个很高级的生活玩家,装备完全可以自给自足,看起来似乎也不缺钱的样子。这样就让人有些想不通,他怎么就能惹上横行无忌!
 
  江凡想了想,还是发了一则消息。
 
  |队伍|月夜独舞:你要明白,江湖,就是这样的。你被追杀的理由,也许可能只是你前两天喝醉了酒,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的老婆的弟弟的朋友……
 
  |队伍|白菜帮帮主:……
 
  |队伍|洪三公:……
 
  |队伍|漫步云端:……
 
  江凡这话当然没人信,只是和横行无忌的恩怨,他懒得说,又不是说了,就能阻止那几个疯狂的人。
 
  几个人一边聊天,一边继续刷怪。可能因为收拾江凡的正主已经出现,而且还在孜孜不倦一遍一遍刷着世界召唤着死人妖,再加上刚才那样做害得几乎团灭,所以漫步云端也变得认真起来。
 
  副本完成。
 
  漫步云端一点不带怜香惜玉地将他踢出了队伍,江凡目送他们消失在传送NPC身旁,再看看没有怪又没有人的暗沉沉的副本,突然觉得有些寂寞起来。他到不是怕死,他现在非红名,身上没有装游戏币,死了也就掉掉装备耐久。只是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
 
  江凡现在的等级虽然在服务器里不算最顶尖的,但也是靠前的,少下几天副本,少拿点经验他还无所谓。但是这段时间被横行无忌等人就像附骨之魂一样,他走到哪里,就把哪里变成他的墓地,让他的一切生产采集活动全面宣告中断,这就让他不痛快了。
 
  江凡最近正在打造一套装备,是八十级能用的首饰全套,包括一对戒指,一对佩饰,一个项链和一对耳环。
 
  所有的游戏都是一样,装备等级越高,所需材料越多越高级,而出极品装备的几率也越低。
 
  也是江凡倒霉。
 
  他为了这套首饰从横行无忌等人追杀他的前几天就开始已经开始准备,专门弄了个小号仍在传送到他家的车夫那里帮他装材料。每天勤勤恳恳挖一兜矿石,剥一兜皮,再扛一兜水晶回去,再加上他已经是最高级的炼器技能,还有就像不要钱一样在炼器时拼命往炉里添加的可以帮助提高成品属性的材料……这样好几天下来,也只做出一个属性不错的戒指和一个耳环而已,离他的目标还差得远。
 
  本来如果没有横行无忌的追杀,也许这半个月下来,他已经练出一套成品了,再不济也不会像现在一样,还差那么多件。
 
  江凡这边思索着,那边横行无忌的喇叭和私聊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压根不带间断的。
 
  江凡抚额,这样下去确实不是办法。
 
  于是第一次,打破了每次被杀死才开口的惯例,他给横行无忌回了消息。
 
  |私聊|月夜独舞:咱们商量件事成不?
 
  估计是因为江凡平时从不在追杀开始前和他们废话,横行无忌那边突然沉寂了下去,就连喇叭都停刷了一阵。
 
  |私聊|横行无忌:……死人妖,今天怎么不叫哥哥了!
 
  |私聊|月夜独舞:<害羞>原来横行哥哥这么喜欢我叫你哥哥啊,早说嘛,跟我还玩口是心非,死相……
 
  |私聊|横行无忌:滚!死人妖!
 
  |私聊|月夜独舞:横行哥哥,你一会儿让我到你那去让你杀,一会儿又让我滚。如此矛盾又焦虑的心情……果然啊,你就那么喜欢我吗?
 
  |私聊|横行无忌:死人妖,有种滚出副本!
 
  江凡知道在自己试图争取双方和平的时候确实不该再继续戏弄横行无忌,可他就是忍不住,每次看到那个拿大刀高高大大的战士往自己面前一站,被自己激得炸毛再厉害,也总是只能翻来覆去骂一句死人妖,他就忍不住乐。真不知是该夸他一句单纯呢,还是该说他一句呆。
 
  只是现在他是真的想和横行无忌打个商量,反正他们之间的矛盾说起来不过也就是一个boss,几件装备这样游戏里常见的矛盾,而且正主又不是横行无忌,只是他帮里的朋友而已。自己心甘情愿地让他们追杀了半个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哥哥,哥哥”叫得亲热,大家都是男子汉大丈夫,心胸不能太窄,怎么他也该消气了嘛。
 
  所以他决定试试双方和谈。
 
  |私聊|月夜独舞:我说,你们追杀我快半个月了,也该可以了吧。
 
  |私聊|横行无忌:死人妖,终于知道怕了?
 
  |私聊|月夜独舞: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小女子绝不会为五斗米折腰!我只是希望横行哥哥能将追杀押后半月。
 
  |私聊|横行无忌:……
 
  |私聊|横行无忌:想得倒美!
 
  |私聊|月夜独舞:我当然不是用想的,而是用做的。
 
  |私聊|横行无忌:?
 
  |私聊|月夜独舞:你们给我半个月时间,半个月后我送你帮里那朋友四件手工打造装备,腰带披风护腕护肩,怎样?
 
