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桂花落下的季節
關於部落格
  • 3102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狂熱愛 by 黑羽亦

 狂热爱 by 黑羽亦
 
 
狂热爱(一)-H-慎入
 
【内有十八禁内容,不喜此道请直接绕道!不要故意进来,不负责的。】
 
此篇为之前答应给朋友的文章!一直拖到现在才贴!!
 
(一)
 
「唔嗯…嗯…唔嗯…」
 
舌尖努力挑逗著口中又大又长的肉根,想要整根含住已经有点困难,而且注意力总是很容易
被下身那根,插在体内不断疯狂转动的按摩棒引开。
 
「旖卿,这样可不行哦!要是你再不认真一点…到时比我先射的话…」
 
言语充满著轻浮,大手抚摸著王旖卿的头,顺势用力往下按,好让自己雄伟的分身一下子深
入旖卿的口中。
 
「唔嗯-」
 
肉棒猛然一下子冲入喉的不适,让王旖卿下意识的想吐出来,只可惜对方似乎早有预感,一
双大手紧按著王旖卿的头不让王旖卿称心如意。
 
「唔嗯…唔嗯嗯…」
 
只能咕哝著不舒服的音节,再次活用著舌尖挑逗,才让男子满意的松手。
 
「这才对嘛…」
 
「嗯…唔唔…呜嗯…」
 
鼻间呼出的气越来越急端,因为身後的按摩棒已经很成功的挑起了自己的快感,挺立的分身
也已微微颤抖著,顶端的铃口早已泌出不少汁液,很想射出但却只能强压下来,因为如果他
不让对方比他早缴械的话,等一下就不能…
 
「哦哦,看你的样子好像快射罗!」
 
得意的音调一直在提醒著王旖卿,看著一方面要挑逗自己一方面又要压下快高潮的愉悦…那
痛苦扭曲的脸,小小满足了他虐人的快感。
 
「嗯…」
 
很努力的想调整已经往高潮快感狂奔而去的注意力,卖力吞吐著口中的硬热,主动的让那硕
大深入喉间。
 
「唔…不错嘛…还抓的回来…」
 
感受到硕热被窄紧的喉道束缚,湿热的夹挤,让他原本平淡的快感,一下子被勾到了顶端。
 
「唔嗯…唔…」
 
口中的硬热开始微微颤动著,这样的反应让王旖卿更加卖力的深入吞吐著。
 
「嗯…妈的…还真爽…」
 
被挑起的快感,让上位者忍不住口出愉悦的市井秽言,下意识的伸手按住那一上一下的头
髗,紫红色的发被压的凌乱。
 
「哈唔…嗯…」
 
随著口中硕大越发激烈的颤抖的反应,吞吐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啊嗯…要去了…」
 
腰部开始主动的在王旖卿的口中抽插著,快要高潮的快感让上位者很本能的让欲望主导著一
切。
 
「唔嗯…嗯嗯…」
 
口中那粗鲁的律动让王旖卿很不适,但也只能忍耐,因为他也快要撑不住下身想爆发的快
感。
 
「去了…嗯-」
 
用力的深入那湿热的喉道,大量的灼热液体就这样硬生生的被灌入王旖卿的口中,直接顺著
喉咙入腹。
 
「唔…咳…咳…」
 
当对方将发射後萎软的分身抽出之後,王旖卿连忙轻咳了几下,因为喉中的液体似乎有点
浊,所以没有完全吞下。
 
「哈…哈…真不错…原本以为你会先忍不住的…」
 
大手奖励似的摸著王旖卿的头,看著那白晰的脸蛋早就因为欲望而涨著妖豔的色彩,紫红色
的中长发拖他的福,凌乱的披散著…
 
很想回应对方的话,可是快要高潮射出的感觉,让王旖卿很自然的就著原本跪坐的姿势,不
断顶动著腰一上一下,让插在体内的按摩棒微微的插进抽出著。
 
「嗯啊…哈啊…啊-哈…哈啊…」
 
终於解放了忍了很久的欲望,脸上那满足的表情,带著更上诱人的色彩。
 
「还真的是只好色的小猫咪呢…」
 
看著王旖卿为了得到快感而自力自强的淫乱举动,使得他原本萎缩的分身,再一次被挑了欲
望,不过,他还不急著发泄,他想要…看眼前这只小猫表现的再淫乱一点…
 
「既然你都已经自行解决了…那我们就各自回教室上课吧…」
 
微蹲下身子,大手轻抓著王旖卿的发扯著,让王旖卿仰头望著他,嘴角那邪恶的弧度令人害
怕。
 
「韦…韦哥…」
 
开口的嗓音有点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口太乾渴,表情,因为听到温凌韦要离开而惊讶。
 
「那我走了…」
 
「不…韦哥…等一下…」
 
著急的伸手抓住温凌韦的衣角,脸上的表情很奇怪,好像是不知道自己为什麽会伸手去抓对
方的衣角。
 
「怎麽了?已经自己解决了还不够吗?」
 
「…」
 
没有摇头没有点头,但也没有说话,不过羞红的脸却也默许了温凌韦的话。
 
「怎麽啦!敢拉住我却不敢说嘛!」
 
蹲下身子,轻俘的抬起王旖卿羞红的脸,不敢直视著温凌韦此刻得意的表情,仍然跪坐著的
双腿下意识的夹紧…
 
=待续=
 
 
 
 
狂热爱(二)-H-慎入
 
【内有十八禁滚滚文!请慎入!不要故意进去!】
 
(二)
 
