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桂花落下的季節
關於部落格
  • 3102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他的世界是粉紅色的 by 棄婦A

 他的世界是粉红色的 by 弃妇A
 
 
他的世界是粉红色的
作者:弃妇A
一米九的粉红控
 
 新生见面会的时候,刘明予就注意到王永志了。 
  当时刘明予正坐在自己的小女朋友身边,听着她和她的舍友们叽里呱啦的谈论着班里的各种八卦。他百无聊赖的玩着女朋友的嫩粉色夏普手机,把她手机里名为自拍的文件夹一个一个的打开,然后对着相机里一张张的吐舌头、瞪大眼、剪刀手的照片乐个不停。 
  “讨厌,别玩我的手机了!”刘明予的小女朋友是大一的新生,芳名林娇,长相可爱甜美,娃娃头,小圆脸,很爱撒娇。而刘明予已经大三,和她也不是一个系的。当初就是在新生接待处看到了乖巧讨喜的她,才有了追求的念头。而刘明予长相端正,一米七八的个头也算是玉树临风,对这么个刚进入大学的小丫头没有多施多少手段,她就被他追到了手。 
  “你有了朋友就不要了老公,还不准我玩玩你的手机啊?”刘明予逗她。 
  她娇嗔起来,口中又是一阵埋怨。林娇长得可爱,打扮的也嫩,全身上下粉扑扑的她就像一个大号的洋娃娃。“我这不是和朋友聊天呢吗?”她话题一转,压低了声音:“我跟你说啊,我们班有个男生,是体育生进来的。打排球的,一米九几。” 
  “哎呦,怎么着,准备红杏爬墙啊?” 
  林娇瞪他一眼:“听我说完嘛——我跟你说,别看那人那么大高个子,实际上……”她拖长了声音,小脸上带着一股子高深莫测:“听和他一个寝室的男生说,他的床上用品都是粉红色的呢!粉色的床单、被子、枕套,衣柜里的T恤也多是粉红色的!” 
  刘明予喷笑了出来:“这男的变态吧?” 
  林娇粉拳打他:“你没见过人家就别乱说,听说人家长得挺帅的,体格又好,可压得住粉色呢!!” 
  刘明予没在意林娇的话,只是伸手揉揉她的小脑袋,然后顺手把她的手机拿到了自己手里:“还有十分钟你们新生见面会就要开了吧?我这外人不打扰你们了,我在旁边那个教室等你,你手机先借我玩玩。” 
  这话自然又惹得林娇抱怨不已,不过眼看着班长已经走上了讲台,林娇只能顾着双颊坐在位子上。 
  刘明予心情愉快的拿着那个嫩粉色的手机从后门离开,可能是因为心情太过高兴,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前路,结果他猛地一下就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结果手里的手机没拿住,直接摔到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唉……!”刘明予揉揉鼻子,赶忙从对方怀里跳出来,谁那么不长眼睛害他撞得这么疼?可等他抬头见到对方的样子的时候却一下说不出话了——和他撞到一起的年轻男生愣是比他高了大半个头,粗略估计至少一米九! 
  但是这并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这个一米九几的男生居然好死不死的穿着一身艳粉色的T恤,而T恤的前襟则是缀着能够闪瞎人眼的水钻。 
  刘明予抬头看看对方的脸,再看看对方的身材,最后再看看对方身上的衣服,心中懊恼的发现——林娇说的还真对,像这样能够压得住粉红色的男生,真的太少见了。 
  对方看样子是急着来参观新生见面会的,刘明予心说他一个大三学生也不好和大一的小屁孩见识(实际上是对方太高,看起来不好惹),只能闷着头从地上摸起小女友的粉手机塞进屁兜里,然后连句客套话都不说,就急匆匆离开了。 
  而走的太急的他根本不知道,这个穿着粉红色T恤的高个男生,盯着他屁股兜里的粉红色手机好久好久。 
  刘明予和他女朋友分手了。是她甩了他。 
  刘明予好歹也交过不少女朋友,有比他大的,有比他小的,甩过人也被甩过,所以对于自己的小女盆友甩了自己,他也不是那么在意。 
  可是有的时候男人就是这么自私,分手可以,但是分手之后对方不能过的比自己更好。这是基本。 
  所以当刘明予发现林娇被她们班的大高个粉红男搂在怀里在食堂里打饭的时候,刘明予心中顿时如万江翻滚,非常不好受。 
  他的一双眼睛牢牢的钉在那对男女身上,移都移不开。 
  实际上不光是他,几乎整个食堂的人都在看着他们——林娇上身是白色小吊带,外罩嫩粉色的薄外套,下身是一件不到膝盖的深粉裙,脚上是白袜子陪着nike的粉色板鞋,手上还挎着一个白色粉边的小手包,就像是一个粉色的大洋娃娃般极其醒目。 
  但是她身旁的高个男人也不一般,好歹也是快20岁的大小伙子了,上身是件粉色的短袖帽衫,外罩暗粉色长款无袖马甲,下身的裤子倒是正常的深蓝色牛仔裤。但是光是他上身的衣服就够耀眼的了——虽然说以男生的壮硕体格可以轻易压得住身上的粉色不显得丝毫的娘娘腔,可是当这么一对粉红男女出现在人头攒动的食堂里的时候,还是异常惹人注目的。 
  刘明予的同学指着他们,小声揶揄着他:“我算是知道你怎么被小丫头甩了——你要是也能陪人家穿粉色,人家肯定爱你都来不及呢!” 
