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桂花落下的季節
關於部落格
  • 3118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雙鶴奇緣 by 冬蟲

 双鹤奇缘 by 冬虫  
 
 
一个濒危鸟类动物园里,最开始实行混养,一只叫做英雄的雄性丹顶鹤和一只叫做爱心的雄性蓑羽鹤成为了室友。
 
  虽然同属于鹤类,可是蓑羽鹤属于小型鹤最高八十厘米,可丹顶鹤最高可达一百五十厘米。
 
  英雄跟爱心都很健康,英雄高一百五十厘米在他们一族里也是一个帅哥。
 
  爱心身高六十厘米在他们一族里也算矮的。
 
  还记得初次见面,爱心看着英雄靠着笼子边都不敢靠近,乖乖好高的家伙,自己还没他的腿高。
 
  爱心努力扑腾着翅膀,对着外面放他进来的饲养员说。
 
  “让我出去,我要回同伴身边。”
 
  英雄一直注视着爱心,看他在那里不安,慢慢走了过来。
 
  “不要叫了,人类听不懂我们的话,你叫再大声也没用。”
 
  爱心被吓了一跳,靠上了后面的石台。
 
  “胆小鬼,怕什么怕?我又不会吃了你,我吃小鱼的。我叫英雄,你叫什么?”
 
  “我叫爱心。”
 
  “小不点,你多大了?”
 
  “不到一岁。”
 
  “你乖一些,其实这里的生活还是不错的。”
 
  爱心把小翅膀呼扇呼扇,表示问候,英雄的翅膀才扇一下,就把尘土扇了爱心一脸。
 
  爱心沿着围墙,跑到了另一边。
 
  “咳咳,呸!”
 
  一嘴沙子。
 
  “哈哈!”
 
  笼子里来了一个好玩的家伙。
 
  英雄觉得爱心好可爱。
 
  蓑羽鹤性羞怯,不善与其它鹤类合群,喜欢独处。其举止娴雅、稳重端庄,故又名“闺秀鹤”。所以英雄看爱心多数时候都是自己窝在一边,怯怯喏喏的,英雄甚至怀疑他是一只雌的。
 
  身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英雄待遇自然不错,比爱心以前呆的群体里吃的好得多。
 
  吃午餐的时候爱心眼看着饲养员把一盆小鱼拌粮食放在英雄眼前。英雄像一个贵族一样爱搭不理的。
 
  爱心一眼一眼看着食物,吞咽口水。小鱼,一定很香的,以前在大群里自己基本抢不到。
 
  英雄等饲养员走了才靠近食物,啄了几口想起了爱心。
 
  “小不点过来吃饭了。”
 
  爱心小心的走过去。怯怯的问。
 
  “我真的可以吃吗?”
 
  “食物很多有你的份。”
 
  “那是因为有你人才给的,要不要你先吃完我再吃。”
 
  “你很啰嗦,不用了,过来一起吃吧。”
 
  爱心很小心的把头伸进食盆里,他其实很怕英雄啄他。
 
  英雄看他吃了几口,也把头伸进去,两只一起吃,头挨头,爱心说。
 
  “谢谢!”
 
  英雄看看他。
 
  “不客气,多吃点,小鱼很香的。”
 
  “嗯!”
 
  笼子外的一个女饲养员,欣慰地看着,两只鹤可以在一个食盆里面吃饭,说明混养成功了。
 
  饭后爱心又趴回了角落里。
 
  英雄在笼子中间翩翩起舞。
 
  “小家伙,你不一起过来运动运动吗?”
 
  “不用了。我看你跳就好。”
 
  爱心知道自己跳的不会有英雄好看。英雄跳起来呼扇翅膀好漂亮啊。
 
  “来吧,来吧,总不能吃饱了就睡啊。”
 
  英雄跑过来用翅膀拍了拍他。
 
  爱心无奈跟着英雄走到笼子中间,学着他跳。
 
  左脚、右脚,跳。
 
  好好的舞蹈,到了爱心这里就成了左脚绊右脚,结果是摔倒。
 
  爱心拍打着翅般摔到了地上。
 
  “啊!”
 
