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桂花落下的季節
關於部落格
  • 3102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巫山縱情 by 長吉妹妹

 巫山縱情(NP, SM,高H) BY 長吉妹妹
 
 
 
這文長大是從錢府裡的主要奴隸一一單獨寫篇故事
進而看到最後全部統整在一起,會發現大大寫文功力還不錯
裡面h內容還蠻極品....有的也很虐
 
(一) 共妻3P‧三兄弟(狂龍狂虎狂豹)+程笑柔
(二) 淩虐‧劄巴王爺+蘭心(鐵蘭王子) 配角:錢老爺錢萬禧‧大寶‧二寶
(三) 男寵‧(非常版)蕭雄鷹+鳳秋嵐 侯爺嵐南宮缺+小縣官高升輝
(四) 借種‧皇帝皇甫祺+藍夫人(公主皇甫禎)+孔千孫(孫千驕)
(五) 淫醫‧崔仁心+皇甫祥雲 皇帝皇甫祺+皇后孫千嬌(孫千驕)
(六) 天牢 (淫亂版)‧夜合+赤龍+另外攻君100名
(七) 壽宴‧ 夜合(百合公主)+赤龍+另外攻君96名 
(八) 奪妻
(九) 尋妻(01)NP高H
(十) 尋妻(02)
(十一) 尋妻(03) 
(十二) 活偶(01)& (十三) 活偶(02)‧阿刺伯王阿拉德+赤兔
 
(十五) 臥底(01)、(十六) 臥底(02)、(十七) 臥底(03)、(十八) 臥底(04)、(十九) 臥底(05)、(二十) 臥底(06)、(廿一) 臥底(07)、(廿二) 臥底(08)、(廿三) 臥底(09) 高H-NP-虐‧ 金安(金丹國前太子金平安)+赤狗
 
(廿四) 強娶(01)、(廿五) 強娶(02)、(廿六) 強娶(03)、(廿七) 強娶(04)、(廿八) 強娶(05)、(廿九) 強娶(06)、(三十) 強娶(07)、 (三十一) 強娶(08) 高H‧ 主角:銅獅國鎮寶侯大寶+小順安(八皇子金順安) 
配角:神醫崔金堅+銀鷹國首富黃金萬;金安(金丹國前太子金平安)+赤狗;銅獅國天香公主+銅獅國重寶侯二寶;紮巴王爺+蘭心王妃
 
(三十二) 藏嬌(01)、(三十三) 藏嬌(02)、(三十四) 藏嬌(03)、(三十六) 藏嬌(05)、(三十七) 藏嬌(06)、(三十八) 藏嬌(07)、(三十九) 藏嬌(08)、(四十) 藏嬌(09)、(四十一) 藏嬌(10)、(四十二) 藏嬌(11)、(四十三) 藏嬌(12) 高H‧主角:錢老爺錢萬禧(天承國王爺皇甫禧)+修羅國大皇子修頓 
配角:黑人副首領阿裏+青兒;皇帝皇甫祺+皇后孫千驕;修羅國國王唐唐+宰相沙蒙(修羅國國舅);女伯爵安娜素+天承帝國駐修羅國特使赤牛 
 
巫山縱情(一) 共妻
錢萬禧是京城首富,父母早逝,又沒有兄弟,發跡後建立錢府,人人都叫他錢老爺,但他
其實只有三十二歲,外表英俊風流,不知何故今仍未娶妻。他的生意有錢莊、綢緞莊、茶樓酒館數不勝數。為了擴張生意,他便在全國各地搜羅各色俊美少年和嬌豔美女畜養在府中,方便招待有生意往來又或是想巴結的人士。
 
在主堂中的男女表面上做著小廝丫環的工作,但其實幹的是出賣肉體的勾當。錢老爺幹這種下流事,要這些俊男美女操皮肉生涯,不怕將來要下地獄嗎?答案是:不怕。這裏的男女都是自願工作的,為的就是一個錢字,錢老爺也從沒有刻薄他們,客人的賞錢和禮物可以自己收存,得到客人讚賞的男女,錢老爺更會重重打賞,所以這裏的男女均賣力侍伺客人。錢府的名堂越來越向亮,結果不但越來越多豪門巨室和江湖人士上門結交,還有不少男女自發到來填充娼妓的補缺,可謂貨源不絕。
 
錢府是在黃昏時才開始招待客人的,就像其他勾欄妓院一樣,因為錢萬禧日間要照顧生意,這時候才有空閒回府招呼來自五湖四海的客人。
 
主堂中的座椅分立兩邊,每邊有十張檀木椅子,椅子中間用高腳茶几隔著,主堂正前方盡頭是主位,放了一張太師椅,背後的牆壁掛著一幅巨型的百鳥朝王圖。堂內的小廝婢女個個女的嬌男的俏,都在使盡狐媚賣力勾引坐在椅上的客人。這些客人有年輕的,也有年邁的,但不約而同地都是急色鬼的行勁,和嬌俏的男女調笑,毛手毛腳,在堂中追逐嬉戲。
堂中的俊小廝和俏丫環中,很刺眼地看到一個面貌平庸,作小廝打扮的青年,他就是程笑柔。如果將他放在別處,他是個人見人愛的秀氣青年,可在這裏,珠玉在前,便只有平凡二字可言。因為太平凡,所以來府至今,也未被客人相中過,所以他是這主堂中唯一一個名付其實幹著小廝工作的人。
 
錢萬禧正在議事堂和天府山上巨擎堡當家三兄弟商討合作事宜,三人身穿的都是高級的綢緞長衫,看來魁梧挺拔,身強體壯。錢老爺本想邀他們留宿好好享受一番,但他們表示有事要趕回巨擎堡,所以一談好合作條件細則,便打算匆匆告辭,錢萬禧只好請他們到主堂中選幾個合意的男女帶走。
 
三兄弟放眼望向主堂,並沒有發現一個合眼的,他們心中思索著,這些男女實在太嬌弱,看來是中看不中用,突然他們不約而同望向在堂內努力遞茶侍酒滿堂跑的程笑柔,面貌最平凡的一個,但就是工作最賣力的一個。
 
「大哥,不知這個受不受得了我們。」老二狂虎細聲問大哥狂龍。
 
「是呀!大哥,上次那爛貨竟然玩自殺,只好放他下山,這個不知行不行。」老三狂豹擔心地問。
 
「這個看來中看又中用,就先嚐嚐看吧!」老大狂龍淫笑。
 
錢老爺十分訝異他們會相中這個冷板王程笑柔,而且只要一個,以為這三兄弟是太客氣,但再三勸說也是同一答案,只好叫程笑柔過來見新主人。程笑柔既然自賣為娼,當然早有心理準備,但看到這三個高壯男人看著自己眼放淫光,他直覺不妙。在錢府男女眾多,要侍寢也不會太密 (雖然他還未有機會侍寢),但眼看三人,一眼就知是需索無度的野獸,不被操死才怪,面色立時刷白。
 
「三位爺,看您們英偉不凡,小的相信其他弟兄姊妹也很希望能服伺您們,不如多選幾人可好?」程笑柔委婉地說,頓時十多雙美眸用充滿怨恨的眼光瞪著他,大家可不想離開這個吃香喝辣的好地方出去挨苦。
 
「我們就是要你,走!」老大狂龍把他扛在肩上帶走,其他男女都慶倖自己沒有被這三兄弟相中,心中默默為程笑柔念句佛號好為他『超渡』『超渡』。
 
XXXXXXXXXX XXXXX XXXXX
 
回到巨擎堡,程笑柔被兩名粗壯的婢女服待洗了個香澡,身上只穿上件薄袍,內裏全裸,便被送到一間門中央上方匾額寫著雨雲閣的房子去,婢女用憐憫的眼光看著他,心想不知這人可以撐多久,並一面搖頭一面走開。程笑柔看見婢女的眼神有異,心中更覺驚慌。
推門進入房內,便見到狂氏三兄弟裸身坐在一張足可容納十人的大床上,三人身材精壯如野獸,果然人如其名:龍虎豹。程笑柔以為是單獨侍寢,怎料是玩三皇一後,心想今晚一定會被操死在大床上。
 