  这话完全是扯淡了,刘明予因为是南方人,所以长相俊秀。如果他穿一身粉色的话,是着实压不住的,绝对会被人当做是变态去看。 
  刘明予看着那对花枝招展的男女是越看越气,再加上身旁的好事同学一直在给他搓火,他要再不表示点什么就太不爷们了。 
  他沉着脸从桌旁站起,快步走向林娇和他新男友的身旁,稍微使劲的用手敲了敲桌子。 
  林娇看到他来,脸上一时间带上了怯懦的表情。 
  而她对面的高大粉红男,却是一脸平静的抬起了头。“你有什么事么。” 
  刘明予挤出一个笑容,说道:“没什么事儿——学弟我和你一见如故,交个朋友吧。”说着他掏出了自己的诺基亚手机,示意要记对方的手机号。 
  高大粉红男从头到脚的扫了他一下,而且眼睛在他的手机上停留了一会儿,表情一时间好像有点困惑。过了半响他才报出了自己的名字:“王永志。我叫王永志。”说着报出了一串手机号。 
  刘明予故作无事的点点头,把手机号输进了自己的黑色手机,然后编辑姓名——粉红变态男
--> 
抱在怀中
后来的一个月里,林娇家里出了件大事儿——她外公去世了,林娇是她外公最疼的一个外孙女,自然要飞回去参加葬礼。半个月的丧假回来后,林娇像是变了一个人,衣柜里粉色的衣服全都扔了,全换成了一身身的暗色连衣裙。 
  她与王永志和平分手,之后王永志又很快找了个新女朋友,这个女孩和林娇很像,一样爱娇爱俏,大眼睛双眼皮,小圆脸齐头帘。而且她也爱穿一身粉。 
  大家都说王永志爱惨了林娇,林娇家里出了变故和他分手后,他就找了这么一个替身。 
  刘明予对这些嗤之以鼻,又不是什么小说里的大情圣,还什么“爱惨了就找个替身”,简直是开玩笑。 
  可是没想到王永志之后又陆陆续续交了几个女朋友,居然无一例外是身材娇小的粉红小女生。 
  刘明予听闻后,也开始对王永志的痴情刮目相看了。 
  王永志的女朋友虽多,但是每个都交往不超过一个月,最短的一个星期就GAME OVER。而且和他分手的女生都是主动踹了他,问起原因居然是异口同声的“他不爱我!” 
  ======= 
  转眼一个学期就到了尾声,所有课都要考试了。文化课还好,体育课倒是让刘明予颇为头疼。他们学校体育课也是需要上网选课,那个时候就是拼RP拼网速拼电脑的关键时刻。可是偏偏刘明予这学期实在点不正,等到他终于能登陆选课网之后,发现唯一剩下的课就是以老师变态著称的软排了。 
  软排期末考试考的是颠球和发球。男生颠球五十个及格,一百个优秀。 
  可是别说五十个了,刘明予连三十个都颠不好。 
  刘明予的新女朋友天天陪他放学后在体育馆练习,可是眼见着自己的男朋友这么没用,人家的耐心也耗尽了。她表示她的室友的男朋友是学校的校排球队的,她可以帮忙问问能不能让人家过来帮帮忙指导一下。 
  刘明予想想就同意了,在女朋友面前出丑实在是太丢脸了。 
  过几天他的新女友传来消息,说对方同意了。时间定在周六晚上七点,刚好人家校队训练结束,可以用校队的场地和专业排球。 
  刘明予欣然接受,心里打定主意,劳烦完那个好心的兄弟之后,一定要请人家吃上一顿。 
  他六点五十就到了训练场,远远的就见着一帮一米九几、两米上下的男生们背着手站在一个角落里听教练训话,而他的新女友正站在场地的另一边等着他。 
  刘明予快走了几步到了新女友面前,新女友赶快把自己的室友介绍给刘明予。“明予,这是我室友小花,她男友是校队的。” 
  刘明予一看到小花就觉得心里咯噔一声——只见这个名叫小花的姑娘,双眼皮大眼睛、齐头帘圆脸盘,最最最最最最主要的是,这位花姑娘居然穿了一身粉! 