  一声惨叫。
 
  “哈哈!小不点你是不是很喜欢沙子的味道?”
 
  “呸!”
 
  又是一嘴泥,差一点把嘴巴摔断了。
 
  爱心拍了拍身上的土站起来。
 
  “都说我不会跳,你非要拉我跳,不准笑,不准笑吗。”
 
  英雄在那里大笑,爱心追着他叫。
 
  “不准笑,不准笑。”
 
  英雄带着爱心满笼子跑,爱心追在他后面,腿短怎么也追不上。
 
  下午阴天了,几个小雨点掉下来,英雄就回了窝里,就看爱心窝在笼子一角不知道在做什么。
 
  爱心其实很羡慕英雄,作为人类口中的一级保护动物,英雄的待遇在这里是最好的,看他的大房子,可以挡风避雨,以前他跟同伴们也是一群挤在一起才没有独间的待遇。
 
  一个闪电闪过去。
 
  爱心缩成了一团
 
  一个霹雷打下来。
 
  “轰隆隆!”
 
  爱心开始哆嗦,他的窝饲养员还没来得及搬过来,今天让他过来似乎只是试验,看他跟英雄是不是合得来。
 
  “呜呜。”
 
  爱心被打雷吓哭了,他要妈妈。
 
  英雄对他喊。
 
  “小不点你为什么不进来?”
 
  “那是你的窝。”
 
  爱心听妈妈说过,野生的族类都是很护窝的,别人想靠近就是一场争斗。
 
  爱心自知不是英雄的对手也不想侵犯他的领地。
 
  “下雨了你进来吧。”
 
  “真的可以吗?”
 
  爱心犹犹豫豫地迈开腿,半路雨下大了,长着翅膀扑了进去,撞在了英雄身上。
 
  “笨拙的小东西。”
 
  英雄笑骂着,向着一边挪了挪让爱心靠着自己的身体趴了下来。
 
  好冷啊,哆嗦哆嗦,爱心在外面淋了雨羽毛湿了,冻得直哆嗦,英雄抬起翅膀把他护在了羽翼下。
 
  大大的翅膀,熟悉的温暖,爱心很快睡着了,睡梦里不停叫着妈妈。
 
  英雄把头伸到翅膀下看他,用嘴巴梳理了几下爱心的羽毛。
 
  “可爱的小家伙。”
 
  两人头挨头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饲养员才想起没给蓑羽鹤爱心准备窝,经过一夜大雨他不会被淋死了吧。
 
  一个女饲养员来到笼子边,看到两只鹤和睦的睡在一个窝里,这才放下一颗心。也许还可以省下一个鸟窝。
 
  一早起来空气清新,爱心是被英雄的鸣叫吵醒的。
 
  张开眼看,英雄在笼子中间引颈高歌。
 
  “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青草香……”
 
  爱心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翅膀,走出来。
 
  “你在做什么?”
 
  “唱歌。很高兴你起来了。”
 
  爱心摇摇头表示不理解。
 
  “你唱的好大声。”
 
  “不好听吗?”
 
  “很好听,很宏亮,可为什么要唱?”
 
  “新的一天要有一个新的开始了,难道不该唱吗?”
 
  “这样啊。”
 
  “你也过来唱几声吧。”
 
  英雄把位置让给了爱心。
 
  爱心清了清嗓子,唱了几声。
 
  爱心歌声沙哑又刺耳,总之很难听,英雄听得皱眉头,爱心不好意思的缩成一团。
 
  “很难听对不对。”
 
  “还好了,以后多练习就会好了。”
 
  英雄安慰着。
 
  突然那一边女饲养员跑了过来,看看笼子里,两只相安无事说了一句。
 
  “好还,刚才听你叫,我还以为英雄啄你了呢。”
 
  英雄、爱心同时一愣,然后英雄毫无形象的笑起来。
 
  “哈哈!”
 