  江凡是个大方的人,也是个在生活职业上爬得很高的人,他能拿出手的东西,从来没有次品。而且他说的这四样,本身就是装备里掉率比较小的。所以想要好的,只能依靠手工打造。
 
  月夜独舞再不受横行无忌待见,他打造的手工装备还是很有诱惑力的。所以那边又沉默了,显然在和另外几个人商量。
 
  江凡微微一笑,他只说给四件手工打造装备,可没说是极品还是次品。他江凡虽然打造技能已经满级,可是每次打造打出的次品还是数不胜数。如果横行无忌发现不了自己话里的漏洞,那他立刻截图做证据,到时候随便扔几个垃圾给横行无忌的朋友便是。
 
  想他江凡虽然也算不上什么好人,只是让那种人身上穿着刻有自己名字的装备,没得脏了他的缝纫台!
 
  第3章
 
  横行无忌那边倒是很快就商量出了结果。
 
  |私聊|横行无忌:好,半个月换四样手工,女医生用的装备。
 
  |私聊|月夜独舞:君子一言……
 
  |私聊|横行无忌:慢着!
 
  |私聊|月夜独舞:喂喂喂,你不是该说快马一鞭吗?
 
  |私聊|横行无忌:装备都要七十级的。
 
  |私聊|月夜独舞:嘤嘤嘤嘤嘤嘤。
 
  |私聊|月夜独舞:我都不知道我在横行哥哥心目中就是这样一个人!就算你想要低级别装备,我还怕我家缝纫台担心自降身价,傲娇起来不答应呢。
 
  |私聊横行无忌:别废话了,半个月后交货,继续追杀。
 
  |私聊|月夜独舞:……横行哥哥
 
  |私聊|横行无忌:嗯?
 
  大概是已经被叫得习惯了,又大概是因为江凡这句哥哥后面没跟那些乱七八糟气死人的话,所以横行无忌居然很平和地回了他一个嗯字,可是下一刻,就又被气得差点炸毛。
 
  |私聊|月夜独舞:可是横行哥哥现在你不是又要辛辛苦苦找别的理由跟在我后面追?
 
  |私聊|月夜独舞:我怎么舍得!?
 
  |私聊|横行无忌:……
 
  |私聊|横行无忌:滚!死人妖!
 
  江凡大笑着和NPC对话出了副本,横行无忌和他几个哥们儿果然蹲在副本门口一副摩拳擦掌的模样,各种增益状态的技能光芒在他们身上绕来绕去,晃得人眼花。
 
  江凡条件反射就要去按隐身的技能快捷键,手指都快按到键盘了又笑吟吟收回,不慌不忙操纵小人从几人面前走过,虽然看不出游戏中人物的表情,可是一想到他们就算恨得牙痒痒也只能眼睁睁看他大摇大摆离开,女刺客似乎都变得扬眉吐气起来。
 
  |附近|仲春寒:好自为之。
 
  |附近|月夜独舞:遵命,春寒兄^_^
 
  江凡记挂着他的矿他的水晶他的那套首饰,不欲在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半月安宁中多起争端,当真韬光养晦,绝迹于世界频道。就连副本都没再下,每天就是挖矿剥皮找水晶,炼器强化镶宝石,完全一副与世隔绝,快要隐居的生活。
 
  可是事实证明,并不是你不想惹事就能独善其身的。
 
  这天江凡刚刚抗上一背包的矿产从矿点踱了出来。
 
  说是踱,是因为满背包的矿石造成负重过重,所以游戏人物行走的速度比之前慢了许多,不仅走路速度慢了,就连使用技能或是使用回城符等道具的速度都同步慢了许多。所以他一张回城符还没烧到一半,铺天盖地的一个群技能就将他笼罩了进去,回城符进度当然被打断。
 
  江凡大怒,这场景他这段时间再熟悉不过了,所以第一反应就是横行无忌等人言而无信。
 
  可再定睛一看,白衣飘飘的男法师悠然行来,长剑一挥,扛着一兜矿石速度犹如蜗牛爬的女刺客再次中招,血条“哗”得下去了一小半,还伴随着“呃”的一声惨叫,步履蹒跚,看起来可怜得不得了。
 
  江凡胸一挺,扔掉满兜的矿石他是不舍得的,那就只能选择视死如归了。俗话说: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反正他现在非红名,死了也就掉几点装备耐久。可是迎面而来的白衣法师和他应该往日无仇近日无冤。江凡到不怎么不怕死,就怕死得不明不白。
 
  |附近|月夜独舞: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扛着一兜矿石左支右咄的女刺客笨重得连头上飘着的那个对话框似乎都跟着显得有些狼狈起来,白衣飘飘的法师似乎也知道江凡已是自己瓮中之鳖,竟然就那样停下技能攻击好整以暇地打起字来。
 
  |附近|墨色霜寒:^_^新学会的终极群攻技能,想试试威力有多大。
 
  |附近|墨色霜寒:你不会生气了吧?
 