  就在刘明予觉得大事不妙、世界真小的当头,他听见一个熟悉的低沉男声在他身后响起。 
  “林师兄,好久不见了。”
  王永志的话不多,指导起刘明予的时候也算是尽职尽责。 
  刘明予颠球的姿势不对,手腕太紧张,甚至有的时候总下意识的用手掌去触球,这样自然颠不下去。 
  王永志给他示范了几次,刘明予依旧做不好,甚至有越做越烂的趋势。实际上这完全是因为刘明予放不开,刘明予单方面的认为两人算是某种方面的情敌,都和林娇处过朋友,自然对王永志态度僵硬。 
  ——王永志那么爱林娇,连之后的女朋友都和林娇那么像,他一定会找茬折磨我的吧! 
  刘明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王永志每次给他示范颠球的时候,他都要走神。 
  “师兄……师兄!”王永志低着头,唤了他半天,才把刘明予的神志唤回来。 
  “啊……?啊!”刘明予僵硬的扯出了一个笑容:“怎么了?” 
  王永志低着头看他半天,然后缓缓的说:“师兄,你到底有没有看我示范?” 
  刘明予尴尬的看了他一眼。 
  王永志也不恼,只是定定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居然叹了口气,转身走向了刘明予身后,然后在刘明予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从他身后把他抱进了怀里。 
  “你、你干嘛!”刘明予全身吓得一激灵。喂……这个粉红控不会喜欢男人吧?不对啊,要是喜欢男人他交女朋友干什么?要是他不喜欢男人那他抱着他干嘛?
  事实证明刘明予又一次想多了。 
  “师兄既然你不专心,那我只能这么给你示范了。”王永志比刘明予高了大半个头,低头说话的时候,热风就吹在王永志的耳边。 
  刘明予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的耳朵这么敏感。不过是有人从上向下的冲他耳朵吹气,就让他的脖子红了起来。 
  不过王永志好像没注意一般,也没有对刘明予变红的脖子有什么打趣的行为。而是一板一眼的让怀中的刘明予伸直了胳臂,两只手的手腕贴到一起。 
  王永志的手很大,一只手就能够轻易握住刘明予的两只手腕:“对,就是这样,保持这个姿势,用手腕触球。” 
  说着他另一只胳臂揽住刘明予的大臂:“大臂和小臂要呈波浪形摆动,这样触球的时候更省力。” 
  虽然刚开始觉得王永志对自己太过亲昵,但是等到真正练起来、并且发现王永志教给自己的动作真的非常准确之后,刘明予便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练习颠球当中。 
  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 
  不过是短短一个小时,刘明予颠球的能力就突飞猛进,甚至一次居然颠出了七十五个球。 
  运动过后大汗淋漓的他,躺倒在训练场中央,放声笑了起来。甚至还冲王永志笔出了大拇指。 
  王永志也笑了,走过来拉起了他。 
--> 
我的世界是粉红色的
[收藏此章节] [手机UMD下载] [] [推荐给朋友] -->   “哎呦,不行了不行了,累死了。”刘明予揉揉自己的大臂,觉得酸的快抬不起来了。 
  “这是正常的,待会儿洗个澡,我给你用我们队里的按摩油捏捏肩膀就行了。”王永志说着,搂住刘明予的肩膀把他往一旁的队内专用的洗澡间带。 
  刘明予又是全身一激灵,警惕心一下子回来了:“这、这就不用了师弟,我回去洗也可以的。” 
  王永志却说:“那怎么可以,你要是今天不把僵硬的肌肉揉开的话,明天你的胳臂都抬不起来。” 
  一想到明天可能的衰样,刘明予只能硬着头皮跟着王永志来到了洗澡堂。 
