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桂花落下的季節
關於部落格
  • 3118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秋去冬來 by 楚秋

 
 
 
 
  1.开始
 
  沈言秋把邮件再看一遍,确定没问题了,这才点了发送。没一会邮箱提示,信件己经发送,沈言秋不自觉得松了口气,整个人也放松下来靠到椅背上。
 
  这篇稿子花了三个月,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沈言秋自认很满意,虽然两个月后收到的仍然是一封退稿信,但是沈言秋还是觉得仍然再试一试。他只是被退了两篇而己,要继续发扬弃而不舍的精神再接再励才行。
 
  把上封退稿信调出来又看了一遍,虽然就比通用版多了那么两句,但确实也是说到点子上了。太过于理想,小说出版是为了卖钱的,老是想自我表过,那就不要出书。再不然就自费好了,过过瘾。
 
  自费的事情叶云起也说过,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沈言秋觉得实在很丢脸就算了。他会写小说纯粹是在家闲的,然后不小心迷上青流的书,看的不过瘾就手痒自己写。他本身就不是这个专业,这些年看的书也少,写出来的东西真真是惨不忍睹,往出版社投稿纯粹是为了给自己点信心。真是自费出来了,书送亲友都有点丢人。
 
  正感叹着,沈言秋手机响了,陌生的号码,沈言秋犹豫一下还是接了:“喂,你是……”
 
  “李青在哪?”急切的声音打断了沈言秋的话。
 
  沈言秋愣了一下,这是谁,这声音没听过,不禁问:“请问,你是??”
 
  “高翔,李青的老公。”高翔吼着,又道:“你快说,你把李青藏哪去了?”
 
  刚才听到高翔名字的时候,沈言秋嘴角就逸出一丝冷笑,说起来他跟李青高翔都算不上认识,但说来也是真巧了。自己儿子叶飞和他们两个的儿子高阳同念一间小学还同班,两个小家伙本来就是认识,接孩子的时候也撞上两次,忍不住搭了几句话。
 
  同性恋圈子本来就不大,又巧的是同时收养孩子,沈言秋跟李青也就有那么一点点交情。昨天的时候,李青突然打电话约沈言秋喝酒。
 
  虽然不是很熟,沈言秋平常也不喝酒,但他也去了。李青和高翔那点事,他听说了,在圈子里闹的挺大,很狗血很知音的故事。两人收养的儿子高阳,并不是外面抱来的,是高翔劈腿弄出来的孩子抱回来的养的,现在儿子养到六岁,亲妈找回来了,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上门哭,也不说其他的,就是想要回孩子,那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高翔的妈是一直反对儿子同性恋,现在孩子亲娘找来了,直接提议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那就让高翔和孩子亲娘结婚算了。反正人家女人家就是想能常看看孩子,高翔想跟李青好继续好,两人又不能打结婚证,那不如这边结了。
 
  事情僵持了很久,然后一个星期前高翔就结婚了,高家在A市也算是数的着的人家,高翔结婚那真是好大的场面。本来叶云起说两人一起去,沈言秋嫌恶心没去。
 
  前天李青找他喝酒喝了很多,也哭了很久,也说了很多,大部分都是醉话。沈言秋只是听着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高翔婚都结了,孩子也抱走了跟他亲妈了。高翔就是再怎么说,我对你是真心,那有啥意思呢,这样的真心,给狗狗都不吃。
 
  沈言秋当然也没劝李青分手,李青现在心里十分挂念着高阳,那孩子他养了六年,真是当亲生的一样养。按照李青说的,他真舍不得孩子,当时高翔让他当亲生的养,他也真养了,为什么现在养大了又要带走。
 
  他是真的很爱很爱高翔,为什么高翔要跟那个女人结婚,他想不通,他真想不通,他为高家父子里里外外操劳了这些年,为什么最后他得了这么一个结果。
 
  “快说,李青在哪?”高翔那边恶狠狠的叫着。
 
  沈言秋这才回神来,有几分讥讽道:“我怎么知道,而且听说,你不是结婚了吗,你老婆不是女人吗,李青怎么会是你老婆。”
 
  “你少在那打马虎眼,昨天晚上他说找你去喝酒,然后就没回来。就算不是你把藏他起来,你必然也跟他说什么了。”高翔怒气冲冲的说着。
 
  沈言秋只觉得莫名其妙,不过对高翔贱成渣的男人,他也真没什么好话说,只是道:“我能给他说什么,我就是说再多,也没高先生做的多,老婆儿子都齐全了,你还找李青做什么。”
 
  “沈言秋,你别以为我不敢拿你怎么样!!”高翔吼着,两天不见李青人他都快急疯了。
 
  沈言秋笑了起来,道:“是吗,我就是再给你一个胆子,你敢拿我怎么样吗!”
 
  “你以为你又是什么东西,不过是叶云起的姘头。别太当自己是回事了,叶云起早在外面包小明星了,现在最红的井夕你知道吧,那就是叶云起捧起来的。你还真以为他拿你如珠似宝啊,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多大了,你就自己做着自己的白日梦,你也就有这个本事了。”高翔吼了起来,倒不是他多恨沈言秋,只是他心里上火,沈言秋又在那里拿着架子,说话才有点口不择言了。
 
  “你说什么!”沈言秋厉声问着。
 
  高翔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也不再问沈言要人了,直接挂了电话。
 
  沈言秋拿着话筒却开始发怔了,高翔鬼扯的吧,肯定是找不到李青所以乱叫的。既使这样安慰着自己沈言秋突然间觉得心头阵阵冷意,他当然知道井夕之谁,现在最当明的偶象明星,青春年少,重点是美丽清纯。
 
  沈言秋本来就在电脑边上坐着,现在好下意的打开百度,把井夕的名字输进去,一串搜索出来,沈言秋点开头一下,就是关于井夕出席活动的照片,虽然只是照片,一个侧脸而己,但那种美貌却是很扎眼。
 
  沈言秋迅速把网页关掉,但那张侧脸却好像印在了脑子里,从心口开始一股冷气慢慢的往下曼延,直入五脏六腑中让沈言秋甚至于有点喘不过气来。
 
  只是一句话而己,而且是一句口不择言的话,要是真两人感情蜜里调油,针插不进的时候,沈言秋理都不理会。但现在就这么一句话就好像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感情出了问题,当事人永远是最后一个知道,但爱的人心是不是在自己身上却是知道的很清楚。
 
  一直呆坐到四点钟,直到保姆提醒该去接叶飞了,沈言秋才恍过神来。保姆也看出沈言秋精神不太好,便道:“不然沈先生歇着,我过去也一样的。”
 