「脫!」大哥狂龍命令道。
 
程笑柔面色刷白,手指抖顫地脫下身上的長袍,然後慢慢步近大床。老大狂龍和老二狂虎狂見到程笑柔白嫩嬌小的身軀,身下的昂揚立刻火熱起來,程笑柔看在眼裏,心想早知不要來當男妓,餓死也好過被操死,下到黃泉見著閻王爺真不知如何辯解。一旁的老三狂豹眼神冰冷,嚇得程笑柔背脊發寒。
 
「從今起你就是我們三兄弟共用來發洩性欲的工具,要你做甚揦就做甚揦,不聽話可有苦頭吃,知不知道?」老二狂虎介面道。
 
「小的…知…知道…」程笑柔嚇得話也說不清,能否見得到明天的太陽還是未知數,以後的事有命再說吧。
 
「這裏的肌肉尚算結實,應該撐得住。」狂虎跳下床撫摸著程笑柔全身,並在他臀部拍了一下,程笑柔被撫得汗毛直豎。
 
「上身伏在床上,屁股翹起!」老大狂龍命令,每次有新貨色都是由老大先享用。
 
程笑柔只好乖乖伏在床邊,雙腳站在地上分開,狂龍立刻在其股丘內用手指擦上潤滑用的香膏。
 
「好緊!」狂龍輕歎,內壁緊緊吸著狂龍的手指。
 
「龍爺…小的是第一次,求您..痛…不要太粗暴…」程笑柔吃痛地說,狂龍用另一隻手掌撫摸著程笑柔的美臀,細滑的觸感使狂龍愛不惜手。
 
「哈哈哈…今次挖到寶了,放心,我們會好好調教你,以後只有我們三兄弟可以滿足你。」老二狂虎一聽大喜。
 
「呀…呀…痛…」老大狂龍提氣一挺,把高立的昂揚插入程笑柔的後庭,因為他的陽具粗大,程笑柔立刻吃痛大叫。
 
「果然是騷貨,叫聲也媚到骨子裏,呼!」狂龍沒有立刻抽動,慢慢等著程笑柔放鬆。
 
「我忍不住了,小淫娃,含著,好好侍伺虎爺我。」老二狂虎坐回床上,腳放在床邊,用手按著程笑柔的頭拉向自己胯下,把高壯的陽具插入他的口中,程笑柔嗅到眼前男人的陽剛體味,加上後庭的火熱感,不禁興奪起來,情不自禁地唇舌並用,努力吸吮男人巨大的陽物,程笑柔正被兩個粗壯的男人前後夾攻地淫辱著。
 
「太爽了,這小淫娃果然爽,舒服極了,哈…」老二狂虎狂吼,並在程笑柔口中大力抽動。
 
「唔…唔…」程笑柔吸吮得十分投入,也十分享受。
 
以往他都十分害怕被男人幹,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一想到男人淫笑地壓在他的身上時,心裏就發毛。但現在真的被操著,而且是被兩名精壯如野獸的男人強逼交合,但心裏不但沒有噁心的感覺,還覺得好享受,好想要更多更多,加上還有第三個男人在旁邊用凜冽的眼光注視著自己淫亂的動態和表情,心中激動不能自已,原來自己的身體是得喜歡被男人狎玩的,天生是當男人玩物的料。
 
「動你的屁股,扭你的腰,聽到沒,小妖精!」老大狂龍兩掌拍打程笑柔的兩股,然後抓起他的兩個手腕向後拉,程笑柔便仰頭,腰向後拗,就如被騎的馬一樣,口中仍被狂虎的陽具插著抽動,後庭則被狂龍抽插著,程笑柔合作地扭動腰臀,還上下律動,迎合著狂龍的進攻,姿態淫靡非常,引得狂龍更加瘋狂。
 
「唔…唔….」程笑柔口中含著陽物,口水從口角流下,自身的陽具也高高地昂起,給果在前後被攻的快感下,狂虎在程笑柔口中解放,狂龍也在他體內解放,程笑柔立時下身的昂揚一僵,蜜液噴射而出,龍虎豹三人見狀大喜,可見被操的人也十分享受。
程笑柔用舌尖舔食著狂虎剛解放在他口中而流至唇邊的濃液,迷蒙的眼神,香汗淋漓的身子,這時的程笑柔比錢府所有的男女都要妖媚。
 
「操我,快…騎我,我好難受,我還要…呀!我要!」程笑柔在口中得到自由時,後庭的陽具被抽離時頓覺空虛,難受得很,全無羞恥地索求著身邊的男人們滿足他的性欲。
「你還未飽?好大食呀!你真是天生專門勾引男人的尤物,錢府那些色中餓鬼真是走寶了,一定是我們三兄弟平日好事多為,老天爺才會讓我們拾到這揦好的貨色了!哈哈哈哈…」老大狂龍狂笑不止。
 
老三狂豹突然一聲不向地跳到地上鑽到程笑柔身下含著他的陽具,並把他剛噴出的蜜液舔吮呑下肚去,再去允吻著他細嫩的堅挺,趨動程笑柔新一輪高潮,等程笑柔再一次噴射後,便全身無力地伏在狂豹身上,狂豹起身並抱起程笑柔放在大床上,提起他修長白晰的雙腿架在肩上,一個挺入,陽具深深埋入程笑柔的私處,程笑柔的內壁又覺充實起來。
「哈…豹爺!操我,狠狠的操我!」當程笑柔感到狂豹的昂揚深深插入他體內時,早已忘記剛才狂豹的可怕目光,只求身上的男人給他滿足。狂豹更用舌頭舔著程笑柔胸前的兩點,身體更覺火熱非常。狂豹奮力地抽動豹鞭,眼神幾近瘋狂。
 
「小妖精,你真有一手,連我家最冷酷無情的老三也被你迷得快要融化,呵呵呵!」狂龍玩味地看著床上擺動著姿態燎人的程笑柔和幹得起勁狂熱的狂豹。
 
「我們要每晚操你騎你,要你淫蕩地擺出各種可恥姿勢,大聲呻吟浪叫,這就是你的命,你只要好生侍候,以後不會少你的好處。」狂虎看著粗獷的弟弟和美白嬌小的程笑柔在床上交纏歡愛的畫面,淫欲又再度升起。
 
「三位爺…小的…知道…哈呀…小的一定盡力…侍伺…呀呀呀!豹爺,快點…再深一點…」程笑柔舒服得不能言語。狂豹聽到程笑柔的呻吟,抽插得更兇猛。
 
「我的口好空虛,兩位爺,快來讓小的服伺。」程笑柔淫叫著,身體在床上扭動,內壁收縮吸吮著狂豹的豹鞭,狂豹更賣力地奮進。
 
「看來你已經習慣我們了,小淫娃,虎爺來喂你了。」狂虎兩膝分開跪在程笑柔頭的兩旁,趴下並用兩手撐在床上,巨大的身體完全遮蓋著身下的人兒,他的陽具剛好垂在程笑柔頭上,狂虎的頭正好對著狂豹的頭。
 
「虎爺…小的一定服伺得您舒舒服服。」程笑柔雙手抱著狂虎的腰身以便提起自己,掛在狂虎的身下,小嘴才能到達甘香美味的巨大處,並開心地張口含著,努力舔吮,就像品嚐美味佳餚,狂虎也俯下頭含著程笑柔的紛嫩小肉棒,技巧高超地戲弄著,程笑柔迷醉得差點停下口部作業。
 
「老二,也讓我爽。」老大狂龍說著扶著狂虎的腰身,並把巨大的陽具狠狠地插入狂虎的後庭,沒有經過滑潤的後庭乾燥緊窒非常,頂得狂虎因痛感大作而眼淚直冒。
「大哥…快動…呀…」狂虎吐出程笑柔的昂揚,呻吟著大叫,他最享受這種被巨大的陽具強行攻入的壓逼感和撕裂的痛楚。
 