  爱心把头藏在了翅膀下,脸都红了。
 
  英雄笑完了,安慰性的上前去用嘴给爱心整理羽毛。爱心躲到了一边,不开心地说。
 
  “你笑我。”
 
  “还在生气啊,好了开心一点儿,很快就要吃早餐了,我让你先吃。”
 
  早餐,说到早餐爱心眼睛发亮来了精神。
 
  爱心跑到笼子门口等饲养员来送早餐,英雄远远的看着他。
 
  一个男饲养员来了,端着食盆进来,把盆放在了英雄眼前。
 
  “英雄吃饭了,多吃点。”
 
  男饲养员一边向出走,一边把爱心向边上赶了赶,想让英雄先吃。
 
  饲养员出去了,爱心对着笼子门叫。
 
  “什么意思啊,他是鹤,我就不是吗?”
 
  自己守到门边被赶,英雄不急着吃饭,饲养员非要把食物放到他身边。
 
  “小不点算了吧,我说让你先吃,还不过来吃饭。”
 
  爱心呼扇翅膀跑过去,一头扎进食盆,专拣大鱼吃。他才不客气,他现在很生气,要努力吃。
 
  英雄看着他孩子气的做法,看他吃的到处都是,自己靠边吃了一些。
 
  生气吃东西的结果是,爱心吃多了。为了消食爱心在笼子里踱步,英雄好笑的看着他。
 
  爱心抬起一只脚,慢慢放下,他估计自己力气大了就要吐了。
 
  “好撑,好撑。”
 
  “自找苦吃。”
 
  “我喜欢,我愿意。”
 
  “好,不管你,我建议你吃些碎石子以助消化。”
 
  可怜的爱心从来没吃这样饱过,原来太饱了也不好受啊。
 
  拙拙的爱心总是在英雄面前出丑,可是英雄却是万分包容他。
 
  两只互相梳理毛发,一起依偎着睡觉,偶尔英雄还帮爱心挠挠痒,爱心靠着英雄撒撒娇,突然有一天英雄对爱心说。
 
  “你真像我老婆。”
 
  “老婆,就像爸爸妈妈那样吗?那爱心给英雄做老婆。”
 
  “真的吗?爱心,你真的要给我做雌性?”
 
  “嗯!爱心决定了。”
 
  天真的爱心以为做雌性就是常相伴那么简单,英雄也没说破。欣然的接受了。
 
  两人从此井然过上了新婚生活。
 
  英雄帮爱心整理羽毛,两人依偎在一起散步,偶尔英雄会低头用自己的脖子摩擦爱心的。
 
  为了跟英雄同步,爱心也学着英雄的样子迈步,跟英雄一起散步。
 
  可是英雄一步他要紧跑两大步才追得上。
 
  爱心抬头抗议。
 
  “你那一步迈得太远了。”
 
  “小不点是你腿短拉。”
 
  “我不管,夫妻要同步,你就不能走慢点,等我一下?”
 
  “好吧。”
 
  英雄再次抬起腿,还没放下,爱心在一边指挥到。
 
  “迈小步一点,再小点,现在好了。”
 
  英雄郁闷的迈出了平时三分之一距离的步伐。爱心终于跟上了,这哪里是散步,英雄觉得自己在哄小孩子学走路。
 
  好在爱心不怎么喜欢运动,多数时间都在窝里一趴。
 
  最近爱心不知道又在搞什么鬼,从笼子里的大树下发现了一颗圆圆的石头压在身下,他自己趴在窝里不出来。
 
  “爱心你在做什么?”
 
  “趴窝。”
 
  “趴窝!可那只是一颗石头阿。”
 
  “我知道,可是别人家的雌性都趴窝阿,我只是找一下感觉。”
 
  “结果呢?”
 
  “还不错,我已经把这块石头从凉的趴成热的了。”
 
  爱心把石头向着身下挪了挪。
 
  英雄知道那只是爱心的游戏,英雄宠溺的看着。
 
  同时饲养员也把这一幕看在了眼里,同时发现了他们两的不寻常。
 
  突然有一天,饲养员把爱心赶到了隔壁的笼子里,英雄本来以为饲养员只是象平时一样,把他们弄到旁边的笼子里好清理这个笼子,于是自己也要过去,可是那门在他们眼前关上了。
 
  两人正式被分离了,在最开始的日子里,他们开始彼此的呼叫,追逐这爱人的声音。蓑羽鹤爱心的身体太矮小了,只有努力的跃起才可以看到英雄的半个身体,可即使这样他还是努力的扑打翅膀只求望一眼爱人的影子,他不停的飞起撞到铁笼上,翅膀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羽毛飘落了一地也不放弃。
 
  爱心哭喊着。
 
  “英雄!英雄!”
 