  “不,我去。”沈言秋说着己经起身去换衣服。
 
  2.叶飞
 
  叶飞今年六岁,有一张神似叶云起的脸孔,抱着他出去就是再说是领养的都没人信。叶飞和叶云起确实有血缘关系,亲叔侄,叶飞是叶云起大哥叶云天的儿子。具体怎么回事沈言秋并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叶云天曾经跟一个小明星有过一段,叶云天当时还非常想娶她,叶家却怎么也不能接受这样的儿媳妇,最后就是孩子留下,大人走了。
 
  然后没多久叶云起跟家里出柜过了,虽然叶家人也是反对,但两人己经同居在一起。叶云起也开始自己做生意,完全没有沾叶家的光。当时叶云起也是真发狠了,亲娘在他面前要自杀子,他理都不理。
 
  没半年,叶飞就被叶云起的母亲送过来了,一个儿子这样,两个儿子这样,父子都到了决裂的地步,缓合的办法就是。叶云天娶了一位大家闺秀,孩子过继给叶云起。母亲总是比父亲心软些,自己寻死觅活都改不了儿子的主意,那也只能依着他,后来连带着对沈言秋都很不错。
 
  “爸爸……”叶飞叫着扑了过来,沈言秋有点点的发怔,被叶飞扑了个正着。六岁的男孩子力气己经不少,沈言秋不自觉得退了一步。
 
  看到叶飞的小脸,沈言秋笑了起来,抬手把叶飞抱了起来,问着:“今天乖不乖啊,有没有听老师的话,跟同学相处的好吗?”
 
  “都很好。”叶飞笑着说着,又道:“爸爸,晚饭大爸爸会回来吃吗,我想跟他一起吃饭了。”
 
  沈言秋只觉得心里好像被什么扎了一下,却是强打起笑脸道:“那飞飞一会打电话给大爸爸,叫他回家。”
 
  “好。”
 
  司机开动车子,叶飞就把手机拿出来没一会就拔通了叶云起的电话,父子两个好一通话讲,最后叶飞道:“那我和爸爸等大爸爸回来吃饭。”
 
  沈言秋和叶云起现在住的别墅是五年前叶云起买下来的,那时候叶云起生意刚刚起色,就大手笔买下这套房子。当时沈言秋还觉得叶云起有点夸张了,虽然后来跟叶家关系缓合,但叶家家长没给叶云起一毛钱,住的还是两房的小公寓。
 
  “赚钱就是为了生活的更好,现在有这个钱何必生活的那么艰难。”叶云起笑着说着,他能赚多少钱自然会给沈言秋多少钱的生活,自己发迹了,沈言秋还窝在那么间小公寓里那成什么样子。
 
  五室三厅,还带个不小的花园,就是当时买的时候房价不像现在这样,那也是笔不小的数字。房产证上是两人名字,房产证之类下来之后一直是沈言秋收着。这是叶云起打造的两人的家,几乎用尽了所有的钱也要让沈言秋过上好生活。
 
  沈言秋也就更加细心仔细的打理这个家,虽然叶云起钱更多了之后,佣人保姆司机什么都配齐了,但卧室,两人的书房还是沈言秋亲自打理。
 
  跟保姆说了叶云起要回来吃饭,沈言秋还特意嘱咐了多加几个叶云起爱吃的菜,叶飞在旁边高兴的道:“大爸爸快回来,我好久没见过大爸爸了,他每天都在忙什么。”
 
  沈言秋笑着摸摸叶飞的头,是啊,儿子都很久没见过他了,倒不是叶云起真这么久没回来过,只是回来的太晚,叶飞都睡下了,叶云起也就是悄悄过去看看儿子。
 
  叶家晚饭时间一向很早,主要是因为考虑到叶飞,但是饭菜端上桌了,仍然不见叶去起回来。沈言秋心里有几分火气,却是没在叶飞面前表现出来,只是拿了电话到小花园里,背着叶飞拔通叶云起的电话:“你什么时候回来?”
 
  “还要一会。”叶云起说着,电话那边隐隐可听一个小男孩的声音。
 
  稍稍一想不难知道他现在在哪,沈言秋咬着牙,却是小声道:“你要是不能回来就不要答应儿子,现在饭菜都上桌了,你让儿子等你到什么时候。”
 
  叶云起也自知理亏,道:“我知道了,再一会就回来。”
 
  “再一会是多久,叶云起,在你心里,儿子都没你情人重要是吧。”沈言秋冷哼着说着。
 
  “你胡说什么呢。”叶云起斥责着。
 
  “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有数。”沈言秋说着,却是把手机挂断了。但也没有立即转身回去,先平了平气,儿子在屋里,不管大人怎么吵,沈言秋都不希望影响到他。
 
  “你大爸爸有事,让我们先吃。”沈言秋回屋笑着说着。
 
  叶飞小嘴撅了起来,道:“我们再等等吧,我想大爸爸了。”
 
  “好,我们等等。”沈言秋脸上笑着,心里却是越发觉得苦闷。
 
  叶飞却是突然间想了起来,道:“爸爸,我什么时候有妈妈啊?”
 
  沈言秋心里紧了一下,忙笑问:“飞飞怎么突然想要妈妈了,以前不是说,有爸爸就好了吗?”
 
  “高阳都有妈妈了,而且每个人都该有妈妈的。”叶飞说着,他现在都六岁了,自然知道孩子是由妈妈生下来的,没有妈妈自然也就没有他。
 
  提到高阳的妈妈,沈言秋心里就说不清是窝火还是气愤,却是笑问:“那高阳有妈妈了,现在高兴吗?”
 
  “当然高兴了,他妈妈对他很好啊,每天接他上学放学,还做小心点给他吃。”叶飞眉飞色舞的说着,高阳是他好友,高阳开心他自然也高兴,这两天高阳都一直在跟他讲,他妈妈如何如何对他好。
 
  “这些事情,他爸爸李青不是一直在做吗?”沈言秋不由的说着,李青对高阳那真是亲生儿子也就那样了。
 
  “那不一样,歌不都唱了吗,有妈的孩子是块宝,妈妈的好是不一样的。班家里同学都是有爸爸妈妈的,家里只有两个爸爸很奇怪。”说到这里叶飞叹了口气,头也垂了下来,很无精打彩的道:“以前班里跟我最好的就是高阳,现在他也有妈妈了,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还跟我玩。”
 
  “……”
 
  “而且更重要的是那是亲妈,不是后妈,高阳还说,要不是因为李青,弄不好他妈妈早就来找他了呢。”叶飞继续说着,还有一点,他没说,李青就是怎么好那也是男人,自己的亲爸跟男人在一起,本来就是很受同学岐视。也不是说不念李青对他的好,谁让李青是个男人呢,让高阳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要李青是女人,一个后妈,对他这样,高阳还会念念恩情,男人话,就真不知道要如何念恩了。
 
  沈言秋脸色僵硬,心里觉得有点冷,相信高阳在家的时候也跟李青说过这些,也就怪不得那天喝醉后李青会伤心成那样。
 
  就是他,并不担心孩子的亲妈找回来,就是找回来也该找叶云天也找不到叶云起,但听到这些话他心里也不舒服。小孩子的行为是无意识的,但一样能狠狠插人一刀。
 
  “沈先生,菜快凉了,叶先生要是还要一会,那我先去热热吧。”保姆走过来说着,主要是这段时间等叶云起的时候太多,把菜热一遍也是常事。
 
  沈言秋回过神来,道:“把菜热了我们就吃,不等了。”
 
  叶飞偏头问:“不等大爸爸了吗?”
 