  洗澡堂里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衣柜,刘明予开了一个柜子,把身上的手机钱包都放到了柜子里。 
  王永志看着他,开头道:“对了师兄,我之前就想问了,你换手机了是么。” 
  “啊?没有啊”刘明予一愣:“一直是这个啊。” 
  “……可是之前,咱们在新生见面会上,我看你拿得不是这个颜色的啊。” 
  刘明予想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了。他脸色变了几下,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王永志的脸色,支吾的说道:“那是林娇的夏普,我当时借去玩的。” 
  出乎他的意料,王永志居然没有勃然大怒。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云淡风气的掠过了这个题目。 
  刘明予不知道他问手机到底是为什么,只能讪讪的转移了话题。 
  毕竟都是男生,脱了衣服都是一样的。 
  ——这话纯属扯淡。 
  刘明予在洗澡堂里和王永志并排站着,自然不经意间眼睛就往王永志那边撇去。 
  哎呦喂,这体格。 
  哎呦喂,这长相。 
  哎呦喂,这皮肤。 
  哎呦喂,这肌肉。 
  哎呦喂,这……大家伙。 
  刘明予尴尬的把眼睛从对方的黑森林里移开,又小心翼翼的看了自己的白斩鸡一眼,深深的在心底叹了口气。 
  两人洗澡的时候,王永志还给刘明予搓了背,刘明予郁闷的发现王永志的搓澡巾都是粉红色的…… 
  出了浴室,刘明予穿上内裤趴在休息室的躺椅上,王永志给他的肩膀和胳臂打上一层按摩膏,然后便仔细的按摩起来。 
  王永志的手很大很热,在刘明予的肩膀上细细按摩的时候非常舒服。 
  刘明予侧着头看着王永志认真的表情,心底也不知道怎么一动,不受控制的说道:“对不起。” 
  “什么?”王永志对刘明予这句话不大理解。 
  刘明予的脸一下就红了,心中暗骂自己傻逼。难道要说“我看到你给我按摩,我觉得你是个好男人,我居然和你这么个好男人有过同一个女友,我感到非常愧疚吗”?
  刘明予没有回答,王永志也沉默的没有问下去。 
  又过了一会儿,刘明予终究忍不住了,开口道:“你真的那么爱林娇?” 
  “什么?”这次王永志更费解了。 
  刘明予瞪他一眼,却不知道这种眼神有多不像个爷们。“别装了,你不是爱林娇爱的要死要活吗?” 
  王永志看他半天,炙热的手掌就搭在他的肩膀上:“师兄,你现在这样子真像个八卦的姑娘。” 
  刘明予气鼓鼓的把脑袋迈到了胳膊里。 
  王永志给他揉着肩膀和胳臂,手指一圈圈的在他的皮肤上摩擦着,半晌回答道:“我不爱林娇啊,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刘明予抬头看他:“不爱她?不爱她的话,为什么她甩了你之后,你总是找和她一样的女生?” 
  王永志呆呆的看他,然后在脑袋里把自己历届交往过的女生过了一遍,诧异发现,好像在其他人眼中,他的几个女朋友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你真的误会了,我没有爱林娇爱到要死,我们是和平分手的。关于我之后的女朋友……那也只是凑巧而已。” 
  “凑巧都喜欢粉色?”刘明予吐槽。 
  王永志笑了:“那到不是凑巧。我专挑喜欢粉色的女生交往。” 
  刘明予郁闷了:“你到底有多喜欢粉色啊,怎么什么东西都是粉色的?衣服是,连女朋友都是?” 
  王永志沉默了,没说话。 
  刘明予忽然就觉得心里一沉,心中奇怪自己平常也不是多嘴的人,怎么这个时候却对人家的选择提出异议?那是人家的喜好,自己这样太不合适了。 
  刘明予尴尬的刚准备道歉,没想到王永志居然开口了。 
  “因为我只看得到粉色啊。” 
  “……啊?” 