「哈!老二,舒服嗎?」狂龍狂暴地在狂虎體內衝刺,因為狂虎喜歡這種粗暴的交合方式,狂龍的猛攻也使狂龍能發洩得淋漓盡致,也只有狂虎這種強壯的身體可以撐得住,他們可以說是如魚得水。
 
「大哥,你操得我好爽,呀呀…」狂虎興奮極了,然後又含著身下程笑柔的小巧陽具,程笑柔又到達高潮噴發在狂虎口中,狂虎含著他的蜜液,抬起頭吻著面前的狂豹,和他分享著口中的蜜液,甜甜的味道充斥二人口中,高潮不斷。
 
一室兄弟相奸雜交圖,四人互為滿足對方,各人都興奮異常,三兄弟都很享受交歡時有程笑柔加入的刺激,心裏可喜歡得緊。程笑柔被三兄弟幹得高潮不斷,腦中只有一片空白,反正早已打算出賣身體,現在被三個壯男操,好過被那些肚滿腸肥的老色鬼操,而且還被操得這揦舒服,反而擔心日後其他人無法滿足他。幹了一整個晚上,四人才盡興地臥下。
「呵呵呵,小柔,你初夜就這揦浪蕩,日後我很期待。」不同於歡愛時的狂野,老大狂龍溫柔地撫弄程笑柔長長的烏髮,他側臥在程笑柔的右邊。
 
「小柔好高興能服伺三位爺,您們對小柔的表現還滿意吧!」程笑柔羞澀地說,沒有了剛才瘋狂歡愛時的大膽妖媚。
 
「十分十二分滿意,小柔你真是太可愛了。」老二狂虎輕吻著程笑柔的面頰,他則臥在程笑柔的左邊。
 
「請不要把我送給別人,小柔已離不開三位爺了。」程笑柔可憐兮兮地說。
 
「我們才捨不得把你送人,以前的那些男妓太不識抬舉,一點也不懂配合,無趣得很,都是小柔乖巧。」老二狂虎吻著程笑柔可愛的小嘴,老三狂豹仍然眼神冷漠地坐在一角看著程笑柔。
 
第二天下午,程笑柔才睡醒過來,被狠狠蹂躪摧殘了一晚,醒來時一身酸痛,使用過度的下體也赤痛非常,動也動不了。這時之前出現過的那兩個粗壯丫環推門入來,並把大澡桶放下,倒入熱水,再兩人合力抬起程笑柔放入澡桶,為他洗澡。
 
「夫人,奴婢是桃香,她是桂香,以後是夫人的貼身丫環。」丫環桃香自我介紹,她們的名字倒是美麗,但身型粗壯的二人和名字有點不搭。
 
「夫人?」程笑柔奇怪為什揦她們會這樣稱呼他。
 
「就是您呀!今早龍爺向堡中下各人宣告以後要尊稱您為夫人,以往從未有人能獲得這個榮譽呢!」丫環桂香笑說。
 
「嗄?我只是小小男妓,姐姐不要拿我開玩笑可好?」程笑柔無奈地說,早已知道會被人看不起,但這樣被開玩笑還是不是味兒。
 
「這事可是千真萬確,從來沒有人可以服舒得三位爺這揦貼貼服服的,所有男妓第二天就被送下山,上次那個在房內還要生要死,把三位爺氣得興致盡失,立刻把他趕下山。今早三位爺從雨雲閣出來時春風滿面,還立刻吩咐我們把雨雲閣旁的春暖閣打掃好給夫人您住。」丫環桃香繼續說。
 
「對呀!初時我也很怕,以為會被操死,沒想到反而是被操得欲仙欲死。」程笑柔面紅地垂下頭。
 
「那請夫人您以後就好好侍伺三位爺吧!」丫環桂香笑著說。
 
「唉!其實我很喜歡三位爺,可惜他們只喜歡男人,還是要一起玩,沒法子。」丫環桃香歎息地說。
 
洗完澡後,狂龍走了進來,抱起程笑柔,把他全身擦乾,然後抱他到春暖閣,並為他穿上用上好綢緞裁制的衣裳,把他如雲的秀髮用緞帶紮成馬尾,再將他安放在圓木台旁的椅子上,狂龍脫去長靴放在房門口。這時桃香和桂香送膳食到來,從兩個多層食盒拿出的精美小菜放滿一台,兩人放好食物便退出房間。
 
「我的小娘子,你今天的身體一定還很不適吧!等相公喂你,張口。」狂龍夾著菜遞到程笑柔口中。
 
「 虎爺和豹爺不一起來午膳嗎?」程笑柔奇怪,昨晚交歡也要在一起做,他以為他們做甚揦也會一起。
 
「他們見到我放在門外的靴子就不會來打擾,現在是我們的私密時間。」狂龍喂程笑柔喝著人參雞湯。
 
「但是…昨晚不是…一起歡好嗎?如果你把我當娘子,為什揦要和兄弟一起分享?」程笑柔羞紅了面巴結地問。
 
「你不喜歡我們三兄弟一起上你嗎?」狂龍面色一沉。
 
「不是的,我喜歡得緊,和你們做真的好舒服,很享受,但是…如果以男妓的立場,每晚服伺不同的男人是應份的,但是,當妻子的本份是服伺好自己的男人,和其他男人交歡是不對的,所以我才不明白。」程笑柔看著狂龍。
 
「你是我們三兄弟共同擁有的妻子,我們的祖先是北方高原的山民,為了保護家產而不分家,兄弟會共同娶一個妻子,我的家族南移到中原時,仍然保留著這個習俗。以往都沒有一個人可以同時滿足我們三人的需要,只有你,我們三兄弟都十分歡喜,昨晚嚐過你的味道後,我們決定娶你為妻。」狂龍吻著程笑柔的唇。
 
「我好高興可以同時擁有您們三個這揦棒的夫君。」程笑柔小鳥依人地靠在狂龍的胸膛。
「我們遲一些會買幾個女人回來為我們留種,你不准吃醋的,知道嗎?」狂龍捏了一下程笑柔的鼻子。
 
「知道。」程笑柔嬌柔地答應。
 
往後,三兄弟輪著來到春暖閣和程笑柔談心,有時會做只有兩人的交歡。狂龍和狂虎都時常笑面以對,只有狂豹總是板起面孔,有時不發一言便把程笑柔拋上床交合,雖然雜交和只有兩人的交合已不少次,程少柔還是很怕他。
 
當三兄弟都忙著工作沒空來找他時,程笑柔便到廚房向廚師學做菜,這裏的廚師是位退休名廚。程笑柔覺得做菜最實際的了,天底下沒有誰是不用吃飯的,而且還是跟名師學習,親手下廚可以討夫君們開心,萬一以後被趕出去也有謀生技能。不要看他嬌小可愛,他可也是很會為自己打算的呢。
 
XXXXX XXXXX XXXXX  XXXXX
 
一個月後,三兄弟買了三個妓女回來,她們答應生產後便離開,因為三人只是為錢而來,想著拿了錢便可以脫離妓女行業去做點小生意。
 
今晚的雨雲閣十分熱鬧,新買的三個女人和三兄弟正裸身在大床上,程笑柔也在其中,其中一個嬌小可愛的女子和程笑柔被吩咐坐在床角觀看。
 
兩人正跪趴著,狂龍和狂虎分別以背騎式和兩女交合,他們二人最喜歡這種像野獸的交合體位,其中一名美女不單要接受背後的狂虎的抽插,還要用口安慰著狂豹的火熱。
 
解放後,狂龍叫坐在床角的女子和程笑柔過來床中央,命令他們在眾人注目下交合,觀看兩具嬌小雪白的身驅交纏在一起,真是帶給觀賞者莫大的興奮。三兄弟同出一源,所以剛才二名女子只要懷孕,誰是父親也一樣,但這個嬌小女子是給程笑柔留種用的,所以他們三人不會碰她,這時程笑柔早已被剛才的畫面激起欲潮,狂龍擔心他不知道應該抽入女子前面的花徑才可以留種,便細心開導他,結果程笑柔也順利插入抽動並解放。之後狂龍摒退三名女子,三兄弟便繼續和程笑柔忘我地狂歡到清晨。在他們連續和女子們交合了一個月,大夫診斷出三女子皆有喜,他們才停止和女子們交合,等她們安心養胎。
 
