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桂花落下的季節
關於部落格
  • 306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無畏 by King

 无畏( 高H多受) by:KING
 
極商H,NP(數不到人數~), 巳完結,雖然是短文但是都有劇情,這個作者的文一直都是高水準又難找~
 
背景:古裝武林
 
P.S:接受度不高請三思~
 
 
我,无天是无法的徒弟,今天正好是十六岁的生日。
无法,在江湖中名气不大也不小,几十年来得到个轻风雪上飞的名头,在把毕生的功夫,也就是轻功的偷功教给我这个爱徒后撒手西归,徒留下他一直认为是白白嫩嫩不像食人间烟火的漂亮娃娃的我流浪江湖。
但其实不然,无法死了也不可能想到,我这个只有十六岁的小娃娃,这个从婴儿起就被他收养一刻不离的小娃娃,内心竟然是那样的淫乱。在他不知道的夜晚,我这个看起来纯洁的完全不知男女性事的孩子,竟然会拿着一根细小的玉势疯狂玩弄自己后面的小穴,而且声音淫荡的让男人只要听了就会想压倒自己。
师父无法没有让我为他守孝,因为他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其实我知道,让我一个人在这间处于近郊的小房子里一呆三年,他不放心,如果要是被哪个或是哪些武林高手看到了,我的下场让他心中发寒。所以在和师父一起过完生日后,我就抱着师父的小墓牌,背着早就收拾好的行礼,出发去江湖上‘历练'了...
我在十岁生日时就已经许了愿,想把整个武林掌握在手里。可一是武功不允许,二嘛,这种身子,这种脸,也不可能被武林人士认可,所以我动了歪脑筋~
为什么一个十岁的孩子会想到这么多?呵呵,因为我是幸运儿啊~我出生后马上就有了意识,记得前世的事,也知道当时的趋势。
当时啊...很淫乱的场景,像是我母亲的女人虽然刚生出我来,却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狂顶着她的屁眼,当时我就觉得这个时空...真强!生孩子时都能这么玩。可没过几秒就听那男人嘀咕什么东西,慢慢一理解,才知道,这女人是罪臣之妻,我就是罪臣之子了,那男人是灭了我们全家的罪魁,却也是我们母子俩的救命恩人。不过在我出生三天后,就被他扔到了一条一道边,那种厌恶的眼神至今我都记得,不过,反正我也不需要亲情啊什么的,既然上天给了我机会,我何不真正放开心胸的去玩?所以当师父在没多久后捡到我时,我就知道我的人生不会太平凡了。不过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暗地里淫乱虽然很有趣,可处男之身还是一次没送出去,每次被男人压住时师父都会准时救援,后来竟然就小隐于林了,虽然是在城郊...
十六年来一次也没有被男人做过的小穴被我调教的时时发痒,就在我赶路的这几天都不得不一发作就找个没人的地儿用玉势好好通一通。
我制定了几个计划,不过最简单的就是,勾引武林中有名气的大侠邪少们,最好都是武林新秀才妙~体力也好身体也壮将来的前途更是妙不可言~就算到时当不了武林盟主,能有武林盟主和一群大侠中的大侠的情人也不错~
第一站:多罗城!
多罗城里武林门派不少,但大多都是分部,真正驻在那里的,只有一个门派,持剑山庄(其实就是一所大宅,因为多罗城四周都是山脉才应景的起了这种名字...)。
庄主才二十有二,却已经身居大侠之列!而且虽然有不少小妾,却没有正妻~这样就算我勾引了他也没有正室来压我啦~再说,他已经有几个儿女,后代上也米问题~没有压力没有负担的去...勾引他吧!~~
又经过四天的路程,我终于在正午时分赶到了多罗城,稍一打听就知道那个持剑山庄在哪了~我没有找客栈,直接坐到持剑山庄对面的酒馆里。
我在干嘛?等!
听闻那玉凌风玉庄主是个风流之人,他看到喜欢的类型就会去问人家愿意不愿意当他的妾,虽然从不强求,却让被问之人几乎没有不同意的,这也就是他男妾女妾一大堆的原因了...
这种人,我最喜欢!大家都是玩~
差不多落日了,我才看到一个一身青衣的英俊男人带着淡笑向山庄的方向走去,根据师父以前偷东西前的习惯--喜欢画出物主画像--我才知道这个人就是玉庄主。
扔下一些银子,我用轻功飞了过去,然后.........停在他身后。
这样很危险,所以我停的地方是他拔剑后碰不到的地方。
果然,他猛一转身,脸上微笑不变,手中剑却已经直指我的前胸。
"...你是什么人?"他锐利的双眼在看到我的脸时马上换成了一种玩味。
"我是无天啊~咦?"我故做疑惑的盯着他看了看,然后又低头想了想,继续说:"抱歉...我以为你是风哥哥......"以往在师父的熏陶下学的演技发挥出来,我知道此刻自己的脸上是一种淡淡的悲伤中带着微微的失望,正和他转身时我带着的希翼相辉映~
玉凌风在看到我这种表情后,轻轻还剑入鞘,声音变得很温柔的问我:"你的风哥哥叫什么?难道和我的身形很像?"虽然是安慰,他的手却已经攀到我的肩上。
我轻轻颤了一下,面上换成了羞愤,我躲开他的碰触,挥不去的红晕爬上我的脸颊,"你!不要这么亲近我..."退了几步后,貌似留恋的看了看他的脸,然后转身准备离去。
"等等。"手被猛的抓住,我怎么也挣扎不开,玉凌风脸上的神情有些高深,嘴角上还是玩味的笑,"就这么走了不好吧,不如进到山庄里慢慢谈谈?"
结果可想而知,偷学的媚功很是成功,被他拉进客房时装做难过,而后呻吟,他很识趣的把我扶到床上,退去我的外衣...当然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我可是很赶的,下一家已经定下了,今天要是不能‘吃'了他,明天没准就没机会了。
睁开迷茫的双眼,看着那与‘风哥哥'相似的男人,我边轻唤着风哥哥,边往他怀中倒去。这一系列举动造就了一只野兽。
狂乱的亲吻,大力的抚弄,让还是‘第一次'的我痛吟出声,随后玉凌风的力度小了少许,这让我的身体很是舒畅,边张大嘴让他可以尽情的吃我的小舌,边用已经未着片缕的腰腹在他身下扭动,装做虽然想要,却不知道怎么要的样子。
这让他欲火更盛,在没确定我的身体的情况下,就那么退去全身衣物,扔掉腰间的武器,只想压倒我蹂躏我...
小穴已经被他舔的开了小口,媚肉不停的收缩着,等待‘主人'的强烈侵犯...
"风哥哥~风~风~~"我激情的搂着玉凌风的脖子,主动把双腿缠上他的腰。
"真是...小妖精!"低吼一声,玉凌风也受不了的狠狠插了进来。
从未被人真正进入的小穴涨的很痛,但我知道,这一关只要一过了,今后我就可以体会无尽的快感了~这也是为什么找个风流大侠来夺去我第一次的原因了。
从日落到天黑,从午夜到凌晨,我一整夜都在被玉凌风的分身折磨着,开始的不适与痛苦,到后来的淫乱,让我在早晨他放开我时已经无法动掸半下,只能虚弱的看着他把我抱进温水中清洗干净,再放回已经整理好的床上,缓步离开...