蹲下身子,轻俘的抬起王旖卿羞红的脸,不敢直视著温凌韦此刻得意的表情,仍然跪坐著的
双腿下意识的夹紧。
 
「…」
 
「不说就是不要,不要我就走了…」
 
「不…」
 
第二次伸手去抓温凌韦的衣服,只见温凌韦似乎很满意王旖卿的举动,再次蹲下身,眼神直
勾著王旖卿瞧。
 
「韦哥…我…唔…」
 
才刚开口就被温凌韦封住了唇,舌尖马上被同类勾缠住,强迫缠绵的深吻,加深了彼此之间
的欲望。
 
「呼…想要吗?」
 
恶意的舔著王旖卿的唇,手也早就伸入雪白的制服里,长满粗茧的手刻意的轻触著王旖卿那
白晰又敏感的皮肤…
 
「嗯…要…我要…韦哥…」
 
早就经不起温凌韦这恶意的挑逗,下意识的引起身子,双手紧紧圈住温凌韦的颈,那欲求不
满的模样是如此的勾人。
 
「真诚实…我最喜欢诚实的人了…」
 
手不知何时来到王旖卿的身後,将仍在努力转动的按摩棒抽出,满意的听到王旖卿的嘤咛
声。
 
「唔啊…韦哥…进来…想要…想要…」
 
「想要什麽?要说清楚哦…」
 
「想要…韦哥的肉棒…插进来…」
 
「真乖…不过这样说还不够清楚哦!」
 
「…」
 
带著欲望的眼神夹杂著疑惑,那样子更加的令温凌韦感到兴奋。
 
「你应该要说的更仔细…更清楚一点…」
 
「…」
 
看到温凌韦那邪恶的眼神,王旖卿像是了解了什麽,原本就够红豔的脸变的更红。
 
「…请韦哥…插进来…」
 
涨红著脸,主动的把下身最私蜜的部位露露在对方的面前,跪趴在软垫上,说著。
 
「你说什麽…抱歉我听不清楚…」
 
很满意王旖卿此刻羞耻的主动姿势,双手轻放在王旖卿在他面前翘起的嫩臀,指腹恶意的在
那发红著微微收缩的穴手轻按著。
 
「唔…请韦哥…把硬硬的肉棒插进来…插进…旖卿的小穴来…」
 
脸已经红到不能再红,只希望对方可以不要再逼自己说出这样淫秽的字眼。
 
「哦~你是说要插进这里吗?」
 
原本只是在穴口按摩著的指腹,浅浅的插入再抽出来。
 
「唔嗯…是的…请插进来…插进旖卿淫乱的小穴…」
 
这样不断的恶意挑逗,早就让王旖卿的分身出现强烈的反应了,腰还下意识的想要配对温凌
韦方才浅出的指腹。
 
「早点这样坦白…就不用受这麽多苦啦!可爱的旖卿…」
 
终於听到想听的字眼,温凌韦先是俯下身,在王旖卿敏感的耳边说著,不忘轻吻上敏感的耳
廓,早就蓄势待发的硬热,一下子便整根没入那窄紧的甬道。
 
「唔啊…哈啊…进来…韦哥…韦哥…哈啊…」
 
被一下子深深填满的快感,让王旖卿愉悦的仰著头呻吟著,腰早就很自动的摇摆著,迫不及
待的享受著肉体的欢愉。
 
「嗯…旖卿…啊…还是这麽的紧…」
 
看著下身主动摇著身体的王旖卿,温凌韦也忍耐不住自身的愉快,双手紧握著那纤细的腰,
粗暴的快速抽插著。
 
「啊啊…韦哥…韦哥…哈啊…还要…再多一点…嗯啊…唔嗯…」
 
口中的呻吟,随著下体不断传来的快感而越来越淫秽,不同於刚刚的强迫,这次王旖卿可是
很很甘愿的呻吟著。
 
「夹的好紧…旖卿…唔嗯…喜欢嘛…喜欢我这样欺负你对吧…」
 
紧抱著王旖卿的腰坐起,一手轻架起王旖卿的左脚,让自己的硕大可以再插的更深入。
 
「啊啊啊…哈啊…喜欢…旖卿…最喜欢…韦哥的肉棒…唔嗯…再深一点…再插深一点…嗯
啊…」
 
贪婪的想要更多更多的快感,不断开口央求著,身体也更加淫乱的配合著温凌韦粗鲁的抽送
动作。
 
「旖卿…唔嗯…你真的好美…」
 
难得松口对怀中人儿的赞美,空閒的手粗鲁的扯掉王旖卿的制服,疯狂的啃咬著那细白的颈
肩与美背,更不忘挑逗著因兴奋而挺立的乳尖。
 
「唔嗯…啊哈…韦哥…还要…更多…唔嗯…哈啊…快点…再快点嘛…」
 
带著柔媚娇音的呻吟,大大的刺激著温凌韦的感官,强制的将王旖卿转向自己,激烈的吮吻
著,手更抚上王旖卿已泌出汁液的分身,快速的套弄著。
 
「哈啊…韦哥…不行…这样…这样会…会…射出来的…」
 
还不想结束,还不想那麽快就结束这场肉体的享宴,他还想要更多,更多愉悦的快感。
 
「你这只好色的小猫…」
 
 
=待续=
 
 
 
 
狂热爱(三)-H-慎入
 
【此篇文章有十八禁之滚滚H文!不喜此道请绕道!感激不尽!】
 
(三)
 
「你这只好色的小猫…」
 
知道王旖卿的意图,温凌韦只是勾起迷人的笑容说著。
 
「唔嗯…对…旖卿还想要更多…韦哥…韦哥…嗯啊…不要停下来…再多一点…哈啊…旖卿还
想要…想再搞久一点…嗯啊…」
 
双手有点无力的想扯开温凌韦握著分身的手,只可惜身体愉悦的使不出一点力气,只有力气
发出淫乱的呻吟。
 
「那就…如你所愿…」
 
松开握著王旖卿分身的手,双手同时勾架起王旖卿的双脚,更加深入著王旖卿紧窒的甬道,
更粗爆的抽插著。
 
「啊啊…又更深了…嗯哈…好棒…韦哥…韦哥…唔嗯…哈啊…」
 
「旖卿…嗯…我的旖卿…你是我的…永远都是…」
 
不断的呢喃著,此刻的话,充满的暴露了温凌韦对王旖卿的占有欲是多麽的强烈。
 
「哈啊…韦哥…哈…嗯啊…不行了…旖卿…旖卿想射了…哈啊…」
 
令人无法抵抗的愉悦活塞运动,已经将王旖卿的快感一层一层的叠到最顶端了,直挺的分身
已经开始渲泄些许的白液。
 
「我也快了…旖卿…旖卿…嗯啊…」
 
插抽的动作越来越粗爆快速,只因温凌韦也快要撑不住体内想发射的欲望。
 
「唔嗯啊…啊…嗯…韦哥…韦哥…哈啊…不行了…啊啊-」
 
「嗯-」
 
几乎跟王旖卿同时达到高潮,温凌韦将大量的精液射入王旖卿的体内之後才抽出来。
 
「哈啊…啊…哈…韦哥…」
 
身体已经摊软在体育用的软垫上,高潮的快感让王旖卿的脸颊染著更加妖媚的颜色。
 
「呼…呼…中午…别忘了要到顶楼来…」
 
看著王旖卿被自己插红的小穴,不断收缩著穴口,那浊色的液体流出的淫秽画面,让温凌韦
困难的咽了下口水,要是再不离开,他一定又会再压上去,可是今天早上的运动已经超量
了,他可不想一下子就累坏王旖卿这可爱的奴隶,快速的整理好自己的服仪,离开前不断在
王旖卿耳边提醒著。
 