  英雄看到了爱心的奋不顾身,叫到。
 
  “爱心不要伤害自己,我看到你,就在你隔壁。”
 
  一场相见和其惨壮,终于有一天饲养员被爱心的行动感动了,于是拉住他的翅膀把他高高的举起来,当爱心看到英雄的那一刻,他多么想飞跃过去,眼前的铁笼也视而不见了。甚至不惜用头去撞击铁笼。
 
  而这已经是他们分离两年以后了阿。
 
  从那天起爱心变得更加烦躁了,大家考虑这把他们放回自己的群体里面他们会不会找到新的同族爱人,而忘去这段不该有的异族恋。
 
  爱心被送回了自己以前的群体。
 
  英雄的笼子里放进了和他条件相当的两只鹤姐妹。
 
  几个月过去了,爱心始终远离着同族的蓑羽鹤和他们保持着距离,显得那么没落。慢慢衰弱下去。
 
  他好想英雄,大家都嘲笑他,说他跟英雄在一起的事情都是编的,他一定是在那边受欺负了才被送回来的。
 
  爱心整天想着英雄,就是哭泣,他好想英雄。
 
  英雄那边,一只雌性的鹤对高大、英俊的英雄跳起了求爱的舞蹈,可是英雄突然愤怒了,他疯了一样追咬着那只求爱的母鹤,拿她当作仇人一般。
 
  他要爱心,不要雌的丹顶鹤。
 
  “滚出去,都滚出我的笼子,把我的爱心还给我。”
 
  在他们分离三年之后,英雄跟爱心都显得没落很多,无精打采的,也许是被那爱情所感动,饲养员决定成全他们,这一天爱心被重新放回了英雄身边,爱心围着英雄开心的转阿转啊,英雄用脑袋怜爱的碰触着他。
 
  三年不见两个人真情不变,英雄跟爱心像疯了一样在笼子里追逐着,缠绵着。
 
  “英雄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小东西。”
 
  既然已经决定成全他们两个,让他们成为健康的家庭,这一天饲养员在他们的窝里放进了两枚受精卵。
 
  饲养员才走,英雄过去看。
 
  “这是什么?”
 
  “是卵!蓑羽鹤的卵!”
 
  爱心很开心,有卵就意味着可以有宝宝了。
 
  爱心开心的开始趴窝,他经常趴在那里几个小时不动一下,英雄有时候看的心疼就会去换他出来散一下步。
 
  这一天晚上趴在窝里,爱心趴在蛋上靠在英雄身上,问英雄。
 
  “你说我们未来的宝宝是雄的还是雌的?”
 
  “都好啊。像你就好了。”
 
  “肯定像我,这是蓑羽鹤的卵阿,不过我会让他们向你学的。”
 
  “学我什么?”
 
  “走路,吃饭,还有风度。”
 
  “像你不是也很好吗?”
 
  “才不要呢,他们都说我不合群、内向拉。”
 
  “你跟我一起话不是也挺多的吗?”
 
  “我只喜欢跟你说,你会听我说啊。”
 
  “好了,乖乖睡吧,等小鹤出生不就都知道了吗?”
 
  “嗯!”
 
  爱心安静的睡了,后半夜爱心突然觉得身下的蛋动了几下,抬起身一看,蛋壳已经破了,看到小鹤的嘴露了出来。
 
  爱心兴奋的跳到英雄身上又踩又跺。
 
  “英雄醒醒啊。”
 
  英雄等他从自己背上下来,才出了窝,不知道爱心又在搞什么鬼?迷迷糊糊的问。
 
  “又怎么了?”
 
  “你看我们的宝宝要出生了!”
 