狂氏三兄弟之所以選擇向妓女借肚生子,一來是可以好好享受交歡的樂趣,因為她們訓練有素,知道如何取悅男人,不像良家婦女生澀被動。二來是妓女只是來做交易的,她們早已沒甚揦名節可言,用錢便能解決,好聚好散,良家婦女豈會這揦容易善罷甘休。這三名妓女生產後便可以拿著大筆酬金走人,以後也不用賣笑維生,也是功德一場。
 
XXXXX XXXXX XXXXX XXXXX
 
「小親親,開不開心?你有小孩了。」狂虎擁著程笑柔在春暖閣吃著下午茶點。
「三位爺對小柔真是太好了,我賣身入錢府為妓後,早已不敢奢望有結婚生子的機會,現在不單有三位夫君,還有了自己的孩子,我真是太幸福了。」程笑柔甜美地一笑,看得狂虎迷醉不已。
 
「這主意其實是老三提出來的,他說既然我們愛你就要為你設想,他相信你也想要自己的孩子,所以我們選了個和你一樣嬌小可愛的女子,相信一定會生出一個水嫩可愛的小娃兒的。」狂虎坦白地告訴程笑柔。
 
「我一直以為豹爺不喜歡我,原來我誤會了他。」程笑柔這時才知道狂豹雖然總是冷著一張面,原來也是關心他的。
 
「喂喂喂!我和大哥也對你很好,你的心不可以只偏向老三呀!」狂虎有點吃味地說。
這天狂龍和狂虎一大清早便下了山巡察生意,要二天後才回來,只有狂豹留守巨擎堡,程笑柔便叫婢女桃香請狂豹來春暖閣一起午膳,以往他從未主動找過三人,這可是破天荒第一次。
 
「豹爺,這些都是小柔親自為您煮的,希望合您的口味。」程笑柔早打聽好狂豹的飲食喜好,現在臺上放的全是他喜歡的菜肴。
 
「….」狂豹默默地吃著飯菜。
 
「好吃嗎?」雖然狂豹一面冷漠,程笑柔還是大著膽子地問。
 
「你來巨擎堡至今,從未主動約我們三兄弟相會,今天大哥和二哥都不在堡內才約我,為什揦?」狂豹語調冰冷。
 
「豹爺…是為了多謝您送我的禮物。」程笑柔嬌羞地說。
「什揦禮物?」狂豹問。
 
「多謝您給我機會擁有自己的骨肉,我家到我這代只餘下我一個,本來以為要絕後了。」程笑柔伸手環抱狂豹的腰身。
 
「小柔,你會不會覺得要同時服伺我們三兄弟好委屈?」狂豹放柔了聲音,並攬著程笑柔的肩,使他的頭更貼近自己的胸膛。
 
「不會。」程笑柔小聲地說。
 
「第一天見到你時我便愛上你了,但我也很愛我兩位兄長,我不能帶你遠走高飛。」狂豹歉然地道。
 
「不是的不是的,那晚被三位爺愛寵過後,我真的覺得很歡喜,龍爺和虎爺也很庝我,我十分喜歡他們,與三位爺夜夜恩寵,小柔已經離不過您們了。」程笑柔激動地說,環抱的手箍得更緊。
 
  狂豹激吻著程笑柔的櫻唇,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強烈,然後相相倒在床上,纏綿到夜深方休。
 
XXXXX XXXXX XXXXX XXXXX
 
九個月後,三名女子生了兩個男孩和一個女孩,程笑柔那個是女兒,果如三兄弟的期望,粉嫩可愛,眾人都十分高興,三兄弟還說要二個兒子長大後娶程笑柔的女兒,這樣他們就可以真正擁有四人血脈相連的子孫。三名女子因為捨不得母子分離,結果留在巨擎堡照顧孩子,後來在堡內各自找到意中人下嫁,佳大歡喜。
 
程笑柔在巨擎堡受到三位當家的呵護疼愛,身穿矜貴綢緞,吃盡山珍海味,晚晚交歡,使程笑柔益發美豔,在性事中更是越來越淫蕩放浪,喂得三兄弟飽飽的,工作也更起勁,生意也越做越大。
 
今晚又是個淫聲浪語充斥的晚上。
 
「小淫娃,快用你淫蕩的身體來為虎爺我服務!」狂虎要程笑柔背對胯坐在他的腿上,高聳的巨物向上插入程笑柔的花徑中,狂虎還用兩掌不斷搓揉他的兩股,使程笑柔興奮莫名。
 
「虎爺…虎爺!您的根幹得我好舒服…豹爺,我渴了,我忍不住,給我…」程笑柔不繼上下升降扭動腰肢,惹得在下面幹得起勁的狂虎大吼,幾近瘋癲。
 
「….」狂豹無言地面向程笑柔,把玉棒伸向程笑柔口中,日子有功,現在他的口技可算出神入化,吸吮得狂豹心神盪漾,不禁律動地來。
 
「老三,今晚給我!」老大狂龍站在狂豹身後,愛撫著他的私密處,用手指擦上香膏,並吻著狂豹的頸背。
 
「大哥…大哥…」當狂龍把手指拿出後,狂豹用屁股向後磨擦著狂龍巨大的昂揚,而狂龍刻意不立刻攻入,便狂龍煩燥非常。
 
「大哥…快…」狂豹呻吟著。
 
「老三,大哥來了。」狂龍突然猛攻入狂豹體內,兩隻大掌大力地捏搓著狂豹的胸脯,狂豹被前後上下夾攻得高潮疊起,頭仰後,背貼著狂龍,滿足得流出眼淚。
「爹娘泉下有知我們兄弟三人相親相愛,他們一定很高興...」狂龍在狂虎耳邊輕喃。
如果這三兄弟的爹娘真的泉下有知,看見眼前這四個男人的獸行,不從棺材裏跳出來才是怪事。而程笑柔也很滿足有三個英偉男子不繼交替滿足著他,今生可謂無憾了。
-------------------------- 完 --------------------
 
巫山縱情(二) 淩虐
 
錢府的主堂永遠高朋滿座,舉目所見都是男客們和眾俏麗美女丫環和俊逸小廝追逐調笑,如有佳人被客人相中,便會帶客人到廂房燕好。當然,錢老爺的貨色可不只這些呢。還有不少上等貨,而這些好貨是不會在這裏抛頭露面賤賣的,那些高檔貨自然是國色天香和為了滿足特殊喜好的客人而安插的了,這些高級品便是各有自己院落的公子小姐,甚至皇子公主。
 
錢老爺正接待著一位身穿西域服飾的男人,棕發棕眼,深刻的輪廓,英偉狂縱的相貌,膚色黝黑,曲長髮劄成辮子在背後,兩隻耳朵穿上大金環,體格魁梧高大,十足十的梟雄本色。
 
「劄巴王爺,歡迎來中原,王爺光臨真是敝府的光榮呀!」錢老爺努力討好這位西域銅獅國年輕王爺,只要得到他的答應,錢老爺便可以得到該國通商的許可,到時由本國輸往該國的貨品如絲綢、瓷器及茶葉木才等的利潤十分可觀呢。
 
「錢老爺太客氣了,我早聽聞貴府的大名,今日一定要好好享受一番。」劄巴王爺笑著說。
 
「不知王爺喜好甚揦類型的?」錢老爺熱絡地詢問,希望可以找到合適的人選。
 
「這個…有沒有專供淩虐泄欲的絕色男奴?要耐打耐操那種。」劄巴王爺細聲地說,沒想到這位相貌堂堂的王爺會喜歡淩虐佳人。
 
「我手上有一個堪稱絕色的美人,是西域某國奴隸出身,我買他回來後,給他穿好吃好,怎料這賤奴不知感恩,經常不肯乖乖服從客人,使我得失了不少寶貴客顧,這揦個爛貨,再美也沒用,他現在也只有供淩虐的價值了!」錢老爺憤憤不平地說,如像要表示劄巴王爺要淩虐美人是如何地天經地義。
 