" 呼......好爽~"在确定他真的离开和周围没有一个人后,我才说出真正的内心感想。这一夜,我可是一直不停的在说‘不行'‘不要'‘放开我'这一类话呢~不过他倒是听的蛮爽的,一直不停的亢奋着......啊~那个腰力~那种硬度~可比我那根小小的玉势强的多了...看来以后是离不开男人了...
调息了两个多时辰,看看天色已经快到午时了,算了算那个玉凌风也快来找我了...调查的不知道怎么样~嘿~
迅速穿起床边的衣物,拿着行礼,我完全不像一个刚被男人调教了一夜,献出初夜的人,轻松的运起轻功,扬长而去......感觉就像我始乱终弃似的...汗......
爽够了,我在城内吃了些东西买了点干粮,马上往下一个武林门派进发,不过这次...我才不要再互通姓名再来点情节什么的了,我偷偷吃的可以挑起男人情欲的药草完全可以让男人马上压倒我的。玉凌风这次可不算成功...他完全没有进入我设计的角色,只是单纯的被我的媚功和那些带了催情的体香吸引罢了,看他早上的那张大便脸就可以知道了...
直接找到然后就上~嘿嘿~看来我可以从神偷改成采草贼了~
弘门,门主岳朗风......又是风...唉,反正正巧在一条路线上,上了他...咳,让他上了就跑就是了~先历练历练床功,以后再把些有势力的呗~
据资料(这些年来师父的调查...|||)岳朗风为人稳重,并不是个喜欢男风的人,甚至他连女人也没几个...不过,清心寡欲~我喜欢~
午夜后过,我提起十成的轻功潜到岳朗风寝室外。灯已经熄了,我等了一刻,想来就算刚睡他也该睡沉了,猫着腰闪到门边,一推...开了?哈~剩力气了~
刚一进屋我就脱光了衣服,把自己的东西往墙角一放,身上的体香已经开始散开,又等了差不多一刻,我才慢慢爬到那张有着人型的床上,突然...一柄泛着青光的宝剑拦在我的脖子上......又被人用剑指了......
无奈下,我举起双手,带着委屈的表情被持剑的人绑起了双手扔在床上,不一会儿,油灯被点熄......
沉默......
那个高大强健的男人竟然没有脱衣服就睡觉?不会是...知道我的潜入了吧...
而男人看我的眼神也让我清楚的知道,他对于我不是刺杀他而是脱光了爬上他的床这件事感到意外...
"嗯...这个......其实...唔!..."本想解释什么,可当我一张嘴,那男人就已扑了上来...我说怎么体香没用呢,原来这家伙抗药性强!
粗暴的深吻后,男人把我的双手绑到床头,这种姿势典型的强暴现场~
身上的吻痕和后面被侵犯过的痕迹已经在这三四天消失的干干净净,男人完全不知道,在四天前,这具身体已经被另一个男人强力的玩弄了一整夜~一想到这点,我就性奋的全身泛起了红晕~
"淫贱!"拍!脸上被男人扇了一耳光,我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的脸,眼泪缓缓的流了出来。
男人看我一落泪,有些慌了神,边亲吻我的脸颊边说:"小离,是我错了,我不该打你...我..."说着说着,男人竟然已经把‘凶器'顶到我的后面,双腿也被他高高架起,"只有今夜,今夜一过...你就去找你的爱人,我...不再干涉!"
"啊!!!"幸好事先我已经把后面放松过了,要不他这一杆进洞的强势还不把我弄坏了!不过这家伙还真专情...管他呢~一生中唯一一次和爱人上床,你可要好好‘努力'啊~我边默默祈祷着,嘴里边喊着‘风~风~'的,然后就不能自主的开始浪叫起来......
不停的撞击,不断的侵犯,他真的像要把一辈子的份都做完一样的狠命的干了起来,我真是又痛又爽,可双手被他绑着一时半会儿也解不开,想着就由他吧,所以我闭起眼来开始用起媚功让他感到更愉快~
"哦!哦!!"野兽般的咆哮从男人嘴里发出,听的我身心都满足了~一个如此强势的男人因为我的小穴而这么失控~真是得意啊~
"呀啊~~禽兽~不要了~~"我用力的舞动起腰身,只希望他更深放的满足我淫荡的身心。可我这一叫,却惹了马蜂窝...
" 什么!?我禽兽?!那小子找人轮奸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他是禽兽!!"男人狂暴了,不止分身涨的更大,速度也更快起来,"干死你!贱货!让你下贱!你生来就是让男人干的!哦~真爽!用力夹住!你的浪穴已经被那些男人干松了吗!"男人还在激动的狂操着我,我的心境又变了变...
天啊~原来这么稳重的男人也会说这种秽语啊~真是...让人更加性奋了~
淫意更胜的我嘴里开始吐出刺激男人的话,什么‘当妓也不让你上'啦,什么‘你不是男人'啦~反正什么能让他更狂暴就说什么,结果...害人害已啊......
男人疯了般的捅起我的小穴,那里已经因为他强势的操弄没有了张力,他每一次撞入都可以顶到最深处,而且偶尔还会更深...没有爱抚,只有马达般的活塞运动,我在被他干到晕前,一直都在后悔,为什么...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找他呢?这个比玉凌风更能让我的身体满足啊~原来自己竟然是喜欢强暴类的?汗......
醒来时那人就坐在床边看着我,但他的神智的确不在我这里...
感觉了一下,他没有给我清洗...唉,果然有利就有弊吗?
看他还没有清醒的样子,我也不理他,开始调息起来。
再次睁开眼时,屋里已经没人了,我的行礼原样的放在墙角,看着日头已经偏西,我跳下床穿好衣服就潜了出去......感谢师父你苦心教我的轻功哇~~
※※※z※※y※※z※※z※※※
一个月后,我坐在一片树林里烤着野兔。
这一个多月中,我已经找了不少少侠大侠了,但邪派的一个也没找到...果然够神秘!真是个大挑战啊~
十八个人,最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是玉凌风这个‘第一次'和岳朗风这个‘强奸犯',之后找的虽然也不错,可就是那儿不够劲儿...真是口味一下子就喂高了...
现在我找的是我的第十九号目标,是个杀手组织的集合地~
虽然一听杀手的名号就只有暗杀啊血腥啊什么的,可我却对他们情有独忠呢~
喜欢看他们来无影去无踪的英姿~也喜欢他们没有人性的眼神~更喜欢他们那身黑衣下隐藏住的热情~~啊啊~~~
小穴又开始痒了......可那个小小的玉势早让我厌恶的扔掉了...现在怎么办?
明明他们的集合地应该就在这附近了嘛...再找不到...我难道要用手指解决?不要啊.........
不过虽然说着不要...可如果没有手指的慰籍,我也许就活不下去了......555...
把刚吃完的骨头和火堆一起埋到土里,迅速脱完身上仅着的外衣(为了上床方便,我半个月前就已经不穿内衣了...反正现在也不冷,初夏嘛~),把它放到已经展开的软垫上(这个软垫是为了可以随时打野战用的~~平时放在包包里,展开后可以减少对皮肤的伤害~),轻轻躺上去后,我开始用舌轻舔起右手中指,而后是食指、无名指,左手在同时不停的轻捏着胸前的小小粉点,可自己摸还是没有别人吃来的爽快,得不到强烈快感的我只好边双眼含泪的把右手的手指们插到已经张了口的小穴里来回抽动,边放声呻吟着,反正这里也没别人...