  |附近|墨色霜寒:放心,我下手是有分寸的,绝不会真的打死你的。
 
  |附近|月夜独舞:……
 
  江凡看着那个名字,想起来这个法师似乎还是有点名气的,难怪连终极技能都能学会。
 
  游戏里每个职业的技能都分为七套心法,每个心法包含三到四个技能招式不等,随着心法等级提升,招式等级也随之提升。但是第六套和第七套武功则是需要心法书才能激活学会,而且威力比前五套厉害许多,有些技能甚至带一些特殊的增益或是控制效果。当然,心法书只有在高阶副本才有很小几率掉落,自然又是一个有价无市的东西。
 
  而这个墨色霜寒,平时虽然不爱在世界频道说话,也不像游戏里某些人一样刷喇叭出名,但是只要这四个字一出现在喇叭或是世界频道上,那就代表着又有高阶副本里新出的极品装备或是高级技能书即将流向市场。
 
  江湖人送外号:副本狂神。
 
  故老相传,若是游戏世界里有一个副本次数及胜利次数排行榜,那么冠军宝座非此君莫属。
 
  |附近|墨色霜寒:喂喂,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附近|墨色霜寒:你看我也没打死你啊。
 
  |附近|墨色霜寒:男子汉大丈夫,心胸总要宽广一些吧。
 
  |附近|月夜独舞:=.=
 
  |附近|月夜独舞:你看清楚了,我可是个女刺客。
 
  |附近|墨色霜寒:女刺客的身,男战士的心,我懂我懂。
 
  江凡恨恨地再次按下鼠标右键使用了一张回城卷,要不是知道游戏里绝对不可能在人妖或者妖人玩家身上做一些特殊标志,他几乎都要怀疑自己额头上正刻着“我是人妖”四个闪闪发光的大字了。
 
  这次墨色霜寒到并没有阻止他,但在传送前最后一瞬间,江凡似乎看见他头上飘起了一个气泡框。
 
  等游戏画面再次出现,江凡才看见屏幕右下角确实有一行白色的小字:“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
 
  江凡只不过迟疑了片刻,就将那句话抛在了脑后。见或者不见,对他来说都没什么区别,只要这个墨色霜寒别像横行无忌一样,搅得他什么都做不了就行。
 
  将一兜矿石存进家里的仓库,江凡在城门口找了个江湖郎中把血补满,又抖擞精神剥皮去了。
 
  哪知皮还没剥上几张,眼看着女刺客正俯身蹲在地上挥舞着剥皮刀勤勤恳恳在动物尸体上劳作,一道闪光从身后奔袭而来,女刺客似乎也被那强大的攻击力震撼得颤抖了下,站直了身体,剥皮被打断。
 
  江凡不是没从小地图上发现有人在接近自己,只是这剥皮区一向人来人往,虽然偶尔也会有为争夺资源而发生的小规模械斗,但是像江凡这样一看装备都还过得去的刺客,很少会有人主动偷袭。所以他完全没把那个接近的玩家放在眼里。
 
  可事实上那个玩家不仅有偷袭的行为而且有偷袭的能力,江凡一套高闪高物防的装备居然都能被那个拿枪的战士打中,还打掉了将近一小半血。
 
  江凡突然觉得今天有点触霉头,否则怎么会走到哪里都遇到不仅能打中自己,还一出手就能灭掉自己半血。好吧,他虽然是个刺客,确实也血薄,但是……等等,江凡握鼠标的手紧了紧,他先该考虑的,好像应该是为什么他们都会来打自己?往日无仇近日无冤的,随便走在路上就拉上一个人试招,就算游戏里真有这样横着走得张牙舞爪的人,也绝不会是墨色霜寒和,眼前这个叫做莫铭的枪战士能做出的事的。
 
  |附近|月夜独舞:--|||
 
  |附近|月夜独舞:你也学了新招来试招?
 
  |附近|莫铭:哈哈,你太聪明了。
 
  |附近|莫铭:我本来是想试试一招能不能秒杀人的,好像还差得多啊。
 
  |附近|月夜独舞:……
 
  |附近|月夜独舞:擂台还是野战,自己挑吧。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去。江凡之前会忍,不代表他会一直忍下去。况且刺客对上会群法的法师很难讨得好去,但是对上同样是物理系职业的战士就难说了。最关键是,这一次江凡的背囊里,只有几张皮而已。所以即使动手,他也不会怕了他。
 
  |附近|莫铭::-D我真的就是试试招而已,男子汉大丈夫,不会连这点胸襟都没有吧!
 
  |附近|月夜独舞:……
 
  |附近|月夜独舞:莫铭哥哥好讨厌哦!
 