「是的…韦哥…」
 
体力不像温凌韦那样恢复的快,感觉到脸颊上有著温凌韦温暖的手暖,脸蛋漾起带著羞怯的
红色,只可惜温凌韦不见的看的出来。
 
碰-
 
听到仓库门被关起的声音,王旖卿才撑著身子,整理自己的服装。
 
看看时间,已经是第一堂上课中了。
 
望著刚刚被温凌韦丢到一旁的按摩棒,拾起之後关掉开关,因为温凌韦刚刚没有交待,所以
王旖卿也不知道该怎麽处理这个在学校绝对会引起注意的东西。
 
「怎麽办…韦哥没说要载著…」
 
脸蛋又红了起来,这种东西要是随便丢在体育用品仓库的话,一定会被发现的…一时要丢也
不知道丢哪里才保险。
 
「唔嗯…难道…真的要再插回去吗…」
 
看著手中那根巨物,王旖卿突然想到了温凌韦的,一时之间,竟然发现下身又有了反应。
 
「真是的…为什麽又…唔嗯…哈啊…韦哥…韦哥…」
 
原本穿好的制裤又被王旖卿褪了下来,拉下底裤,身体靠著墙壁坐下,手很顺的握住已挺主
的分身套弄著。
 
「嗯啊…韦哥…韦哥…哈啊…」
 
忘情的不断套弄著,口中呻吟著温凌韦的名字,光只是这样并不够,突然想到手上还拿著按
摩棒,想也不想的便将手上的按摩棒插进自己的小穴里。
 
「啊啊啊-插进来了…韦哥韦哥…嗯啊…好棒…韦哥的…韦哥的肉棒…」
 
幻想著体内的按摩棒是温凌韦的肉棒,王旖卿并没有打开按摩棒的开关,只靠著自己的腰上
下摆动著,让按摩棒一上一下的抽插著。
 
「啊哈…嗯啊…啊…啊…韦哥…韦哥…唔嗯…哈啊…不行了…哈啊…啊啊-」
 
不断幻想著刚刚交欢的场景自慰著,也许是刚刚已泄过两次,王旖卿这次很快就达到了高
潮。
 
「哈哈啊…」
 
当~当~当~当~
 
下课钟在这个时候响起,王旖卿休息了一下之後便起身,再整理一次服仪,离开体育用品仓
库,上课去了。
 
而那根按摩棒…就这样一直插在王旖卿的体内。
 
 
==待续==
 
 
 
 
狂热爱(四)-H-慎入
 
(四)
 
 
内有H,请慎入!谢谢!
 
手撑著下巴,双眼虽然停留在讲台的讲课老师身上,但注意力根本不在讲课上。
 
「…!」
 
很突然的想往窗外看,却正巧看到熟悉的人影,正大刺刺的往校门口走去。
 
是温凌韦!
 
「…」
 
虽然现在仍在上课中,但是温凌韦却毫不介意的从大门口跷课离开,真让王旖卿好奇,温凌韦是要上哪去?
 
「王旖卿,上课不专心在看哪里啊!」
 
「…呃!对不起老师。」
 
太过直接的看著窗外的下场,就是被老师当场当出来。
 
「哈哈哈哈~」
 
「…」
 
四周同学的嘲笑声,并没有让王旖卿感到丢脸,眼神再次看向窗外,温凌韦的身影早已不见。
 
原本就已经不想专心听课了,目睹到温凌韦大胆跷课的行迳,更加的让王旖卿直接放弃这堂无聊的历史课。
 
韦哥不知道要去哪里?
 
内心很自然而然的思考著温凌韦的行为举动,虽然他跟温凌韦的不纯关系已维持三个月,而且两人也同居了三个月,但他对温凌韦的一切,却毫无所知。
 
他知道的部份,也只有温凌韦是大企业家的独生子,个性冷漠不爱理人…但是这样,都是大家所知道的…
 
『…中午…别忘了要到顶楼来…』
 
「…」
 
突然想到早上两人激情过後,温凌韦留下的话,脸蛋一下子又红了起来。
 
好吧!至少他比别人多知道一点,那就是温凌韦的〝需求″量很大…
 
不过…想不到,与温凌韦这不纯的关系,竟然一眨眼就维持了三个月…
 
「第102页,这次的期中考,问答题的部份有许多都是从这里抓出来的…」
 
「…」
 
讲师的话仍然是淘淘不决的放送,但是王旖卿的思绪,却已经回到三个月前,他与温凌韦在北区最热闹的商业区遇到的情景…
 
 
「没见过你…第一次出来?」
 
「…」
 
有点害怕的紧握著自己的手臂,王旖卿一直到现在都很犹豫,自己真的非得用这种方式,才能让自己不受那些人的威胁吗?
 
援交!
 
自己竟然得用这种方式赚钱,不过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除了这个方法,他不知道要怎麽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赚到他要的钱…
 
「看样子真的是第一次呢!」
 
很不客气的伸手抬起眼前男孩子的下巴,当他看到男孩眼中的惊恐、害怕,犹豫又挣扎的情绪时,体内有点恶劣的玩心就这样被挑起。
 
「五万怎麽样?」
 
「咦!」
 
以为自己听错了,王旖卿很直接的露出惊讶的表情。
 
「长的那麽漂亮又是第一次,我开价五万,如何?」
 
「…」
 
「不做?」
 
「…我做…」
 
低下头,虽然知道援交是不对的,可是他真的已经没有办法可想了,更没有…其他人可求救…
 
「那就走吧!」
 
唇角仰起一抺笑,很霸道的抓住王旖卿的手腕硬拉著人往附近的宾馆走。
 
「…」
 
心脏跳的很快,好像快要忘记怎麽呼吸,他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要跟个陌生的男人援交。
 
死去的母亲如果知道了,会怎麽想?
 