叫着叫着觉得还是太空虚...眼泪因为快感的不够强烈而委屈的流了下来,舌头不停的舔着唇瓣,右手加速捅弄小穴左后时而揉捏胸前时而爱扶粉嫩的分身,可想射的感觉还是不够...我要...我还要...啊~
"要~~我要~~啊~~"心中的渴望被我抽泣着喊了出来,没想到竟然让我高潮的感觉强烈起来!马上,我把什么淫浪的心语都用语言表达了出来,没叫几声小穴就给我带来了强烈的高潮!
"呀啊啊啊!~~~~呼呼......"狂射出来后,我脱力的四肢大开的倒在软垫上喘起气来,不过...为什么我喘气的声音那么大啊??不对!猛的睁开带泪的双眼,看到的竟然是...天啊!我竟然在三个男人面前...
"你...你们...看...看多久了!不要脸!"猛的站起来,我抓起衣服勉强遮了身子。虽然喜欢男人,却从没想过在男人,而且是复数的男人眼前玩自慰这出戏,我此刻真是羞的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嗯...?"冷冷的声音从一个男人口中传过来,激得我打了个颤,分身又有抬头的趋势...好...好冷酷的感觉...我抬着看向那个男人,他的眼中没有太多的情欲,冰冷的视线直射进我的心中,让我淫意又起...
"...啊......那...那个......"虽然想勾引他上了我,可...边上还有两个男人呢啊...我...
"什么。"另一个男人也张了口,这一张不要紧,让我全体软的一下子倒回软垫...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冷感,冷酷中带着性感...那微颤的尾音把人的心的挑起来了......要不...两个一起?
"嗯~没...我..."看了看第三个人,想着他要是能离开就好了......也许是因为我眼神中‘厌恶'明显吧,那第三个男人竟然直接用轻功闪到我身上,直接压住我,把我的双腿大力拉开......
"自已玩不如一起玩。"男人冷冷的瞪着我说...
".........好........."我小穴中的淫液已经流到大腿...原来我真的喜欢被虐么...
" 哼,这出淫戏可刚要开篇呢。"我被这个声音激得神情恍惚,都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插进我的小洞的,当强烈的抽动把我的魂叫回来时,我口中已经吞了一根粗壮的男根,而身后是谁我完全看不到...天啊~这...这真是有情调呢~~更加淫荡的扭动起腰,小穴不停的吸着男人的宝贝,我只想让他在更爽时让我得到最大的快感~
"呼......真紧。"他们真是强人...除了喘息,说什么话都跟谈公事一样的冷静,这让我深深觉得自己是被他们玩弄的性奴......
"呀啊~~不要...不要再动...哼啊!不......"前面被第三个人紧紧抓住,不能发泄又不能躲开,让我淫浪的抓起除了后面在动的那人,其他人的分身就舔起来,左边吃一口,右边吞一下,我下面已经淫液横飞,大部分软垫都被那人的精液和我的淫液弄湿了...
空气中带着淫糜的味道,小树林里不停的发出‘噗噗噗'的声音和男人们的喘息声,当然,最大的还是我自己的,我的浪叫被传的多远我不知道,但看他们那么亢奋的干我的样子就知道,我一定叫的很淫乱,而且我的身体也被他们弄的淫乱的很了...
在不久前,一个黑衣男人提议两根一起,我还没来得及阻止就已经被另一个男人捅了进来,撕裂般的痛感让我尖叫起来,这时才感觉到什么是‘强暴'...
他们不管不顾的捅着我的小穴,那里虽然痛,却没闻到血腥味...我知道这也许是这个月不停的被开拓的功劳。
"啊...啊...两...根太...啊!太大了!!不行~嗯~"当我的声音变调时,我们四个人都知道,淫荡的我回来了...那两只根本就没留情的的肉棍更加激烈的插了进来,我不停的甩着头,试图让他们停下来,可他们那强人的臂力几乎把我安在他们身上...
"哦...再用力吸!...哦哦!"突然一个人的加速让我张开嘴无声的尖叫着,在他射进来的同时,我也被操到高潮...失神了一会儿,又换了另一个男人同时插了进来...
我知道,这场淫戏离结束还早的很,不过天已经黑了,尖叫呻吟时不时的在林中飘荡着......
我被干晕过去不知道多少次了...每次醒来都有两根肉棍在我体内猛干着,我就这样被干晕再被干醒,到最后我已经连是晕是醒都不知道了,只知道他们真的很...禽兽...
"禽...兽..."最后说出两个字,我眼前再次一黑,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我已经躺在一张很软的床上,看着四周完全陌生的环境,我皱起一眉......
我现在的原则是,不和同一个男人上第二床。f
这样方便躲‘债',也方便以后办事,可我完全不知道那三个人会怎么处理我...如果只是软禁还好,可要是让我和他们再发生关系呢?要是让我...咳...把我赏给其他人呢......虽然我也不太介意啦~~嘿嘿~
"醒了。"这个声音和那夜的喘息声重合,我胸上发热的看向来人。
细细看来,他很英俊,但却很冷漠,如果不是他那里那么的火热,我真的会以为他是个冷血动物吧...毕竟我每次看到他都觉得血液都快被冻上了...
"嗯...我...在哪里?"在未知的地方,我一般都采取势弱的可怜相对着他们。
"刹羽盟。今后你就住在这里..."男人犹豫了一下,继续说"当我们的男宠。"说完就压了上来......
天!这不就是我一直要找的邪派?这不就是我一直在找的杀手组织?!哈哈~天无绝人...对了...他说什么?嗯~
"嗯~不要~别急~嘛~"男人上来就想直奔主题,吓得我赶紧用双手抵住他压下来强壮胸膛...
"你的身份不要忘记了。"男人以为我要反抗,马上发出寒气...
"天啊!"我捂住额头感叹,"大哥!我的语气是在撒娇好不好!!"没着了我...对这位冷血杀手大人的佩服之情真是......
"撒...娇?"不再急着进行活塞运动,杀手大人就骑在我身上的姿势等待我的继续...可...我已经解释完了啊...|||
"呃...嗯,就是在撒娇嘛~"说到‘嘛'字时我媚眼如丝的瞟了他一眼,结果他竟然没反应?!.........看来对他们来说我真的就是发泄用的...现在他要用我了才过来的,要不就算我自己脱光了爬上他们的床他们也...唉......
"唉..."我轻轻抱住他有力的腰身,轻轻吻着他的胸肌,"人家不过是想先来点前戏再让你进来啊~"慢慢吻到他的下鄂,然后是那张紧抿着的性感薄唇~"哈啊~来~先把舌头伸进我的口中~"我已经开始教这位腰力强大的杀手调戏自己的方法了...
"伸进去?嗯。"果然,这家伙真的是只知道压倒就插..."唔...然后?"