  “他刚才有打电话来,说不回来吃了。”沈言秋说着。
 
  “噢……”叶飞一脸的失望,不过转眼高兴的拿起筷子,他也是真饿了。
 
  3.争吵
 
  叶云起进家门的时候,两父子己经吃完饭,保姆己经开始收拾桌子。叶云起是空着肚子回来的,看到桌子都收了,脸上也有点不好看,道:“怎么没等我。”
 
  “爸爸说你不回来,我们就先吃了。”叶飞说着。
 
  沈言秋却是没理会叶云起,他害怕自己开口就是吵架,这样会影响到叶飞。叶飞潜意识里想要的还是个妈妈,自己怎么样也不可能成为妈妈了,那就努力让家庭和睦一些。
 
  “来,爸爸辅导你功课。”沈言秋牵着叶飞手上楼去了。
 
  叶云起心里有些烦,但也是自知理亏并没发作,只是让保姆收拾了他一人吃的饭菜。到八点多,沈言秋终于把叶飞哄睡了,先回了卧室并不见叶云起,又推开叶云起书房的门,叶云起果然在里面。
 
  “在外面花园里,我有话跟你说。”沈言秋直接说着。
 
  叶云起眉头皱了起来,却是没起身,道:“怎么了?”
 
  “飞飞睡了,我不想我们吵起来把他惊醒了。”沈言秋说着,又道:“你可以让儿子空肚子等你,我还真不舍得。”
 
  “你到底怎么了,打电话的时候也是阴阳怪气的。”叶云起脸上显得有些不耐烦。
 
  沈言秋直直的盯着他,道:“你包了井夕,当我不知道是不是,怪不得这么段时间老是有忙不完的公事,我早该想到了。”想到是想到了,但不知道对方是谁。
 
  “你哪里听来的,最近你是不是太闲了。”叶云起厉声说着,又把声音放软了,道:“不要听外面的那些胡说八道,有时候你也知道的,会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打交道,那只是应酬而己。”
 
  “要是一点影都没有,那谁会传你。”沈言秋说着,停了一下又道:“而且这话是高翔说出来的,虽然高翔这人人品着实不怎么样,但是他一个大男人总不会没事造成这种八卦吧,而且对他有什么好处。”
 
  叶云起心里把高翔祖宗八辈都骂一遍了,这时候却是强忍着气道:“我怎么知道他会这么说,他是你什么人,我是你什么人,你怎么能信他不信我。”
 
  “是,我是不信他,但是我现在更不信你。”沈言秋怒声说着,上去一把拎起叶云起的脖子,嗅了嗅,冷笑着道:“这是什么香水,你我都不用香水,这哪里来的味道。”
 
  叶云起拔开他的手,脸上也有些狼狈,道:“我刚从俱乐部出来,谁知道哪里沾上的,你别无理取闹好不好,你要是嫌我没顾家,我以后经常回来陪你和飞飞吃饭。我也知道这段时间是有点疏乎你了,但我们在一起多久了,你竟然还疑心这个。”
 
  沈言秋手不禁松了下来,但脸色仍然不见缓合,不是他过于相信高翔的话,只是他真能感觉的到,沈云起外面也许真有人了。
 
  叶云起却是借机拉起沈言秋的手,温声道:“别疑心这些了,今天我也是累一天,我们早点睡,明天我还要出趟差,最多两天就回来。”
 
  沈言秋仍然是臭着一张脸,但是却没再跟叶云起吵,也就是高翔的一句话,没有任何证剧,他就是说破嘴叶云起也不会承认。再者,到底是不是沈言秋自己心里也有点嘀咕,两人正式在一起今年是七年整。从年初开始,沈言秋就觉得不太舒服,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太多心了。
 
  “好了,别生这些无聊的气了,我们去洗澡。”叶云起笑着说着,牵着沈言秋的手去了浴室,也没让沈言秋动水,自己放起水来。
 
  沈言秋心里稍有点气平,也开始动手脱衣服,不过还是有点恼,动作也就稍显慢了些。上衣脱完,抬头解皮带的时候,叶云起己经脱光先进浴池了。水才刚放了一点,叶云起懒洋洋的躺里面向沈言秋勾了勾手指。
 
  要说长相,叶云起那真可以说百里挑一,大家公子哥气质又好,就这么全身扒光了,蜜一般的皮肤,有点近妖邪的相貌,又在浴室里,看着真是异常的勾人。
 
  都没等叶云起勾两下手,沈言秋都觉得自己火上来了,解腰带的手都有点颤。两人一起多年,叶云起岂会看不出来,笑着道:“还能解开吗,过来,我给你解。”
 
  沈言秋在性事上是从来不觉得脸红,当即走过去,道:“也好,你来侍侯本大爷……”
 
  “小的尊命。”叶云起配合着,本来三两下就能解开的腰带却开始磨蹭起来,己经鼓成包包了,他要让沈言秋求他。
 
  沈言秋手搭到叶云起肩膀上,低头有意识的磨蹭着叶云起的头,本来正柔情蜜意时。沈言秋不经意瞄向叶云起的后背处,赫然几道抓痕。
 
  沈言秋一下子懵了,身体不自觉得的颤抖起来,他的指甲从来修的整齐,主要是担心抱叶飞的时候,不小心抓伤小孩子了。再者,叶云起这些天少回来,两人都没那啥过,怎么会是他的抓痕。
 
  叶云起只以为他是情动了,笑着戏谑的道:“怎么,这么就想了……”
 
  “叶云起,我日你祖宗……”沈言秋吼着骂了起来,想也不想,握拳就打,叶云起本来就是坐在浴池里的,处于下位,沈言秋这一拳打的是够狠够冰,直接捶到叶云起眼上。
 
  “你发什么疯。”叶云起吃痛着捂着眼,刚培养起来的情趣是全没了,也冲着沈言秋吼了起来。他跟沈言秋也不是没动过手,但这样无缘无故的就开打,这算怎么回事。
 
  沈言秋却是硬拉着把叶云起把从浴室揪出来拖到浴室大镜子面前,吼着道:“那你自己看,你后背那是什么东西,总不能说那我抓的吧,还是你去招待客户己经招待到这份上了。”
 