…想那麽多做什麽!人都已经死了…剩下他一个人…孤伶伶的…
 
 
「…做的不错…你学的很快嘛!」
 
像是在称赞的揉著跨下正在帮他服务的王旖卿的头,男人似乎很沈浸在调教新手的过程里面。
 
「…」
 
困难的含著烫热的硬物,其实对王旖卿而言,为男人服务这件事,并不能说是第一次…只不过,跟上次是被人强迫的方式相比较…这次的行为至少还算是半自愿性的…
 
「专心一点…服务男人的时候怎麽可以想著别人呢!」
 
用力的按下王旖卿的头,让下身火热的硬物粗鲁的更加深入王旖卿的口腔。
 
「唔咳…」
 
痛苦的眼神没能让男人看见,下意识的想反驳自己并没有想著别人,才知道这有多困难。
 
「好好的活用你的舌头才行…像刚刚那样…」
 
很刻意的摆动著腰身,让硬物在王旖卿的口中抽动。
 
「唔…」
 
在男人的提醒下,王旖卿这才再度专心的服务著,顺从的吞吐、吸吮,舌尖顺著那硬物的形状滑动舔弄著。
 
「嗯…对…就是这样…你真的很有潜力呢!」
 
发自内心的发出愉悦的低吼,男人没想到第一次的服务能有那麽好的表现,按压在王旖卿头上的双手,下意识的加动了力道。
 
「…」
 
咽喉不断受到粗鲁的冲击,痛苦的感觉加深不少,下意识的想逃离,却受限。
 
「忍一下吧!会有点难受…」
 
已经不想再装绅士了,男人现在单纯只想发泄,紧抓著王旖卿的头,很自动的抽送起来。
 
「唔嗯…」
 
困难的承受著,一直到耳中听到男人的低吼,口中满溢了腥浓的液体,感觉到头部的束缚松开,下意识的跑进厕所,将口中的液体全数吐出。
 
「咳咳…唔…」
 
望著洗手台里的白浊发愣,直到突然被人从身後抱住…
 
「哇啊…」
 
「你这样子…还真美…」
 
粗鲁的硬转过王旖卿的脸蛋,那唇边沾著些许体液的模样,让男人满意的称赞之後狠狠吻住,不在乎口腔里的浓液,强迫对方的同类勾缠吸吮,双手也没閒著,伸入被还未被扯乱的衣裤里,极尽所能的挑逗抚摸著。
 
「唔嗯…嗯…」
 
双手下意识的想扯开男人的手,却感觉到身体一阵发软,因为男人的挑逗技巧,真的让王旖卿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愉悦。
 
「你放心…我不像一般的客人那麽强硬…如果不让你有感觉,那我会很没有成就感的…」
 
在王旖卿的耳边轻声说著,那富有磁性的嗓音,听起来竟然格外诱惑人。
 
「唔…啊…」
 
下身突然被烫热的手掌包覆搓揉著,愉悦的嘤咛声顺著身体的意志泄露出口。
 
「声音很好听嘛!」
 
笑容更加深刻满意,厚度适中的唇,直接的含著粉嫩柔软的耳垂,吸吮挑逗。
 
「唔嗯…」
 
男人刚刚对他那羞耻呻吟的称赞,反到让王旖卿不敢再发声。
 
「看来你全身都很敏感呢!这样才好…」
 
原本包覆搓揉的举动,现在已经改握住有些微反应的肉柱,套弄著。
 
「啊唔…唔嗯…」
 
下意识的咬著下唇不发出更羞耻的呻吟声,身上的衣服,早被男人褪去了大半。
 
「那麽好听的声音藏起来多可惜…」
 
将全身透著诱人红彩的王旖卿抱起,走回该办事的床上,温柔的将人放上床,魁武的身体压上那瘦弱的身躯,吻上王旖卿喉间的凸起,慢慢沿著锁骨、胸腺,更直接来到已有反应尖起的淡褐…
 
「唔啊…哈啊…」
 
双手不自觉的紧抱住男人,愉悦的呻吟再次不小心渲泄而出。
 
「你真的很敏感呢!」
 
抬起头,看著不断喘著气,胀著红豔脸蛋的王旖卿,男人真的是越来越忍不住自身的欲望,吻上王旖卿的嘴,手握住有反应的肉柱套弄著。
 
「嗯…」
 
皱著眉头,不是因为不舒服,而是因为强烈的刺激,让王旖卿觉得身体的愉悦强烈到他快无法承受,很快的就在男人的套弄下渲泄。
 
「唔-」
 
下意识的弓起身体,还无法从顶端的快感回过神,就感觉到异物强行深入身後的紧窒。
 
「啊啊-」
 
抱紧著男人健壮的身体,男人深入的手指正恶劣的在里面窜弄。
 
「吸的很紧呢…」
 
真的是越来越满意王旖卿的身体,男人用著沾著王旖卿射出的体液润滑著,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让欲望深入。
 
「唔嗯啊…哈啊…好热…」
 
觉得身体越来越热了,无法控制的躁热,让王旖卿混身不对劲的扭动著。
 
「漂亮的美人,你真的很让人无法忍耐呢…」
 
抽出手指,架起王旖卿的双腿,早等著发泄的硬热,忍不住冲动的一次深入到底。
 
「哇啊-痛…好痛…」
 
「…痛吗?真抱歉…」
 
很难得对与自己做交易的人如此温暖,但是看到王旖卿扭曲的脸,让男人觉得心里有点不舍,但体内最原始的欲望,仍然是驱使著男人摆动著腰,猛烈的进出令他著迷的紧窒湿热。
 
「唔嗯…哈啊…哈啊…痛…唔嗯唔…」
 
双手紧捏住男人的肩,原本还很愉悦的,但是粗大的硬热不断抽送的进出动作,早将刚才的愉悦给赶跑了。
 
「乖…再忍一下就好了…」
 
下意识的安抚著仍因为他的动作而痛苦的王旖卿,温柔的吻著王旖卿美丽的脸蛋。
 
「唔嗯…哈啊…」
 
男人不经意的温柔,王旖卿都感受到了,虽然明明是来援交的,可是男人对他的态度,却让他一直觉得自己是被尊重的…
 
明明一样是与男人上床…比起一年前…被那些人胁迫的状况…
 
「嗯啊…哈啊啊…」
 
原本被压在身下的体位,被男人强而有力的双臂拉起身子,痛楚已没有一开始来的强烈,一种微弱的酥麻感渐渐取代,愉悦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双腿已下意识的夹紧男人的腰,双手也用力抱住男人的颈…连太过瘦窄的腰,都不自觉的配合著男人的动作摆动著。
 