然后我就开始用舌尖挑动他的厚舌,然后吸允起他的舌尖,再伸进他的口中舔起他口腔里的每一寸地方,一回合下来我们两人都喘的厉害。
"知道了么~?嗯~快~吻我~"不等他回答,我已经迎上他的嘴唇,几乎是同时,他的舌已经闯了进来。杀手的学习能力真不是盖的!竟然比我的技巧还好!我被他吸的腰都软了,没过多久就软倒到床上,用淫乱的神情看着他。
"来~吸我的乳头~"几乎是用拉的,我把他的头轻按在胸前。他很听话的开始‘吃'起我的乳尖,吸的我呻吟不断,乳头也传来‘啧啧'之声。我再把他放在一边的一只手拉到另一边,让他轻轻玩弄着。
"嗯啊~换一边~换~快~啊!~~"杀手的脑子反应很快,经我一提醒,已经知道怎么样才能让我叫的更淫荡了,他舌头不停的舔食着我的乳头,时而撕咬时而允吸,手上也时轻时重的挑逗着我的神经。
"啊啊!~~不不...不~嗯啊~~"现学现卖的他本来就看过我自慰的样子,现在竟然把已经弄湿的手指插进我的小淫穴里!里面的淫液已经流了出来,这让他更方便的直接把手指加到四根。
"这里怎么样?嗯?"还在舔着我的耳洞的他,低低说着戏语,我被他挑逗的淫性大发,双手抓着两边的被单不停的摇着头,自从不久前被他发展我小穴里的敏感点后,就一直被他用手指插来插去,舒服的我快疯掉了!
"啊~啊~~~不~快~不行了~`啊!~风~"欲仙欲死的快感突然停下,杀手用着一种冷血的眼神盯着我..."快啊~不要停~"
"你怎么知道我叫风!说!"脖子被掐住,那男人身上的情欲就像完全没有过一样退得得干净。
"......"咬了下唇,我为了不被杀死和快些得到高潮,不得不解释,"风...是我第一个男人...所以我总是在这种时候..."我说的是实话,虽然开始就是个谎言...
"...那人的全名是什么。"不愧是杀手,警惕性不低~
"...玉...玉凌风........."我神情漠落,已经高高挺起的分身也有些萎糜,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情绪,不过演技就是演技。
"持剑山庄庄主!你是他什么人!"感觉他的手更加重了力道,我不由得白了他一眼,没情趣...干嘛不先上了我再问啊...
"...当时...我认错了人,以为他是我哥哥风,结果被他强拉进山庄...在客房里被他..."强忍着眼中的泪不滑落,我‘故做坚强'的看着别处。
"原来如此。"脖子上的力量消失了,我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下面突然被充满的感觉差点让我射了出来!
" 哈啊!!!唔......你...哦嗯~"双手被他按在头顶,双腿被他压到胸前,后面粉红的小穴已经暴露在空气之下,我只要向下一看,就能看到那张小嘴中正吞食着的一根粗大的分身...它不停的挺进拔出,几乎整根都撞进来又整根都拉了出去,龟头时隐时现在穴口,让我感觉更敏感!尤其是龟头不时的磨着肛口和最深处的那一点.........他的技术...真棒!
"风~风~我要~我还要~~快些~再用力~嗯~~嗯~~"快到达顶点的自己挣扎着够着他的嘴唇,他也在我吻到他时狠狠的吸住我的,上面下面一起发动起强大的攻势,让我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终于,快感把我淹没了...当我猛的射出时,后穴也收的死紧,他‘哦'了一声后竟然变得狂猛起来,顶的我高潮一直没有断过,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狠狠插进我的最深处射了进来,那热浪让我再次淫浪的尖叫着高潮了......
"嗯~呼......呼......"那根还硬着的东西被他拔了出去,我呻吟了一声就倒在床上,不想再起身了。
"真是够淫浪。"杀手在我颈窝舔了一会儿,在成功的再次挑起我的情欲时放开了我,"下一波是我的两个弟弟,你现在先休息一下吧,用不了一个时辰他们就会来。"虽然这是他说的最长的一句话,却让我全身发冷...不是吧...还来...
"不......不要......我不要再...再来了...呜......"伸手抱住他的腰身,我像无依无靠的孩子一样在他怀中低泣,说实话,其实三个人一起蛮爽的......可这么短时间内要是再玩一次,我非被他们操死不可...
"好好休息。"男人推开我,利落的下床,收拾了一下自己就离开了房间。
".........好...好酷~"真的好冷酷啊~这种冷血~这种无情~没有犹豫的拒绝我这个看起来楚楚可怜的少年~~啊啊!~~~
"看来你不用休息了。"我正在傻笑的发花痴的时候,之前说要两根一起的那个家伙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我...我好累了..."连看也不敢看他一眼,我拉起一直没什么用场的被子,把自己包了起来。
"累?你刚刚不是还在想念我们的大哥吗。"另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我知道...我又要赶个场子了...唉...
"风他..."r
"风!?"我还没说什么,身体已经被人粗暴的拉出被窝,那两个人的脸色都有些变了,情绪失控了少许..."他告诉你他的名字了?"
"没...是我不小心把...第一个男人的名字叫出来了...他以为...我知道他也叫风..."
"...弟,上吧。"耶?!在我以为他们还要再谈谈时,一个猛插,抓着我的那个人已经把他的凶根捅进我的肉穴,那里面...还有他们大哥刚刚留下的精液......原来分开来干也很让人激动~
不过没激动多久,就被另一根闯入者消灭掉了,他们就那样把我压在地上,从后面同进同出起来..."呵!呵!!"两个人的呼吸与动作都一致,让我以为是一个拥有超人SIZE的男人在干我...
" 别...啊!~坏了啊!~~不要一...起啊!~~~呀啊!~~破了!破了~~~"在他们狂猛的操干下我已经有些失神了,但嘴上的浪叫却一刻也停不了,就像是没有通过脑子,直接由他们的速度、力度和姿势来决定要叫的是什么一样......我已经变成了一个有心跳的冲气娃娃,他们兄弟俩就像要干死我一样的狠命的把那两根巨物往我的最深处干进去!
"死...死了......碰到了~嗯呀~~太深了!到底了...呃...真的到...底了~嗯嗯~!!呀啊!!!"又一次被操射,我已经不知道收缩后面了,那里只是被他们不断的操弄着,一直扯开,拉大,没用一个时辰就已经不能让他们得到太大的快感了......当然的,我可以特意用媚功把那里松大的...要不他们还不真要干死我了......可没想到的是,他们的绝情远远超过我的预料。
"松了,扔给下面的人算了。"草草射进我体内的一个人说道。
"可以。"另一个男人停了一下,在我后面狠顶几下也射了,"来人,放到妓楼。"我光听名字就知道一定是个类似军妓营的地方了......可惜现在身体酸软的厉害,要不早就跑了...不过~也是个体验不是~嘿嘿~这次要是等体力回复了,一定要好好‘吃'一顿~~
"是。"果然杀手都很阴冷呢~我被来者抱起来就那么光裸着带了出去。
" 嗯~~"用双臂抱住这个阴冷的杀手,我故意用鼻音在他耳边呻吟,可没想到他竟然连停也没停一下的继续走着......啊啊~~我一激动,也不管什么其他的了,对准他的唇就吻了下去,不过没有回应,也没有反抗,我就那么慢慢的由轻吻变成深吻,我疯狂的吸着他的舌头,然后把它吸进自己的口中,但他还是不动一下的让我吸......没办法,我只好腾出一只手来把他用来辅助抱我的那只手拉到身下,拉出三根手指,轻轻捅进后面已经我收缩成只容一指的小穴里...