  叶知秋顿时没了言语,他提前叮嘱过的,没想到还是不小心留下了痕迹。刚想开口解释,就听沈言秋道:“你刚才不是说跟井夕没什么吗,那这是哪里来的。”
 
  “真不是……”叶云起连忙说着,沈言秋这话问的真技巧,他要是不小心承认了,那他是别指望沈言秋会信他。又道:“在俱乐部里玩起来,有时候会比较出格些……”
 
  “出格到扒了你的衣服抓你后背。”沈言秋更怒了,叶云起拿他当傻子啊,又道:“你回来就是恶心我的是吧,滚,马上给我滚……”
 
  说话间沈言秋就开始踹着叶云起,是两人动真格的打,沈言秋是未必打的过叶云起。但现在叶云起理亏,根本就不敢还手,沈言秋又是在盛怒当中,下手又狠。没几下功夫,叶云起己经被沈方言秋打到浴室门外去了。
 
  叶云起心里叹气,知道这回沈言秋是气狠了,在没有任何证剧前,他可以用哄的。现在物证都有了,这都不是两句话能解决的了。把声音放软了,道:“我走,我走,但你好歹也得让我穿上衣服吧。”
 
  他是赤条条的被沈言秋从浴池里拉出来的,沈言秋是一直打着他往外走,看这个样子是真打算把他这么赶出屋去。虽然自己家里,丢人也丢不哪里去,但实在是……
 
  沈言秋抓起床上一件睡衣扔给叶云起,又吼着道:“马上给我滚……”
 
  4.狐狸精
 
  一连两天叶云起没敢进家门,让助理送过去的小礼物之类的全让沈言秋扔出来了,自己就是回去了也得被赶出来。他知道沈言秋的脾气,正在火头上的时候,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叶云起还想着走叶飞路线,结果电话打过去才知道,沈言秋早借口自己感冒,让叶老太太把孙子接过来带两天。
 
  再加上沈言秋那一拳打的也是真狠,直接把叶云起打成了熊猫。跟沈言秋一起的时候,再狼狈的时候也有,熊猫不熊猫倒也无所谓,但出门那是绝对不可能。
 
  “怎么成这样了。”井夕看到叶云起的熊猫眼真的惊讶了,叶云起那是A市数着的人物,身边保镖更不少,怎么会搞成这样回来。
 
  叶云起只是皱着眉头,并没有理会他,只是吩咐让保姆做饭。虽然没去工作,但工作该完成还是要完成,秘书把该签字的文件拿了过来,捡重要的事情也一一汇报。
 
  井夕看他办公也没打扰,等叶云起忙的差不多了,井夕在旁边迅速道:“饭好了,不然先吃饭,工作放放也没什么。”
 
  叶云起也是觉得饿了,只是走到饭桌前的时候,叶云起想起来了。也不知道沈言秋吃了没有,沈言秋的毛病是生气就不吃饭,怎么劝都不吃,不然哪来的胃病。打电话过去,沈言秋还是没接,叶云起看着手机是直发愁。
 
  以前也不是没吵过架,但真没因为这种事情吵过架,再加沈言秋的脾气从来都不小,叶云起更不知道要如何让他消气好。
 
  沈言秋一般和叶云起吵架生气后就会去上网或者看看电视,甚至于有时候会为了找平衡感,到天X论坛去看更极品的八卦,这样心理平衡些,心情也能早点恢复。但是沈言秋知道,这回要是上去找平衡,他会更加的不平衡。
 
  除了气愤过,沈言秋也很矛盾,这次要如何才能原谅。他跟叶云起交往了十五年,同居七年,出柜,父母压力,全都挺过来了。当然这些年来也不是没争吵过,但大部分都是小事,劈腿,在外面找,沈言秋还真没遇上过。
 
  胡乱的按着电视台,正播出来的一条娱乐信息跳了出来,只听里面的主持人道:“根据最可靠的消息,这部电影将由著名鬼才作家青流执笔……”
 
  沈言秋听得愣了一下,他是青流的粉丝对于偶象自然很了解,别说写剧本了,就是他正在连载的小说都一直在死拖的状态。更惊讶的是,青流要写剧本?编剧跟作者还是有点差距的吧。
 
  心里太烦乱,沈言秋决定转移一下注意力,进书房开电脑,打开青流的官网。和同时催更贴还有骂娘贴占大多数不同,更多的贴子都在讨论新剧本的事情。再看上头顶置贴是管理员发的通告,点开看看,竟然是青流的主编陈泽发的,剧本一事己经确定,青流是编剧。
 
  要是娱乐新闻上还可能是炒作,但是陈泽出面发贴那至少有7成以上可能性了,沈言秋这回是真惊讶了。这几年青流虽然是个畅销作家,但新闻真不少,尤其是他亲身出来签售之后,那长相气质,粉丝虽然仍然是骂声遍地,但好感度增加了不少。
 
  不过他的老毛病,拖稿却是一点没改好的迹象,天窗都开无数次了,大部分粉丝都经历了,暴燥,淡定再暴燥的一系列过程。这样一个作者,突然间说要写剧本,就沈言秋来说,第一反应就是,这谁啊,得多有本事才能让青流执笔。
 
  继续翻贴,原由果然很快暴了出来,是青流所属出版社的大老板盛天集团打算投资电影。盛天集团绝对是国内数着的公司,主要是以书籍,杂志,新闻,网络,游戏为主,下属分公司就有十来个,前段时间还传盛天要进军房地产,但没想到竟然是进军娱乐圈。
 
  想想也并不是很奇怪,盛天集团本来就有很强大的销售渠道,在宣传上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更不用说盛天旗下J家出版社,是国内数一数二作者的集中营,多少公司想拍电演就得找他们买版权。就比如现在其他的公司想买青流的版权估计都得求爷爷告奶奶,现在盛天就能看接让青流写。
 
  把所有的八卦贴子翻完,也差不多到了晚餐时间,沈言秋的心情也稍稍有点平复。从昨天晚上气到现在,就喝了两杯水,正想让保姆做饭。沈言秋手机却是响了,是陌生的号码,沈言秋也并不是很意外,有时候叶云起怕他不接电话就会用其他的电话打来。
 
  “你好,你是沈言秋先生吧!”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很好听的男孩声音,虽然听着很温柔,却有一股说不出的倨傲。
 
  沈言秋稍稍一怔,顿了一下才道:“我是,你是哪位?”
 
  “我是井夕。”井夕温柔笑着又道。
 
  沈言秋更惊讶,井夕打电话给他?要解释吗?停了一下淡道:“你有什么事?”
 