「…越来越有感觉了…是嘛?」
 
察觉到王旖卿的变化,男人露出一抺笑容,只可惜王旖卿看不到,脑袋被愉悦的感觉冲的发胀,喘息与呻吟全都毫不考虑的在男人的耳边放送。
 
「唔啊…哈…是…是的…」
 
诚实的回应,换来更多的快感,男人有技巧的拉扯著王旖卿的大腿,让硬热可以更深入,更顺利在窄致的穴里冲刺著。
 
「唔嗯啊…哈啊…好…好舒服…唔…」
 
感觉到有著下身激烈的挺直著,两个炙热的男体相互磨蹭的快感,让王旖卿早忘了自己援交是为了钱,不是为了享受。
 
「真是个诚实的乖孩子…」
 
很满意王旖卿的反应,体位又熟练的做个变换,让王旖卿跪趴在自己的面前,再一次从身後全数挺进红肿的里面。
 
「啊啊…」
 
比第一次进入时更加有力的冲击,已经让王旖卿分不清现实的感觉,沈浸在愉悦里,不管是身体,还是心里,都很诚实的回应著,回应著男人的行为。
 
「唔嗯…要去了…」
 
感受到自己的极限,身下人愉悦动听的呻吟,动作已无法再轻柔,控制不了的粗鲁,让男人越来越像野兽。
 
「唔嗯…啊…哈啊-」
 
比男人早一步渲泄出来…
 
「嗯-」
 
用力的进入最後一击,将温热的欲源毫无保留的全数送进王旖卿的体内。
 
「哈…嗯…」
 
体内被热液充斥著,原本就红润的脸蛋,在意识到那热液是什麽之後,竟然下意识的更红了。
 
说实话,这次的体验,真的让他很有感觉…
 
「…怎麽想到要出来援交?」
 
洗过澡之後的男人,边擦著头发,边从宾馆的冰箱里拿出饮料,递给同样刚洗好澡的王旖卿…
 
「…」
 
接过饮料,低下头,没有回话。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但是…谁叫自己出生不好,又被人威胁…
 
「…不方便说也没关系…不过,身为一个学生,虽然是特地跑到这里来援交,还是难保不会被认识的人发现吧!」
 
将毛巾挂在膀子上,为自己拿出了一罐啤酒,好像没看到坐在床上的王旖卿,那惊讶的表情。
 
「…」这个人…为什麽知道他是学生?
 
「…不但知道你是学生,还知道你是谁…王旖卿…对吧!三年二班的…」
 
咚-
 
「…」
 
拿在手上的饮料掉在地上,王旖卿不懂自己都已经刻意跑到离校那麽远的地方,为什麽第一次援交的客人竟然会知道他是谁?
 
「你不要紧张,我不会拿这个来威胁你的,我不过是刚好跟你念同一所高中,而且就在你隔壁班…」
 
「…怎麽…可能…」
 
敢加不敢相信的瞪大眼,如果真在他隔壁班,为什麽他从来没见过眼前这男人。
 
「也是啦!我几乎很少去上课的…呐,这是我的学生证,我叫温凌韦…」
 
知道王旖卿不相信,温凌韦很大方的拿出自己的学生证给他看。
 
「…」
 
温凌韦…
 
他虽然没见过,但是他却听过他的大名,他是温氏企业的独生子,有钱人家的公子哥…
 
=待续=
 
 
 
 
狂热爱(五)-H-慎入
 
(五)
 
 
内有H,请慎入,感谢。
 
温凌韦…
 
他虽然没见过,但是他却听过他的大名,他是温氏企业的独生子,有钱人家的公子哥…
 
「这下你相信了吧!」
 
喝著饮料,温凌韦那毫不在乎的态度,让王旖卿更加不懂为什麽眼前的人要让他知道他的底细?
 
一般援交不就是简单的一场交易吗?
 
对方是谁、是做什麽的根本就不重要…
 
「看你的样子似乎是很缺钱吧!」
 
「咦!」
 
「不然就不会跑到那麽远的地方来援交…」
 
走到王旖卿的面前,帮他将掉在地上的饮料捡起来递给他。
 
「这…这应该…不管你的事吧!」
 
没有接过手,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对方要做什麽,他还是很害怕。
 
「你不用那麽害怕,我只是…想跟你谈另外一笔交易而已…」
 
硬将饮料罐塞进王旖卿的手中,大刺刺的坐在他的身边,很满意此刻王旖卿一直躲著他视线的举动。
 
「另外一笔交易…」
 
转过头,下意识的开口问著。
 
「当然,不过在跟你谈这笔交易之前,我得先知道我必须付出多少,才能再决定我是否真要跟你提出这笔交易…」
 
言下之意,就是温凌韦愿意为他筹钱。
 
「…」
 
「你这样什麽话都不说,是怕我付不出那笔钱,还是觉得自己可以筹出钱?」
 
「…」
 
低著头,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真能在期限之内把钱凑出来,但是面前温凌韦提出的交易,他不用想也知道是什麽,只不过他不懂的是,他跟他根本就一点都不熟悉…为什麽…
 
「…难道…你以为…每个跟你援交的客人,都会出跟我一样的价钱吗?」
 
似乎是看出王旖卿的疑惑,但温凌韦首要先做的,是说服王旖卿点头与他做另一项交易。
 
「!」
 
「虽然援交是可以在短时间赚到不少钱…而且你确实也长的够漂亮,不过就凭你才刚出线,根本没什麽经验,还要小心不要到时候钱没拿到还受到伤害…不是每个客人都像我这麽好心的…」
 
很恶意的伸手帮王旖卿的发拨向耳後,喝完的饮料顺手丢向垃圾筒。
 
「…」
 
双手下意识的握紧手中的饮料,温凌韦说的很对,他根本没做过援交,虽然刚刚跟温凌韦的交易感觉不错,但不代表每个人都是这样,而且他知道这一带跟他做一样事情的人也不少…
 
「你考虑好了吗?」
 
「…一百万…」
 
「…一百万而已?」
 
「十二个月,每个月都要一百万…」
 
仍然没有正视身边的温凌韦,因为他很怕等一下得回答他,为什麽需要这些钱。
 
「…可以!不过我有其他的条件!」
 
「咦!」
 
惊讶的转头看著温凌韦,没有想到他竟然没有问他为什麽需要这些钱…
 
「我可以一个月支付你一百万,为期一年,我会准备合约,以确保双方的权益,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三个条件,第一,你得搬来跟我住,你放心,吃住的费用都是我来负责,第二,跟我签了合约,你就只能服务我一个人,如果我发现你私下去赚【外快】,我们的交易就立刻终止,第三,你得无条件配合我的一切,那怕是在学校上课的时候要你陪我,你都不能拒绝…你放心,这间学校的资金有一大半都是我们家支付的,我会跟老师打个照面,你不用担心自己毕不了业…一年到期之後,我们就各不相欠!如何?」
 
「…」
 
仍然是惊讶的表情看著温凌韦,好像以为自己是在作梦,虽然说不是无条件,但是这些条件听起来并不会特别过份…好吧!第三条的要求是危险了一点,但是…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啊!
 