  爱心示意英雄跟他一起看向蛋。
 
  蛋壳慢慢裂开了,露出两个没长羽毛的小蓑羽鹤。
 
  爱心绕着小鹤转了一圈。那个兴奋阿。
 
  “英雄他们好可爱啊,你会跟我一起看护他们长大吧。”
 
  “会的,这两只是我们俩的宝宝阿。”
 
  英雄跟爱心有了自己的宝宝。
 
  英雄是个好父亲,新鲜的小鱼本来是他的最爱,可是现在,他总要把小鱼琢的很小很小,喂给那两只和自己并不相象的宝宝。而后是爱心,等宝宝和爱心都吃饱了,自己才拣一些剩下的去吃。
 
  等宝宝大了些,英雄仰首阔步身边跟着自己矮小却温柔的妻子爱心,自豪的领着自己的宝宝巡视着自己的笼子,他们一家看上去好幸福。
 
  有个摄影记者来照相,说是照一幅贺新年的专刊图片,记者同志在几个笼子看了一圈,看上了英雄跟爱心这一家。
 
  照片出来效果真的不错。
 
  高大帅气的英雄,身边靠着娇小的爱心,宝宝贴在爱心身上,正在学习英雄走路。
 
  动物园里特意要了一幅作招牌画,参观的人一进园子先看到这幸福的一家四口。
 
  爱心高喊着。
 
  “一、二、一……很好。”
 
  英雄摇头,不明白爱心为什么一定要小鹤们学习他走路不可。
 
  “爱心算了吧。孩子走成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好了,为什么一定要学我?”
 
  “你走路昂首阔步的比较好看啊,不像我缩着脖子。”
 
  “你那样走路也很可爱啊。”
 
  “才不要呢,只有你说我好看,男孩子还是要像你比较英气。”
 
  “做你的宝宝真可怜,你要求那么多。”
 
  “才不可怜,现在吃饭都让他们先吃了呢,要求多也是为了他们以后好啊。”
 
  “我倒觉得顺其自然比较好。”
 
  爱心一不注意,两只小鹤就跑远处玩去了。
 
  老大小雄已经学会了英雄的翩翩起舞,老二小心似乎比较笨拙,走路都会摔跤的。
 
  老二磕磕绊绊来到英雄眼前。
 
  “爸爸我想吃饭。”
 
  英雄到了食盆那边衔来一口植物的嫩芽,喂到小心嘴里。
 
  小家伙已经够大了,可以自己吃饭,可是这一只却十分喜欢撒娇就是不肯自己吃。
 
  小心吃口东西,依偎到爱心身边。
 
  “妈妈,我以后也可以长得像爸爸那样高吗?”
 
  爱心仰头看看英雄。没敢说实话,怕伤了孩子的心。
 
  “也许吧。”
 
  “嘎!好高兴啊。”
 
  小心开心的跑开了。两只腿下打磕绊,一个跟头翻出去在地上打了三个滚,站起来摇摇头回头看看,哥哥在大笑,妈妈闭上眼不忍心看,爸爸眼里都是心疼。
 
  小心甩了甩腿,没受伤吗,也不是很疼。
 
  英雄走上去看了看。
 
  “以后走路小心一点,你还小,腿会发软。”
 
  “嗯!”
 
  小鹤们慢慢长大了,爱心那里又开始担心新的问题。
 
  爱心没事就跟英雄说。
 
  “儿子大了,是不是该给他们找个老婆?”
 
  “爱心,你不要操心了好不好?时候到了饲养员会想着的。”
 
  “什么话,我的儿子,我不担心,你没良心又没爱心。”
 
  爱心扭头看着墙壁不看英雄,代表他很生气。
 
  英雄从他的头顶开始给他整理羽毛。一根一根很是仔细。
 
  自己的老婆就要自己动手打理的漂漂亮亮的。
 
  爱心慢慢忘记自己刚才在发脾气,回头对英雄的动作有了响应。
 
  嘴碰嘴亲一亲,英雄越看越帅气。
 
  耳鬓厮磨,英雄说。
 
  “爱心我爱你。”
 
  爱心向着英雄身上贴了贴。
 
  “我也爱你英雄。”
 
  两只小的看着他俩。
 
  小雄对弟弟说。
 
  “我们俩都长大了,爸妈还是这样不看时间地点的亲亲我我,好肉麻,不过妈妈温柔的时候真的很不错。”
 