  “我跟叶云起先生现在在一起了,我……”井夕顿了一下又道:“我觉得,我们应该见一面。”
 
  沈言秋脑子里空白了一秒,却突然间淡定了。
 
  只听井夕又道:“今天晚上七点,XX咖啡厅……”
 
  “我准时到。”沈言秋说着。
 
  挂了电话沈言秋让保姆准备饭,他吃完这才出门,等他到咖啡厅的时候己经迟到半个小时了。沈言秋进门时仍然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模样,本以为井夕会要个包厢之类的,结果井夕就在大厅里坐着。
 
  看到他进来,向他笑笑,沈言秋却是没理会,只是把大堂经理叫了过来:“准备一间雅间。”
 
  “是,沈先生。”
 
  沈言秋这才走向井夕,道:“我要了雅间,有话到楼上说。你能坐在大厅里丢人,我丢不起,叶云起更丢不起。”
 
  井夕脸上红白一片,想说点什么,沈言秋却是没理会他,那边经理己经安排好包间过来迎了。井夕也不得己起身,他倒不是没想到要雅间,他是觉得坐大厅被记者之类的发展的可能性高些。
 
  经理领着上了楼,打开雅间门,沈言秋要了杯橙汁,井夕也要了一杯咖啡,等服务员端上来后,沈言秋却是对站着没走的经理道:“这里没你什么事了,我跟井先生谈点事情,你在外面看着别让什么人过来打扰,至于记者之类的,店门都不要让他们进来。”
 
  “是。”经理应了一声转身出去。
 
  井夕默默的看在眼里,他约的这家可以说是A市最顶级的店,雅间一律要预约,一般人打来电话永远是客满。就是他想要雅间,也得提前两天预约,而对于沈言秋也就是一句吩咐的事,这也许就是得到叶云起之后可以得到的生活。
 
  “很冒昧打扰您,但我觉得我们还是见个面比较好。”井夕一脸歉意的说着。
 
  沈言秋看他一眼,手不自觉得摸了一下裤子口袋,电视里看井夕就觉得是个漂亮干净,出水芙蓉一般的小男生,现在坐到对面看也就更有感觉,那纯洁真是比白莲花还白。
 
  “你多大了?”沈言秋突然间问着。
 
  井夕愣了一下,回答着:“马上满18岁了。”
 
  “噢”沈言秋应了一声,却不能不感叹,现在的小孩真是能耐。想当年他十八岁的时候才懂什么,看看人家十八岁的,小三就能找他出来谈话了。
 
  井夕低头搅着咖啡,来之前要说什么他都想好了,但现在看到沈言秋,他突然间觉得压力好大。他曾经见过沈言秋的照片,叶云起钱包里放着的就是两人的合影,照片里看只觉得有点普通。
 
  当然以叶云起的眼光,他看上的人绝对不会难看,但真没想到沈言秋会帅成这样。要说叶云起的长相是百里挑一,那沈言秋就是千里挑一,而且气质更好,就是混娱乐圈的井夕也不能不承认沈言秋真是个大帅哥。
 
  “你特意打电话约我来,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沈言秋看他不吭声,他就主动了,他过来可不是看井夕发呆的。
 
  井夕这才抬头,直看向沈言秋,言语间却是甚是觉得歉意道:“我跟叶先生在一起很久了。”
 
  “多久?”沈言秋截着话问。
 
  “大半年。”井夕说着。
 
  “噢。”沈言秋应了一声,又道:“你继续说。”
 
  井夕顿了一下,整理一下思路,继续说:“我觉得我们这样在一起了,对你很不公平。”
 
  “所以你特意过来支会我一声是吧。”沈言秋不禁笑了,想了起来,道:“你是不是看到叶云起的熊猫眼了?”
 
  井夕把头又低了下来,有点吞吞吐吐却带着指责的道:“我觉得沈先生那样不好,叶先生还要出门见人的。”
 
  沈言秋脸色瞬间变了,叶云起还真是去找井夕了,把火强压下来,道:“我怎么对他不关你的事,不过,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找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希望我和叶云起分手?”
 
  “我……没有让你们分手的意思,我知道你们在一起很多年了。”井夕低头小声说着,一脸愧疚的模样。
 
  “我把叶云起打成那样自然是知道你们在一起了,现在特意找出来说,你不可能没有一点其他想法。”沈言秋淡淡的说着,表情也显得温和了,道:“你既然约我出来了,自然是有话跟我说,我也想听听你的想法。”
 
  “我……很爱叶先生。”井夕首先说着,又道:“我当然知道沈先生也很爱叶先生,但是叶先生现在喜欢的人是我。”
 
  “所以?”
 
  “我知道我这么说很不道德,但是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井夕小声说着。
 
  沈言秋眼睛眯了一下,问:“你这趟出来是叶云起让你来找我的?”
 
  “不,不是的,叶先生并不知道。”井夕说着,又道:“叶先生怕你伤心一直以来都不敢对你说明,但我觉得,这样对你很不公平。”
 
  “那真是谢谢你对我关心。”沈言秋说着,又道:“不过你怎么能那么肯定叶云起己经爱上你了,不爱我了呢。”
 
  “我很爱叶先生,他知道的。”井夕小声说着。
 
  “从小到大爱上叶云起的人无数个,叶云起也没因此爱上过谁,我倒是不知道叶云起啥时候变圣母了。”沈言秋说着,看井夕的神情明显是不相信。
 
  井夕冲口而出道:“我比你年轻,比你好看,一点不比你少爱他,他怎么可能会不爱我而爱你呢。”
 
  沈言秋没言语了,这台词真是……
 
  “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真的不能靠以前的旧情来维持……”井夕继续说着,又道:“你也不能因为叶先生不忍说,就……”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比我年轻,也比我长的好看,所以就该自觉让位出来给你是吧。”沈言秋一句话总结完,起身又道:“我会认真考虑的。”
 
  井夕倒是显得愣了一下,连忙起身道:“我真不想让你们分手……”
 
  沈言秋本来要出门了,听到这话却是看了井夕一眼,没理会他那话,却是笑着道:“你也真是有胆量,我敢把叶云起打成那样让他出不了门,他都不怎么样我。你倒是这么大模大样的约我来这里,别说我打你一顿,就是我现在毁了你的容,叶云起就是想给你报仇,那容貌还能恢复吗!你要是没容貌,你看叶云起还会不会要你。”
 
  井夕一惊,冷汗瞬间下来了。
 
  沈言秋冷笑着出门,这个井夕才真是有当狐狸精的资本,却没狐狸精的脑子。
 
  5.处理
 
  沈言秋虽然是开门出去了,但却没有回去,出门的时候手都是颤的。这趟过来他又是自己开车,这样开车回去弄不好就真成全井夕了。到门口时平了平气,沈言秋拔了叶云起的电话,熊猫眼这时候还没完全下去,叶云起自然也没出门。打给沈言秋也不接,现在沈言秋主动打来了,叶云起反而有点担心了,别是发生什么大事了吧,沈言秋向来不是会主动低头。
 
  “我正在XX咖啡店门口,来接我吧。”沈言秋说完这话就把电话挂了,他再多说一句,他弄不好就会当街骂人。
 
  没几分钟叶云起那边车来了,自己开车过来的,当然是戴着墨镜来的。沈言秋直接打开副驾驶坐进去,看都没看叶云起一眼,只是道:“回家,我车停这里了,一会让你的司机过来开走。”
 
  叶云起看看沈言秋的脸色只是应了一声,也没敢问发生了什么事。一般来说,沈言秋生气了会吵出来,当他只是阴沉着脸不说的话的时候,那就是生气的升级了,气狠了。
 
  两人一起进的屋门,沈言秋先让在家的保姆出去走走,叶云起都有点莫名了,沈言秋倒是笑了起来,道:“我这是为你的脸面着想,就是保姆听到了,我也怕你脸上也挂不住。”
 
  叶云起听得有点莫名,不由的问:“发生什么事了?”
 