"嗯啊!~"完全插进去后,我就在他身上扭动起来,之来没有射出来,现在我想射了......因为这个男人没有上过我~~
" 呼..."男人的呼吸变了一下又归于平静,但对我来说却是成功了!我影响一个杀手了~哈哈~心中狂笑着,我边扭着腰配合着他手指的不自觉挑弄,边继续和他舌吻,这次,他终于忍不住的攻击起我口内的敏感~高手啊!光这么一个吻就让我想射的不得了!何况他的手还在狠劲的插着我的小穴~
"可以了~啊啊~快进来~快嘛~上我啊~~呃...呀啊啊啊!!"我才一勾引,没想到他就着这个姿势就插了进来!那根的大小竟然比那三位的都要大!这真是...人才啊~~
"爽不爽,要不是全插进去。"冷冷的声音在我耳边说出这么挑逗人心的话,让我迷起眼淫浪的大喊着‘全部~我全要~插进来~我要~'。
"我会干到你的最深处。"刚一说完,他就开始疯狂的干起来,每次都会捅到意想不到的深度,让我像要死掉一样的抓着他浪叫个不停。
没走多一会儿,他停了停脚步,那根却没有停,"快到地方了,我要全力操进去。"我一听马上抓好他的前襟。原来他还没用全力?!天啊~真想收了他算了~
"嗯!"点了点头,而后就觉得像被放到泵上一样!"嗯?!啊啊啊!!啊啊啊呀啊啊!停!不!不要啊啊啊!!!!放开!!拔出...来啊啊啊!!"那像被插上电源一样的挺动让我受不了的狂叫起来,连在这期间连射了两次都不知道,还是被他说我淫荡的时候告诉我的...
"嗯!"不知道多少股精液喷在我的肠道里,它们多的不像话,把我烫的不停的尖叫摇头,可他竟然不射完不放开我,直到把我给烫到再次射出来他才挺了两下,拔出那根让我又爱又恨的东西。
"嗯~好哥哥~人家好爽哦~~"我吻着他的唇,满脸的春意。
"下次再干你。"冷冷的回应我后,他把我抱进了那个叫‘妓楼'的地方。
刚一进去,我就听到里面不时发出的惨叫声.........不会...有SM吧...我最怕这个了...
"...不要...我不要进去..."我紧紧抱着他的脖子,不停的说着‘不要'。
可男人并不理采我,只是把我带去一间看起来是独间的房间,"这里就是你的房间,以后谁进来都是你的天,你的男人,你的主人。"男人顿了下,又把我带了出去,走了没一会儿就看到一个很大的温泉,"这里是清洗的地方,你现在就洗洗吧,一会儿就有人来上你了,洗干净些。"
我一看他想走,赶紧抱住他的腰,吻着他的脖颈,"起码...你也告诉我一下你叫什么嘛...人家以后...想你了怎么办..."那根真的好强~如果一会儿我一逃走,就真的‘吃'不到了...
"夜风,你。"我惊了一下...为什么和我有些感觉的人名字都有个风字?或者说我蛮在意的对象都有个风字...呵呵...
"无天是我的号,"这的确是我的号...因为咱师父不会起名,只知道和尚起的法号蛮有趣的就...不过幸好我以前有名字,再加上自己的喜好,就自己起了一个,"但我现在想告诉你我的真名,风无归...请记住我..."因为我喜欢你下面的那根啊~~~
"风...无归。"看了我一眼,他闪了几下就消失了,不愧是~~嘿嘿~~
"哟,新货色~"我皱了下眉头,不喜欢不冷的声音,现在我的恶趣味就是杀手气质...
" 正好刚刚那个给干死了,不如~嘿嘿~"人影一闪,我面前已经多了六七个黑衣人,除了带着面罩和露着他们那根带肉的阳具,我还真差点把他们和刚刚的夜风弄混了...原来...杀手的身材都差不多么...?不过那块肉...我看了看,心里就摇了头了,不够大,也不够长...不可能满足的了我...
"人家刚来~几位哥哥能不能等一下下~人家洗个澡休息一会儿就来侍侯几位哥哥~"媚笑着看着他们,然后轻轻跳到温泉里仔细洗了起来。
"哼,休息?没规矩!"其中一个人在我洗了一会儿后才反应过来,一伸手就把我拉了出来。
"... 呜...人家才侍侯完那三位大人,现在就算勉强侍侯几位哥哥...也不能让几位哥哥得到更爽的舒服嘛~人家是为了几位哥哥好啊~好不好嘛~哥~哥~"我开始只是晃着那个拉我出来的人的手臂,看他不动如钟的样子,只好在最好一个‘哥'字念完的同时吻上他罩着黑布的唇...哇~这样也好色情耶~~
"哥~哥~~让我吻~~吻我好不好~~~哼嗯~"只一激动,我就张开腿勾住他的大腿,不停的开始用膝盖轻蹭起那根已经涨大的东西。
"小淫娃!"男人猛的把面罩扯掉,露出有着三道刀伤的很MAN的脸......
"哥哥~吻我~把我吃掉吧~嗯~~唔~~"我们真的像在吃什么好吃的一样,舌与舌开始纠缠,他也不急着插进我的后穴,只是一直在深吻着...
"哥~唔~还要~~嗯唔~"他的吻技很好,让我欲罢不能的只想和他接吻,他的舌每次都能让我得到快感,他每吸我一次就会让我得到想射一样的感觉。
" 真是浪~大哥你先亲着,兄弟可以干干这个小淫娃了~嘿!!"那人速度倒快,我都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撞了进来,把我整个人都撞到了吻巧高手的身上,他吻的更卖力起来,让我连浪叫一声的空隙都不给。其他已经加入进来,没几分钟就有两根同时进入我的小穴了,我为了让他们快些换人只好用媚功时不时的猛缩肛口,把他们逗的射的射骂的骂。
"这烂洞吃过多少男人,竟然这么会吸!"被吸射了的不得不换别一个人上,就这么一波波的换了十来次,都让他们都满足的离开了,那个和我接吻的男人早在第三个人插我时就和那人一起干起我来,虽然也一直在接吻...后来那人射了,就让我跪在地上扒着自己的屁股让他们两个两个的上我,嘴里也让人插了一根又一根,要不是我还真就让他们操死了......
他们刚一走,那个叫‘风'但没告诉我他全名叫什么的大哥来了,看到我的‘惨状'皱了下眉,然后抱起我帮我洗起了澡...奇迹...不过之后的事才有趣,他竟然说今后我是他一个人的?
"......那...我是你一个人的男宠喽~"我抱着他的脖子‘高兴'的吻了吻他。
"是。"e
"...那...主人~"我在他身上摇着摇,"我之前的那些行礼也给我好不好...人家里面...有师父的灵位..."
"可以,东西都还你,现在跟我住到风阁。"说完也没给我准备衣服就再次让我裸奔了一次...
"主人~可不可以告诉人家你的全名啊~你的男宠竟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不是很过份么~?"我尽量装得无辜些的睁大眼看着他。
"寻风。"
..................驯我?汗...(耳背...没听清是两声,以为是四声...)
刚一进房间,就有人送来了我的行礼,我看了看,连软垫在内,一件也没少,高兴的我抱着‘主人'又亲又舔的,看他的脸色也不错的样子,我又勾引了他一次,那次做的比之前那次好的太多了~~~嘿嘿~
深夜,‘主人'没有过来我这里,收拾完东西后,我继续打坐调息,直到凌晨所有人都在深度睡眠时,我才运足的功力潜出了刹羽盟的集中地......
"呼......这两天被这么多男人上还真是......"爽~嘿嘿~心中默默的记住让我感觉最好的那两个‘风',我离开了这个让我体验到轮奸和双鸟争巢的地方......