  随着发出那句类似撒娇的话按下的确定键,江凡同时按下的还有隐身技能的快捷键。刺客的双刃猛然横握在手,屏幕上小小的女刺客已经变成半透明状态,迅速跑到了莫铭身后。
 
  定身,突袭,爆击,眩晕,突击……一连串的攻击技能从江凡指下流泻而出,一气呵成。那战士大概想不到眼前这个人妖居然前一秒还在扭扭捏捏地撒娇,后一秒就翻脸无情。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横在了地上。
 
  江凡操纵月夜独舞提着双刃杀气腾腾走上前去,一屁股坐在了莫铭的尸体上,冷笑着打字。
 
  |附近|月夜独舞: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也不管莫铭还有没有话说,也不再问他偷袭自己的真正原因,提着双刃凯旋而归。
 
  第4章
 
  江凡并不属于游戏里最有钱的那批人,但是他的房子却是顶级的豪华大宅,为的就是能够在装备制作上增加一些出极品的概率。豪华大宅除了有一栋两层的小楼房外,还带了个颇为宽阔的庭院。绿草如茵,花明柳秀,一圈原生态的木制栅栏把院子和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
 
  别看那栅栏不高,但是江凡的栅栏已经是最高级别,即使轻功学到顶级的人,都没有办法翻墙闯入,将他放在屋里的东西偷走。
 
  游戏为了顺应潮流,把流行的偷菜模式加入了住宅系统中。同样的,玩家也可以在院子里花钱和材料种一些树,树的果实可以是升级宠物的石头,也可是升级装备的石头,偶尔还能出镶嵌在装备上的宝石,或者提高制作装备属性的特殊材料。
 
  江凡身为合格且热衷于生活技能的玩家,院子里自然被他种满了奇奇怪怪的树。
 
  此刻月夜独舞正站在自家院子一角的炼器炉前,毫不吝啬地往里面扔着矿石、水晶和皮。火焰忽明忽暗带着整个屏幕都闪烁起来,光影错落地勾勒出电脑前江凡的脸。
 
  他原是俊秀的男子,五官轮廓比常人较为深刻一些,嘴角含着笑的时候,颇有几分魅惑之意。即使被人看见,只怕也很难将这样一个人和游戏里表面看来没半分正经的人妖刺客联系在一起。
 
  看着屏幕正中那堪比乌龟爬的炼器进度条,江凡忍不住伸了个懒腰,目光不经意扫过右上角的小地图,小小的绿点一晃一晃慢吞吞移动着,却离他的住宅越来越近。
 
  江凡耸耸肩,没将那个接近的玩家放在心上。这里好歹也是属于他的地盘,就算今天再触霉头,在自己的地盘上,安全问题还是可以得到基本保证的。
 
  他随手调出了游戏排行榜,打算好好研究下当今江湖格局。他虽然不参加帮会,但是他却有个朋友是游戏里某个大帮的帮主。偶尔,他也会应他之邀临时加入他们帮派,和他们一起做一些比较难做的任务或是帮派副本。
 
  院落的小门口出现了一个角色为女的玩家,当然,至于是不是表里如一,那就不是江凡能控制的了。
 
  “请问有人在吗?”女玩家头上飘起了一个小小的气泡框。
 
  江凡翻了翻白眼,自己这么大一个人坐在院子中,她(他?)难道看不见吗?
 
  他做装备的时候不喜欢和人对话,这是玩游戏这么久以来养成的习惯,好像干扰制作的因素少点,出好装备的几率就能高些。所以当他呆在屋里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在制作装备的时候,而对话框一定是被他屏蔽了的。
 
  “请问有人在家吗?”女玩家头上飘起了第二个对话框。
 
  月夜独舞从打坐状态变成了横卧在地。
 
  “请问,有人在家吗?”女玩家似乎有些锲而不舍。
 
  漫不经心随手拉开了对话框,看见那个出现在附近频道的名字,江凡左手忍不住手指一个哆嗦,按到了键盘上的某个技能快捷键,月夜独舞“噌”得从地上窜了起来,对着半空就是一顿横刺。
 
  |附近|持枪破城:^_^
 
  |附近|月夜独舞:笑你妹!
 
  |附近|持枪破城:美人酣然梦沉在前,实在令人赏心悦目。
 
  |附近|月夜独舞:劳资已经被追杀半个月了,有每日小喇叭可以作证,你还要怎样?
 
  |附近|持枪破城:开门。
 
  |附近|月夜独舞:滚!
 
  |附近|持枪破城:1
 
  |附近|月夜独舞:你数到一万都没用,劳资说不开就不开!
 
  |附近|持枪破城:2
 
  |附近|月夜独舞:太阳的,你就不怕我关门放狗吗?
 
  |附近|月夜独舞:3……
 
  小木门被噌噌跑到门前的女刺客打开了,一身白衣,人物形象美得飘逸的女法师昂首阔步而入。
 
  |附近|持枪破城:霜寒他们没打死你?
 
  |附近|月夜独舞:呸!劳资就知道是你。
 
  |附近|持枪破城:听说你私下和横行无忌做了交易,所以他对你的追杀押后半月。
 
  |附近|月夜独舞:不错。
 
  |附近|持枪破城:听说横行无忌之所以会对你这么执着,完全是被你那一声一声哥哥给叫的。
 
  |附近|月夜独舞:……
 
  |附近|月夜独舞:<害羞>
 
  |附近|月夜独舞:破城哥哥,原来你吃醋了。早说嘛,你若早一点让奴家知道你的心,奴家又怎会随便再叫他人哥哥。
 
  |附近|持枪破城:<微笑>
 
  |附近|持枪破城:怎么?这才几天没被追杀,皮又痒了?
 