  沈言秋没说话,只是从口袋里把手机拿了出来,按了两下,道:“精彩录音,你也来听听。”从跟井夕开始说话开始,他都把手机的录音功能打开了,叶云起不是一直不承认他跟井夕有一腿吗,现在井夕自己说的,他倒是想看看叶云起怎么赖。但怎么也没想到,井夕的发言能如此的震惊,他更应该让叶云起好好听听了。
 
  那边井夕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叶云起的脸色就变了,沈言秋却是耐着心等着录音放完。
 
  放完了,叶云起就是彻底没言语了,沈言秋冷笑着道:“我以为你多高的眼光,在外面就找这么一个玩意,你是在侮辱我吧。”
 
  要是井夕是真纯真那好歹也是个优点,要是井夕手段厉害了,那是一种本事。现在算什么,找上他,一脸纯真的说,我不想你们分手,但我又跟他情不自禁的在一起了。
 
  看来这个井夕是演戏演多了把脑子都演傻了,把现实生活也当是小说段子来演,这到底是当他是傻子,还是自己是真傻子。
 
  “对了,我差点忘了,他约我在A市高级咖啡厅的大厅里相见。我当时就不该叫经理人准备包厢,要是恰巧有个记者路过,或者有个旁的什么人听去了,我看你叶云起还拿什么脸在A市这个地头上混。”沈言秋冷哼说着。
 
  这就是井夕的智商,也许井夕打的主意是这件事情闹大了让自己更加生气,让他处于更有利的地位。但也不想想,叶家在A市是什么样的人家,叶云起跟自己搞同性恋己经要藏着腋着,这还是叶家允许情况的情况下。要是叶云起跟一个小男明星闹出绯闻来,叶云起的老子敢打断叶云起的腿。
 
  叶云起气的嘴唇都有点颤了,却是一句话不说,现在不管他说什么沈言秋都一样驳的回去。而且多说多错,只会让沈言秋更气恼。
 
  “怎么,说不出话了吗。”沈言秋冷笑,却猛然站起身来,冲叶云起吼着道:“听也听完了,还不快点滚。”
 
  叶云起站起身来,道:“我现在就去处理,马上回来。”
 
  “你永远都不要回来。”沈言秋一字一顿的说着,看向叶云起的时候,脸孔都有点扭曲了。
 
  叶云起没吭声,只是伸手想抱一下沉言秋,结果被沈言秋推开了。叶云起一脸愧疚的又道:“处理完我就马上回来。”
 
  沈言秋冷笑。
 
  叶云起拿起外套直接出门,关上门就开始打电话,直接道:“《千年》的男主另选一个,把井夕换掉,以后关于井夕的通告,能换人的全部换人。”
 
  “啊?”经纪公司负责人傻眼了,虽然这间星点经纪公司名义上跟叶云起没啥关系,实际上叶云起是老板。
 
  当时捧井夕是叶云起让捧的,谁让井夕有本事爬上叶云起床了呢,其他人也只能干看着。但现在井夕是真红了,声势虽然不能说如日如中天,但是再加一把劲成为一流并不难。而《千年》又是炒的最红的一部电影,凭着这部红井夕的事业绝对能更上一层楼,现在突然间换掉,电影方面的损失不说,只是井夕名气上不来,这个损失就够大的了。
 
  “马上去办。”叶云起厉声说着。
 
  “是,是。”负责人连声应着,等叶云起这边电话挂了,却是迅速打给井夕的经纪人。今早上见井夕的时候,井夕还是一脸高兴的,没想到晚上就这样了。
 
  打完电话叶云起上了车,直接吩咐去了井夕的住处。说是井夕的住处,其实是叶云起让他住的,那是叶云起名下的房产。相信这么一个电话打过去之后,井夕应该会打电话给他的助理,自己直接过去等他就可以了。
 
  果然没一会坐副驾驶坐的关维就接到电话,关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叶云起的意图很明白,只说让井夕在屋里等叶云起。
 
  关维跟叶云起是些年头了,很多事情自然是心里有数,从叶云起刚跟井夕开始的时候,关维都很想劝一句,还是跟井夕早点断了好。纸包不住火,沈言秋就是现在再怎么样宅也总会知道。叶云起又不是真想跟沈言秋分,从感情上说,叶云起对沈言秋并没有变。
 
  虽然说男人的下半身快乐很重要,但是首先也得保证后宅不起火,或者真有本事,火烧起来之后能灭的了。既摆不平后院,又非得出去玩,这就比较难搞了。
 
  ---------------------------------------------------------------------
 
  叶云起进屋的时候,井夕还没回来,经纪人己经给他打电话了。井夕并不显得多慌张,他既然敢找上沈言秋,自然能料到的,他也是有所准备。停了一会再回去,进门的时候,关维也在屋里小沙发上坐着。
 
  井夕觉得有点点不对劲,关维是叶云起最贴身的助理不错,但是关维进他屋里的时候非常非常少,叶云起不喜欢在屋里跟自己亲热的时候有旁边的人看着,保镖都不行,更不用说助理。
 
  “关助理也在呢。”心里疑惑,井夕仍然是一脸笑的招呼着,他打听过关维,关维虽然说是叶云起的助理,但也是半个朋友,还是叶云起的投资顾问,总军师,连叶云起都对他非常客气,自己当然要更客气了。
 
  关维没吭声,甚至于连个笑脸都没给,只是看他一眼继续坐着。
 
  井夕连忙把笑脸收了,转头看向叶云起时就是一脸惊慌失措,叶云起神色冷漠,道:“我己经通知了公司,把你的通告取消掉,这间房子你也不用住,一会把东西收拾好马上搬走。好歹你也是跟我一场,我不会很难为你。”
 
  井夕呆住了,看向叶云起道:“叶先生,我……您是在生气我找了沈先生吗。”
 