  王永志笑了一下:“我是色弱,我只对粉色敏感,我只认得出粉色。” 
  刘明予一下子沉默了。他曾经想过王永志为什么非要用那亮眼的粉色,质疑他的性向、在心中认为他是变态,却不知道居然是因为这种理由。 
  “样式差不多的T恤,我总是搞混自己和舍友的。晾起来的袜子和内裤,我根本分不清他们有什么区别。笔本以及电子产品,如果不是粉色的我就会拿错……” 
  “对不起,你别说了……” 
  “甚至于我找女朋友都找爱穿粉红色的,因为——对于我来说,如果不穿成粉红色的话,我根本认不出她们啊。” 
  刘明予终于明白了,为了王永志的女朋友和他分手后,都说他不爱她们了——一个只能靠粉色找到自己女朋友的人,不穿粉色就找不到,这样的男人确实不招人爱。 
  “不仅是女生,男生也是这样。在颜色单调的世界里,男生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短头发,高个子。”王永志说道:“我和我的队友们磨合了这么久,我才能认出他们。” 
  说道这里,他低下头,脸贴着刘明予极近极近:“师兄你知道么,你是我第一个,只见第一眼就记住长相的人,我曾经以为那是因为你有一个粉色手机的缘故,后来我终于知道,根本不是。” 
--> 
第 4 章
  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刘明予全身的鸡皮疙瘩争相的往外冒。 
  喂喂喂,什么叫做“你是我唯一一个不用粉红色就能认出来的人啊”……还有师弟你别离我这么近我会以为你是变态的!!!!!!!! 
  可是刘明予越不想有什么,偏偏就越来什么——眼见着王永志的脑袋越来越低、王永志的嘴巴离他越来越近,王永志嘴巴呼出的热气也越来越烫,刘明予吓得全身都打起了颤。 
  可是平常以反应快著称的刘明予这个时候却不知怎的一动不动,这副样子着实就像是受惊的小狗,让人看着就想逗弄一番。 
  果不其然,不出三秒,王永志的嘴巴就压了下来。 
  “唔……啊……!” 
  刘明予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心里活动能有这么快、变化的这么迅猛,他经历了“师弟你干嘛!”→“师弟是变态!”→“要赶快推开他!”→“推开他会不会伤了他的心?”→“毕竟人家是世界只有粉红色的小可怜”→“……”→“……”→“……” 
  在第一时间没有推开性骚扰的粉红男的后果就是,王永志非常不要脸的捧起了他的脑袋,一个深吻下去就吻了五分钟。 
  这时候刘明予的脑袋早就成了一团浆糊,根本搞不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现在这一步的了。 
  两个人的吻技不相伯仲,毕竟都是交过不少女朋友的人。刘明予因为整个上身是趴在躺椅上的,抬着头接吻的时候很不方便用力,吸吮起来也没了章法,两人交换的唾液来不及吸入口中,最终都顺着相连的嘴角淌了下来。 
  等到二人终于分开,刘明予浑浑噩噩的一脑袋扎进了自己的臂弯里,脑海中只回响着一句话:“……不愧是粉红控,连牙膏都是草莓味的……” 
  而在他这脑袋迷糊的状态下,王永志乘胜追击,在他身旁蹲下身子,拉住他的手,用哄骗的语气问道:“师兄,咱们在一起好吗?” 
  而刘明予的回答是,一拳揍上了王永志的鼻梁,两条鼻血顺着王永志的鼻子淌了下来。 
  “师弟,这是对咱们之间进展过快的回礼。”揉着自己的拳头,刘明予直接从躺椅上下来,飞快穿好衣服,冲出了排球队的休息室。 
  因为离开(或者说逃走)的太匆忙,等到回了寝室之后刘明予才发现自己的自己的黑色诺基亚X6居然扔到了事故现场,这手机可是求了半天家里人才买的,丢也丢不得,可是让他主动去找王永志要回来他也没那个厚脸皮。 
  又过了几天,这天刘明予正无所事事的在网上咣当,就看到QQ上探出了一个窗口,提示有个陌生人对他说话。 
  刘明予在对话框里打了一个问号。 
  那边回了两个字。 
  “师兄”。 
  刘明予基本上是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这位是谁了。 
  刘明予又打了一排省略号。 
  王永志说:“师兄,你手机那天拉在我这里了。” 
  刘明予又是一排省略号。 
  王永志又说:“还有,那天你穿走了我的T恤和我的内裤。没想到你这么热情。” 
  刘明予急了:“我那天是没注意!太着急了!” 