  “你不觉得爸爸很潇洒吗?你说他为什么喜欢上妈妈的。”
 
  两个小的崇拜的家长还不一样。
 
  “不知道。”
 
  小雄又开始昂首阔步,姿态学的跟英雄一样潇洒。想自己以后的伴侣一定要像妈妈那样温柔,小巧玲珑。
 
  小心趴在那里看爸爸妈妈耳鬓厮磨,想自己以后一定要找一个像爸爸一样可靠、高大的伴侣。
 
  饲养员又来喂食了。
 
  爱心追着他,没急着去吃饭。
 
  “给我儿子找个老婆吧,饲养员。”
 
  明知道人类听不懂他讲话,爱心还是要说。
 
  饲养员看着一边安静的那三只,看看眼前飞扑的爱心。突然发现他们的小鹤长大了。
 
  不久后,饲养员进来说,要带两只小的去找伴侣,把两只小的抱走了。
 
  爱心又开始不安的生活,担心人类不把孩子给他送回来。
 
  几十天后,小心被送了回来,爱心看只他一个回来问。
 
  “你哥哥呢?”
 
  “他在那边找了一个雌的,在那边安家了。”
 
  “没良心的孩子。”
 
  爱心别扭的用脚刨土,虽知道孩子大了要成家的,可是孩子真的单独成家,他又开始觉得少了什么。
 
  “你呢?为什么回来了?那么多雌性,你就没看上一个?”
 
  “没有一个有爸爸高大,有安全感。”
 
  “那里不会有的,不过我们小心还小,不着急。”
 
  英雄、爱心晚上给小心理毛,带他看星星。三口之家又过了几十天,一家同时被放到了一个小岛上。
 
  听说是动物园的新举措,模仿野外环境建的人工岛屿,岛的四周就是水,水边才是围栏。
 
  他们一家到的时候上面已经有很多鹤了。
 
  丹顶鹤,蓑羽鹤,他们先是遇到了小雄一家,小雄的老婆是一只比爱心还小巧的雌鹤,他们的第一窝宝宝还有十几天就要出世了。
 
  然后爱心遇到了以前族群里面的蓑羽鹤。
 
  他们以前都不信爱心的话,这一次见面,爱心威风的介绍。
 
  “这个就是我的爱人英雄,我没骗你们,他很爱我。”
 
  英雄摩擦了一下爱心的脖子。远远看到了自己以前的族人。
 
  “爱心,你要在这里跟朋友说说话吗?”
 
  “嗯!”
 
  “我看到自己的族人,我上去打个招呼,就在那边。”
 
  英雄指了一下,丹顶鹤的地盘。
 
  “好!记得回来找我。我想在岛上找找我爸爸妈妈。”
 
  “好!等我回来陪你找阿。”
 
  英雄飞去了那边,优雅降落在湖面上。水面上的丹顶鹤都聚集过来。
 
  “是王子!”
 
  “大家好啊,我的族人们。”
 
  “王子!王子!”
 
  丹顶鹤在欢呼,他们的王子回来了。
 
  “王子这几年过得还好吗?”
 
  “很好。”
 
  “王子的伴侣是哪一只?”
 
  “在那边!”
 
  英雄用脖子一指爱心。
 
  “一只蓑羽鹤?”
 
  “他很可爱,我们一起过了五六年了。”
 
  远远的英雄看到爱心在蜷缩身体,他身前那只蓑羽鹤似乎在奚落他。
 
  英雄飞了过去,身后跟了一群护卫队。
 
  “你想做什么?”
 