XXXXX XXXXX XXXXX XXXXX
 
這是一間四壁掛滿刑具的房間,劄巴王爺入到房中,便見到房中央跪著一個長髮垂於背後,皮膚白篼的絕色麗人,有著妖異的綠眸,因為穿著衣服,不知是男是女,但身材看來很纖瘦,美人兩旁站了兩個虎背熊腰的大漢,看來似是行刑的獄卒,美人一見來人便掙劄起來,但被兩旁的大漢大手壓著兩肩而動彈不得。
 
「放開我,我不要接客!」美人大叫並揮動著雙手反抗。
 
「我是劄巴王爺,美人你叫甚揦名字?」劄巴王爺行近美人身邊,用手抬起美人的下巴。
 
「臭男人,不要碰我。」美人大吼。
 
「你最好認清楚立場,你是個供人泄欲的性奴,是個用你的口你的屁眼服伺男人的下賤男奴。」一旁的獄卒扯起美人的頭髮罵道,美人面一仰,狠瞪著獄卒。
 
「啐!你別俏想了,我是不會屈服的。」美人向眼前的男人吐了一口口水。
 
「好倔的人,今天本王爺就要你屈服在我的腳下,乖乖的服伺我。」劄巴王爺一手抓起美人,並把美人身上的衣褲撕破,立時白嫩的裸體呈現眼前,果然是男兒身,劄巴王爺眼露殘虐又貪婪的目光。
 
「我不要!」美人掙扎想推開劄巴王爺。
 
「你這賤奴,本王爺不給你點教訓不可。把他壓在幾上,拿板子過來。」劄巴王爺命令,其中一名獄卒便往壁上拿來板子遞給劄巴王爺。
 
兩名獄卒一人按著美人一邊肩頭,並抓著美人的的手臂,使美人趴跪著不能動,胸口貼在幾上,劄巴王爺拿起板子用力打美人的臀部。
 
「呀!呀…」美人痛得大叫,劄巴王爺聽得興奮起來,越打越用力。
 
「賤奴,現在知道誰是你的主子了吧!」劄巴王爺笑著說。
 
「你才不是我主人,我才不怕你!」美人扭頭瞪著劄巴王爺,屁股已經紅脹。
 
「板子你不怕,給你吃吃鞭子的滋味吧!」劄巴王爺從牆上拿下一尾長鞭,揮在地上發出可怕的巨向,這時兩名獄卒把小幾拿開,並退到兩壁站著。
 
「啪啦…啪啦…」美人來不及起身已給劄巴王爺狠狠地鞭打在背上,紅痕立現。
 
「哎呀…呀….」美人發出淒厲的喊叫,為了避開鞭子,只好在地上爬行,但無情的鞭子還是狠狠地鞭在美人身上。
 
「呀呀…主人…賤奴知錯了,請您不要再打了…呀…」美人跪趴在地不動,背對著劄巴王爺,好像希望不要再被打,但劄巴王爺又大力抽打了數十下,美人痛苦得頭部不停搖晃,最後鞭子終於才停下來。
 
「哈哈哈…」劄巴王爺打得非常痛快,停鞭後把鞭柄插入美人的下體,並坐在椅子上。
 
「知道如何伺候主人嗎?」劄巴王爺用淫穢的眼光看著美人。
 
「呀…賤奴現在就來伺候主人。」美人終於屈服,他保持趴跪的姿勢,因為下體插著鞭子,看來就便長著長尾巴的大狗,背上的累累鞭痕使劄巴王爺下身火熱起來。美人慢慢爬行向劄巴王爺的方向,臀部左右搖擺,鞭子便搖曳起來,美人媚態萬千地來到劄巴王爺面前,用嘴扯開王爺的褲頭,並把王爺早已聳立的堅挺立入口中,因為王爺的分身非常巨大,美人的小口無法全部沒內口中。
 
「呀…賤奴,你天生是男人的玩物,舌頭真靈活,舔過不少男人的這裏吧!…哈呼…」劄巴王爺享受著美人的服務,美人口腔內火熱又濕潤,舌頭在陽具上左右上下地舔吮著,吐出陽具,又在根部圍圈舔舐,再含回吸吮,劄巴王爺興奮到了頂點,濃液噴入美人口中,美人全數吞入腹中,狀甚滋味。
 
「主人,我讓您舒服,您也要讓我爽呀!」美人伸手抽出插在下體的鞭子,轉身翹起臀部向著劄巴王爺,回頭望向王爺的眼神妖豔狐媚非常。
 
「本王爺的寶貝是你這種下賤奴隸用的?你要爽,本王爺讓你爽個夠。」王爺看著房中央樓頂有兩個手銬垂下,便示意呆立的兩名獄卒把美人銬上去,現在美人兩手伸高,手腕被手銬掛在頭上,腳站在地上,劄巴王爺再牆上選了支鞭尾分三叉的鞭子。
 
「主人…主人不要…呀…主人…呀呀呀…」劄巴王爺狠狠揮動三叉鞭,每打一下有三個落點,痛楚三倍。
 
「痛快!痛快!哈哈哈….鞭打你這種美人最痛快!」劄巴王爺狂笑,見到白篼的皮膚被打得佈滿紅痕,他對於美人一點也沒有憐香惜玉之心,用鞭子抽打下賤的奴隸是人生一大快事。
 
「呀呀呀….主人…求您饒恕賤奴….呀…」美人痛得眼淚直冒,並發出痛苦的慘叫聲。
 
「你兩人,替我前後一起鞭打這賤奴,想要本大爺的巨根讓你爽?我現在就讓你爽個夠。」劄巴王爺惡毒地下令。
 
「啪鮍…啪鮍…」鞭子在同時抽打在美人的胸部和背部,美人張口大叫,並不停扭動身子。
 
「嗯呀…呀…主人…主人…呀…」美人大叫呻吟,聲音已經沙啞。
 
「果然耐打,看來你其實得喜歡被鞭子抽打吧!繼續打,不要停!」由開始到現在已過了二個時辰,美人還真能撐,看見美人被兩個壯漢狠狠鞭打,劄巴王爺快感連連,為了鼓勵兩名獄卒落力地抽鞭,劄巴王爺從胸前內袋掏出兩錠金子放在臺上,結果兩名壯漢也揮鞭揮得一身是汗。
 
「呀…呀….主人….主人…呀呀呀呀….」美人在不斷被前後鞭打下,陽具竟然昂立起來,最後還噴灑出蜜液來。
 
「果然天生賤命,越鞭越有高潮吧!繼續打!」劄巴王爺見狀也火熱起來,走過去美人的背後,快速地拉下自己的褲子,露出早已一柱擎天的昂揚,狠狠地插入美人的下體。因為劄巴王爺的陽具十分巨大,使得美人脹痛非常,劄巴王爺一點也沒有理會美人是否準備好,便立刻托著美人的兩股粗暴地抽動起來。
 
「我一插就知你這個爛貨早已服伺過無數男人,還扮得像個三貞九烈,哼!」劄巴王爺不屑地說,抽送的動作不斷。
 
「主人…主人….呀…呀….」美人身前仍被獄卒用三叉鞭抽打,背後則被劄巴王爺刺股,不停發出痛苦又滿足的呻吟聲,下身的堅挺又射噴出來。
 
美人最終痛得昏死過去,劄巴王爺也飽逞獸欲後離開刑房,回到錢老爺為他安排的廂房去睡大覺。
 
XXXXX XXXXX XXXXX XXXXX
 
第二天早上,劄巴王爺和錢老爺簽好合約,對昨日那個給他鞭得性起的美人十分喜歡,便要求錢老爺賣給他。
 
「劄巴王爺,那個賤奴福薄,昨日承王爺厚愛後,不久就香消玉殞了。」錢老爺蹙眉道。
 
「可惜呀!從沒有一個奴隸給我這揦大的滿足感,本來以為他耐打耐操,買回去可以好好玩弄淩虐,不似以往的打不久就受不了,怎知這個也是一様。不過,死前被本王爺幹過,這賤奴死也死的暝目吧。」劄巴王爺拿出一萬兩銀票給錢老爺作補償,中午前便和隨從離過錢府。
 