  他这么一搭话,两人就聊起来了,不过所谓聊起来就是王永志一直用逗号和句号进行陈述性面瘫式发言,而刘明予这边就一次比一次乍毛的用着数量众多的感叹号。 
  俩人绕来绕去,就是没重新提起来那天发生的事情,刘明予心下松了一口气,心说那天果然是个意外,成熟的男人本就不该把这些事情放到心上。可是不知道怎的他心里居然有点闷闷的。 
  王永志道:“什么时候你方便,出来一下,我把手机还给你。” 
  刘明予忙道:“不用了!!你直接把我手机给你女朋友小花,让小花给我女朋友,我再从我女朋友那里拿就好了!”(大家还记得不,俩人的女朋友是室友)
  王永志道:“我和小花分了。” 
  刘明予一愣。“为什么啊” 
  王永志那边发了一个笑脸的表情:“师兄,你怎么会认为,我在和你说明白了之后,还会和其他女生交往呢。” 
  刘明予心里有点不是味道了。 
  后来刘明予还是和王永志见了一面,把对方的粉T恤洗干净了还给了他,也换回了自己的宝贝手机。 
  刘明予的手机还是那样,黑色的长方形,只不过向来干干净净什么都不贴什么都不挂的手机上现在多了一个粉红色的铃铛。是王永志挂上去的。 
  刘明予看了看对面的王永志,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机,然后伸手把上面的粉铃铛取下来还给了王永志。 
  王永志大手里捧着那个粉色的铃铛,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刘明予看他这傻样就跟被主人抛弃的大狗似地,一下就笑了:“你不是说,不用看粉色就能认得出我吗,那还挂什么粉啊。” 
  说着他摆摆手走了。 
  ========= 
  刘明予的女朋友受了委屈,拉着刘明予哭哭啼啼。 
  刘明予正想着王永志的事儿呢,被她哭得心烦意乱。“到底怎么了?” 
  女朋友抽抽泣泣着说了原委,刘明予一听就乐了——这算不了什么事儿,小姑娘还真是不禁逗啊。 
  要说这事儿也简单,现在每个大学都有中国移动的勤工俭学工作部,刘明予的女朋友也想挣点零花钱,就进了移动公司的勤工俭学工作部,一周有一天晚上去当接话员,负责处理大晚上打来电话找茬的用户。 
  就是前一天晚上,他女朋友值班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里一个男人劈头就问:“你们中国移动的网站是什么啊?” 
  他女朋友回答:“三w点chinamobile点com” 
  那男人说:“你倒是拼一下啊。” 
  他女朋友就耐着性子拼了一下:“c-h-i-n-a-m……” 
  那男人:“等会等会儿,M是什么啊?我不知道,你给我说汉语拼音!” 
  小姑娘就这么着了道:“M就是‘么’。” 
  男人:“什么?听不清。” 
  他女朋友:“么!么!么!” 
  没想到那男人忽然叫道:“哎呦!你耍流氓!!!!” 
  ……结果刘明予的女朋友就被这么一个无聊人整出来的无聊事儿弄哭了。 
  刘明予听的直想笑,但是看自己女朋友委屈的样子又不敢笑出来,只能主动揽下来:“那这样吧,你下次值班别去了,我替你顶一晚上,如果再有骚扰电话,我就给他骂回去!” 
  于是一周后的这天,刘明予代替他女朋友坐到了接话员的位置上。 
  因为晚上的电话少,而且她们只负责这片区域的,所以值班的人加上刘明予也就三个。 
  刘明予等的快睡着了,终于在大晚上接起了一个电话。他公式化的说着:“喂您好,第6699号话务员为您服务。”
  那边却没有动静,只能听见浅浅的呼吸声。 
  刘明予皱着眉头,心想不会是恶作剧电话吧:“您好,6699号话务员为您服务。” 
  那边终于有动静了,是个让刘明予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熟悉的两个字。 
  “师兄?” 
  刘明予立即听出来是谁了,他根本没想到这世界居然这么小。接个电话都能截到王永志的电话。 
  “干嘛。”他唬着脸问道。 
  王永志愣了一下,像是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能承认。“哦,没事儿,我就是……我就是想问一下你们中国移动的网址。”王永志今天忽然想起来自己的积分可以换奖品了,所以想上网看看有什么好礼物能换。 
  谁想这句话一下子戳中刘明予的怒点了,刘明予心说,好啊,一个一米九的大小伙子居然闲的没事儿调戏移动的话务员,有意思吗?还好意思说喜欢自己,完全扯淡啊! 
  刘明予怒极反笑:“三w点chinamobile点com” 
  王永志不好意思的问:“你能拼一下吗。”王永志是是一级运动员,这个成绩背后的付出很少人知道——他小学三年级就进入体育学校练排球了,别看他现在上了大学,实际上他也就是小学三年级的文化水平。英语他也就会说hello和byebye。 
  可是听在刘明予耳朵里那就是完全不一样了——调戏小女生的果然是他,这种烂招数居然还在用! 