  英雄质问奚落爱心的家伙。
 
  “我……”
 
  那家伙看到英雄跟他身后的仗势,吓得向后缩去。
 
  爱心走到英雄翅膀下面。
 
  “呜呜,他说我,胆小、懦弱、走路摔跤、游湖溺水、早晚被淘汰掉,上人类的餐桌,呜呜,我不要。”
 
  “爱心乖,他只是在吓唬你,不要怕,有我呢,谁敢抓你我跟他打架。好了,不要哭了,我会心疼的。”
 
  爱心躲在英雄羽毛下再也不敢出去。
 
  矮小的小心看到了爸爸身后健壮的护卫队,好多好多,跟爸爸一样高大的哥哥。
 
  爱心一家住进了丹顶鹤的群体,爱心这才知道,英雄还是一族王子呢,他们一家受到了很好的照顾,出门还有护卫队跟随。
 
  来到更为广阔的地方,英雄跟爱心一样形影不离,没事就一起在湖里游弋。
 
  爱心偶尔会恶作剧的把水喷到英雄头上去,英雄也不生气,只是把头低下来把水蹭到爱心脖子上一些,训斥到。
 
  “调皮的小东西,孩子都那么大了,还喜欢恶作剧。”
 
  英雄把头伸进水里抓到一尾小鱼,爱心大喊。
 
  “给我,给我!”
 
  英雄低头喂给他。
 
  敢于从英雄嘴里抢食物的,爱心是第一个。
 
  爱心幸福的把小鱼吞下去。
 
  抬头。
 
  “我还想吃,活鱼很新鲜,比以前吃过的好吃。”
 
  英雄无奈把头伸进水里抓鱼。
 
  爱心满眼期待的看着。没办法他就是笨,自己抓不到阿。
 
  突然旁边有人撞了爱心一下,爱心身体一晃。
 
  “哎哟!”
 
  英雄抬头看,看到了另一族的丹顶鹤。
 
  两方的护卫队对视着,争斗一触即发。
 
  突然一只年轻的雄鹤游过来,很有礼貌的对英雄说。
 
  “对不起,我的族人撞到伯母了,我代表我的族人道歉。”
 
  “你是另一族的王子吧?没关系,也是我的爱人没看路。”
 
  两个人礼貌的交谈着,紧张气氛平和下来。
 
  突然小心从远处擦着水面飞过来,英雄看到了大喊。
 
  “小心!”
 
  那孩子平衡感不好,一定要撞上东西才会停下来的。
 
  果然小心撞上了背对他的丹顶鹤王子。
 
  两个人一起撞出很远掉进了水里。
 
  两方人紧张的追过去,水很深看不到里面那两个人在哪里。
 
  突然丹顶鹤王子把小心驮了上来。
 
  “呜呜!停靠又失败了。”
 
  小心吓得大哭。
 
  “明知道自己停不下来,你还在水面上飞,你看多危险啊,还不谢谢人家王子救了你。”
 
  小心躲到英雄翅膀后面,小小声的说了一声。
 
  “谢谢!”
 
  “谢谢王子救了我家孩子,欢迎你改日去我家做客。我们要回去了。”
 
  英雄带着家人转身要回岸边。
 
  小心一边游一边抖动翅膀,都是水好难受。
 
  抖动!抖动!
 
  爱心跟他在后面,被甩了一身水。
 
  “你不能到岸边再甩吗?都甩到我身上了。”
 
  “妈妈对不起嘛。”
 
  小心游到英雄面前显摆。
 
  “爸爸你刚才看到吗?我学会飞了。”
 
  “很好,很好!”
 
  小心看到后面那只丹顶鹤王子在看着他笑。小心对着那王子摆了一个鬼脸。
 
  笑什么笑。
 
  “小家伙我叫羽翼,还有你那个不叫飞只是滑翔。”
 
  “不要你管!”
 
  小心伤到自尊,扑楞翅膀到了岸边,回了窝。
 
  英雄回头对那王子说。
 
  “他是我的二儿子,叫小心。”
 
  “我记住了。”
 
  爱心还不想回去,英雄带着他游向另一边的水域,游远些,爱心看看那王子,看看英雄,靠过去小声问。
 
  “你们俩在搞什么鬼啊?”
 
  “我们儿子很快可以出嫁了。”
 
  “你说那个王子,人家会要小心吗?”
 
  饲养员曾在他们面前说过。
 
  他们的相爱是人工饲养合笼下才会出现的,丹顶鹤和蓑羽鹤都是濒危物种,本该和同类产下健康的后代,在这种近乎野生的环境里他们这样的夫妻还会出现吗?
 
  大家眼中异样的恋情不一定就不好,但那需要更多的真诚跟理解,爱的力量有时是说不清楚的。
 
  ——正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