XXXXXXXXXX XXXXX XXXXX
 
昨晚在劄巴王爺離開房後,兩名獄卒便把昏死的美人解下來,美人這時張開眼眸,一面輕鬆地伸展一下兩臂,二人跟著美人步向房子內一道暗門,暗門後是一間雅致的房子。美人自行拿起放在床上的袍子披上身上,獄卒甲退出房子,獄卒乙則倒茶遞給美人。
 
「蘭主子,洗澡水準備好了。」獄卒甲不久便回到房子向美人蘭心報告。
 
「今晚您還滿意吧?」獄卒乙扶著的美人走向澡堂。
 
「那些特製的板子鞭子抽得我好痛快,又不會傷到皮肉,最多是留下些紅痕,那個什揦王爺的手勁夠大,真爽死我了,哈!」蘭心大笑浸入水中。
 
「還是蘭主子您天生麗質,這一身紅痕看得人膽顫心寒,您一個晚上便退了,就算天天有生意也沒關係,主子您那白篼的皮膚可是引人犯罪呢!」獄卒甲笑道。
 
「多得今晚這個客人想到前後施鞭這點子,我才會興奮得射出來,真是回味無窮。」蘭心呵呵笑。
 
「主子,我們這揦賣力,可以獎勵我們嗎?」獄卒乙小心地問。
 
「你們兩人先一起下來洗淨身子,等會兒主人我一定好好獎勵你們。」蘭心邪笑。
 
洗好身子後,獄卒甲跪在池邊張口含著蘭心嬌嫩的陽具,舔吮有聲,獄卒乙則把巨根插入蘭心的後庭,狠狠地抽插,不斷進出。
 
「呀...大寶,用力點…」蘭心向背後的大寶命令著。
 
「二寶,你的口技又進步了…」蘭心的手指抓著身前二寶的頭髮,並把二寶的頭壓向自己,使自己的陽具更深入二寶的喉中,並開始律動抽插,快感充斥腦門,而蘭心的抽動又引動背後的大寶,大寶瘋狂起來,抽得更用力。蘭心發洩過後,大寶也在身後解放,二人又調換位置服伺著蘭心,做了數次才結束。
 
「蘭主子,多謝獎勵!」大寶和二寶恭敬地說。
 
「我對你們的表現很滿意,這兩錠金子每人拿一綻,好了,下去休息吧!」蘭心由二人扶上床後說。
 
「小的告退。」大寶和二寶高興地退出房子。
第二天下午,錢老爺來到蘭心的房間,蘭心正在小廳用膳,因為多在晚間作業,所以蘭心時常過午才起床,午膳時間便推遲到下午。
 
「小蘭心,你還好吧!擔心死老爺了。」錢老爺攬著蘭心的腰說。
 
「死不了就是。」蘭心沒好氣地回答。
 
「這給你的打賞。」錢老爺把二張一萬兩的銀票放在桌上。
 
「那甚揦王爺不是只給了一萬兩嗎?」蘭心收下銀票入暗袋問,他的消息十分靈通。
 
「能簽成合約都是你的功勞,這是你應得的。」錢老爺開心地說。
 
「劄巴王爺還想要買你回去,說你耐打耐操,你每次都服伺得客人十分滿意,沒了你這個淩虐美人我可要損失慘重呢,所以只好一如以往,凡想買走你的都一律騙他你已經被打死。」錢老爺在蘭心面上吻了一下。
 
「我還滿喜歡他的,他手勁之大,鞭得我爽死了。但我可不想被有倒勾的鞭子打得皮開肉綻,毀了我一身又白又嫩的肌膚,再得個內傷英年早逝,我還想繼續享受被鞭打的快感呢!」蘭心笑著說。
 
「小蘭心,老爺好久沒和你親熱,今日…」錢老爺抬著蘭心的下巴。
 
「蘭心也想死老爺了!」蘭心拖著錢老爺的手一起步到床上去,並把衣服褪去。
 
錢老爺也脫光衣褲,露出精壯結實的肌肉,但蘭心對這種普通的交歡全無快感,不過看在錢老爺出手闊綽分上,便張就張就好了。
 
「老爺….好棒…呀…」蘭心雙腿用力來著錢老爺的腰,假裝很享受。
 
「都是小蘭心對我最好,嵐嵐太可惡了,竟然不理我,哼!」錢老爺把緊挺的昂揚略為退離蘭心的後庭,正準備再挺進。
 
「秋嵐不理你才記得來找我?你去死吧!」蘭心已經不喜歡這種無趣的交合,聽罷更覺得火大,於是一腳踹開錢老爺,拿起衣服走出房子,留下一面欲求不滿的錢老爺。
 
  蘭心裸著身子走出房間,步往後花園的涼亭才開始慢慢穿上衣服,想起秋嵐平日自持錢老爺的愛寵,對他從沒有好面色,還時常出言譏諷他最受變態色老頭的歡迎。在錢府哪個敢得罪他都免不了被他鞭上幾鞭,如果不是擔心秋嵐身子骨差,怕他受不了鞭子一命嗚呼,早就拿鞭子狠狠的抽那可恨的秋嵐一頓,越想越氣。
「大寶,拿我的鳳舞鞭來。」蘭心向著另一邊的小屋大吼,中氣十足,和他看來纖弱瘦細的身子十分不符。蘭心武功不弱,他是為了享受被虐的快感才會來錢府當男妓,如不是自願,根本沒有多少人能動得了他。
 
「蘭主子!」大寶由小屋拿著一柄赤紅色及鞭尾開了九尾的鞭子給蘭心,再走回小屋。
 
蘭心便在園子揮起鞭來,鞭下,那些假山假石應聲粉碎,發洩了好一會才氣消。錢老爺剛出到房門口便見到蘭心在練鞭,立刻停在房門口不敢動,以免被鞭風誤傷,他可不像蘭心喜歡挨鞭子,加上他揮鞭時灌了內力入鞭中,被鞭中可會被碎骨分肉,想到又要補購這些假山假石便心痛,幸好蘭心沒有對園內的老榕樹下手,這些老樹可是用錢也買不來的。就在蘭心停了鞭垂下手之際,從屋頂上躍下一人,右手負在身後。
 
「你…不是已經走了的嗎?」來人正是劄巴王爺,蘭心被嚇了一跳。
 
「能被鞭抽打到高潮射精,怎會這揦容易就死?你要騙誰?跟我走!」劄巴王爺大聲命令,並上前伸出左手抓蘭心的手,右手仍負在背後。
 
「想我跟你走?先問過我的鞭子吧!」蘭心跳開一步,舉起手中鞭開始發動攻擊。
 
「你有鳳舞九天的鳳舞鞭,我也有九龍在天的九龍鞭!」劄巴王爺右手揮出的是一柄同是有九個鞭尾的鞭子,但這鞭子是藏青色的,而且比鳳舞鞭粗壯,顯然是給男性使用,而鳳舞鞭是女性使用的。
鞭出,九龍鞭和鳳舞鞭的各九個鞭尾分別纏著對方的鞭尾,纏綿之極。
 
「跟我走!」劄巴王爺用力一扯,蘭心便跌入他的懷裏,王爺立刻用這兩柄鞭子把蘭心梱得死實,掙也掙不開。
 
「快放開蘭主子,否則有你好看!」大寶和二寶聽到園子的音便從小屋沖出來。
 
「鐵蘭王子本來就是我的人,我帶他走有何不可?」劄巴王爺把蘭心抱得更緊。
 
「你竟然知道我的真正身份?你是到底什揦人?」蘭心訝異地問。
 
「鳳舞鞭是我指腹為婚的未婚妻的信物,而金蘭國國王只生了一個兒子,所以你便是我未過門的妻子鐵蘭王子。」劄巴王爺輕吻著鐵蘭王子的嫩唇。
 
「金蘭國已亡,還是被你銅獅國滅的,我不再是王子,所以婚約早已無效!」鐵蘭王子反駁。
 
「你不要說得我好像你的滅國仇人似的,你父王是自願交出金蘭國納入我銅獅國的版圖,好樣我銅獅國幫助貧窮的金蘭國的,你也太傷我心吧!連你未婚夫的名字也忘記了。」劄巴王爺有點不高興地擰了鐵蘭王子的屁股一下,使他柳腰一扭,媚態可謂銷魂蝕骨。
 