※※※z※※y※※z※※z※※※
三个月后,武林中最大的事不是哪个派灭了三十六个霸王寨,也不是谁单挑了雨王庄,更不是谁又夺了某某宝剑。武林中最大的事,都是围绕同一个人的。
那人的名字不确定,可却在外形上的描述来看,就是一个人。
他,是被黑白两道不少年少俊杰寻找的人,一个像娃娃一样的男孩。
为什么寻找,没人说的清,寻人的嘴都死的很。
当我路经通州时看到那个武林寻人榜时,眼睛瞪的N大!
天啊......我才出道半年左右,而且都是玩票,并没有真的去做什么呢,怎么就这么多人‘通缉'我啊?!持剑山庄?弘门?隐风门(因为它有个风字...)?冷刀门?金判帮?还有...刹羽盟...这些是以门派名义进行的寻人,还有个人的,像邪无风、风智林、君风行等等武林新血.........
我每个地方留的名字都差不多,无天,所以大多数人都在找‘无天'这个人,很少有人在找...风无归...
他们找我的名目大多是偷了他们什么什么,却不愿让人逮我回去或是杀了我完事,而是只要提供消息就行.........不过我‘办事'的时候才会露出真容,现在我就易容成了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书生...不过那次我就这种脸还被一位邪派高手给强X了呢...唉...不过他那腰力也~~~咳,擦擦口水~
"无归!"心跳一顿,马上没事儿人似的继续向城里走去,可肩上的重量却让我寸步难移...
"呃...敢问这位大侠有何贵干?"压低声音转头问去,却看到.........
一个,两个,三个.........十个,十一......呼......十一位正邪才俊们,干嘛都聚到这儿来了......
" 早就知道你要跑这里来!既然被我们所有人都抓到了,你就跟我们走一趟吧。"抓我的人,就是前面说过的邪无风,他是黑道的一位狠角色...那天天色晚了,我懒的再赶去城里投栈,就在城外打了野味烤了吃了,却看到他混身是血的从树上跳了下来...当时我想也没想的就把软垫展开,把他强按倒在上面,然后脱掉他所有的衣服.........结果发现他不过是受了点轻伤...大部分血都是别人的......唉...
"邪大哥......嘿嘿..."当时我老老实实的告诉了他我叫风无归,然后他就说我们名字很像,然后...压倒...那次我还真没勾引他,就被他压倒强X掉了...第二天一早他就说要我跟着他,我一跟就跟了半个多月,后来实在忍不了和同一个男人上床了,就给他下了春药,最后和他做了一次,然后趁他熟睡点他穴道,才得以逃掉...没想到短短两个月,他就追到这里,还带了这么多人来...唉......
"别现在装熟,一会儿再收拾你!哼!"领子被拎起来,我无奈的只得跟他们进了城里一所大宅。
我坐在一张五人横躺都不嫌窄的大床上,一一念起面前人的名字,"玉凌风、岳朗风、寻风(之后知道他正确的名字...)、夜风(为什么他也会来?)、邪无风、风智林、君风行、月风吟、风凛夜、亦抚风、解迎风..."我记性还真好,有几个根本不太记得在哪里被他们干过了...|||
"哼,幸好你还记得我们叫什么!始乱终弃的家伙。"性子很烈的风凛夜上来就抓起我的衣襟提了起来。当时和他做的时候...我记得就像我在强X他似的...虽然后来他猛的我都快受不了了,可之前明明就一脸委屈...
"我错了......"没什么可说的,既然我把人家给......‘吃'了就要敢做敢担不是......唉...
"你有什么错了,说说。"寻风冷冷的看着我,我怎么觉得他比上次还冷呢......
" 哦...我不该..."想了想,"不该在没有感情的基础上勾引你们上床,还和你们发生肉体关系,使用完你们的下半身后还不告而别,我也不该给你们留不同的名字...早知道就都留假的好了......"虽然最后一句很小声,可在场的都是武林高手,结果就是被所有人一瞪,除了...夜风。
"夜风,你怎么来?刚刚就想问你呢~"亲热的跳下床抱着夜风的手臂晃了晃,眼角却瞄着他的下面~嘿嘿~这么好的东西真是好久没吃到了呢~~~
"你想的是我哪里,我很清楚。"汗...冷...我知错的抱着他的脖子吻了吻他的唇,却被他发起攻势的攻城略地,舌头都被整个吸进他嘴里了...好爽~
" 嗯~嗯~!还要~唔~~风~我要~~我忍不了了~哦嗯~"没想到我无意的一叫,竟然所有人都围了上来,吓的我马上意识到,十一这个数字可不是银子,也不是馒头,这可是男人肉棍的数字啊......要是......我瞟了瞟他们已经支起的裤裆,有点怕的开始往窗边移动,结果...可想而知,我只能趁夜色逃跑,因为我的轻功可敌不过眼前这些人啊...|||
"不要!!放开我!!咿呀!!不要不要!!我不要啊啊啊!!!!"当第三根肉棍已经狠狠插进我血淋淋的小穴时,我的尖叫已经变成了惨叫,这才知道,宁可当攻不能当受的名言原来不是盖的......那三根肉棍时快时慢时深时浅上上下下的把我干了个通透,而且后面还有八位挺着硕大的阳具等待的壮男........."不行了...让我死了吧..............."
连着两天两夜,我只是不停的被他们十一个人狂奸猛干,这是第一次我在我不情愿的情况下和男人上床,应该是被...真正意义上的轮奸...他们一直是三根三根的一起搞我,把我搞得浑身是汗,淫液乱飞,整个房间里都是男人们的低吼和我的尖叫......
再次醒来,我已经被锁在一张更大的床上,四肢上都有链子,却可以走遍整个房间...
不过没过几天,我就知道它们的用处了。
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图,每次都不分开来上我,而是一起搞我,最少也是两根一起捅进来,偶尔会有四根,不过那样的话就是最后一批,因为我一定会晕到人事不醒,没个一天半天的清醒不了。
第一次用链子,就是被抓之后的下一次,那天十一人一起围到床边,把我围在中间,他们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竟然一下就把我吊在半空,双臂展开,用来握住阳具,头冲下,屁股和大腿成一条直线,腰被折成直角,这样嘴和后面的洞就可以同时用而不会干扰到他们操我了。
那次我两只手各一根,嘴中两根,后面三根,连脚也是各被一根占住,然后身上就被其他人狠命的舔咬......
今天是第十次,自从被链自锁起来后的第十次,他们刚离开,我就睁开了眼睛...四根?哈~我的身体早就在第三次时习惯了四根了,不过一般只要到了四根后我就晕倒,不再出声,这点已经在第五次时证实。现在,我把从他们衣服里偷来的钥匙从嘴里取了出来,然后迅速打开锁眼!开了!我压下激动的心情,把一直放在这里衣柜中的行礼拿出来,穿好衣服后我毫不留恋的潜了出去......