  叶云起神色怒了起来,连带着声音都有点大了,道:“你以为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这段时间他是一直在捧井夕,那是因为井夕把他侍侯的很舒服,叶云起从来不亏身边的人。但是敢去找沈言秋,就像沈言秋说的,那是在侮辱他。人得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自己一时间高兴养的小猫小狗却去敢咬沈言秋,那实在太大胆了。
 
  这不止是在侮辱沈言秋,也是在侮辱他。
 
  “我……我真的……”井夕哭了起来,他本来就是有一种楚楚可怜的气质,现在哭起来更是看着让人心疼。
 
  只是坐着的的不管叶云起还是关维都没什么反应,叶云起更是直接的道:“收拾东西马上离开。”
 
  “叶先生……”井夕叫着向叶云起扑了过来,叶云起甩手推开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叶云起的力道过大了,井夕一下子被推倒在地板上。
 
  叶云起仍然是冷冷的看着他,井夕却是没起来,直接爬着去抱叶云起的大腿,哭着道:“叶先生,求求您,别这样,我知道我错了,我真知道错了,求您别抛弃我。我是爱您的,真的爱您……呜……”
 
  叶云起低头看向井夕阳的神情很嫌恶,却是没有把他踢开,道:“我不需要你的爱,我捧你是因为你把我侍侯的舒服,现在你惹我不高兴了,我自然也不会留你。”
 
  “不是的,叶先生,你听我说,我真没有拆散你跟沈先生的意思,真的没有……”井夕连忙辩解着。
 
  叶云起根本没理会他,以智商来说,就是沈言秋在家宅了这些年,井夕与他也是相差太多了。井夕是怎么也想不到,头一次见面沈言秋就直接上录音了。其实沈言秋现在脾气也是收敛多了,也可能是认为跟井夕计较太失身份,不然井夕能不能完整回来还不好说。
 
  井夕在这边哭哭泣泣,叶云起向关维使了个眼色,关维立即起身叫佣人收拾井夕的东西。叶云起道:“不用收拾了,直接扔出去。”
 
  “叶先生,叶先生……”井夕哭声更大了,叫着道:“我是找沈先生说了不该说的话,但那都是我的真心话,我真的很爱你,我不想跟沈先生分享你,我想你只是跟我一个人在一起,我要独占你。”
 
  叶云起听得倒抽口冷气,是气的。叶云起身体是出轨了,但是从心灵上他从来没有背叛过沈言秋,他对沈言秋的感情从来没有变过。
 
  他会上井夕,其实更多的是一种肉体的体验。他跟沈言秋认识三十年,十五岁时两人发生关系,彼此都是第一次。然后从那之后一直到现在,不管是他还是沈言秋都再没碰过别人,叶云起的性关系到井夕以前就只有沈言秋一个。
 
  叶云起当然也不是对沈言秋没性趣了,只是随着生意越做越大,风月场上呆的时候也就更多。各色人物见多了,叶云起也就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想法。然后那天自己喝的有点醉,井夕爬上了他的床。
 
  井夕跟他的时候也是第一次,当然也没什么技巧而言,但是生涩也有生涩的妙处。再加上开发几次之后井夕也就是更大胆,最主要的是,井夕在床上很侍侯他,以他的感观为第一要务。叶云起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各种姿态,井夕都摆的出来,完全不顾自己的感觉。而沈言秋则是完全相反,他要是觉得不舒服,会直接把叶云起踢下床。
 
  但就是井夕把叶云起侍侯的再舒服,沈言秋怒了直接把他打成熊猫,叶云起也从来没有动摇过对沈言秋的感情。认识三十年,交往十五年,说是情人,不如说是身体的一部分,而且最重要的一部分,血脉相连。
 
  所以沈言秋让他听了录音之后,他才会这么愤怒,马上甩掉井夕。井夕与其说在伤害沈言秋,不如说在伤害他。
 
  井夕看叶云起没吭声,继续抱着叶云起的大腿跪在地上,哭的也就更可怜:“叶先生,我只有你,要是连你也不要我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真的知道错了,叶先生,你就原谅我这一次,我以后真的不敢了。我以后都会很乖很乖,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再也不会做这么没分寸的事情。”
 
  他本来盘算的就是,沈言秋把叶云起打成那样,也许自己的机会就来了。主要是看怎么把握,主动出击找沈言秋,想的也就是把沈言秋的怒火挑的更大一些,两人矛盾越大,自己的机会也就越多。但没想到叶云起能这么狠,直接甩了他,要是真被这样抛弃了,一直以来的努力也就全化为泡影。
 
  叶云起却是把他一腿踢开,只是向关维道:“接下来你处理。”
 
  “是。”关维应了一声。
 
  叶云起推门离开。
 
  6.梅南
 
  沈言秋很长时间没去过酒吧,以前还没有叶飞的时候他没少往这边跑,那时候还年轻,喜欢这里的热闹。叶云起事业刚起步又忙,自己也是跟着忙,工作压力大了,就往这跑的多了。后来叶老太太把叶飞抱了过来,连带着保姆也都是配套送来的,但是叶飞才几个月,又认了当儿子,沈言秋也就收收心专心照顾叶飞。
 
  现在让沈言秋自己回想,这六年来,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做过。能够回想起来的也就是如何照顾叶飞,还有几本自己都看不过去小说。
 
  面对井夕和叶云起的时候,沈言秋可以端起架子,冷笑己对,气势上言语上完全不处于弱势。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心里的苦楚才会慢慢泛上来。
 
  坐下来的时候沈言秋甚至于有点迷茫,以前真不觉得自己这样过着有什么,叶飞很可爱,跟叶云起虽然也有点小争吵,但都是小事。做为一个GAY,能抗过出柜,虽然没得到家人多大谅解,但彼此还有来往,再加上还有一个孩子,再求还能求什么。
 
  叶云起却突然间外面有人了,那他这些年到底过的是什么,就是有叶飞又能怎么样。那也是叶云起的亲侄子,以血缘关系来说,自己也只是一个外人而己。
 
  “哟,真是好久不见了。”
 
  沈言秋回过神来,顺着声音看了过来,愣了愣才认出来,竟然是梅南,风采完全不减当年,在酒吧这种地方看着就更有一种说不出的妖魅。
 
  “不会不认识我了吧。”梅南笑了起来,很自然在沈言秋旁边位子上坐了下来。
 
  “怎么会不认识。”沈言秋也不禁笑了起来,他跟梅南是高中、大学七年同学,以前常混酒吧的时候也经常见面,关系很不错。
 
  “你现在不是全职主夫吗,怎么来酒吧玩了。”梅南笑着,顿了一下却是意所有指的道:“还是你知道了?”
 