  刘明予气的手都抖啦:“c-h-i-n-m……”刘明予着急之下都没有注意自己拼错了单词。 
  “啊?M?什么M?”王永志愣住了,他即使英语再怎么不好,也知道china怎么拼——最后一位明明是a啊,怎么成了m?
  刘明予一下急了,脸红脖子粗:“什么M?我告诉你什么M!就是‘么’!‘么’你明白了吧!‘么’!!!就是‘么么么么么么么么’的‘么’!!!!!你不就是等着我说完‘么’之后,不要脸的说什么‘师兄你耍流氓~’吗?!你当我不知道啊!!耍流氓的是你吧!!!!耍流氓!!!!!” 
  王永志沉默了,“……” 
  刘明予怒气冲冲像只公牛一样,粗气从鼻孔往外冒。“……” 
  “……我只是想告诉你,china的最后一位是a不是m……” 
  “……” 
  “还有……” 
  “……嗯?” 
  “师兄,你耍流氓……” 
  恼羞成怒的刘明予直接把电话摔了。 
--> 
第 5 章
 刘明予自己觉得自己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被人左右情绪的人,可是偏偏遇上王永志就总是心里不爽。 
  这几天心情不好,自然对女朋友原本的热乎劲就没有了,他这个新女朋友也不是什么能受委屈的人,眼见着男朋友这么不顶用,干脆大辫子一甩就把刘明予踢了。 
  刘明予也乐得清静,分了就分了,一个人也挺好。 
  可是偏偏就有人不让他清静,他这前一天刚分,第二天手机上就来了个电话。 
  刘明予当时正在床上睡得香,迷迷糊糊把手机从枕头边上摸起来看了眼,当时就疑惑的把眉头皱起来了。 
  ——那手机上的来电人就显示了一个字:“他” 
  他?他是谁?谁是他?
  还未等刘明予想清楚,他就瞥到了来电显示上的照片——一件挂在晾衣杆上迎风飘摇的前胸缀满水钻的艳粉色T恤。 
  刘明予一下清醒了。 
  他对着手机想了半天,终于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一定是那天手机拉在王永志那里的时候被对方改了名字。 
  刘明予撇撇嘴:“粉红变态男”不是挺贴切的么,还“他”,说的就跟两人有一腿似地。 
  他拿着手机空等了一会儿,心想不能让王永志以为自己有多急切接电话,要拖着才行。他在心里默数了三十秒,这才嘴角含着笑的按下了通话键。 
  可是就在他手指触向通话键之前,电话断了。 
  “……”刘明予默默的盯着手机,心想王永志一会儿一定会重新打一遍的吧。 
  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黑色的诺基亚还是安静的躺在那里。 
  刘明予忍不住了,抄起手机就按了回拨。 
  那边很快就接起来了,熟悉的温柔声音透过电波传来:“师兄……” 
  刘明予劈头盖脸的问:“刚才那电话我没接,你怎么就不知道再打一遍啊?” 
  王永志被噎了一下:“……呃,我以为你在睡觉。” 
  “就算是鬼在睡觉,都会被你吵醒了喂!” 
  “……” 
  “……” 
  “……” 
  “好了快说,有什么事儿?” 
  “那个……师兄你现在是单身是吗?” 
  刘明予沉下来:“干嘛?” 
  王永志:“如果还是单身的话,要不要和我试试?” 
  刘明予心里一慌,手一抖,按下了挂机键。 
  这事儿就这么撂下来了,或者说是刘明予单方面逃避,可是王永志也没有逼得特别紧,这就给了刘明予逃脱的可乘之机。 
  要说刘明予这人就是一个M,王永志要是真想和他好,就得逼着他,逼着逼着他就从了,不能给他自己选择的机会,一给他选择的机会他就怂。 
  可是王永志不知道,他以为对刘明予好,就是得让他自己选,可是没想到刘明予却离他越来越远。 
  转眼就放了寒假,两人在寒假之间唯一的联络就是王永志发的几条短信“寒假快乐,我喜欢你。”“小年快乐,我真的喜欢你。”“春节快乐,我真的很喜欢你。”“元宵节快乐,我爱你。”“要开学了,咱们能在一起了么?” 