「我还在等你的答案呢!旖卿…」
 
将手伸到王旖卿的脑後压向他,两人的脸与脸之间的距离非常近,近到只要一个倾身,就可以碰到对方的唇。
 
「…我…我答应…」
 
在他开口回应之後,得到的,是个一点都不意外的深吻。
 
 
「…韦哥…你在吗?」
 
依照约定,中午用餐的时间来到顶楼,这里是温凌韦的地盘,没有他的同意,别说学生了,连老师都不敢随便进入。
 
「…奇怪…人呢?」
 
迈开步伐走出梯口,东张西望就是没看到人,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一举一动正被人大刺刺的注视著。
 
「…咦…难道韦哥说的顶楼不是这里?」
 
就在王旖卿呆愣的望著空无一人的顶楼时,突然被人用力从身後抱住…
 
「…终於等到你了…」
 
「哇啊-韦…韦哥!」
 
「为什麽迟到!」
 
双手紧紧抱住王旖卿的腰,整个人的重量有一大半都压在王旖卿的背上,混厚好听的嗓音,充斥著危险的质问。
 
「…对…对不起…因为老师晚了五分钟下课!」
 
被温凌韦方才的举动吓到差点飞了半条魂,好不容易才安下心跳之後,另一个挑动他呼吸心跳的事开始发生…
 
「哦~该不会是史老师的课吧?」
 
「是…唔嗯…是的…」
 
胀红著脸,喘著粗气,全身一下子被人逗弄的发软。
 
「真好啊!你的身体一直都那麽敏感…」
 
热气不停在王旖卿的耳际搔扰,而真正让王旖卿感到全身发热发酥的凶手,是早窜入王旖卿衣内的双手。
 
「唔嗯…不…不是的…是…哈…韦哥的技巧…太好…」
 
已经直接把身体的重量交给温凌韦,双手不像最初几次那样想扯开那双不安分的手,微仰著头发出愉悦的呼吸声,更主动的转头亲吻著温凌韦的颊。
 
「你的嘴真甜呢…哦~这是什麽…」
 
手来到王旖卿的身後,碰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唇角带著恶劣的笑意问。
 
「唔嗯…这个…」
 
「我还在奇怪怎麽东西不见了…你该不会是…整个上午都插著这个在上课吧!」
 
「是…是的…因为…那种东西…就这样丢在那里…哈啊-」
 
话都还没说完,就因为身後的硬物被猛然抽出而发出愉悦的嘤咛声。
 
「这个东西丢在那里是很不适合…不过我怎麽都想不到你竟然会把他插在里面…」
 
将那情色的东西拿到王旖卿的面前,口气仍然带著玩味。
 
「唔…」
 
脸蛋仍然是红润的,双眼有点茫然的看著眼前那情趣用品,脑中的思绪有点无法清醒。
 
「旖卿真的是个淫荡的小猫…漂亮又受教…又听话…让我真的好喜欢…」
 
直接把情趣用品丢在地上,王旖卿原本被半褪的制裤与内裤,被温凌韦粗鲁的全数扯掉,将人抱到有阴影的地方坐下,让王旖卿背对著他趴跪在面前,看著那剧烈收缩中的穴口,粗鲁的深入两指侵掠著。
 
「…韦…韦哥…唔嗯…哈啊…」
 
「才放进去就吸的好紧,很主动的一直吸著呢…」
 
很满意王旖卿身体的反应,两指不断努力的深入里面搅弄著,听著传入耳中的愉悦呻吟。
 
「唔嗯…哈啊…韦哥…唔嗯…」
 
身体早在温凌韦近三个月的调教下变得更加敏感,欲望也变的容易被人挑起,一直都增加不了的瘦腰,早就配合著温凌韦的动作激情扭动著。
 
「腰都主动的扭成这样了!该怎麽办才好呢?旖卿…」
 
很故意的问著,原本粗鲁的动作,突然变的轻柔,这搔不到痒点的行为,让王旖卿的身体感到难受。
 
「韦…韦哥…不要这样…好难受…」
 
带著欲求不满的表情转向後面看著温凌韦,他想要得到满足,非常想。
 
「原本我还在担心,像我这样需求量大的人会让你吃不消…可是…」
 
将手指抽出来,看著一张一缩的红肿穴口,解开束缚许久的欲望,那直挺雄壮的硬热迫不及待的弹出来,胀的发紧的顶端,在刚碰触到不停受缩的穴口,便狠狠没入所有,连喘息的空隙都不给就发狠的抽送著。
 
「唔啊哈…嗯啊…哈啊…韦哥…韦哥…好舒服…再进来一点…唔嗯…」
 
身後粗鲁的撞击,火烫的磨擦,被充实的填满的愉悦,让王旖卿诚实的溢出淫秽的呻吟。
 
「旖卿好淫乱哦!需求比我还大呢!」
 
「嗯啊…哈啊…韦哥…深一点…想再深一点…」
 
像是完全没听到温凌韦的话,王旖卿现在只想满足自己,因为…这是温凌韦教他的…忠於自己的欲望与感觉…
 
尽情的享受一切愉悦的感觉!
 