  沈言秋脸色瞬间难看了,看向梅南道:“难道你也知道?”话出口,沈言秋就后悔了,连高翔那种男人都知道了,梅南怎么可能还会不知道。
 
  梅南只是笑,又道:“井夕是明星,公众人物,又从来不是会藏着的人,报纸杂志上是不会写出来,但圈子里谁不知道,唯一不知道的估计也就你这个宅男了。”
 
  沈言秋握着酒杯的手指微微有点颤抖,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这么两句话却好像一把利刃紧紧插在沈言秋的心口,顿时只觉得鲜血淋漓,只是这样呼吸着就觉得痛。
 
  “你啊……”梅南轻叹口气,也有点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他跟沈言秋是同学,跟叶云起自然也是同学,两人好的时候他是真见过,这个圈子里能有这么一个伴,还能在一起这么久是真的很难得,但是……
 
  “是不是想说我真傻……”沈言秋下意识的接口。
 
  梅南一时间没接话,怎么说傻不傻呢,爱情这东西本身就没任何理智可言。好一会才又道:“你听说李青的事了吧。”
 
  当初他听说过圈里有这么一位“圣父”时,只是觉得很神奇。刚开始沈言秋收养叶飞的时候还觉得没什么,同性恋收养小孩的多了,但后来叶飞越长越像叶云起时就是不可思议了,怎么也没有想到沈言秋本质上竟然还是个“圣父”。
 
  “知道的。”沈言秋轻声说了句,梅南特意提起李青有点劝他的意思,就像李青会找他拆苦一样,在外人眼里他们的境况相同,替对方养亲儿。
 
  “那我也不说别的了,你最好早做打算。”梅南说完就拎着杯子起身走开了,其实他说这一句就有点多了,只是看到现在这样子的沈言秋真的有点感概了。回想起来,当年拎着棍子跟人打群架的沈言秋比现在实在可爱太多了。
 
  沈言秋一个人木然坐着,看着人来人往的酒吧,他突然间有点发怵。响着的音乐,来往的人群,他竟然觉得如此的陌生,他跟梅南同岁,念的相同的大学。现在梅南是一家贸易公司的总经理,不管是交际还是工作能力那在A市都是很出名的。
 
  就是现在看梅南,不管是举手投足的气质还是笑着的风情都非常的吸引人,再看看自己,只是坐在酒吧里好像都有点手足无措。
 
  坐了也不知道多久,梅南都转一圈回来了,看到沈言秋就有点惊讶。沈言秋连酒都没点,竟然就这么坐着,抬手叫来侍者叫了两杯酒,一杯放到沈言秋面前,笑着道:“在酒吧里发什么呆,来,喝酒吧。”
 
  沈言秋苦笑着把酒杯端了起来,道:“突然间发现在这里找不到感觉。”
 
  “你把自己关家里太久了。”梅南说着,现在这个社会变化多化,就是他这个常混的有时候都抓不住,更何况是当了七年主夫的沈言秋。
 
  沈言秋举杯一饮而尽,也没吭声,只是一直向服务生要酒。梅南有心想说,这酒烈小心醉了,但再想想,沈言秋不知道多久没有发泄过,多喝几杯就喝吧,反正自己就在旁边,总不会让别人拖了去。
 
  连着喝了七八杯,沈言秋脸色都有点红,醉意很明显了,却没有停手的意思。梅南却是拦住他了,万一喝进医院就太不好了。
 
  “没事,我知道自己的酒量。”沈言秋说着。
 
  梅南看他一眼道:“你还是算了吧,喝醉最多明天头痛也没什么,万一进医院了,谁照顾你。”
 
  沈言秋呆了一下,下意识的把杯子放了下来。是啊,他的胃本来就不太好,现在这个时候再因为喝酒进医院了,谁会照顾他,他母亲己经病故,家里再没有亲人了。而叶云起,上回被自己赶出去去了井夕那里,估计现在也在,还有谁,他生命里头还有谁……
 
  梅南忍不住拍拍沈言秋的肩膀道:“男人满大街都是,这个不行换一个就是了,何必折腾自己。”
 
  听人说李青也是天天买醉,虽然遇上李青那种状况买醉很平常,但让梅南说,有一部分也是自找的。这年头当了“圣母”“圣父”未必会有好下场,不会感激他做的好,只会认为他太软弱可以随便捏。
 
  沈言秋叹了口气。
 
  “走吧,我送你回去。”梅南说着,沈言秋这个样子一个人能不能回去的还不好说。
 
  “我不想回去。”沈言秋说着,回的那个家是他跟叶云起共同居住七年的地方,曾经那是爱的见证,现在回去看着实在太讽刺,尤其想到叶云起也许还在井夕那里,沈言秋更是一分钟都呆不下去。
 
  “那你总不会打算酒吧里过夜吧,你没有自己的地方吗?”梅南问着,就是有情人了,有个私人空间也很平常。
 
  沈言秋苦笑着摇摇头。
 
  梅南没言语了。
 
  “送我去酒店吧。”沈言秋说着,离开那个家他能去也只有酒店了。
 
  梅南车子开到“星亚”酒店门口,梅南是看着沈言秋刷了卡付钱然后服务生扶着回了房间这才离开。一是担心沈言秋实在醉的厉害,二是担心他身上没带钱。做为一个宅,再加上又是气急出来的,不带钱很平常。
 
  回到车上正在发动车子的时候,梅南却停了一下把手机拿了出来,看看键盘,手指动了动却到底没按快捷键1。
 
  7.薛长亭
 
  服务生把沈言秋领进房间,关上门那瞬间沈言秋却不由的扶住墙。有了叶飞之后沈言秋就很少喝酒,就是喝也是跟叶云起调情的时候喝一点当情趣,像这样照死里灌自己是很久没有过了。
 
  扶着墙走到床边慢慢坐了下来,他现在只觉得头昏的很,这样痛着其实也好,痛到不用思考虑也就不用去想,这大半年来叶云起跟井夕是怎么样。就是现在,弄不好叶云起还在井夕床上翻滚着。
 
  没洗澡也没换衣服,沈言秋合衣躺床上睡了。只是到了半夜沈言秋疼醒了,胃疼,他的胃本来就不是很好,又是气急之时灌了这么多酒,睡下时被子也没盖,一边酒劲,一边是着冷,沈言秋的胃开始发作了。
 
  “云起,云起……”沈言秋连叫两声却没反应,这才想到这不是家里,是酒店,就是家里估叶云起也未必会在。
 
  这样一想,沈言秋只觉得心里更冷,胃却是疼的更厉害。挣扎着爬起来打开灯,打电话给客房,没一会服务生推门进来,看沈言秋捂着肚子蜷在床上都吓了一大跳,左边那个机伶些己经快步跑到床头,先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右边那个也过来叫着道:“先生,你再坚持一下,救护车马上来了。”说着,就想着要急救。
 
  “没事,是胃疼。”沈言秋说了一句,虽然疼的狠,但还能撑的住,没有性命之忧。
 
  两个服务生也不由的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