  刘明予一条都没回。 
  再见面已经是寒假过后重开学了。 
  地点是学校图书馆。 
  人物是刘明予、王永志,还有两个女生。 
  一个女生打扮的很潮,穿着短款小羽绒服,正吊在刘明予的胳臂上。 
  另一个女生打扮的粉嫩嫩的就像个大号洋娃娃,被王永志搂着亲密的肩膀。 
  在这种情况下相见的刘明予有点尴尬,可是王永志却云淡风轻的说了句“师兄好”,好像他怀中没有搂着一个女孩子一样。 
  刘明予原本的尴尬也转化成一肚子邪火冒上来了。 
  他的手机里现在还存着王永志给他发过的所有短信,虽然他一条没回,但是他也一条没删。 
  最新一条是大前天发的。 
  可是现在相见却是这种样子,刘明予怎么都压不住心中的火。 
  他心里一直隐隐约约的知道,自己这么消极的对待,就算是圣人也得跑了。可是心中却总有一种想法,认为王永志会一直等着自己。 
  他脸色不豫的抬头看着王永志,表情阴晴不定。 
  吊在刘明予胳臂上的女生娇嗔的开口:“老公,就是这个人占了人家的座位!你得给我要回来啊!” 
  实际上这一切事情的开端就是个小事儿,刘明予的新女友和王永志怀里的那女生为了抢一个图书馆自习的座位吵起来了,后来发展到两个人叫来了各自的男伴来充场面。 
  这种事情刘明予也不好插手,尤其是看到另外一个人是王永志的时候。那两个女生兀自在那里吵,却没有发现自己的男伴正静静的互相望着。 
  王永志的平静更衬托出刘明予的气愤,他现在虽然表情平静,但是实际上只要有一点点的火星,就能让他爆炸。 
  要说女生就是心眼小,眼看着为了个破座位就要动起手来了,王永志怀中的粉红女孩一马当先,伸手就要挠刘明予的新女友。 
  刘明予这时候为了面子赶快挡到女友面前,但是因为对方的魔爪抓人实在太疼,被逼无奈的他只能伸手推开了粉红女生。 
  结果粉红女生立即蛮横的叫了起来:“你推我?你一个大男人居然推我?我是女生诶!你这是性骚扰!性骚扰你懂么,你这是性骚扰!!!你再碰我、你再碰我,我就去告你性骚扰!!!” 
  ——这句话无疑是一个火星,让刘明予心中燃起一把大火,把他最后的一丝理智都给烧光了。 
  “性骚扰?你他妈说我性骚扰?!!!我他妈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的性骚扰!”说罢刘明予大手一伸,在所有围观群众的瞩目下,一把拉过一旁抱着手看着这场闹剧的王永志,然后重重的把自己的嘴巴贴到了王永志的嘴上。 
  ……所有人都安静了。 
  王永志却反应迅速,一把反搂过刘明予,把本就相叠的嘴巴贴的更紧更近,并且伸出舌头顶开了刘明予的牙关。 
  刘明予也不逞多让,搂着王永志的肩膀,亲的投入又缠绵。 
  围观群众的下巴、眼镜全都落了一地,原本两个唇枪舌战的女生这时也瞠目结舌。 
  两人就这么紧紧的抱在一起,使劲的咬着对方的嘴唇,就像是两只野兽在较量一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十分钟过去,两人才喘着气松开了对方的嘴唇,离开了对方的怀抱。可是两个人的手却依旧紧紧拉在一起。 
  “臭娘们看见没有!这他妈才叫性骚扰!”刘明予一抹嘴巴,无限自豪。“现在你男朋友归我了,这是我男人了!” 
  王永志笑了,伸手搂过刘明予的肩膀,使劲揉了揉他的头发。“笨蛋,这是我表妹。” 
  “……”刘明予沉默了,他看看王永志的表妹,再看看自己已经石化的前·女友,脑袋一扭:“那又怎么样!” 
  重重的哼了一声,刘明予就像是得胜的骄傲大公鸡一样,牵着王永志的手大踏步离开了。 
  结果刚一出图书馆的门,刘明予一下就怂了,他嘴里念叨着“王永志王永志,我他妈这辈子的清明都他妈毁你身上了。”说着他就往王永志身上靠:“快快快,赶快扶着我,我迈不开步子了。” 
  王永志噗的一声喷笑了出来。 
  他搂过刘明予,就在人来人往的图书馆门口,又和他交换了一个深深的吻。 
  【完】
-->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写完了TAT。本来只想写4千字的……结果眼见着越写越多、越写越多……嘤嘤嘤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