「想再深一点吗?没问题…」
 
很熟练的将王旖卿抱起坐著,一手架起王旖卿的左大腿,另一手熟练的套弄著已泌出液体的肉柱,嘴巴也不閒著的啃咬著那细白柔嫩的肩颈。
 
「唔嗯啊…哈啊…好深唔嗯…韦…韦…哈啊嗯…嗯嗯啊…」
 
很真实的吟出悦音,脸蛋上的红润,跟身体里透出的豔红,正努力挑逗著温凌韦体内的兽性。
 
「旖卿…我的旖卿…嗯唔…」
 
「哈啊…韦…韦哥…已经…已经…哈啊…快了…」
 
身体内的快感越推越高,被套弄的肉根铃口已喷出了不少液体。
 
「才这样就要高潮了吗?旖卿还真是猴急呢…」
 
很恶意的突然停下猛烈的抽插运动,连套弄著肉柱的手也停下了。
 
「唔咦…韦…韦哥…怎麽…怎麽这样…」
 
下意识的带著哭音,原本就快到顶的,现在被硬生生打下来,让王旖卿痛苦的不得了,很主动的摆动著自己的腰,让仍直挺在他体内的性器继续抽动。
 
「看到你这表情,心情都很好呢!」
 
恶劣的双手轻抱著王旖卿,让王旖卿仍然可以自动自发,舌尖不停的挑逗著王旖卿的耳垂,因兴奋而挺立的乳尖,正被温凌韦的手轻捏搓揉著。
 
「啊哈…韦哥…韦哥…不行…这样不行…不够…唔…嗯…」
 
虽然没有被温凌韦限制行动可以自己来,可是那速度与力道,就是无法像温凌韦给他的那样强劲有力,胸前敏感又被人这样逗弄著,体内的欲火越来越强烈,却无法渲泄,真的让王旖卿的大眼开始布满水气。
 
「想要吗?」
 
「唔嗯…想…想…」
 
「想要发泄的话,就答应我一件事…」
 
原本掐捏著王旖卿乳尖的手来到王旖卿的下巴抚摸著。
 
「好…我什麽都听韦哥的…」
 
根本都没有思考就拚命点头答应,只为让欲望可以得到渲泄。
 
「下午上课的时候,一样把那东西插著…我会把开关打开…懂吗?」
 
「唔嗯…好…好…只要…只要韦哥…」
 
完全没有去细想那要求的危险性,王旖卿现在只想被满足。
 
「真是个乖孩子…」
 
露出满意的邪恶笑容,抽出仍然雄壮的硕大,让王旖卿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架起瘦弱的双腿,一个挺身再次深入紧致的肉穴里,释放出野兽的爆发力,一次又一次深深的刺入王旖卿最招架不住的弱点。
 
「啊哈啊-唔嗯…啊哈…韦…韦…嗯啊…那里…就是那里…」
 
很本能的发出淫叫,原本被压下的欲望,一下子被推到最顶端…
 
「旖卿…族卿…唔…」
 
同样受不了王旖卿带给他的快感,温凌韦忍不住低喃著王旖卿的名字。
 
「哈啊…不行…受不了了…韦…凌韦哥…唔嗯…啊啊-」
 
早一步喷洒出大量白浊的液体,但在他体内逞凶逗狠的性器,并没有停下动作。
 
「韦…韦哥…唔嗯…不行了…不…哈啊啊…唔嗯…受不了了啊…」
 
紧紧抱住压下的温凌韦,嘴上虽然说受不了,但是双腿却仍然紧紧夹著那雄壮的腰。
 
「再一下就好…旖卿…我…嗯啊-」
 
低吼一声之後释出热液,到顶的愉悦,便两人的身体都颤抖不已。
 
「啊啊-哈…哈…」
 
在温凌韦高潮射出之後达到第二次高潮,王旖卿只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好舒服。
 
「呼…呼…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哦…旖卿…」
 
抽出萎糜的性器,带著恶笑捡起刚刚被他丢下的情趣用品,从口袋拿出保险套,套在情趣用品上之後,一次就全插入王旖卿红肿收缩的紧穴…穴口还淌著白浊的液体,看起来乱情色的。
 
「唔啊-」
 
下意识的弓起身子,穴口因而更加紧吸著情趣用品不放。
 
「我看看…开关好像是…」
 
按下了情趣用品底部的开关…
 
嗡~
 
「唔嗯…哈啊…韦哥…不行…这…这样太强了…」
 
体内突然剧烈转动起来的按摩棒,让王旖卿下意识的夹紧双腿,因为如果他不夹紧双腿,那按摩棒就会顺著刚刚温凌韦射进他体内的浊液滑下来…
 
「强才好啊!我的旖卿需求量跟我有的比…不用这麽强怎麽满足的了淫荡的你呢?」
 
抓起被自己丢在一旁的制裤,从口袋里拿出个特殊用品,帮王旖卿穿载上,那是可以让王旖卿不让身後的按摩棒滑下来的三角裤皮带。
 
「哈啊…啊啊…」
 
任由温凌韦为自己穿载上那羞耻的东西,王旖卿只知道自己已经很习惯听从温凌韦给他的任何指示。
 
「可爱的旖卿,肚子一定饿了吧!我有买你最喜欢吃的火鸡肉饭哦!特地翘课去帮你买的呢!」
 
看著穿著整齐制服坐在地上的王旖卿,那下半身微微摆动的小动作,让温凌韦满意极了。
 
「唔嗯…唔嗯…」
 
努力训练让自己不要发出淫秽的呻吟,他可是要带著这东西去上课的,上午这东西不会动还好,可是现在…
 
嗡~
 
「看你好像很累…不如我喂你吧!啊-」
 
对於强忍著愉悦快感的王旖卿,温凌韦很贴心的拿起汤匙,挖了一匙饭递到王旖卿的嘴边…
 
「唔嗯…啊-」
 
听话的张嘴吃下温凌韦喂给他的饭,原本爱吃的美食,现在在王旖卿的嘴巴里几乎嚐不到味道…因为大部份的注意力,全都给了插在身体内的按摩棒了…
 
真希望下午的时间可以快点过…
 
-待续-
 
 
 
 
狂热爱(六)-H-慎入
 
(六)
 
 
内有H。。。请慎入!感恩!
 