我说过,我喜欢被男人干,被轮也无所谓,但我一般不和同一个男人上两次床,而他们破坏的是如此的彻底......所以我在想了几天后决定,既然已经‘玩遍'了新血们,不如...归隐了吧!~~还没有人知道我的‘家'在哪儿~呢~
做出决定后,我一路抄小道,直奔和师父同住的小屋。e
在回‘家'前,我已经用一路上偷的数千两银子中的一部买了各种日常用品,然后又买了够我生活半年有余的肉粮,反正家里地下室就是冰窖,师父的酒还有不少在里面呢~嘿嘿~
神仙似的生活来到了~我做饭的手艺已经被师父练出来,每天早起练习除媚功外所有师父教的和半路学的(就是在和别人上床后偷看的秘藉...)功夫,足足两年,除了买东西我没有踏出小院一步。
这一天,我正泡在师父从山上引来的温泉水中调息,近些时日,我突然发觉自己对于肉欲没有什么感觉了,后面的小洞除了正常排便外根本没再用过前面也只是用来尿尿,高潮?没兴致......
‘咻'的一声,一道寒光从我颊边擦过,钉在我身后的木桶上,我知道这只是警告似的一投,所以也不理会,看自己也洗的差不多了,就起身,擦干了身体,这段时间我竟然能听到不下十个人的呼吸,不,是喘息声...追来了...么...?
其实我也没干什么让他们追到现在的事...只是勾引他们后用他们的命根子通了通自己的屁股罢了,干嘛这么不依不饶的呢...?
过久了无欲无求的日子,我的脸都是冷漠的,感觉就像以前常嘲的‘面瘫'一样。
穿好外套,我无畏的背手直立。只要有人敢伤我,我这两年自已参悟的指气可也不是盖的!师父偷藏给我的增加内内的秘药就有不少,再上看了不少内功外功的,融在一下后竟然变成了自然,我根本不用刻意的用轻功逃跑,只要把自己融入自然,就可以闪电般的瞬移了,指气所用的内力也由开始的二分之一、四分之一,到现在的随意而发。
"出来吧。"我不知道此刻自己的声音很是清冷,完全没了两年前的淫意风骚,可来者听的清楚,在他们现身后还有人问身边的人是不是的错人了。
"各位少侠突然来访所为何事,竟在深夜围住在下的浴池?"挑起眼角冷冷一笑,我现在的面容虽是原装,却不再有什么媚意。本来,那些风花雪月的已经过去,荒唐的事早就被我抛到太平洋了。
"无归,我们知道那时对你的法子有误,可如果不是那样锁住你,你早就又跑的无影无踪了。"这次又是邪无风起的头,我冷冷瞪了过去,但马上又收回目光。
"谁是无归?在下连夜。"虽说是现起的,但身边一直也没人叫叫我原来的名字,早就已对那个‘无归'的名字没有了感觉。
"连夜?"众人互看了几眼,又由邪无风提问,"那...你可有什么同胞兄弟?"虽然他如此问,却被我看到他的手指在打着暗语。
" 同胞兄弟么...呃?"我直觉认为他们会突然扑上来,却在我准备逃开时被人从后面点了麻穴!"你们做什么?!"突觉大事不妙,我赶忙运功解穴,却在意图被发现时被那十多人每人用了一套点穴手法点了个通透,现在我真是除了头部以外都没法动了...".........各位少侠,"即成事实后,我也就放松了下来,皱起眉头阴狠的看着眼前的众人,"在下一直隐居于此十年之久,从未得罪任何武林中人,你们这是何意?!如果不是认错了人,就是...故意找人来消遣!"虽不能动,但这两年来练就的气势猛的发出,让周围的男人愣了一愣。
"不要听他的。"解迎风慢慢走到我面前狠狠的低吼一声,让已经迷惑的众人开始清醒,我暗道不好,却无可奈何..."你们不记得他偶尔会表演他那下三流的演技么?!这个人就是无归就是无天!"话音刚落,我那唯一的外套就被他用内力撕烂,因练功而变成小麦色的肌肤就这么暴露在众人眼前...
"你!恶徒!休得折辱在下!"我眼露杀气,让其中几位杀手倍感意外。
"也许,真的不是本人..."夜风站到我面前说道,"想无归以前可以个有名的淫娃,男妓也没他风骚能勾人,这个人...只是被人退了衣物就面中带煞,目露杀气,再看他的身材,也不似无归那样透人,肤色也不似乳石般颜色,怎么看都是...除了面没有其他共通之处。"说完他自己的推理后,他又站到远处继续看着,完全没有出手解开我穴道的意图...
"虽然夜风说的不错,可...宁杀一千不放一个!这几年来咱们可是第一次找到如此相像的人!"邪无风邪邪的眼神中带着欲望...我带着厌恶的闭上了双眼。
"你是说...就算不是无归..."君风行讶然的望着邪无风,"替代品么..."轻声说完他托起上巴直直盯着我的身体。
"哈哈哈哈~就这么办了!"邪无风邪笑一阵后,抚上我的肌肤...
"淫贼!住手!否则..."看他示意我继续的样子,我咬咬牙,狠声道,"否则在下就自尽于此!"
"哦?"他挑了下眉头,虽然有些惊讶,却还是继续抚着我的身体,"你自尽好了,你可以选择是自杀后被我们再轮奸然后裸身的挂到京城城门上呢,还是忍着被我们轮个几遍好~"
够卑鄙!我想在场不止我一个人都在想这三个字吧......
" 你..."咬着牙根,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而后慢慢放松,抬起头来看向满天的繁星。今夜无月...冷漠的环顾了下他们,看到的有淫欲的脸,有冷酷的脸,有愧疚的脸,也有...担心的脸?夜月的身份是杀手,而且可以和他们上级一起来夺我,可见他的地位并不低...一个地位并不低的杀手,竟然会为了我而... 担心?不自觉的多看了他一会儿,见他已经把担心隐到冷酷神情的背后,我默默的笑了。
"一次。"我转回头来,直直的瞪着邪无风的眼睛。
"什么?"他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仅此一次!如若在下了无牵挂...早已自尽于此。仅此一次。"我心中庆幸着那个唯一的牵挂,一年前捡到的小东西,我一定要把他安顿好再...
"......"邪无风咬了咬牙,看了看周围的‘同伴',大部分都是有的上就成,一次就一次的表情,他也只得点了头,"可以。"
轻轻吐了口气,清冷的眼神一闪,说了声‘来吧',我已然紧闭上了双眼。
狠狠的压倒,被不知多少只手玩弄着身体上每一寸的肌肤,有人吻着我的唇有人舔着我的胸,有人捏着我的下体,有人用手指插进我紧闭的后穴...当第一个男人进入时,我紧闭的唇受不了的惨叫了一声,让身上的男人愣了愣,看我又紧闭住双唇,才开始慢慢动了起来...这个男人是夜风...在他之后的人完全没有了秩序,除了个别平时就冷血的人外,男人们狂暴的侵犯着我的身体,后面从夜风进入时就已经有些受伤,但后面的人完全不像他般那样温柔的帮我润滑,反而把伤口弄得血流如柱...有时他们们想要两个人一起进入我,可我那声声的惨叫和几年来练就的肌肉的紧度终是没有让他们得逞,夜风几乎是唯一一个劝他们不要这样对我的男人...
"唔......"前面怎么弄也没有什么反应,半起不起的挂在那里,后面已经被撕扯的鲜血淋淋,在最后一个人射进我的体内后,我才像是历了劫般的睁开了眼睛。
"可...以解开...我的穴道了吧..."虚弱的对着到处出头的邪无风说完后,我几乎就要晕了过去。
"...好,大伙给他解了穴道吧,看他这种反应就知道他一定不是那个就喜欢让男人搞屁股的贱货了。"他的话终于让众人一个个的解了我的穴道,而我也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嗯......"试了试内力,没事,身体上除了后面被扯伤外,其他地方没事,所以......