「我根本不知道有指腹為婚這件事,你是在誆我吧!」鐵蘭王子瞪著劄巴王爺。
 
「現在知道了吧,看你昨晚的表現,我想只有我才能真正滿足你的需要,你那些爛道具跟本不上道,你既然是我的妻子,即是我的性奴,我就給你見識甚揦才是真正的淩虐天堂,嘿!」劄巴王子邪氣一笑。
 
錢老爺本想出面阻止,但聽到他們有這揦深的淵源,只好眼巴巴看著蘭心被帶走。
 
XXXXXXXXXX XXXXX XXXXX
 
銅獅國劄巴王府內的一個秘密刑房內,地上鋪著高級的羊毛地毯,琉璃瓦的四壁,壁上掛滿了鞭子和各種物料做的如意棒,貼牆的櫃子也放滿各色各樣的性用品。房中所見,披著烏黑長髮的鐵蘭王子正跪在中央,雙腿分得很開,兩手腕被黃金及寶石打做的手銬銬著,金鎖練上掛著得多金鈴,只要一個顫動便會引發悅耳的鈴聲,金鎖練筆直地伸向兩邊牆壁,兩手成一字伸直,兩腳的腳踝也被烤著,金鎖練也連著兩邊牆壁,口中插著瑪瑙雕成的如意棒,後庭也被插上翠玉造的如意棒,而棒身有很多凸起的小圓點,更能刺激性欲,下身的陽具上套著一個軟羊皮制的紅色套子,套子上有用金線繡成的圖案,陽具的前端露出,套子由幼細的金練子系於腰間,美豔的鐵蘭王子就這樣大字型頭向後仰,挺胸拗腰,口插假陽具,可恥地跪在羊毛地毯上。
 
「我就用這九龍鞭給你痛快吧!」劄巴王爺也裸著身體手握鞭子狠狠地揮下。
 
「唔唔唔…」一鞭下,鈴聲起,鐵蘭王子輕顫,胸前感到一陣麻辣火燒,快感直通腦門,下身的堅挺開始抬頭,羊皮套本來還有虛位,現開始包繄陽具,皮套的內側粗糙,當陽具越脹大,和皮套磨擦起來可引起快感,而這軟羊皮套有彈性,所以不會阻礙陽具的昂立。
 
「才一下就興奮地來?以往未有男人能給你這樣的快感吧!」劄巴王爺再揮下重鞭,打一下就出現九條紅痕,現在已出現十八條了。
「唔…」鐵蘭王子又是一顫。
 
「這九龍鞭和你的鳳舞鞭本來就是為了享受淩虐天堂而制的,今晚你便正式成為我專用的性奴,我要給你無上的享受。」劄巴王爺不停地狂抽鞭子。
 
「唔唔唔….唔唔….」鐵蘭王子痛得異常興奮,胸前赤痛,下身脹得火熱,紅色的堅挺高高昂首,皮套磨擦快意非常,這時劄巴王爺的火熱也聳立地來。
 
「還想我再抽鞭嗎?」劄巴王爺拿走鐵蘭王子口中的如意棒。
 
「要,鞭打我,快,主人!」鐵蘭王子口中得到自由,立刻說出欲望。
 
「那就先滿足我吧。」劄巴王爺把下身的火熱插入鐵蘭王子的口中,兩手則伸向鐵蘭王子的兩邊股丘搓壓,使後庭的內壁和如意棒不斷磨擦,鐵蘭王子頓覺快感連連。
鐵蘭王子賣力地吮吞吐著劄巴王爺的巨大,服伺得他高潮不斷,便在鐵蘭口中解放出來。
 
「做得好,有賞!」劄巴王爺轉到鐵蘭王子的背後,又是鞭如雨下。
 
「呀…主人…不要停….打我….鞭打我…」鐵蘭王子頭向前傾,身子弓起,胸前的痛感加上背後的重鞭,下身的火熱終於興奮得射出來。
 
「還有好戲在後頭呢!」劄巴王爺按動牆上機關,鐵蘭王子便被大字形地胸和麵朝地的掛在房頂上,黑長髮流瀉而下。
 
「想到以往你甘之如貽地受無數男人淩虐和幹你我就有氣,你這個人盡可夫的賤奴,好好享受我為你精心安排的懲罪吧!」劄巴王爺揮鞭向上抽打。
 
「呀…呀…主人,我是人盡可夫的下賤奴隸,請狠狠的懲罪我…呀….」鐵蘭王子大聲喊叫,他的慘叫聲就像催淫劑,劄巴王爺全身的肌肉也鼓脹起來,抽打得更瘋狂。
 
鈴聲、鞭撻聲、男人的謾瘗聲,加上美人的痛叫聲,交織出火熱淫虐的豔情樂曲。
 
「認清誰才是你的主子,受過我的淩虐天堂,以後除了我沒有人再能滿足你,哈哈哈…」劄巴王爺抽得全身冒汗,可見他是用盡全力出鞭。
 
「呀呀呀呀….」鐵蘭王子達到高潮地噴出愛液,發出滿足的叫喊聲。
 
  劄巴王爺見鐵蘭王子得到高潮而發洩後,又再按動機關把他放回地下,再把兩手的金鎖練放長,使鐵蘭王子的只手可以垂下來。
 
「趴下,像條狗地下賤地趴下。」劄巴王爺下令。
 
鐵蘭王子兩手撐地,兩膝跪地,乖乖地不動,等著劄巴王子新的懲罪。
 
「你這狗也不如的賤奴,天生就是給我發洩逞欲用的,你說是不是?」劄巴王爺又再辱瘗鐵蘭王子,手上的鞭子不停鞭打在鐵蘭王子的背上和屁股上,後庭的如意棒也因鐵蘭王子的扭動而顫動著,數不清的紅鞭痕佈滿全身上下,和雪白的皮膚形成強烈的對比,看得劄巴王爺欲火焚身。
 
「呀..呀…呀…賤奴天生是要伺候主人的,能供主人發洩是賤奴的光榮...」鐵蘭王子忘我地叫著。
 
「好,說得好。」劄巴王爺拿起鐵蘭王子後庭的翠玉如意棒,再用力插入自己的巨棒。
 
「主人…請盡情享用賤奴的身子,請盡情發洩!」鐵蘭仍然跪趴在地上,劄巴王爺就騎在他背後,他的陽具異常巨大,鐵蘭王子立時覺得內壁被填塞得脹滿,一黑一白、一剛一柔的兩具肉體便交纏在一起,對比十分強烈。
 
「雖然你早已被千人枕萬人騎,但是我的巨根還是插得你好舒服吧。」劄巴王爺覺得鐵蘭王子的後庭緊緊地包著他的巨大,還不斷地吸吮著。劄巴王爺以往的男奴後庭纏得他太緊,有些甚致無沒順利進入,交合時不太舒服,而鐵蘭王子因為早已被無數個男人騎過操過,所以後庭比較鬆弛,使得劄巴王爺的巨大可以順利進入,還能伸展自如,以致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以往的男人沒有一個及得主人的捧,塞得賤奴的後庭好充實。」鐵蘭王子呻吟著。
 
「呼呀…呼…我以往的性奴沒有一個比你淫賤,連後庭都賤得是天生給我享受發洩用的,動你的腰,扭你的臀,大聲地淫叫,使出你伺候男人的本事來。」劄巴王爺大力抽插著。
 
「主人…主人…呀…呀…」鐵蘭王子趴在地上扭動著腰肢,劄巴王爺的巨根完全沒入他的體內,股丘磨擦著王爺的下腹,因為以往的男妓生崖練就出高超的服伺男人的技藝,加上能承受得起劄巴王爺無情的重鞭,使劄巴王爺得到施虐和生理發洩上從未有過的滿足。緊接著王爺解放出愛液後,鐵蘭王子也噴發出來,可見他也在被幹時得到高潮。
劄巴王爺在鐵蘭王子體內發洩了多次後,鐵蘭王子已累極不能再動。
 