「这一题的公式…」
 
叩-叩-
 
粉笔在黑板上所敲划出的声音,正积极的传入学生的耳中。
 
「…呼…」
 
手紧紧的握著手中的笔,额上冒著冷汗,因为身後那邪恶的凶器正在疯狂蠢动,每次在课堂上只能努力忍著想射出的感觉,忍到下课再到厕所发泄,虽然温凌韦给他载上的东西其实可以自行解开,但是王旖卿却从来没有动过解开那东西的念头,因为那是温凌韦要他做的指令,他已经习惯听从了。
 
「好奇怪哦!唉…你们有没有听到什麽奇怪的声音啊?」
 
坐在王旖卿身旁的同学,对自己从下午上课,就一直听到很奇怪的嗡嗡声,四处张望却也没看到什麽可疑物品。
 
「没有啊!你多心了吧?」
 
逞著老师在写黑板,跟著身後发问的同学仔细聆听,但因为范围的问题,所以根本没听见。
 
「…呼…」
 
很困难的咬著牙忍著想呻吟的冲动,还真庆幸他坐在角落,只有前面跟右手边有邻居,而且深入在他体内的按摩棒并不是很大声的那种,不然…只有被人发现的份了。
 
当~当~当~
 
「…下课了啊?好吧!今天就上到这里…」
 
「起立…」
 
「…」
 
吃力的让自己站起身,因为他已经忍了一堂课了,感觉到整个肉根胀的发疼。
 
「谢谢老师。」
 
好在这堂数学课的老师并没有拖延下课的时间。
 
王旖卿强忍著混身的愉悦进到厕所…
 
「唔…嗯」
 
很小心的褪下自己的外裤跟四角裤,很小心的收到,不然等他一放松,那喷射出来的白液弄脏制裤就糗了…他还有两堂课要撑呢!
 
「不行…受不了了…啊-」
 
在解放之後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因为担心隔壁有人在上厕所听到他这淫秽的声音。
 
「唔嗯…嗯…韦…韦哥…」
 
很小声的吟喃著,那得到发泄的肉根,并没有因而萎糜,很快的又直挺了起来,因为插在体内的凶器只会不断的不断的刺激著他的快感。
 
「嗯啊哈…韦哥…好舒服…」
 
坐在盖上盖的马桶上,腰部摆动著淫乱的动作,手很主动的套弄著反应强烈的勃发,幻想著自己与温凌韦的性爱画面。
 
高潮一波接一波的被满足,但是体内凶器的一直挑逗,也让王旖卿感到身体已经极限了。
 
当~当~当~
 
「…唔…怎麽…怎麽快…啊-」
 
再度射了一次白液,没想到十分钟的下课时间那麽快就用完了?
 
「唔嗯…哈啊…」
 
越来越不想回到教室去上课,可是要是他不回教室,就会被人发现…他…该怎麽办才好…
 
叩-叩-叩
 
「!」
 
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敲他的厕所门,王旖卿紧张的不知所措。
 
不可能两边的厕所都有人用吧!
 
还是他刚刚的声音被听到了…
 
「是我…亲爱的旖卿…」
 
「韦…韦哥…」
 
一听到是温凌韦的声音,王旖卿毫不考虑的便打开厕所的门。
 
「…哇啊~这画面还真是养眼呢!」
 
脸上带著邪恶的笑意,其实他原本是担心王旖卿是受不了的,不过一见到眼前的景像,内心里面想欺负人的念头,又被挑起。
 
王旖卿此刻只穿著上半身的制服,大腿跟地上有不少白浊的体液,更别说是穿载著那黑皮三角裤,中间露出那直挺著,铃口还泌著浊液的情色画面,换作是任何男人,看到都一定会冲动的…
 
「嗯…韦…」
 
双眼一直下意识的夹紧扭动著,老实说看到温凌韦真是让他喜忧参半,喜的是他或许可以求他把体内的凶器抽出来,忧的是…担心温凌韦又想到什麽更恶意的方式玩弄他…
 
「…看你的样子,要忍到下课好像太残忍了…」
 
硬是挤进狭小的厕所里,因为空间有限,王旑卿不得不坐在马桶上,而温凌韦则是背靠著门,伸手抬起王旖卿的下巴,很刻意的问著。
 
「唔嗯…」
 
很认实的点点头,说真的,前面两堂课真的忍得他快受不了了,渲泄太多次,也是会让人虚脱的。
 
「要提早把东西拿出来当然也是可以啦!我并没有那麽没有人性…」
 
将王旖卿的下巴抬的更高,低下头吻上那嫩唇,一碰触就强行深入交缠两人的同类。
 
「唔…嗯呼…」
 
双手紧抓著跨坐著的马桶盖,王旖卿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热。
 
感受著脸上那急促的呼吸气息,手紧压著王旖卿的後脑,明知这样深烈的强吻很容易让人喘不过气,但是温凌韦就是不让王旖卿有分开两人的机会,舌尖硬是强行交缠著同类,放肆吸吮那甘甜的蜜液,耳中听著好似有点痛苦的闷吟,让温凌韦非常的兴奋。
 
「嗯唔…」
 
受不了温凌韦口中不断的挑逗,身体里那份愉悦的感觉又更加强烈,腰身不自觉的配合著体内仍然凶狠搅动的按摩棒,两人的吻变的更加激烈。
 
更加的舍不得离开王旖卿的吻,另一只空閒的手,很顺势的握住王旖卿直挺的分身套弄搓揉著。
 
「嗯唔唔…」
 
双手紧抓著温凌韦的肩,下意识的摇著头抵抗,因为温凌韦的一举一动,都只会带给他强烈的快感,他的身体已经有点吃不消了…
 
王旖卿的下意识反抗,温凌韦根本不当一会事,原本套弄王旖卿分身的手,更加恶劣的往根部底下的弱点探去,力道适中的搓揉捏玩著。
 
「嗯-」
 
抵不住温凌韦的玩弄,王旖卿很快的就弓起身子,射出一道白浊的液体在温凌韦的裤子上…好在之前发泄太多…这一发并没有太多的浊液…
 
「呼…」
 
终於愿意还王旖卿新鲜空气,离开那嫩唇时,两唇之间还牵著细细银丝。
 
「唔嗯…」
 
大脑在刚刚就被吻的快缺氧,这下又高潮射出,让王旖卿觉得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
 
「看看你…把我的裤子弄脏了…」
 
站直著高大的身躯,此刻坐在他面前的王旖卿,视线正好对上被射了一道白液的裤边,竟然正好在温凌韦的重要部位…
 
「对…对不起…」
 
很自动自发的道歉之後凑上唇,乖巧的伸舌将自己的体液舔去…
 
 
=待续=
 
 
 
 
狂热爱(七)-H-慎入
 
(七)
 
 
「对…对不起…」
 
很自动自发的道歉之後凑上唇,乖巧的伸舌将自己的体液舔去…
 
「真是聪明的乖宝宝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