  江凡把打了一半的话恨恨删掉,明明都是人妖,明明都是游戏里的虚拟人物,身高相仿。为什么这个叫持枪破城的家伙,随随便便往那里一站,好像就比自己高过了一个头去呢?
 
  持枪破城在游戏服务器里的各种知名度都绝对远胜月夜独舞,包括他同为人妖的身份。只不过和江凡不同的是,他大大方方承认了自己就是人妖,可却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唧唧歪歪。即使同样看他不顺眼,且以骂“死人妖”为最高脏话代表的横行无忌,在和持枪破城的帮会各种口水战期间,也都从未骂过他一声死人妖。
 
  一方面,是因为持枪破城这个名字,不仅代表了一个各方面都很强悍的女法师,还代表了站在他身后唯他马首是瞻的一帮家伙,一站出去常常前呼后拥。你骂他一句,围上来的就是一群人。不像江凡这样,大多数时候走到哪里都是孤家寡人一个。另一方面,便是因为持枪破城为人坦坦荡荡,在男女问题上实在没什么好让人诟病的。
 
  至于江凡和他的恩怨,说来就话长了。
 
  最初的最初,在江凡的人妖身份还没有那么人尽皆知的时候,他们曾经也和谐友好地一起组队下过副本。持枪破城在建起服务器里第一个帮会的时候,还曾盛情邀请过这个不多话,操作却不错的MM加入自己帮会。甚至在对内介绍江凡的时候,几乎已经是当作帮主夫人来介绍的了。
 
  可是江凡拒绝了。
 
  那个时候,持枪破城人妖身份大白天下,仍然有不少MM前仆后继涌到他身前,主动提出自己可以练男号,和他结婚。
 
  而同样在那个时候,升级很快,从不问别人要装备钱财的名女刺客月夜独舞也是不少男玩家争相追捧的对象。但是他们大多在野战副本队伍里看见持枪破城后,大多就都望而却步了。剩下几个孤魂野鬼,也被持枪破城那伙人想办法劝退了。
 
  后来,月夜独舞还是收了持枪破城送的情侣戒指,同时回赠了他一套适合他那个级别的极品首饰,两人算是订婚了。
 
  再后来,月夜独舞耐不住持枪破城多次邀请,终于加入了他的帮会。没想到却在游戏服务器里打响的第一次帮战里公然叛变。
 
  那日战火过半,一直呆在城中心守着基石的月夜独舞突然狂性大发,瞬间改为屠杀模式,杀其兵,夺其城,将大好城池双手献给了对手帮会。然后站在城墙之上,横刀立马,大笑三声,退帮而去。
 
  然后江凡终于见识到了,传说中最讲义气,最豁达潇洒的持枪破城是多么的可怕。
 
  他几乎是寸步不离地跟在月夜独舞的身后。
 
  江凡打怪练级,持枪破城替他骚扰周围玩家,让他独霸练级场地。
 
  江凡挖矿剥皮,持枪破城带人替他屠遍周围,让他犹如置身私人矿地牧场。
 
  江凡想下副本,持枪破城往他身边一站,随便江凡怎么求组怎么找队,只要他笑眯眯飘起对话框——
 
  |附近|持枪破城:<微笑>不好意思,老婆跟我闹别扭,让大家看笑话了。
 
  于是再没有人会组他入队。
 
  ……
 
  一时间,月夜独舞大小姐脾气遍传江湖。同时,持枪破城爱妻之心让无数MM眼红心折。
 
  等事情终于发展到江凡从boss旁边路过,持枪破城主动挑衅,招惹正在打boss的玩家队伍,惹得那群玩家对他二人群起而攻之时,江凡在游戏里的仇家已经遍布江湖了。
 
  其实江凡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杀人放火的都是持枪破城,但最后骂名却又都是自己来背。所以对和持枪破城扯上关系这件事,让江凡几乎悔青了肠子。早知道当初就不该图一时好玩,答应朋友做什么内应了。
 
  所以等有一天,江凡爬上游戏,却发现持枪破城帮里的人正霸占着世界频道和喇叭频道昭告天下,月夜独舞是个人妖,欺骗了他们帮主的感情,从此他们帮会和联盟帮会要和他势不两立时,江凡那一刹那几乎激动地掉下眼泪。
 
  ——太阳的!早知道让他们知道自己是个男的,就能摆脱阴魂不散的持枪破城,那他早就脱光满服务器裸奔了。
 
  可是江凡很快发现,他实在太天真了。
 
  持枪破城在春天里埋下的因,早就结出了苦果在前方冲江凡阴笑着招手呢。
 
  第5章
 
  |附近|持枪破城:在练装备?
 