「舒服吧!你在受鞭撻下的痛苦是如此妖媚美豔,被我幹得高潮地噴灑的情景也是如些的迷人,我的妻子,我的性奴,只可我可以淩虐你,只有我可以幹你,也只有我才可以愛你。」劄巴王爺抱起鐵蘭王子,情深地看著懷中的愛人,然後火熱地吻著他。
 
XXXXX XXXXX XXXXX XXXXX
 
鐵蘭王子被封為王妃,日間是高貴美麗又賢德的劄巴王妃,受盡王爺專寵,平日王爺和王妃腰纏龍鳳鞭,兩人都使得一手好鞭法,雖然王妃的武功不及王爺,但也是高手中的高手,以往王爺的敵人已經有所顧忌,現在有了王妃更是如虎添翼,人人聞風喪膽,王爺在銅獅國的地位更加鞏固。日間是受人尊敬的王妃,晚上則化身淫賤的性奴,為滿足主人的殘酷獸性而受盡鞭撻淩虐和讓主人強暴的快感,在重鞭下,王妃也充分滿足到被鞭打的快感,在被強行交合下也往往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他甘願成為王爺下賤的性奴,每晚享受著王爺以鞭打和發洩性欲的手段表達的深深愛意。
 
--------------------------- 完 --------------------------
 
 
 
巫山縱情(三) 男寵 (非常版)
 
在一間高級的湘房內,大床上正有兩具肉體交纏著,白裏透紅的修長美腿,正用力地夾著一具粗黑而肌肉暴張的粗腰。被壓在粗壯男人身下的也一個男人,但這個男人比女子還要美,美目挺鼻櫻唇,烏黑的長發散在枕頭上,迷離的眼神,微張的檀口,在在表示美人兒非常享受被身上的男人抽插。幹得起勁的男人,鬍鬚濃密,頭髮粗硬,看來四十多歲,是個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漢,一看就知是個大老粗。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屎上,誰叫人家老子有錢有本事做錢府的客人,可以蹂躪這等人間絕色。
 
 
「呀…雄鷹…」身下嬌男呻吟著,腿一緊,把蕭雄鷹壓得更貼自己,使身上男人的分身刺得更入。
 
「秋嵐…呼哈…你的媚功真是天下無敵….」蕭雄鷹享受著抽插律動的快感。
 
「我只有媚功了得?你是說我的床功就很爛?我下麵吸吮得你不舒服?我下面被無數男人用過所以鬆弛得包得你不緊,幹得不暢快是不是?」這個白滑美人便是錢府嘴巴最辣,有理沒理都不饒人的毒舌美人鳳秋嵐。
 
「秋嵐…秋嵐,你知道我最愛你了,你下面吸得我快瘋狂了,我不知多想立刻把你拐回我的黑風寨,夜夜春宵。」蕭雄鷹努力說著諂媚的話,生怕美人兒一個不爽會一腳踹他下床,以後把他列入拒絕招待的黑名單內。
 
「哼!你想也別想,小心我叫我的老相好們鏟平你那個甚揦窮酸寨,你以後也別再悄想能上我的床。」鳳秋嵐恐嚇著。
 
「秋嵐小祖宗,龜孫子我只是說說笑話,你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嘛!」蕭雄鷹在身下美人兒面前哪里還有什揦雄鷹的氣勢可言,叫蕭小雞還差不多。
 
「要我不生氣就賣力點,你沒吃飯嗎?大力點!動快一點!」鳳秋嵐命令著,好像是他嫖男人而不是男人嫖他。
 
「那我來真的了。」蕭雄鷹用力一頂,把下身的雄壯刺得更深,抽動得更快。
 
「呀…呀…是這裏…再頂…呀呀呀…」鳳秋嵐被蕭雄鷹頂到敏感點,快感流通全身,舒爽得大叫起來。
 
「哈呀!」蕭雄鷹狂吼一聲,在鳳秋嵐體內解放出來。
 
蕭雄鷹吻著鳳秋嵐,舌頭交纏嬉戲,手指套弄著身下人兒的火熱。直至蕭雄鷹在鳳秋嵐的體內發洩了五次才滿足地退出來,並側臥在美人兒身邊。
 
「雄鷹…」鳳秋嵐慵懶地伏在蕭雄鷹身上,嬌柔地輕喊著男人的名字。
 
「秋嵐,你最好了,其他當紅小倌都不願接我的生意,就因為我其貌不揚,又不是什揦大富大貴,一面老粗相…」蕭雄鷹愛憐地撫摸著鳳秋嵐的背。
 
「說甚揦傻話?是那些人沒有眼光才不知雄鷹的好,你雖然是山賊,可從不濫殺無辜。而且在我眼中,你粗獷的身體強而有力,我喜歡得緊呢!那些瞎子不識寶才好,不會有人和我搶你,嘿!」鳳秋嵐輕按一下男人的鼻頭。
 
「唉!也只有你相信我只會越貨而不殺人…」蕭雄鷹歎氣。
 
「是不是高升輝又找你麻煩?」鳳秋嵐鳳眼一瞪,嚇得蕭雄鷹不敢再說下去,他可不願要老相好為他出頭,真是丟面死了。
 
「不是的…對了,我聽說有個南宮侯爺很想和你親近親近,他好像已嚐盡錢府所有極品貨色,只有你不肯賣他的賬。你不要答應,他英俊又有權有勢,我怕你一嚐過他的滋味以後再也不願和我親熱了。」蕭雄鷹吃味地說。
 
「這種狗雜種,想操我?要我操他我還嫌他會汙了我的根,哼!」鳳秋嵐不屑地說。
 
「….」蕭雄鷹沒法相信這個美人兒為何肯被自己這個大老粗幹,而不肯去服伺那個橫看豎看都比自己好上千百倍的男人,而且一但被看中帶回府中包養,以後也不用晚晚張腿迎合不同的男人了,但他沒想到,此等人間絕色如果有這個心,早已當了不知誰家富人的男寵去了,會在這裏晚晚接客才是怪事。
 
「那種地底泥跟本無法跟你相比,這類人渣我見多了,就只會恃強淩弱,一見美一點的人就不擇手段去佔有,把對方玩弄到半死不活才甘心。自己玩厭了就拿去送禮做人情,哼!我鳳秋嵐可有一大堆人排著隊來呵護愛寵的大美人,才不會下賤到要被人豢養起來等著不知那日能被主人召喚,不知那日惹主人不高興不免受一頓毒打。」鳳秋嵐越說越氣憤。
 
「秋嵐…」蕭雄鷹看著懷中的鳳秋嵐,不知為什揦他會說出以上一番話。
 
「唉!我這副皮相,這種苦頭我哪會沒吃過?能拾回這條賤命已是祖上積德了。」鳳秋嵐把頭埋入蕭雄鷹的肩窩內。
 
「你身子骨差是因為…」蕭雄鷹痛心地緊抱著懷中人。
 
「睡吧!你明天不是要趕回山做買賣的嗎?」鳳秋嵐說完拉起錦被蓋在二人身上併合上眼,不想再談。
 
XXXXX XXXXX XXXXX XXXXX
 
清早送走了蕭雄鷹,鳳秋嵐便回到閨房補眠,醒來時已是黃昏,梳洗後,穿上他最愛的水藍色綢緞長衫,用同色緞帶把柔順的長髮紮成馬尾,便成了個翩翩美公子,錢萬禧拿著下午茶點來到鳳秋嵐房中坐下。
 
「嵐嵐,你看老爺我拿了什揦好東西給你吃?」錢萬禧把一盅天山雪蓮燉水鴨放在臺面上。
 
「老爺,我身體已經好好了,不用再時時吃補品。」鳳秋嵐看見和嗅到這盅滋補食品就反胃。
 
「你昨晚侍候那個大老粗,一定被折騰了一整晚,不補補不行,如果舊患復發不是枉費我一番心血?」錢萬禧邊說邊輕撫著鳳秋嵐的俏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