"你们...已经觉悟了吧..."刚一站起来我身形一闪,刚刚对我粗暴,妄想双插的几个男人的人头已经落了地。
"你!"邪无风全身一阵,胸前已经血流如柱。
"第二回合杀你,就是让你明白,代头出风头只会被人枪打出头鸟。"而后这十一个武林高手被我杀的只剩了四个。
玉凌风、岳朗风、寻风、夜风。
为什么是他们呢?玉凌风的眼神对别人时都是平淡,对我时却是温情,岳朗风从开始的表情就是不赞成这样,可唯他一人也阻止不了的情况下,他只有旁观,他是唯一一个没上我的人,寻风,从未表态,上我时会记得挑逗我的敏感,虽然没成效却也是在尽心让我不那么难过,夜风...是第一个上我的人,却也是一直在帮我的人,他之所以第一个上我就是为了让我之后不会太痛苦,当那些人想双插时他也是唯一一个阻止的...
"你们看着他们被杀,也不帮忙么。"虽然我刚才还是全身的精液,现在却已经被新鲜的血液洗刷干净。我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四个人。他们中两个是我开始认识的,另两个是我所喜欢的杀手,或者说...我觉得他们对我比较好。
"人渣该杀就要杀。"岳朗风含怒的双目厌恶的看着地上的尸体。
"他们又没给我银子,我做什么帮他们。"寻风依旧雷打不动,神情不变。
"人的命天注定,今日你不杀他们,我也会忍不下去了。"玉凌风温和的微笑中杀气已经隐不住的往外流了。
"我从未与他们一线,无...连夜,"明明没什么感情的夜风竟然满脸的失意,"身为杀手,我失责了,我不该对你动情,也不该在那次后对你动心,所以...不止你要杀他们我不管,就算你杀的是我,我也不在乎。"
我直直的瞪着他的脸,一点也没有虚假的感情,我点头冲他微微一笑,"夜风,我很感谢你今天帮我解去要命的事情..."现在的我可经受不住双插,"那么说,你今天来是为了保护我?而非与狼共舞?"
"我...也是想找到你,但并不想像刚刚那样让他们...那样对你...抱歉,我无法丢弃你和自己的性命,我只想让你可以熬过去..."
"谢谢。"我走过去抚了抚他的脸,然后回头看向另三个人,"你们来是为了什么?"
岳朗风稳重中带着不安的走近我,"我...其实你我初会那一夜,我...知道是你,而非小离,本想着既已经和你有了关系,不如继续下去,毕竟...你的各个方面都让我有种共鸣,可...第二天你却已经消失不见,所以才在那些人抓住你时对你...抱歉,我那时也是一时气愤,但之后你逃走后细细想来,我明明只想和你在一起,却那样伤你...我已经没有资格再在你身边了吧..."他这样一说,我倒想起初遇时对他的感觉...呵呵...嘴角不小心露出了个笑容。
"我从第一次见到我时就喜欢你,虽然之后被你下药和你上了床,却在清醒后想要一直那么拥着你,你逃的倒是干脆...现在的结果已经不能让你再打开心门了吧..."玉凌风紧接着朗风的话就说了起来,不过那种速度却让人很难不发现他的心慌...
"你呢?"我笑着看向寻风。
"我早说过,你是我一个人的,即使是将来的现在,你也是我的,虽然当初犯了糊涂,却不能让你违反当初答应我的话。"面色更冷的寻夜,看起来比以前孩子气了些...
"不过,你们说了这么多......"我从呵呵微笑,到狂然大笑,"哈哈~你们为什么都没人问我是不是你们那个什么无归么!单凭一张脸就能把一个男人压倒侵犯么!"我冷冷的看向四人。
"......我早就知道是你,你身上的每一处我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凌风的意思也许只有我知道了...毕竟他可是为我亲手洗过澡的...等下,说起为我洗澡...我看向寻夜。
"刚刚上你的时候就特意看了那里,果然有。"叹气...
"我不必去看就知道是你,难道大家都没发现你身上除了那种催情的体香外还有一种特有的香味么..."哦!这都让你知道了!
"我不管你是不是无归,所做的事都不会变,虽然不能救当时的那个人,却希望可以减少他的痛苦,毕竟...那个是你的替身,我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你'。"这个夜风真会说...
" 好了好了,"我本来想着要是没人帮着我的话我就全杀掉再去找男人好了~可惜...人生被锁定了..."唉...刚开始我不过是在说反话罢了,谁会真的因为这点破事就自杀啊,我那是威吓,没想到他们还真敢上...不过算了,反正真正喜欢我的人已经有了人选,其他不过是垃圾,一会儿我小徒弟回来就让他处理掉就是了。"
看他们茫然的眼神,我解释道:"我来这里的两年间改变了不少,清心寡欲了不说,连心态也变了,我本想着一辈子被从上就行了,但心灵上的感情我现在也需要了,所以说,你们四个,会是我将来的爱侣,不过你们不必有负担,结婚生子我不管,只要在我想你们时能来看看我就行了。"
"既然你都想长居于此了,我持剑山庄也随你换驻地吧。反正在一个地方也呆烦了,这里山青水秀,真正能被叫做‘山庄'了。"凌风过来搂着我吻上了我的额头。
"弘门在这里有分堂,我完全可以搬过来长住,再说,我们门可不是子承父业的,没有实力谁也别想当门主。"朗风走到我身边站住脚,挑起我一缕长发轻吻了下。
"啧,真麻烦。"寻风原地不动的吐了口口水,然后一把拉过我吻了下来,吻了一会儿,他才继续说,"组织早就让我散了,现在和夜风一起在做生意,已经开了不少店,边上这城里的店会是新的主店。"
"嗯。"看我看向他,夜风冲我点了点头,第一次在我面前露出满足的笑容。
"...你们...确定为了我这种身子......"
"什么这种身子,我们可没有处女情结,就算你当过军妓,只要我们喜欢,谁又能耐我何。"寻夜的话很直白,但大家都很赞成。
之后,大家如约全部搬到了一起,这种通过419而成就的五角关系奇迹般的巩固了下来,我们在一起生活的很美满很幸福。但除了......
"喂,今天是COS日,小天(经后来统一商量,把后有名字都舍弃,只留了小天这个昵称)上次说过要玩美少年少爷深夜出游被轮奸的戏码,怎么还不见他出来啊。"凌风等了半个多时辰已经不耐了,边问着边上冷静如常的寻夜边来回走动。看样子是为了这出戏下了不少功夫啊~
"这次他说希望可以四根一起...我怕他会受伤..."夜风担心的毛病又出来,和一样很疼我的朗风商量着如何分配,怎么进入...
我用前些时日开发的忍术隐身在他们脚下的土地里,边听着他们说的内容边用寻、夜两风商会开发的KY润滑着自己的后面,要不一会儿真的要死了.........平时最多三根也是因为另一个人不在时才会出现,今天大家都到了...不一起玩不是很不尽性?
"出来!"寻风不理凌风的唠叨,脚下一跺,就把我藏身的地方显了出来...
"啊!"天啊...我正跪在空隙里用两只手开发小穴呢啊!被他们这一看......天啊天啊...
"咕..."几乎同时的一声吞咽,下一刻我已经被他们用内力统一吸出了地穴,早展开的大垫子上放满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