  持枪破城头上飘起的气泡框将江凡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他的家虽然是顶级豪宅,但是他呆在家里的时候并不多,回这里来一般都是为了:种树收获做装备。
 
  被持枪破城这样一提醒,江凡才发现,今天上游戏时种下的几颗树已经成熟了,而白衣女法师正站在树下,小小的人一再模拟着摘果子的动作,大大方方摘取着江凡的果实。
 
  江凡将鼠标移到一颗树上,果然果实已经少了。
 
  恨恨地移动鼠标在持枪破城那个小人身上移来移去,这里是他的家他的院子他种的树,为什么要便宜了别人?现在只要他改变PK模式,就算持枪破城的职业是刺客的终极克星,但是如果被打个措手不及,加上江凡又占了地利,不见得就会输。
 
  可是鼠标移来移去,移去移来,江凡的目光在炼器炉和白衣法师身上来回转了好几圈,左手放在更改PK模式的快捷键上许久,却怎么都按不下去。
 
  一个横行无忌,都能搅得他半月不得安宁,几乎什么事都做不成。如果对手换成持枪破城,只怕就不是每日追杀那么简单了。想起曾经经历过的那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一段日子,江凡握拳,深呼吸,然后操纵小人跑到了持枪破城身边。
 
  ——既然不敢打,和他抢收总是可以的吧。这里毕竟是自己家,摘果子的速度,江凡总是要比持枪破城快些的。
 
  |附近|持枪破城:怎么?不趁机偷袭?
 
  |附近|月夜独舞:<害羞>
 
  |附近|月夜独舞:破城哥哥真会开玩笑,我怎么会是那种人呢?
 
  |附近|月夜独舞:而且我偷袭谁都不会偷袭破城哥哥呀。
 
  |附近|持枪破城:^_^
 
  |附近|持枪破城:哥哥叫得真好听,难怪横行无忌会追着你跑一追就是半月,连我都有点心动了。
 
  江凡耸肩,手上动作一点不慢,鼠标“唰唰唰”点过去,奇珍异果便自动往包裹里飞去。他知道持枪破城不会亲自动手,这人擅长幕后伸黑手,但要让他自毁名声满世界追杀别人却是杀了他都做不出来的。
 
  想当年,持枪破城的帮会兵临城下,以及他们大大小小林林总总不下五个联盟帮会以气吞山河之势横扫整个世界频道和喇叭频道,让月夜独舞名声臭得连隔壁服的玩家都能嗅到一二,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真正出手追杀月夜独舞。明明自己受了伤,却还强自约束朋友下属的隐忍深情绅士形象让他演绎得入木三分。就连被持枪破城之前打着“爱妻”旗号结下的仇人追杀得犹如过街老鼠的江凡都忍不住击掌叫好。
 
  妙!实在太妙了!
 
  随着持枪破城这一出一演,游戏服务器里几乎一大半的强力医生都无条件投入了他的麾下。
 
  要知道游戏里玩医生的本来就是女玩家多些,而她们,又是心肠最软,最容易被感动的一群人。
 
  那架势,让躲在暗处悄悄舔着伤口待机而动的江凡忍不住好笑:不知道她们想用治愈之光的治愈的,究竟是他的心呢,还是他的HP!
 
  就光凭这一手,就注定了横行无忌的兄弟盟和持枪破城的兵临城下随便打多少次帮战都只能是个输。
 
  照道理,动不动就能和兵临城下掐得死去活来的兄弟盟,在自己和持枪破城翻脸后,不是应该第一个跳出来拉自己入伙吗?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有共同的敌人,我们就是朋友。
 
  可是恰恰相反的是,横行无忌虽然不是第一个出手追杀江凡的人,但却绝对是最执着最狠的一个。
 
  后来江凡才知道,那正是持枪破城在和他翻脸前埋下的最大一个祸害。
 
  话说当日,江凡操纵月夜独舞鬼鬼祟祟独自前往高级剥皮区剥皮,希望能够避开持枪破城附骨之疽般的追踪,却难得发现持枪破城居然没有跟来。他正在奇怪,却发现世界频道上兄弟盟和兵临城下又打口水战打得如火如荼。
 
  当然在游戏世界里,口水战是绝对无法满足那群精力过剩的人们的,所以自然而然的,口水战发展到了实战。而江凡去剥皮区的那个时间,正是兵临城下和兄弟盟在野外杀得死去活来的时候。
 
  兄弟盟横行无忌照例一马当先,勇猛无比,所以身为兵临城下帮主的持枪破城也就必须到场掠阵,只好暂时放过江凡。
 
  江凡大喜,隐身也不隐了,开足马力就朝剥皮区狂奔而去,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劳资终于有个自由的夜晚了。
 
  可是他却没能高兴多久!他实在想不到,兵临城下在战况如此如火如荼的情况下,居然都能分兵前来替自己清场。江凡真不知是该仰天大笑三声,钦佩持枪破城的执着,还是大哭三声,为自己的悲惨境地哀叹。
 
  |附近|小猪快跑:嫂子好。
 
  |附近|小猪快跑:其实这些都是兄弟盟的小号,老大本来说杀了不太好。不过既然嫂子你不喜欢,咱们当然不能放过。
 
  |附近|小猪快跑:老大真是气管炎啊,哈哈。
 
  |附近|小猪快跑:嫂子你看见兄弟盟的小号再叫我们,先回去了。
 
  江凡本来正在奇怪居然今天兵临城下不仅分兵前来清场,而去还和他打招呼,而且还亲亲热热叫他嫂子,而且他们居然不是赶跑人就算,还挑了一部分玩家来杀……看见这头小猪的话,他终于明白了。
 
  ——摆明就是持枪破城那家伙想清小号拉不下脸,拉自己这个冤大头扛黑锅呢!
 
  后来江凡才明白,持枪破城不仅是要拉他扛黑锅,而且还预先埋下了一个大地雷,等到江凡一个不慎踩了上去,等待他的就是被炸得血肉横飞!
 
  那天兵临城下和兄弟盟轰轰烈烈一场野战打完,流了血流了汗,估计键盘也遭到重创的一群玩家又开始从实战回复到口水战,可是横行无忌现身喇叭频道的第一句话就险些让等着看鹤蚌相争的江凡震住了。
 
  |喇叭|横行无忌:持枪破城,是个爷们儿就在自家媳妇面前拿出爷们儿的威风来,别窝窝囊囊让人看了来气!
 
  江凡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喇叭|横行无忌:持枪破城,你媳妇不懂事,你身为一帮之主也跟着她胡来?你这样怎么服众?
 
  江凡恍然大悟,黑锅开始生效了,持枪破城这一招移花接木用得好啊,自己替他挡下了大半伤害啊。
 
  |喇叭|横行无忌:持枪破城,是爷们儿就上喇叭,我等着你给我帮里的小号一个交代。
 
  江凡沉默,喇叭频道一时万籁俱寂,世界频道疯了一样刷新,有问是怎么回事,有兄弟盟的人挑衅持枪破城,有兵临城下的人不服气反驳的……
 
  他们这个服里,目前三大帮会鼎足而立。兵临城下虽然还不是龙头,但是帮主持枪破城却一向谦和有礼,从不仗势欺人,只除了为了讨好他那个小姐脾气大到无以附加的老婆的时候。
 
  可往日里就算他也会在江凡剥皮挖矿练级的时候替他清场,但是却绝不会真正杀死哪个玩家。
 
  很快,全服务器的人都知道了在月夜独舞大小姐的娇蛮自私要求下,持枪破城不得不让人杀了几个兄弟盟的小号。
 
  江凡抚额,古有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现有持枪破城为讨老婆欢心屠杀小号。果然自古红颜多祸水!
 
  可是诸天神佛你们是知道的,窦娥都没自己冤啊!
 
  在世界频道从打探事情真相发展到齐心协力声讨月夜独舞,顺便花痴持枪破城后,他老人家终于姗姗而来。
 
  |喇叭|持枪破城:烦横行兄统计下你们今天被误杀的帮众名单,我一人补偿一颗大还丹。
 
  江凡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了“轰”的一声响,世界频道瞬间乱成了一锅粥。无数人都在郁闷,为什么自己今天不是被兵临城下的人杀死的小号之一!甚至还有人发密语问月夜独舞,下一次大开杀戒准备去哪里,他们要提前占位。
 
  只因为大还丹,实在太让人眼红了。
 
  一颗大还丹,就可以让六十级以下的玩家升一级,这个还是其次,关键是会随机奖励一件绑定的六十级紫色装备或是六十级资质不错的宠物宝宝。只是大还丹也同样是高级副本概率掉落的东西,在游戏市场上,同样长期维持着有价无市的状况
 
  江凡一边骂骂咧咧地屏蔽掉刷新飞快的私聊频道,一边比他们更加抑郁——如果死一次就能换一颗大还丹,那么他其实并不介意被持枪破城劈成焦炭。
 
  更何况,今天他背了那么大那么沉一个黑锅,一点好处都没就算了,还惹来骂名无数。
 
  后来江凡回忆起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时,虽然一边咬牙切齿,但却不得不佩服,持枪破城确实厉害。
 
  甚至已经厉害到了,让人害怕的地步。
 
  第6章
 
  |附近|月夜独舞:你今天来这里,就为了问横行无忌的事?
 
  江凡越是回忆越是觉得眼前这个白衣女法师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尤其他还大摇大摆站在自己的地盘上。如果不是炼器炉里还在练着装备,他绝对早就扬长而去,眼不见心不烦了。
 
  |附近|持枪破城:不是。
 
  |附近|月夜独舞:<害羞>
 
  |附近|月夜独舞:难道破城哥哥是专门来看我的?
 
  |附近|持枪破城:也不是。
 
  |附近|月夜独舞:那是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发出去后,持枪破城半天没有回答。就在江凡忍无可忍决定不再理这个自己永远看不明白他脑袋构造的家伙时,对方突然回答了。
 
  |附近|持枪破城:偷果子。
 
  江凡刚含在嘴里的那口水直接贡献给了键盘。
 
  |附近|持枪破城:^_^
 
  江凡挂着满脸黑线看着那笑得眉眼弯弯的表情,一边心里大骂太阳的你又耍劳资,一边把他的防水键盘立起来抖了抖,庆幸自己今天用的不是本。
 
  |附近|持枪破城:偷到了三个^_^
 
  江凡也不管键盘了,把它往身前重重一放,埋首噼里啪啦就打起字来。
 
  |附近|月夜独舞:滚你丫的死人妖,不要在劳资面前装可爱!
 
  说完也不管炼器炉里火焰仍在熊熊燃烧,拼着一炉子装备不要了,也不想和这家伙继续呆在同一片土地上,呼吸同样的空气,翻身上马就走。
 
  出了门越想越想不通,这里可是他家他的土地他的院子他练的装备,为什么要便宜了他?!回头恨恨地跑到住宅区的道具商人处,也顾不上浪费不浪费了,鼠标连点,买入一堆住宅区才能使用的电击符,怒气冲冲骑马跑回自家院子。
 
  ——看我不烤焦你丫的!
 
  可惜让他失望的是,小院中鸟鸣蝶飞,早已人去楼空,就连小木门都已被关上。而他那堆昂贵的电击符,就此失去了用武之地。
 
  系统提醒他收到新的邮件,走到门口邮箱处打开一看,又是来自持枪破城。
 
  |邮件|持枪破城:电击可非待客之礼^_^以后出门记得关门,可不是人人都像我这样好心的。
 
  江凡怒极反笑,从小到大,能让他如此吃瘪的,唯独眼前这人。之前他是因为自己理亏在先,所以一再退让,不过他觉得自己还得已经够多了。让兵临城下输了一次帮战,可他也替他扛下黑锅骂名无数。
 
  而且那次输掉的帮战,也不是完全没点用处。就因为并不是自己实力不行导致战败,事后兵临城下整个帮会空前团结,战斗力无比高昂。再加上持枪破城各种装深情吸引不少医生MM加入,一时间兵临城下所过之处,几乎所向披靡。
 
  江凡越想越是不岔,自己打也挨了,骂也挨了,虽然还差一个道歉,但是大家都是男人,又是在游戏里,有必要这么唧唧歪歪黏黏腻腻纠缠不休那么久么?
 
  不过既然有人非要跟自己玩,他并不介意陪他玩到底。
 
  本来不过游戏一场!
 
  ******
 
  江凡在游戏里虽然是有名的独行侠,但是并不是一个朋友都没。相反,他有几个颇为谈得拢的好友。其中一个,是江凡现实中的好友,也是服务器里三足鼎立帮派的第三个帮会的帮主。
 
  两个人认识也有十多年了,一起上学一起打架一起玩游戏,玩这个游戏也是结伴而来。只是两人一向互为损友,嘴上从不肯饶人,兴趣也不太一样。友人喜欢呼朋引伴,名震江湖。而江凡习惯独来独往,浪迹天涯。所以虽然是一起玩的游戏,但接触却并不算多。只除了有时江凡会作为外援加入他们的副本或是boss队伍。
 
  前段时间江凡被追杀得轰轰烈烈,他那朋友提供药,提供新的装备供江凡被人爆……但绝不肯出手阻止江凡被人追杀,而且每次江凡被追杀得不敢出城只敢蹲在城门下望门兴叹的时候,他绝对也会第一时间赶到,大肆嘲笑。也不想想江凡会有今天的下场,归根结底是当初为了他去兵临城下做内应。
 
  但江凡对这样的相处模式也习惯得很,大家都是男人,打不过寻求别人保护什么的也太掉身价了。似乎也忘记了自己之所以会惹上持枪破城这煞星,完全是因为要替朋友做内应。
 
  还有几个,就是游戏里认识的和江凡性格差不多的人了。他们也大都是独行侠,不参加帮派,装备习惯自给自足,副本从来找野队……江凡被持枪破城激起了斗志,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几个朋友。
 
  |私聊|月夜独舞:建帮,入不入?
 
  同样的信息分别发给了自己好友名单里仅有的几人,只除了已是帮主的那位。独行侠还是有独行侠的好处的,比如消息发出没两分钟,向来来去无拘束的几人就聚在了江凡家里。
 
  江凡便开了个队伍将几个人加了进来。
 
  漫无目的地走是江凡在游戏里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也是游戏里第一个知道江凡人妖身份的人,同样是个刺客。
 
  布里克里克里布里是个法师。
 
  楚初初是个真?女生,职业是医生,也是一个难得的体内有持枪破城抗体的女玩家,但她练的,偏偏却是一个男号,也就是俗称的妖人玩家。
 
  最后两个也是一对现实中认识的一起玩游戏的朋友,一个人妖一个男号,分别叫做喜羊羊,灰太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